• 嗨起來吧
  • 0

說完,小雪興沖沖的向回家的路跑去。

雷千無奈的笑笑,繼續躺在草地上打他沒打完的盹兒。

一張報紙刮到了雷千的臉上,雷千拿掉了臉上的報紙,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當雷千睜開眼睛,徹底清醒的時候,他發現夕陽即將西下,沒想到自己打個盹居然真的睡著了。甚至連踢易拉罐的少年也早就不見了蹤影。

不過睡了就睡了,雷千是個「不難為自己主義者」。

雷千看著手中拿著的報紙,報紙上的頭版頭條刊登的是,關於前幾天剛剛在超能力實驗島上失竊的,世界上最先進的「超能力激發器的圖紙」的報道。

幾乎所有人都在尋找這組圖紙,據說這組圖紙可以引發超能力者新時代的變革。

當然這組圖紙的價格相當不菲,據說可以買下一個面積不是很大的島國。

雷千想起了小雪說過的大家都在尋找的那樣東西,該不會她所指的寶貝就是那張超能力激發器的設計圖吧?

雷千笑笑,想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八成又是被她得到了什麼新奇的玩具。

不過既然接受了邀請,雷千決定還是先去看看。


來到小雨和小雪一同居住的公寓,雷千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

公寓的門鎖有被人強行砸開的痕迹。

雷千悄悄的推開門,躡手躡腳的走進公寓,公寓里一片狼藉,到處都有東西被扔到了地上。

雷千抄起放在玄關的小雨姐妹用來防賊的銅質金屬棒,蹲低身子,向公寓內部慢慢移動。

客廳也被翻得亂七八糟,是盜竊犯嗎?不,小雨姐妹應該在家, 清穿皇妃:四爺,高抬貴手

然而客廳並沒有發現小雨姐妹的身影。

「你們到底把東西藏在了哪裡,快說?」

一個男人粗獷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是在卧室嗎?

雷千趕緊向卧室趕去。

卧室的門虛掩著,雷千就躲在卧室的門后,觀察著門內的情況。

小雨抱著小雪蜷縮著躲在房間的一角,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正拿著一把手槍型的攜帶式激發器指著她們。

這個少年正是在草地上踢易拉罐的那名少年。

該不會這個人把小雪說的話當真了吧?真的以為小雪得到了那組最先進的激發器圖紙吧!

然而事實好像就是如此。

「快把圖紙交出來!」少年咆哮著說道,看來當務之急是要先制服這名少年,然而少年的手裡拿著槍。

雷千告訴自己要冷靜下來,然後他慢慢的向後退,在不發出任何聲音的情況下,來到了廚房。

廚房裡放著一大鍋已經燒好的土豆燒肉,小雨和小雪兩個人聯手做出來的土豆燒肉味道超贊,要不是現在這種情況,雷千真想拿碗盛出一碗嘗嘗。


然而現在不是有閑情吃飯的時候。

雷千從櫥櫃里找出了烤肉用的鋁箔紙,纏在銅棒的一端。然後在銅棒的另一端撒上料酒。


接著雷千拿出一個小盆,在裡面放滿了食鹽水。

準備完全之後,雷千拿著銅棒和食鹽水回到了卧室的門后。

就在這時,情況又發生了變化。

入室搶劫的少年好像逐漸失去了耐心,開始自暴自棄。

房間里擺放的花瓶、掛鐘、檯燈全都被他拿起來砸到了地上。

突然,少年像是想到了什麼好主意似的臉上露出了冷笑。

天才紈褲 ,仔細的端詳了起來。

雷千以前來的時候並沒有看到過這副相框,相框是什麼時候擺在那裡的呢?

然而雷千看到小雨姐妹的表情變了,特別是小雪,咬著牙,要不是小雨拉著,恐怕就要衝過去和少年拚命了。

少年似乎也注意到了小雨姐妹的表情變化,他高高的把相框舉起,接著重重的摔下,「砰」的一聲,相框被摔的粉碎。

相框中的相片也隨之掉了出來。

相片中是一張全家福,一個四、五的女孩子懷中抱著一個叼著奶嘴的嬰兒,而女孩的身後站著一對安詳的微笑著的夫妻。

雷千猜測這應該是小雨和小雪小時候和父母照的照片。

在超能力實驗島上,這種相片彌足珍貴,幾乎是所有自小就來到這座島上進行開發試驗的人們,內心中最渴望得到的東西。

小雪說的寶貝該不會指的就是這張相片吧?

不爭氣的淚水順著小雨姐妹的面頰流過,小雨別過臉去,不忍心再看,而小雪小小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顯得悲憤異常。

少年看到起到了效果,不禁變本加厲,他抬起一隻腳就向照片上踩去,然後使勁用腳攆住地板上的照片。

小雪再也忍不住憤怒,掙脫了姐姐小雨的束縛,直接向少年衝來。


「砰」的一聲槍響,小雪倒在血泊之中。小雨發出了驚恐的尖叫。

不能再等下去了!


雷千將手裡的銅棒往卧室里拋去。

銅棒在地上翻滾的聲音引起了少年的注意。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 神秘夢魘

現在正是絕佳的機會!

雷千從躲藏的門後面閃身出來,接著將一盆食鹽水全部潑到少年手中的銅棒上。

銅棒纏住鋁箔紙的一端發出了「滋滋」的聲音,銅棒、鋁箔和食鹽水形成的「空氣電池」產生的電流激發出了電火花,引燃了在銅棒另一端料酒中的酒精成分。

銅棒迅速變成了一根火棍,接著火棍上的火引燃了少年身上的化纖夾克。

少年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很快,他全身著火,變成了一個火人。

少年一邊嚎叫著,一邊向卧室的窗邊退去,接著身子向後一仰,就從窗戶跌了出去。

沒時間管跌下去的少年了,雷千趕緊來到小雪的身邊。

「快打急救電話!」雷千大聲的對小雨喊道,然而小雨突然經歷變故,整個人徹底嚇傻了。

「可惡!」雷千因為等級較低,所以並沒有使用行動電話的權利。

現在只能靠自己的兩條腿來救小雪的命了。

雷千背起小雪,跑出公寓的房間,向醫院奔去,小雨也魂不守舍似的跟在他的身後。

「千哥,千哥,你來了,我就知道你會來,咳咳。」在雷千背上的小雪虛弱的對雷千笑笑。

「不要說話!」雷千說道,現在每一秒都至關重要,小雪能不能得救就看他能不能把小雪及時送到醫院了。

「千哥,我和姐姐給你做了你最愛吃的土豆燒肉,咳咳,你吃了嗎?」在雷千背上的小雪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似乎已經十分虛弱。

「都跟你說了不要說話了!」雷千咬牙怒吼,他盡量把腳步放平穩,不讓背後的小雪受到顛簸。

就要到了,雷千已經看到了醫院的十字標誌!

「千哥,你看到我的寶貝了嗎,那是三年來媽媽第一次寄來的照片,千哥,其實我喜歡……」

然而雷千沒有聽到小雪後面說的話,因為爆炸的聲音掩蓋了其他全部的聲音。

中央塔的方向產生了劇烈的爆炸,一股股的火浪從中央塔向四面八方襲去。

雷千也被劇烈的爆風吹倒。

當雷千再次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他發現周圍的建築物全都變了樣兒。

所有的建築全部坍塌,而醫院也成了廢墟。

而只有雷千和小雨似乎奇迹般的幸免於難。

雷千左右尋找著小雪的身影,卻在一塊巨大的碎石之上找到了已經沒有了呼吸的小雪。

「小雪她,小雪她……」在雷千的身後小雨失魂落魄的不斷重複著小雪的名字,再這樣下去,小雨恐怕就要精神錯亂了。

既然拯救不了小雪,至少要拯救面前的小雨!

雷千咬一咬牙,狠下了心。

「小雪,原諒我!」

雷千在心中默默的祈求原諒,然後拉起小雨的手,往回跑去,雷千知道有一個地方可以幫助自己。

在距離爆炸中心較遠的花亂亭中,花舞娘正抽著煙斗聽著雷千敘述事情的經過。

「我的代價可是很高的哦,」花舞娘吐出一口煙霧說道,然後她的臉突然變的很嚴肅,「你真的考慮清楚了嗎?記憶一經抽出,再想復原是不可能的!」

「請您動手吧!」雷千的話說的斬釘截鐵,看來他已經經過了深思熟慮。

花舞娘嘆了口氣,走到小雨的身前,開啟了自己的能力。

已經近乎精神錯亂的小雨頭上,不斷有煙霧飄出。

妹妹出生時的喜悅、與妹妹一同生活在實驗島上的三年、包括和妹妹一起做料理時候的記憶全都隨著煙霧飄了出來。

小雨腦海中關於妹妹莫小雪的記憶全部被抽除了!

等煙霧散盡,小雨昏倒在了雷千的懷抱之中。 雷聲隆隆。

不遠處一道閃電在空中滑落,雨勢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漸漸變的大了起來。

愛子和小楠的身上早已經被雨水打濕,兩個人同時喘著粗氣。

經過了一系列的攻防大戰,兩個人誰也沒法將對方擊敗,反而都消耗了大量的體力。

然而似乎愛子更顯得遊刃有餘,因為畢竟晶元式激發器的性能要優於攜帶式激發器。

狼群在雨中一邊刨著腳邊的地面,一邊蓄勢待發,但無論怎麼進攻,都無法攻到愛子身前,反倒被愛子利用發錘一個個砸進了地里。

相比之下,愛子的進攻就要有效的多,愛子的長發像「發槍」一樣刺到小楠的身邊,「操縱野狼的少女」左支右絀,然而卻還是好幾次被發槍戳中,受了輕傷。

小楠眉頭緊鎖,似乎顯得有些著急。再這樣下去,敗下陣來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自己。

小楠緊咬著獸笛,準備進行全力一擊。

獸笛的聲音突然變得異常尖銳刺耳,聽到笛聲的狼群躁動不安,紛紛怒視著愛子。

而愛子此刻也是全神戒備,因為她知道,稍有不慎就將被狼群扯成碎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