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說說,他故作關心地拍了拍張天業的肩膀。

張天業踉踉蹌蹌地站穩,胸口起伏氣得臉色紫青,一拳又要打向他,卻又被他輕而易舉的躲過。

若不是一旁的小黃毛及時扶住了他,恐怕又要倒在地上。

陳逸躲開他的攻擊後,大搖大擺的離開。

“姓陳的,你好大的能耐,借了我們的錢就罷了,現在還想走。”張天業眼看着這臭小子不僅不理會他,反而大搖大擺地離開了,氣的瞪着眼睛。

陳逸聽到他們一個人在後面大聲嚎,裝沒有聽到似的漸漸離開。

他這一點倒不擔心,如今他也有能力,並在家的四周設下了陣法。

倘若不知情的人,闖入陣法,沒有他的指點,根本進不了他家,只會鬼打牆的似的圍着房子周圍四處打轉,怎麼也找不到門。

就這樣,他怡然自得地來到了田地,卻發覺地裏一片狼藉,植物葉子都被打的稀碎,根本看不清原本種了什麼東西。

陳逸蹲下身看着地裏的植物,全部毀於一旦,輕聲的嘆息一聲。

這不用猜也便知道,定是張天業他們那幫人做的。

陳逸心中有些無奈,更是激起了他的鬥志,要趕快的賺錢,擺脫這羣無賴的人。

他蹲下身,想要運用法力,除掉田裏的雜草。

可環顧四周,周圍都是幹活的村民,時不時擡頭看一眼周圍,爲了不引起他們的注意。

只能親自將地裏的雜草,以及亂七八糟的東西,整理一番丟到馬路牙上。

家中設下了陣法,讓他們無處可進,這能在地裏再設下這迷霧法。

不然的話,那羣傢伙被逼急了,又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來。

陳逸除掉地中的雜草,地裏的村民也陸陸續續得回家休息用餐,這正是他設法的好時機。

陳逸深吸一口氣,環顧四周。

這地裏周圍是山,空氣清新,靈力充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吸收周圍的靈氣。

若是肉眼能看得見的話,就會看到有許多發着綠光的小點點,不斷地鑽入他的體內,而他身上也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可就在此時,一陣腳步聲打亂了他的思緒。

“喲,你幹活呢?”張鐵柱傻乎乎的扛着鋤頭準備回家,卻見陳逸站在村頭望着地,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隨口說了一句。

“是啊,你這準備回家吃飯了?”

“啊,俺媳婦兒已經做好飯了,我得回家吃飯去了,你不回去啊?”張鐵柱瞧着眼前的人,一臉疑惑,傻不愣登地撓了撓頭。

陳逸看着張鐵柱傻乎乎的樣子,可聽說他人傻錢多,可娶了一個漂亮的媳婦兒,讓村裏不少男人羨慕。

“對,我這剛剛吃飽來地裏幹活兒,你先回家吃飯吧,可別讓你媳婦兒等急了。”陳逸說着站在路邊,給他讓出了一條道。

這張鐵柱笑嘻嘻的點了點頭,隨後就扛着鋤頭離開了。

陳逸揪着他找我遠,這才輕輕地生了一口氣。

若是換做常人,瞧見他坐在地頭裏打坐,自然會產生懷疑。

他再次確認周圍無人時,拉到了路邊的一棵大樹下,不僅遮陽,又能隱藏他的身形。

等待他動用靈力,手指微微張開,將所欲吸收的靈力運用照手掌中,按照古籍上記載,設下法陣。

陳逸以肉眼可見的光芒,盯着金色的光落入地裏,漸漸有恢復平靜。

這迷霧法陣,再沒有道行的人,一眼望過去,沒有任何可疑之處,即便是地裏種滿了綠油油的東西,可在他們眼中,也不過是一塊荒地。

若是懂些道行的,一眼看去就能察覺不對,地裏霧濛濛,像是清晨的霧氣,湊近一看更是愈發的模糊。

陳逸設下陣法,還特意靠近幾分,繞着田地走了一圈,沒有任何瑕疵,這才放心下來。

既然如此,就不怕那羣傢伙又會過來搗亂。

這一切完成,就等待他開始種草藥了。

如今,讓他犯難的是這老頭兒給的他這一袋子,裏面包含了許多種子。


而這些種子,可不是種在地裏就能長出來的。

這原本生活在冰天雪地裏的種子,不知道種在這裏,加些靈力會是什麼樣子,能不能長出來還是一回事呢?

陳逸爲了設下陣法,費盡了心思,只能先坐下來緩一緩。

掏出口袋中的藥材,隨手倒在了地上,翻看了一遍,將這些種子歸類。

“也不知道能不能掙出來不管了,先是一是再說吧,更何況,我還有靈力能讓哈密瓜起死回生,更何況這些?”陳逸自言自語,隨後拿着小鏟子拎着藥袋。

他刨一個坑,就將種子一股腦的丟下去,重複相同的動作。

這一畝地很快便種完了。

只是……

這是個什麼東西?

陳逸瞧着這袋子中還掉出來了一個黑色的小黑袋子。


他裏面捏着軟軟的,像是一團棉花。

陳逸不禁有些疑惑,輕輕地打開了袋子,卻倒在手裏卻是一團黑乎乎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麼,像是一小塊黑土。

這袋子中裝的都是種子,這個東西放在裏面,難不成也是一種藥材?

陳逸左思右想還是沒想明白這些到底是什麼東西,也沒有多想,直接將這一坨東西撒在了地裏,不管能不能成,先種下再說。

隨後,大功告成,他後退幾步環顧四周。

反正他現在已經設下了迷霧結界,他在裏面做任何事都無人察覺,更是放心大膽。 陳逸休息片刻,丹田內的靈氣便慢慢恢復聚集,盤腿而坐,根據古籍中記載,將所吸收的靈氣慢慢轉變,吸收空氣中的水,凝霧氣與靈氣相結合。

很快,他的這一畝田地上方出現了一層烏雲,慢慢聚集,越變越黑。

烏雲密集,慢慢下沉。

陳逸瞧着烏雲雨水結合差不多了,便一聲呵斥。

天地裏下起了綿綿細雨,而這些雨,泛着淡淡的光芒。

這雨水可是結合了靈氣,萬物滋生便於與水脫不了關係,相輔相成。

陳逸坐在田地頭靜觀其變。

半刻鐘,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地裏的種子正在慢慢發芽生長,而剛剛掃了一坨黑色物質的地方,卻沒有任何變化。


陳逸快步上前,蹲下身就看到他種下的種子,都已經發芽,亮綠色的小嫩芽在光線的照耀下,嫩綠泛着淡淡的綠光。

他用手輕輕地觸碰一下,明顯地感受到這其中的靈氣。

陳逸怎麼也沒有想到,這藥材通過靈水澆灌出來的感覺截然不同。

他越發的期待,藥材成熟後的結果。

就是剛剛那一團黑色的物質,到底是什麼東西?

陳逸腦海中不斷的翻譯和古籍,卻沒有任何思緒。

陳逸卻沒有因此在意,如今這些種子已經成功種下慢慢生長。

這樣,他每日都用靈水澆灌生長,不過是時間問題。


他心滿意足地拍了拍手,打去身上的塵土,脣角噙着淺淺的笑意,準備回家。

陳逸望着不遠處的青山,感受到山內元氣充沛,正是他修煉的好時機。

只可惜到了晚上,這靈氣便會大打折扣,趁着天色還早,便直接上山。

他沿着山間小路,幾步跳上了山頭,找到了一塊乾淨的石頭,掃掉落葉盤腿而坐。

陳逸難得清閒,這就是他修煉的好時機,平心靜氣,深呼一口氣。

隨後,他身體周圍出現了強大的空氣旋波,將他捲入其中,而他在修煉,對這一切並不知。

時間一點點過去,天色漸晚。

陳逸微微睜開雙眸,看着灰暗的天色,餘暉的光芒透過密不透風的叢林照射進來,形成了奇特的景象。

沒想到修煉一會兒,天這麼暗了,要早點回家了。

陳逸深深呼了一口氣,緩緩的起身感受到自己的丹田內的靈氣越發充盈。

“想不到這次修煉這麼久,耽誤了不少時間,要趕快回去。”

生怕姐姐在家中擔心,便起身。

一路上哼着小曲兒,幾步下了山路,路過地頭時,看着他種植的藥材,一棵棵都已經發了芽,安靜的生長在地裏。

陳逸已經設下迷霧結界,自然不會害怕那些人會再來搞破壞。

尋思着那些人等了這麼長時間,不知道還沒有,沒有在家門口。

陳逸想着,已經走到了家門口。

就看到,門外步伐凌亂,這一地的草被他們走平了。

周圍的雜草,被他們繞得踩着死的死,殘了殘。

可以想象他們當時多麼着急氣憤不已,想破門而入卻怎麼也找不到門的場景,忍不住笑出了聲。

陳逸推門而入,就看他姐姐坐在院子中,拿着一把糧食正餵雞呢,瞧着他進來就笑着向前。

“你回來了,你去地裏怎麼這麼久纔回來?”

“嗯。姐,你這是碰到了什麼開心事?怎麼這麼開心?”陳逸先後將房門關上,問了一句:“我清理一下地裏種植的哈密瓜藤蔓,就把這些藤蔓清理了一下,費了一些時間。”

陳春蘭聽到後,並沒有在意,反而笑着放下手中的糧食。

預想到有趣的事,又忍不住咯咯笑了出來:“你走了沒一會兒,那些討債的人就又來了,可奇怪的是他們在門口大呼小叫,卻怎麼也進不來,一直在門口打轉,像傻了似的,你說他們是不是中邪了?”

“難怪我進來的時候門口家雜草都被踩死了,應該是他們了。”陳逸顧着茫然的搖了搖頭。

他臨走時已經教訓過他們,果然那羣傢伙不死心。

陳春蘭笑着帶着弟弟來到了門前,隨後指着露出的門縫:“剛好他們轉圈的時候,被我瞧見了。”

“他們就在外面大吼大叫,你這當時又不在家,着實把我嚇了一跳,可是轉念沒一會兒,他們卻怎麼也進不來,就一直圍着轉啊轉啊轉啊轉……沒一會兒,氣急敗壞的都走了。”

陳春蘭困惑不已的打開門,指着門前的那一小片地:“就是那裏,你看看。”

陳逸沒有向姐姐解釋這其中的緣由,跟着姐姐姐姐出了門,隨後走出陣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