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隨即在暗中掐了帝玄胤一下,這兩人還有完沒完了,當她不存在的么?

帝玄胤身體一僵,把帝凌雪給推開,問道:「凌雪,二叔呢?我今天怎麼沒有看到你們?」

剛才那一鬧,該來的都來了,可是二叔一家人卻沒有出現。 他的二叔跟父親都是一個娘生的,自然要對他更加親近。

帝凌雪擦了擦眼角的淚水道,「這些年來我們已經不在帝家住了,我們早就搬出去了,我來這裡之前,爹爹還不讓我出門,害怕又生出什麼事端,被人盯上。

但是我突然聽到別人說起你的名字,我就偷偷溜過來了。」

帝玄胤點了點頭,望著少女清純的臉蛋,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多年不見,沒想到你這個小丫頭片子已經長得這麼大了。」

「玄胤哥哥你也是啊,不過還是跟以前一樣帥氣呢。」小丫頭笑的咧開了嘴角。

帝玄胤不忘轉頭把夜冰依拉到跟前,介紹道:「凌雪,這是你嫂子,夜冰依。依依,這是我二叔的女兒,帝凌雪。」

「哇,嫂子好!嫂子好漂亮啊,你真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子。」剛才她撿了一心撲到玄胤哥哥的身上,還沒有看見女子,如今一看,頓時眼冒紅心,崇拜道。

「咳咳……」被小丫頭這麼一誇,夜冰依倒是忍不住老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了,「哈哈,是么?」

夜冰依還轉過頭看向帝玄胤,別人說的她沒什麼想法,他說的,她才在意。

帝玄胤一笑,直接伸手環住她的腰肢,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凌雪說的沒錯,你是最美最漂亮的女子,也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子。」

「矮油!」夜冰依飛快的伸手捂住臉,故作嬌羞。

「哈哈哈……嫂子好可愛呀!」看到夜冰依這個樣子,帝凌雪忍不住大笑出聲來。

帝玄胤也不僅莞爾一笑,眼中充滿了寵溺。

又道:「現在閑來無事,凌雪你帶我們去見見二叔吧。」

「好!玄胤哥哥,父親娘親見了你們,一定會非常高興的。」帝凌雪欣喜道,然後便朝前面跑去,為他們兩人帶路。

簡樸的院子里,精緻而優雅。

那個男子比帝三爺幾個要蒼老一些,因為他的身體殘廢,所以後面便變得很是頹廢,整個人無精打采。

他本也是個鐵錚錚的硬漢,可是卻硬生生折磨成了這樣,身材也變得很是消瘦。

望著這樣的二叔,帝玄胤的心中微痛,走上前陪他說的話。

夜冰依則是被帝凌雪拉著和她的娘在另一旁說著話。

二爺的夫人長相也很是慈眉善目,,是一個溫柔的女人。

帝凌雪跟二夫人長得很是相像,夜冰依了解到,二夫人並不是習武之道之人,她是精通煉丹之術的煉丹師。

這個其實從進門夜冰依就發現了,因為她聞到二夫人身上沾染了許多草藥味道,這種草藥是需要不停的擺弄草藥,才會沾染上的味道。

夜冰依跟她們母女很是聊得來,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許久。

夜冰依也一邊注視著帝玄胤和帝二爺他們兩個男人之間的對話。

聊到帝二爺身體,和他的半身癱瘓,氣氛便凝重起來。

而這邊,二夫人她們母女兩個人看見這一幕,也傷心的垂下眼眸。

夜冰依不由問道:「二嬸嬸,二叔的身體有沒有仔細看過,確認真的沒有救了么?」 陳志凡感覺到,這些靈力進入到自己體內之後,和自己本身的靈力展開了激烈的搏鬥,自己的心智已經漸漸的模糊了。

同時,陳志凡的腦海中出現了兩個聲音。其中的一個聲音道:“這老者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勸你放棄抵抗,實是爲了消滅你,趁現在還有反抗的機會,趁其不備滅了他!”

另外的一個聲音道:“千萬不可!老者一定知道解憂樹在哪裏,如果動手,就再也無法知道解憂樹的下落了!”

早先的聲音接着道:“如果現在不反擊,就算知道了解憂樹的所在地,有機會前去嗎?”

娛樂圈之女王在上 兩個聲音喋喋不休的爭論,陳志凡卻漸漸的又入了魔道。這一切,陳志凡都不知道。在他的目光中,老者現在已經變成了僵王的樣子,正在看着自己陰笑。

這一下子,陳志凡魔性更甚,幾乎要出手攻擊老者了。

豪門通靈少夫人:奪吻99次 老者發現了陳志凡的異常,一探之下,微微皺起了眉頭。

不過老者到底是法力高出陳志凡甚多的人,擡手間,一股純正的法力已經注入了陳志凡的體內。

這股法力愣是將陳志凡的心魔死死的壓制了下去。一時間,陳志凡的靈臺又恢復了清明。

緊接着,陳志凡體內原有的法力和入侵的靈力已經停止了爭鬥,漸漸的交融在了一起。

等到靈力和陳志凡的法力徹底交匯之後,老者纔將自己的這股法力扯了回來。

陳志凡雖然不知道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但感覺到自己的法力又增加了不少,而且現在已經完全不用抵抗老者散落的靈力之後,便完全明白了。

陳志凡激動的作了個揖道:“感謝前輩指點,陳志凡無以爲報!” 總裁霸霸 陳志凡知道,這個老者已經有了這般強大的法力,自己就算是想報答老者,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報答。

老者微笑着道:“不錯不錯,孺子可教也!”本來老者想將去處心魔的辦法一併告訴他,可發現陳志凡的心魔和其他修道者的不同,除了陳志凡自己,說也幫不到他。

老者接着道:“小兄弟,你體內的心魔,還需要自己去消除,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艱難異常!不過,小兄弟福緣深厚,假以時日,定然可脫離魔道!”

陳志凡知道自己自從得了這永不磨滅的軀體,同時還擁有了強大的法力之後,心魔便同時住進了陳志凡的體內。從此以後,陳志凡便受夠了心魔的困擾。

聽到老者提起,陳志凡欣喜的道:“前輩既然已經發現玄機,如有消除之法,還求告知小道!”

老者微微的搖搖頭道:“小兄弟之心魔,還需自己消除,老朽卻無能爲力!”

陳志凡有些失落,但到底法力是增強了不少,算是不虛此行了。

陳志凡本就豁達,這麼一想之後,便又開心的道:“如此說來,小道只能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哈哈哈!”

老者欣賞的看着陳志凡道:“小兄弟如此豁達,想必心魔不久便可除掉了!”

陳志凡抱拳道:“還賴前輩指點迷津,小道稽首!”緊接着,陳志凡又問道:“如若前輩知道解憂樹的下落,還望示下!”

老者微微一笑,卻沒有言語。

陳志凡被老者笑的有些茫然了,撓着頭不知道老者是什麼意思。

只聽後面的秦廣王小聲道:“這麼笨的豬,都不知道怎麼修煉成這麼強的法力的!”

陳志凡雖然不知道秦廣王說的是什麼意思,但知道這句話肯定和自己有關,便走到秦廣王身邊問道:“陛下,你說什麼啊!”

秦廣王不屑的看了陳志凡一眼道:“人家幫你增強法力,你卻傻頭傻腦的連人家的身份也發現不了,有時候,我真想不通廣陵子到底是看上了你哪一點!”

極品狂醫 秦廣王的這句話,讓陳志凡陷入了沉思。轉眼之間,陳志凡大驚失色,激動的道:“陛下,你說眼前的便是…便是…”

“你說呢?”秦廣王不屑的反問道。

這可真算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了。並且,陳志凡也不用再給解憂樹講一遍葉九重的故事了。

陳志凡三步並作兩步跑到老者身邊道:“小道失禮了!想我陳志凡如睜眼瞎子,伯仁立於前卻視如無物,可謂愚蠢極矣!”

其實這倒不怪陳志凡,從一開始,陳志凡只知道解憂樹是一棵樹,哪裏能想到這老者便是解憂樹。至於秦廣王卻識得這件事,就更加簡單了。

秦廣王在陳志凡入魔道的這段時間裏,自己的思索,有從老者的法力中,得出了這位老者便是解憂樹的判斷,可謂是旁觀者清了。

老者呵呵一笑,道:“小兄弟仁義胸懷,卻也不必過於慚愧!”

陳志凡知道解憂樹已經是幾千年的靈物了,自己卻也不用再繼續解釋了,目前是拿回真元緊要。

陳志凡急忙道:“前輩,真元之事,若是方便,還請交於小道!”

解憂樹並不說話,伸出手,一股股淡淡的靈力從解憂樹的全身冒出來。緊接着,這些靈力好像是長了眼睛一般,緩緩的全部飄入瞭解憂樹的手掌心。

陳志凡驚訝的看着這一切,同時心中也在犯愁,這靈力這般難控制,就算是解憂樹交於自己,自己可怎麼帶的回去呢?

不過接下來,陳志凡發現自己是多慮了。只見這些靈力緩緩的凝集在一起之後,在解憂樹的掌心裏面快速的轉着圈,不多久便變成了一顆藥丸的形狀。

而解憂樹的身上也沒有靈力再飄出來。陳志凡知道,葉九重的靈力已經完全在這顆藥丸裏面了。

陳志凡以爲,解憂樹已經將葉九重的真元凝集了起來,正美滋滋的等着解憂樹將真元變成的丸子交給他呢,不料解憂樹又緩緩笑着開口了。

Hello,惡魔校草! “小兄弟,老朽尚有一點疑惑,不知道可否告知?”

“前輩但說無妨,志凡但凡知道,絕無隱瞞的道理!”陳志凡嘴上這麼說,卻一直記掛着解憂樹手中的丸子。 她看到帝玄胤跟二爺兩個人相處的很是融洽,是有真感情,所以,帝玄胤這難得的親人,她也想幫幫,如果可以,她會幫他治好身體。

帝玄胤從小就缺少親情,好不容易有一個對他好的人,作為他的妻子,她自然也要為他著想。

二夫人苦笑一聲,搖了搖頭道:「沒辦法,這麼多年,一直都沒有辦法,我請過很多名醫,可是都沒有辦法。

那些大夫什麼樣的葯都試過了,可是仍然沒有辦法。」

說到傷心之處,二夫人的眼睛又紅了起來。

帝凌雪看了父親一眼,也站起來默不作聲的安慰著娘親,眼睛也微微發紅。

「我倒是懂一些醫術上的事情,不如我幫二叔瞧一瞧,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吧。」夜冰依道。

「啊?真的嗎嫂子,那真是太好了!」帝凌雪頓時歡呼道。

二夫人卻並沒有抱多大的希望,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那我去跟你二叔說說。」

畢竟這麼多年來,她已經報過無數次希望了,然而每一次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很快,二夫人就走帝二爺的跟前,跟他說了什麼,二爺轉過頭來看了夜冰依一眼,看到她這麼小,跟他的女兒差不多,便也搖了搖頭,並沒有抱什麼希望。

夜冰依也站起身,主動走了過來,叫道:「二叔讓我來給你檢查檢查如何?不管結果如何,總比什麼都不做要強吧。」

帝玄胤也走了過來:「二叔你就相信依依吧,她學有醫術,曾經還為別人看過病,還救活過將死之人,我相信依依一定可以的。」

帝玄胤向來話不多,如今也是長話短說,言語之間,卻充滿了對夜冰依的自信。

帝二爺聞言,不由震驚的看了夜冰依一眼:「那好,你就來幫我看看吧。」

「是。」

隨後,夜冰依便開始為帝二爺檢查身體。

二夫人幾人都在旁邊緊張的盯著她,雖然不抱什麼希望,但她們心中還是隱隱有些期待。

片刻之後,夜冰依收回了手。

微微一笑:「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很多,並不是沒有得救呢。

只不過,能拖到今天還有得救,都是二嬸的功勞。」夜冰依轉頭看了二夫人一眼,「因為二嬸的葯,才會讓二叔的病情沒有再蔓延。」

一家幾口,只聽到夜冰依的那句還有的救,就開始激動不已。

「真的么?依依,他的腿,真的還有救嗎?」二夫人率先激動的問道。

其他人也都用熱烈的眼神望著夜冰依。

夜冰依也不賣關子,「雖然二嬸的丹藥阻止了二叔的病情蔓延,但是卻不能讓他站起來。」

幾人聞言,眼中頓時閃過一抹失落。

夜冰依又道,「但是剩下來的,就交給我吧,我一定能夠治好二叔,讓他重新恢復之前英姿颯爽的模樣。」

「什麼?你真的可以治好我的身體?」帝二爺震驚道。

「太好了,嫂子,那你快快把我父親醫好吧!」

「依依,真是太感謝你了!」

夜冰依笑了笑,然後拿出一張生命咒符。 用這個寶貴的東西,拿這個來換來帝玄胤的親情,很值得。

她把這張生命咒符交到二夫人的手裡,「二嬸嬸,你把這個給二叔用下就可以了,這上面蘊含著生命之氣。」

二夫人雙手顫抖的結果,這麼寶貴的東西她自然也是聽說過的。

「這是生命咒符,有著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就算只有一口氣,也可以把其恢復正常。」

「可是這麼貴重的東西,你卻拿來給我們?依依,二嬸真是謝謝你了!」

二夫人說著,就要給夜冰依跪下。

夜冰依連忙把她拉了起來,「大家都是一家人,二嬸不必如此。」

她對二夫人的好感也更多了一些,二夫人雖然是個弱女子,但也是有著俠義之心,她是有恩必報的那種人。

這種人,值得幫助,就算只是朋友,她也會幫助的。

而帝二爺其有幸,娶到二夫人這樣的女子,這麼多年來都對他不離不棄。

很快,那生命咒符便揮了它的作用。

夜冰依又道,「二叔,我現在再教你一門心法,你每天就按照這門心法修鍊,便很快就能夠站起來了。

二嬸,我給你留下一些煉製丹藥的方子,平日里你們陪著二叔多站起來走動,就完全恢復了。」

「好的,二叔多謝依依!」帝二爺剛才使用了生命咒符,現在整個人渾身充滿了生機,讓他信心百倍,忍不住要站起來。

二夫人還有帝凌雪站在旁邊,欣喜的笑出聲。

這麼多年來,他們從來沒有這麼高興過了。

之前夜冰依煉造出生命咒符,一共十張,給了百里流觴一張,還給了她師父一張,還給龍漓塵一張。

之前帝玄胤受傷的時候,她給了他用了兩張,現在又給了帝二爺一張,現在她身上還有四張。

其實帝二爺的身體,並非要用到這樣珍貴的東西,她也會有辦法醫好他,但是她卻想讓帝二爺更加快點好起來。

因為這是帝玄胤的親人,她認為給的很值得。

把一些東西交代完畢之後,又給他們留下來了一些丹藥方子等等事情交代完,夜冰依和帝玄胤便準備離開這裡。

離開之前,帝玄胤問道:「二叔二嬸,你們可知道我娘親的墳墓在哪裡?」

話的,幾人臉色頓時一變,帝二爺和二夫人,帝凌雪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該怎麼說。

「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了么?」看到他們的神色不對,帝玄胤不由皺了皺眉。

過了半晌,帝二爺才道:「胤,當年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大嫂她自盡而亡,而你們也被趕出了帝家,大哥受不了這沉重的打擊,便帶著你母親的屍體離開了。

他不讓任何人接近到他,當我們找到他的時候,發現你母親已經不見了,後來你父親走了,他傳來消息說他要閉關,所以你的母親,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

「什麼?」帝玄胤睜大眼睛。

「你要是想找你母親的屍體,可以去問問你父親。」帝二爺道。

「不要提這個人,我永遠都不會見他!二叔二嬸,我們先走了。」 解憂樹淡淡一笑,接着道:“老朽在這裏幾千年了,從來沒人能發現這裏的玄機,你是怎麼發現的呢?”

陳志凡稍加思索,便明白瞭解憂樹說的玄機,便是這裏逆轉陰陽局。

既然解憂樹都已經說出口了,陳志凡也不再隱瞞,正色道:“不瞞前輩說,這逆轉陰陽局,若不是我從古書上得知,也絕不能發現!”

“什麼古書?”從陳志凡找到這裏,破解了逆轉陰陽局開始,解憂樹一直都是一副與世無爭泰然自若的樣子,但聽到陳志凡說的古書之後,臉上卻充滿了好奇。

陳志凡卻也不加隱瞞,直接說出了自己怎麼被人謀害,又在無意間得到了一本奇書,以至於修煉成了舉世無雙的法術。幫助陳志凡成事的,便是盤古屍經。

解憂樹疑惑的看着陳志凡,道:“小兄弟可曾將書帶在身上?”

“是的,在我身上!”

“可否讓老朽一觀?”解憂樹臉上出現了興奮的神色。

“當然可以!”盤古屍經全本目前都在陳志凡身上,但他還是長了一個心眼,只交給解憂樹其中的一部分。

非是陳志凡小氣,只是這盤古屍經乃上古神書,干係重大,目前尚不知道解憂樹的魔性完全清除了沒有,若是他魔性沒有盡除,依着解憂樹目前的法力,後果不堪設想。

解憂樹拿着陳志凡交給他的書,急忙觀看了起來。

陳志凡已經打定了注意,解憂樹如若看完了這本殘卷,交還自己的話也還罷了。如若再問自己討要的話,自己定然不會再給他。

修道者都知道,一些修道者有意無意間會得到一些珍奇孤本,其他道友若是爲了開開眼界,借給他卻也無妨。但若是想剽竊裏面的內容,這確是道門的大忌。

解憂樹不久便看完了這本殘卷,緊接着,解憂樹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神色。

解憂樹將盤古屍經殘卷交於陳志凡,激動的道:“真是造化,小兄弟福緣匪淺,望你能善加保管!”

這下輪到陳志凡茫然了,聽解憂樹的意思,他好像也知道這本書的來歷。陳志凡好奇的問道:“前輩,可出此言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