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蔣乾嵩站在高峰之上望下斷刀山莊,哈了一口白霧說道「這斷刀山莊可是大雪山軍鎮身後的主宰者,大雪山軍鎮總共八萬人的兵力,清一色的鐵騎,所有的軍備都是出自斷刀山莊,鎧甲和戰刀的品質在千雪軍中也是屈指可數了,每年還承擔著千雪大軍三萬軍備的鍛鐵,在千雪軍中也極有威信啊,」

北窗明德看向離著山峰所在還有數里之距的斷刀山莊說道「是啊,大雪山軍鎮乃是千雪戍北重要的重要軍力,這一次陳破俘敢南下大乾和千雪邊疆,就是因為這裡有斷刀山莊坐鎮,」,說到這裡,北窗明德看向蔣乾嵩說道「蔣老頭,我們是朋友,所以有些事我還是得說,如果這次斷刀山莊因為這件事導致千雪北疆垂危的話,我們可以將這件事先行擱置,畢竟現在的皇帝乃是你的內人,」

蔣乾嵩一擺手笑說道「放心吧,這件事既然我要這麼做我自然會有萬全之策,而且我也告訴了千雪了,大不了,我蔣乾嵩坐鎮千雪北疆,為我家千雪守住他,」

北窗明德卻是輕笑一聲,想的蔣乾嵩當年的那件以一人之力對抗舒寒宵的千軍萬馬,

兩杳茫走上來也是看著蔣乾嵩說道「蔣老頭,這件事完了,如果真的成了北窗說的,那我的雲海天涯自然會助你一臂之力,大不了,我這一把老骨頭就丟在這裡了,」,北窗明德也接話道「我上陰學宮也是,」

蔣乾嵩笑道「好嘞,當時候上陣殺敵我不會忘了你們的,走吧,」,四人對視一眼,雙腳一錯,身形便是直衝下了山峰,

只聽的寒風凌冽,如刀割面,四人如大鷹一般踩踏傾斜的崖壁向下疾馳而去,

而斷刀山莊平日里緊閉的大門轟然洞開,裡面走出一人,那人面如枯槁,但是身材較為魁梧,身高八尺,身子就披著一件熊皮裡面穿的是絨衣,單手提著一柄寬刃厚背大刀,

這人出的斷刀山莊之後,便是向前走去數十丈在斷刀山莊前面有一個亭子,那個亭子是直接用石頭鑲靠而成,裡面則是石桌石椅,

這人大刀金馬的坐在一個石椅之上,雙手按刀,閉目養神,

如是他人在此定會吃驚不已,這斷刀山莊的大門可是有三年未開了,除了斷刀山莊莊主和那幾位長老能夠走大門之外,其餘人只能走側門,而就算如此,大門也是極少打開,斷刀山莊莊主和那幾位大老很少走大門,

三年前慕容千雪巡視北疆的時候特意走了一次斷刀山莊,斷刀山莊才因此開了一次大門,要知道斷刀山莊的大門可是銅門,足有千斤之重,

這人能夠從大門走出,想必身份一般,

而這人坐在石椅之上之後,半響不動,宛如猛獅沉睡一般,

寒風蕭瑟之中,突然湧起一股殺氣,頓時飛沙走石,風急怒號,

自風中走來四人,那四人面色冷冷,立在寒風之中,屹然不動,任他風急怒號,那四人正是蔣乾嵩一行人,蔣乾嵩四人並排而立,走向那處石亭之中,

而坐在石亭之中的那人霍然睜開眼,直視蔣乾嵩四人,

視線之中便是殺氣漫布,

蔣乾嵩一行人走上石亭之中,那人站起身來,雙手一抱拳,而那柄大刀立在當場不動,細細看去,只見的那柄大刀已經入地五寸,

那人一抱拳朗聲說道「白衣劍聖,生死茫茫劍,北窗明德,紅辣椒,四位近來可好,「

四人抱拳回禮,蔣乾嵩哈哈一笑說道「斷劍鋒前輩還是老當益壯啊,」

原來這人是斷刀山莊大長老天榜第五斷劍鋒,當年佛月城五人之中,功力最高之人,

斷劍鋒朗笑一聲,手一請說道「四位請坐,四位可謂是武林之中當時豪傑,蒞臨鄙庄,實在是鄙庄之榮幸啊,」

四人安坐而下,

而斷劍鋒將石桌之上的那一壇烈酒揭開封泥,給蔣乾嵩四人一人倒上一大碗烈酒,說道「斷刀山莊寒風凌凌,四位喝點本庄劣酒暖暖身子,」,說完,自己就給自己倒上一碗烈酒,然後一口飲完,

蔣乾嵩四人則是對視一眼,兩杳茫笑說道「斷刀山莊的烈酒可是武林之中的好酒,」,說完自己也是一口乾完,

斷劍鋒見得蔣乾嵩和北窗明德,紅娘子三人並未喝下這一碗酒,也並未說什麼,而兩杳茫喝下這碗酒,倒是什麼事也沒有,

蔣乾嵩直接說道「斷長老,想必你也知道我們一行四人來此目的為何了吧,」

斷劍鋒哈哈一笑說道「自然知道,」

說話間,斷劍鋒站起身來,說道「二十多年前佛月城之事,我心中猶記啊,」,北窗明德輕笑一聲,然後說話「這斷刀山莊乃是大雪山軍鎮八萬精兵的主事者,替千雪戍北,乃是國之重器,我等也是千雪中人,也些事自然是不太好,」

斷劍鋒知道北窗明德這句話的意思,直接說道「上陰學宮在天下武林之中的地位也是超群大派,更是我千雪帝國的國之重臣,而明德先生則是上陰學宮佼佼者,自然是為帝國棟樑之臣,雖然我斷刀山莊只是鄙劣之地,但是也知得忠君之事,」

北窗明德聽得斷劍鋒說完,微微一笑,

而斷劍鋒又轉過身來,看向蔣乾嵩又是一抱拳說道「劍聖乃是我斷劍鋒欽佩之人,我看先生如今也應該是第四境天人合一了吧,當年先生在西湖自絕經脈,實在是令我痛心疾首,不過前些日子,鄙庄接到了皇帝陛下的密旨,也知道先生兩難之事,我大可保證我斷刀山莊只會忠君,八萬鐵騎隨時聽從陛下調遣,」

蔣乾嵩冷眼微抬,看向斷劍鋒說動「既然如此我們明人不說暗話,不錯千雪乃是我的內人,如今我為佛月城之事而來,擔心也就只有一件事,這件事就是你們斷刀山莊反不反,如果反了,我自然有餘力將斷刀山莊趕盡殺絕,不反,相安無事,自然對我們都好,」

斷劍鋒哈哈一笑說道「先生果然快人快語,我相信先生自然有將我斷刀山莊趕盡殺絕的實力,不過我斷刀山莊是不會反的,這一點我可以向先生保證,」

蔣乾嵩一點頭,說道「如此甚好,」

斷劍鋒微微一笑,坐了下來,然後說道「既然四位是為了當年佛月城的事而來,那我就將我所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訴各位,」

斷劍鋒坐了下來,雙手按住大刀然後緩緩說道「當年佛月城之事,說來話長,相信各位知道佛月城之事都是以一份信箋將各位引來,而能夠接到信箋的則是上映學宮,雲海天涯,魔教,斷刀山莊,楓葉山莊,密宗這六個在千雪江湖之中卓然超群的門派,可是我知道還有大乾的藏劍山莊,蜀山,青雲山,菩提寺,兩禪寺,國子監這六個在大乾江湖之中也是卓然超群的門派,只不過當年大乾接到信箋六個門派之後派來的人馬,還未到佛月城之時,佛月城的事件已經發生,」

四人聽得斷劍鋒如此一說,皆是眉頭深皺,當年佛月城之事牽扯如此之廣,總共十二個門派,都是在江湖上地位卓然超群,

斷劍鋒又繼續說道「其實這件事和白衣劍聖先生還有些關係,」,蔣乾嵩心思流轉,想著自己為什麼能和佛月城之事有關,

斷劍鋒說道「當年我先行趕到佛月城之中,發現了一件很怪的事,就是當時佛月城當中的百姓面目痴獃,雙眼無神,彷彿是被誰給奪走了神思一樣,而到了往上,這些百姓則是蒙著黑袍,在大街之上集合在一起,向著同一個地方走去,那樣子就像就像鬼魅一般,於是我便追了出去,一路追到了佛月城外的一個密林之中,在那密林之中,我看見幾個人影,那幾個人影顯然是武功高強之人,我便是追了出去,結果中了計,被下了毒,雖然還有意識,但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

蔣乾嵩四人聽得斷劍鋒所說,便是知道這件事越來越神秘了,

斷劍鋒笑說道「當時,他們以為我沒有意識了,所以我就看到了一切,我看到了一個人,那個人想必蔣先生一定很熟悉,那就是江湖百曉生,」 江湖百曉生,蔣乾嵩怎會不熟悉,就算是北窗明德也是熟悉的很啊,原本蔣乾嵩和江湖百曉生乃是好友,奈何在前些日子裡面,江湖百曉生和蔣乾嵩兩人在北涼一事之中,分道揚鑣,而且更出乎意料的是,流觴墨舞居然是江湖百曉生的女兒,不過也在同一天,流觴墨舞和江湖百曉生斷絕父女關係,形同陌路,

現在蔣乾嵩等人知道江湖百曉生和當年的佛月城之事有關,心中甚是忌憚,只不過忌憚是忌憚,當年佛月城的事還是要追查下去的,

只聽的斷劍鋒說道「我看見當時江湖百曉生手中拿著一柄劍,那柄劍甚是妖異,劍身之上血光流動,邪氣秉然,那些百姓來到一個墓碑之前,紛紛將自己手腕割破,然後滴血進了墓碑之前的一個凹槽之中,直到最後一個人將血液滴入凹槽之中,江湖百曉生雙手一按,那個凹槽瞬即被關上,那些百姓又走了回去,而我自己卻是被江湖百曉生等人帶入了墓碑之下,那裡是一個碩大的墓室,墓室中間有個血池,血池正是接著那個墓碑前的凹槽,江湖百曉生將那柄擲下血池之中,而自己也是跳了進去,不消片刻,血池裡面的血開始沸騰,最後我又看見身披藏劍山莊,密宗,菩提寺門派服的武林高手被一劍封喉之後,鮮血流入其中,而江湖百曉生在其中面色極為痛苦,但是我感覺他的氣息開始壯大,最後我就不知道了,最後我只知道我已經失去了意識,」

蔣乾嵩四人面色驚駭的對視一眼,兩杳茫冷聲說道「想必,當年藏劍山莊,密宗,菩提寺,還有那幾個門派之中的高手神秘失蹤想必是江湖百曉生所為,要知道,所料不差的藏劍山莊那人就應該是在二十多年前神秘消失的藏破龍,他雖然未列榜當之中但也是天榜前列的絕頂高手,密宗的大威天龍僧,菩提寺的神光,楓葉山莊楓葉夫人,國子監杜審言,青雲山宋竹風這些人相繼失蹤,恐怕都是遭了江湖百曉生的毒手了,當初要不是我們來晚幾步的話,怕是我們也得被江湖百曉生給殺了,」

北窗明德手中紙扇一收,一磕磕在石桌之上看向蔣乾嵩說道「如果此言不差,我想江湖百曉生手中的那柄長劍乃是江湖之上早就失傳上百年的血劍,這柄劍原本是鑄劍大師歐冶子所練,據說當年此劍煉成之時,魔教之中血魔前來爭奪,卻是被歐冶子用血魔之血來冷劍,頓時這柄劍變成了魔劍,后來歐冶子見得此劍成為魔劍,想要毀掉他,奈何歐冶子反而被此劍所殺,幾經流落,魔劍后來流到了魔教之中,魔教教主東方邢用大其殺四方,一時間江湖之上腥風血雨,不少名門大派被其滅門,最後蜀山,青雲山,上映學宮,國子監,北涼蕭家五家連手與之決戰在魔教光明頂之上,雖然東方邢隨著那柄血劍以及魔教聖典被長埋與地下,但是五大高手也被其重傷,想不到如今它又重現江湖,」

斷劍鋒不知其劍來歷,聽得北窗明德將那柄血劍來歷道出,頓吸一口涼氣,當初光明頂一戰,斷刀山莊雖然並未參與,但是也曾聽聞,要知道出戰的五大高手北涼蕭家蕭無寒,國子監楓葉無聲都是當時第四境的絕世高手,五人連戰去也是被東方邢給重傷,

蔣乾嵩面色凝重的說道「這柄劍,當年來歷我也曾聽聞,據說這柄劍將他人傷到之後,會將其全身精血吸入,全身功力也會被傳入使劍之人的體內,使得使劍之人功力大增,如果這個傳聞是真的,那此事就危險了,而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江湖百曉生用血池怕是為了練西域邪教的血練大法,這種武功我只曾聽聞,不曾見過,在那邊書上之說了一句,血煉大法,極邪極惡,無人可制,習練者必先換全身精血,以極陰血脈養之,」

蔣乾嵩一說完,心中頓時一驚,極陰血脈,流觴墨舞,

「以極陰血脈養之,」,蔣乾嵩只覺得身子發寒,北窗明德見得蔣乾嵩面色異常問道「如何,」,蔣乾嵩冷眼一抬,冷聲說道「江湖百曉生真是好算計,」

眾人不明,蔣乾嵩卻為道明,而是看向斷劍鋒說道「那為何,他不殺你,」,斷劍鋒苦笑一聲說道」我也不知道他怎會不殺我,」

而這時遠處傳來一聲朗笑,回道「我不殺他,是為了養一個人,」

五人頓起,蔣乾嵩看去,只看的前面二十丈有一人緩步而來,灰發飄揚之間,滿身邪氣,

蔣乾嵩眉頭緊皺,冷聲說道「江湖百曉生,」

不錯,來人正是江湖百曉生,

其餘四人頓時一驚,蔣乾嵩走出石亭之中,四人緊隨其後,

寒風凌冽之間,四目相對之間,江湖百曉生停下腳步,離著眾人只有三丈之距,江湖百曉生雙手後背,看向蔣乾嵩,


而蔣乾嵩則是雙手一拉身後的狐裘,哈了一口霧氣,

江湖百曉生笑說道「蔣乾嵩你還是來了,」,蔣乾嵩五人看著江湖百曉生心思警惕,蔣乾嵩則是接話說道「想不到,你的算計如此之深,居然連我也被你算進去了,對吧,師兄,」

江湖百曉生聽得蔣乾嵩叫他師兄,哈哈大笑說道「師弟,你說的不錯,就連我自己也沒想到師傅居然收了兩個弟子,而我還有個師弟,只不過今日你才知道我是你師兄,」

蔣乾嵩看著江湖百曉生模樣冷聲說道「當年師傅也未和我說過有你這樣一個師兄,」,江湖百曉生嗞嗞的一笑說道」我還以為你早就知道了你有一個師兄,看來師傅他老人家還沒說這件事,就死了,」

蔣乾嵩聽得江湖百曉生這般說法,便是冷聲說道「師傅是被你殺的,,」,江湖百曉生淡淡說道「不錯,是被我殺的,就死在那那柄血劍之下,原本你們幾個也是要早死的,不過在那天我看見你的出手,我就知道了你是我師弟,所以我放你一馬,你的天賦不比我差,甚至要高於我,所以我就要養著你,到時候我就吸取你的精血,將你的功力佔為己有,我就可以真真正正的無敵了,只不過唯一出乎我意料的是,斷劍鋒當時居然還有意識,看到了一切,要不然我也不會現在就現身了,如果等我吸了你的血,還有流觴墨舞的,我就可以一步登仙了,」

蔣乾嵩怒聲喝罵道「江湖百曉生原來你是如此卑鄙,當年燕王知道我的行蹤也是你告知的吧,」,江湖百曉生笑說道」師弟,你還是挺聰明的,不過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讓你跌入苗疆之中,然後我去救你,只不過是為了苗疆聖山之中的血蛇的蛇血用來洗身,」

蔣乾嵩殺氣以起他說道「就連蕭洛圖也是被你引去的,」,江湖百曉生一挑眉說道「哦,不,不是,是他自己要去的,他去了也好,讓你筋脈重接,到現在也是劍仙一流的人,」,說道這裡,江湖百曉生陰陰一笑說道「這樣對我更好,」

其餘四人在一旁聽得呆了下去,江湖百曉生和蔣乾嵩居然是師兄弟,怪不得,蔣乾嵩才學能和江湖百曉生相提並論,


江湖百曉生嘆了口氣說道「師弟啊,當年如果你不是為了一個女子而出江湖,引起我的注意力,我也不會將你算計進去,」

蔣乾嵩冷哼一聲說道「那又如何,今日之事不只是你死還是我活,我今日就來領教一下你的血煉大法,」

江湖百曉生則是一擺手說道「既然你剛才已經算出極陰血脈,那我也就不騙你了,流觴墨舞當年被我交給你的時候就是想要靠著北涼蕭家的武學秘籍將其培養成第四境的高手,這樣對我才是最有利的,偌大一個江湖之中,我江湖百曉生忌憚的人不多,一個就是蕭家,我曾經想盡一切方法進入蕭家,都不得其法,結果師弟你的出現給我提供了機會,你也可以說是我的福星了,」

蔣乾嵩知道這一戰已經是不可避免了,右手遙遙一招,便是白劍在手,劍氣滾滾破寒風,

江湖百曉生見得蔣乾嵩已經出劍了,哈哈一笑說道「既然師弟你如此之快想要求死,那我就和你比試一下,天下之中只有你,蕭博才能與我相提並論,就算是北窗明德,實力也是要差上一大截,」

說話間,江湖百曉生雙手不再背後,雙手垂下,十指微微而動,

兩人相對之間,寒風頓停,蔣乾嵩身後四人則是遠遠退去,四目相對,殺氣衝天而起,蔣乾嵩手中玉劍劍光寒寒,劍氣縈繞周身,江湖百曉生面帶微笑,面色詭異,眼瞳之中暗紅陰險,真氣流轉之間便似血海波瀾,

如今兩個絕世高手相對之中,大戰一觸即發,兩個同門師兄弟,即將一決生死,到底是誰更高一籌,誰算計更深一分, 蔣乾嵩原本並不知道自己是上一任江湖百曉生的弟子,自己也不曾聽自己的師傅說過他的身份,就連他還有一個師兄都是未知,要不是斷劍鋒今日道出血煉大法和血劍,蔣乾嵩怕是永遠也不知道了,

蔣乾嵩在年少不過**歲之時,在山上見過一個老者,那個老者見得蔣乾嵩骨骼清奇就在山上住了下來,將蔣乾嵩收為弟子,傳功半年之後,那老者飄然而去,只留下滿屋古籍,而血煉大法和血劍,蔣乾嵩就曾聽得那老者說道「這血煉大法和血劍乃是我在地下掘挖而來,兩者都是天下之間極惡之物,無人克制,」,在那老者臨走之時,也是將血煉大法秘籍和血劍給帶走了,

江湖百曉生面色妖異,雙手垂下,輕笑一聲說道「忘了和你說了,師弟,當年佛月城之事師傅也在,不過被我用血煉大法和血劍將其全身精血和功力吸取了,只留的枯骸在亂葬崗之中,」

蔣乾嵩冷聲斥道「江湖百曉生,你欺師滅祖,為禍蒼生,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說完間,手中白劍一個劍花舞出,天地之間頓起風沙,寒風怒號,劍光洒洒之間蔣乾嵩一劍刺向江湖百曉生,

江湖百曉生全身真氣如大河決堤一般洶湧而出,左手猛然一拍,與蔣乾嵩的劍光遙遙相交,只聽的「轟」然一聲,地面炸起大坑,飛沙走石,

江湖百曉生一掌拍落,雙腳一開,身形往後移開,移開的下一息之中,蔣乾嵩的白劍赫然出現刺在了江湖百曉生的原位,

可是只見白劍不見蔣乾嵩,原道是,蔣乾嵩身法挪移之中,已經逼近了江湖百曉生的身側,蔣乾嵩兩掌風雷手打向江湖百曉生,江湖百曉生冷眼斜瞥,左掌一擰,然後一掌打出,

一掌風雷手相交,蔣乾嵩還有一掌,蔣乾嵩和江湖百曉生右雙掌相接之間,蔣乾嵩右掌一擰,握成一拳,這一拳用的卻是大力金剛指,一指打在江湖百曉生的右掌之上,隨即,身子借力一轉,身子一旋,蔣乾嵩左掌打向江湖百曉生的右腰處,

江湖百曉生右掌被蔣乾嵩風雷手接大力金剛指打在手心之處,頓時右手發麻,又見得蔣乾嵩身子一旋,左掌打向自己的右腰,雙腳腳尖一踏地,身子一旋,右腿掃向蔣乾嵩左掌,

腳掌相接之間,蔣乾嵩雙手連變,迅雷手轟殺向江湖百曉生膻中穴,會陰穴,丹田,太陽四大穴位,道道掌影,只聽的風雷之聲炸起,江湖百曉生雙腳連踏之中,身子挪轉騰躍,雙手也是接向蔣乾嵩迅雷手,

四周勁氣疾奔卷石沙,

兩人之間只聽的震耳交掌之聲,蔣乾嵩左腳一擊下掃,江湖百曉生右腳往外截,腳掌截住蔣乾嵩左腳,蔣乾嵩隨即一變腳,由掃便鉤,鉤向江湖百曉生右腳,江湖百曉生則是往後一撤,

雙腳連攻,雙手不停,蔣乾嵩般若掌打向江湖百曉生,江湖百曉生左掌一轉,隨即一繞,繞在蔣乾嵩手腕之上,將蔣乾嵩的般若掌擋開,隨即右手成拳轟向蔣乾嵩,蔣乾嵩左手一起,隨性一拍,拍在江湖百曉生手腕之上,擋開江湖百曉生這一掌,隨即雙手又如風雲際會一般,殘影連連,或拳或掌,或指爪,而江湖百曉生真氣鼓動之間,連連接手,雙腳連連後退,

蔣乾嵩身子一個旋轉,雙手扯回,右拳如蛟龍出海一般,迅猛無比,藉助旋轉之力,轟殺向江湖百曉生膻中穴,而江湖百曉生雙手在向前一疊,掌心朝外,「砰,」的一聲,拳掌相交,江湖百曉生雙手一轉,想要抓住江湖百曉生右拳,那知蔣乾嵩手臂一震,使得卻是東海一個門派的三疊浪,連連三震,勁力疊加,江湖百曉生一時不察,身形被震開,而蔣乾嵩也是被反震而退,

蔣乾嵩雙腳一踏,踏在白劍劍氣之上,手中劍指一指,霎時間白劍閃電一般刺向江湖百曉生,離著江湖百曉生只剩下一尺之距,

江湖百曉生雙腳沾地向後滑行而去,見得白劍劍尖離自己只有一尺之距,真氣護體,讓的白劍寸地不入,而蔣乾嵩之前在劍氣之上借力之後,身子急進,一手握住白劍劍柄,雙腳踏空之間,白劍再進半尺,

江湖百曉生左手一曲指,一擊彈指叩關,踏在劍尖之上,頓時真氣劍氣漣漪,白劍劍身一震波動,蔣乾嵩一收手,身子一側,只見的從劍尖之上傳開一股勁力,透過白劍射向身後,

蔣乾嵩一收手,手中指法一變,白劍劍身劍氣昂然衝天起,劍身旋轉,旋斬向江湖百曉生,

江湖百曉生兩掌轟開蔣乾嵩的白劍,蔣乾嵩身形一到,一擊探龍手,抓向江湖百曉生胸膛,江湖百曉生,左手往下一豎,擋住了蔣乾嵩的探龍手,隨即左手一收一轉,想要抓住蔣乾嵩探龍手,那隻蔣乾嵩探龍手一變,變為劍指,劍指之上,劍氣凌厲直衝向江湖百曉生面門而去,

江湖百曉生只得變掌,左手往下一壓,壓住劍氣,瞬即江湖百曉生身子一轉,一擊后踹腿,踹向蔣乾嵩,蔣乾嵩身形退開三步,讓的江湖百曉生的后踹踢空,

隨即白劍旋轉而來,殺向江湖百曉生,


江湖百曉生左手一抬,往下一壓,一按,按在了白劍劍身之上,隨即左手一手,將白劍抓在手中,而白劍劇烈顫抖之中,劍氣鋪天蓋地,席捲八方沖向江湖百曉生,

江湖百曉生左手一擰,想要將白劍捏碎,可是蔣乾嵩豈能如他願,身形一動,左手一握劍柄,隨即一轉,劍身一旋,劍氣凌厲破開江湖百曉生的左手,然後腳尖連點之中,劍尖之上劍花眼花繚亂,不知真假幾分,

江湖百曉生真氣一衝,一震之間,將劍氣逼開,隨即腳步連踏身形向後退去,雙眼緊盯蔣乾嵩手中白劍,

忽地一聲沉喝,江湖百曉生雙手一攬,將蔣乾嵩手中白劍攬住,隨即身子一轉,用力一壓,白劍被轉成半圓,而江湖百曉生則是藉助這一轉之力,一掌轟向蔣乾嵩胸膛之處,

蔣乾嵩左臂一陣,白劍呤的一聲,劍吟,劍氣如洒洒暴雨,暴雨之中炸起雷鳴之聲,

而這時江湖百曉生的左掌已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