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回憶到這裏,鑰嫦想起花都市那些無辜的子民一夜之間變成暴獸的情形,眸中已有晶瑩的淚珠涌動,說到這些,九玄仙子眼中已經看不見兒女情長,有着的是作爲上神應有的責任,也許當初答應九玄天尊下嫁元界的夏天亦是和現在的情形一樣“於是,鑰兒和拉母商議和決定,鑰兒趕來都城,拉母找到細拉之後一起留在花都市拯救那裏的子民。”

“鑰兒…… ”夏天之所以如此深愛仙子,當然還有着月光女神難能可貴的善良和博愛。

“你如此陷毀自己於萬嬌樓,可知世人險惡,我擔心…..”

“天兒,別說了…..”自從萬嬌樓第二次再見,鑰嫦始終喊夏天做天兒,也許她心中雖然沒有愛意,但也許可以重新開始。

“鑰兒雖然沒有術法,可是我有你——你是人類的英雄,你和鑰兒都有義務和責任保護好我們的人類。”

夏天眉心微皺,“何解?”

“暗黑宇宙神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因爲這是他生之使命。加之李大剛——他是人類與魔神的失敗傑作,他將是你沒完沒了的對手,也許他的爆發力並不比淼寰來得半點遜色。”

“既然這樣,剛剛爲何又要讓我放了他?”神有神的思想,人有人的想法,夏天還是和月光女神有着神格上的差異。

“不放不行!”鑰嫦說道。此時的仙子看上去似乎只是閒庭信步,而她心中確在不安。

“因爲你無法殺死他們,因爲淼寰和李大剛是永遠都不可能被殺死的!只要人類還在懼怕黑暗,只要人類心存邪惡的慾望依然不減,淼寰就會存在,而且只會可能……”

“可能什麼?”

“只會可能越來越強大,人類的邪惡是淼寰得以永生的活力磁場。”

“啊!”夏天似有所悟,“難怪我總也打不敗他們,天兒亦在暗中驚奇,心想他們都不用修煉怎會修爲日益精進”那我夏天應該如何與暗黑宇宙神和李大剛作戰?”

“不要再打了!”鑰嫦搖頭輕嘆,“你是打不過他們的,雖然每次你都覺着略戰上風,而實則確在損失迫害你的子民。”


鑰嫦的話無疑猶如一擊悶雷,聲音輕柔卻是力破山河,難道不是嗎?和暗黑宇宙神他們交過多少回手!自己是看似戰勝了的,可結果回頭來想想,果是如此嗎?先是靈識界的老百姓,不得不親身接納的魂傭軍,遊牧宮的活死靈、花都市的暴獸,再要交戰還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wωω _тт kǎn _Сo

夏天聽完鑰嫦的一系列話語,仿似茅塞頓開,他突然拉過九玄仙子的手,衝她拱手就是一禮。

“可敬可愛的鑰兒,夏天有生以來還沒對人行過禮喲,就請收下我這一敬禮以表天兒對你的愛戴!從此以後,天兒什麼都聽鑰兒的,大情小事有我的仙子鑰兒做主想必天兒再也不會那麼笨了吧?”

鑰嫦雙脣微翹,臉兒上閃過一抹閉月羞花的淺笑。

有多久了,鑰嫦不記得自己有過多久沒有笑容。


“那好!那我們就先留在萬嬌樓。”

“啊???……爲什麼要留在這裏啊?”夏天又不解了,難道拯救人類還得從都城的萬嬌樓開始嗎? 塔納城是皇甫帝國除了帝都皇甫城外最大的一座城池,同時也是最爲繁華的一座城池,這裏的總佔地面積覆蓋了周圍數千裏區域,宛如一具龐然大物蟄伏在地,巍峨、宏偉、大氣!

午時的烈日高懸,如火球般散發着熾烈的熱度,傾瀉在大地之上,讓地面都彷彿被熊熊烈火燒過了一般的滾燙,但這樣炎炎烈日卻也不能讓平民區的喧鬧變得安靜下來。

在喧鬧聲中,有兩個奇怪的少年蹲在了並不寬敞的街道旁邊,這個組合看上去極不協調,甚至有些怪異,左邊的少年身材消瘦,看上去有些孱弱,而在他身旁的少年卻截然相反,即使是蹲在地上,也不難看出其魁梧如塔般的身材,一雙隨意搭在地面的手掌大如蒲扇,一手就能把孱弱少年的臉面覆蓋—

孱弱少年擡起清秀的臉龐,透過散亂的髮絲露出了一雙深邃無比的漆黑眼目。


他怔怔出神的望着天空,眼神之中有些呆滯、有些茫然、偶爾還會閃過一絲惱怒,這是一雙複雜的眼神,似乎在他的心裏,有着太多的不爲人知,或則心酸。

“你—妹!”孱弱少年似乎是想到了憤恨處,已經不知道是這十幾年來第幾百次罵賊老天了,要不是周圍人來人往,恐怕他都想要伸出中指狠狠鄙視一番。

“嘿嘿—”聽到少年的罵聲,魁梧少年臉上的憨厚笑容更濃幾分,厚厚的嘴脣咧開,露出了兩排整齊潔白的牙齒,他天生就給人一種傻笨的感覺。

“傻!”孱弱少年轉頭看着這個和自己年齡相仿但身材卻比自己足足高了一個半頭的傻大個,臉色一板,沒好氣的說道。

頓時,憨厚魁梧少年臉上的傻笑立即收斂,雖然不那麼傻了,可看上還是無比的憨厚,人畜無害一般。

“順兒,你說,人活着是爲了什麼?”孱弱少年轉過頭繼續望天,嘆了一聲輕聲問道。

“嘿嘿,活着是爲了活得更好,是爲了讓這個世界有人知道你活過。”被稱爲順兒的魁梧少年憨笑着說道。

孱弱少年微微一愣,再次轉過頭,看着又露出憨笑的魁梧少年,嘴角也跟着浮起了一抹笑容,說道:“是啊,活着是爲了活的更好。你比誰都不傻。”魁梧少年又是憨笑連連,也不答話。

“順兒,老爺子說你是有傲骨霸風之人,定非常人能比,你目前的成就也沒讓他失望,此時卻跟着我這個廢物窩在這貧民區中渾渾噩噩,會不會感覺憋屈?”

孱弱少年輕聲問道,微微的低下頭,看了眼自己脖子上的一枚精緻玉墜,玉墜上刻着精緻繁雜毫無規則的紋路,很紊亂,但卻給人一種完美的感覺,看上一眼就會讓人精神舒爽,煞是神奇,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這是他口中老爺子死後唯一的遺物。

老爺子名爲龍百年,十年前突然出現在塔納城,沒有人知道他來自何處,是一個常人眼中神神叨叨的江湖騙子,但是孱弱少年卻知道,他一生專研占卜觀星之術,看盡時運命格,是個地地道道的奇人。

魁梧少年正是他收留的孤兒,但是這唯一的遺物,卻並沒有留給身旁這個陪了老爺子十餘載,如親孫子般的傻大個,而是留給了自己。

“老爺子說這枚玉佩只有在我身上才能綻放它的異彩,真的?”孱弱少年默默的想到,對這些,他到現在還是迷惑不已,如果這真是個神物,那在自己身上只會是暴殄天物吧,對此定論,孱弱少年唯有苦笑—

“嘿嘿,爺爺說你將來肯定會比我有出息,我永遠也不可能比得上你。”魁梧少年臉上掛滿了招牌式的傻笑。

“呵呵—”孱弱少年嘴角上的苦笑更甚幾分,眼神無比的黯然,嘆道:“恐怕老爺子這次要看走眼了—在這個崇尚靈力爲上、實力爲尊的世界,一個連氣旋都凝聚不起來的人,是永遠站不到最高處的,我如何能比得上你。”

“爺爺說的話,從來就沒有錯過,我信他,也信你!”魁梧少年雖然傻笑不減,隨意撥弄着地上的沙石,但是任誰都能聽出他語氣中的堅定,堅定不移的相信!

龍百年說的話確實是沒有錯過,龍百年說龍順有傲骨霸風非常人可比,依舊沒有看走眼,這個看上去呆頭呆腦傻乎乎的大個子,年僅十五歲,便越過氣旋,步入了靈者三星的境界,放眼整個塔納城,數億人口,這樣的天才十隻手指都能數的過來!

“別人都說你是廢材,可我知道,你是天才,你纔是真正的天才。”魁梧少年低喃了一句,孱弱少年默然。

“天才嗎?正常情況下,自己確實會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天才,甚至是天才中的天才,敢說放眼皇甫帝國恐怕都找不出幾個,可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實在是太詭異了,詭異到讓任何人都無法理解,更無法去相信,自己這麼多年一直在尋找原因,都根本找不出根源所在,毫無頭緒。”古凡在心中懊惱的想道。

“走吧,到底是天才還是廢材,只有時間能夠證明。”沉默半響,孱弱少年看了看周圍熱鬧的場景,有些索然無味。

兩人站起身,向遠處走去,孱弱少年的身影顯得落寞無比,彷彿周圍的一切都與他無關,而落後他半個身形的魁梧少年近有兩米高,敦厚寬實,宛若山丘,頗有震懾力,只是臉上那招牌式的傻笑讓這一切都化爲虛無。

“古凡!”就在二人漸漸遠離人羣的時候,忽然一道聲音從他們的身後傳來,孱弱少年微微一怔,疑惑的轉頭望去,入目眼簾的是一位衣着光鮮華貴的少年。

少年看上去十四五歲的樣子,臉上流露出一種高傲的神情,在他的身旁左右兩邊還分別站着一名比之大上幾歲的少年,他們的目光都注視在孱弱少年身上,裏面充滿了冷笑與幸災樂禍。

“真的是你,那這麼說傳聞是真的了?沒想到堂堂塔納城古家的大少爺竟會淪落到這等地步,真是可悲啊。”站在中間的少年看清了孱弱少年的樣貌,嘴角勾起一個大大的弧度,嘲弄的說道。

“你是誰?”古凡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頭,淡淡問了聲,在他的印象中,似乎從來沒見過這三名少年中的任何一個。而魁梧少年憨笑收斂了一些,但看上去還是憨傻的摸樣,沒有人會去在乎這樣一個四肢發達的傻大個。 “嘿嘿,慕少,您還有所不知吧,這古家的廢物少爺,一年前就被轟出古家了,哼哼,現在他在您面前,就是一隻螞蟻,您就算是把他踩死了,估計古家都不會過問的。”另一名少年滿臉諂媚的對着中間的高傲少年笑道。

“慕少?你是慕家的人?”聽到這兩個字,古凡心中微微一驚,慕家,那是塔納城三大巨頭之一的家族,和古家齊名,在整個皇甫帝國都是威名顯赫,其家族勢力遍佈帝國,頗爲強大。

“呵呵,你還不算愚蠢,我叫慕玉城。”高傲少年輕蔑的看着古凡說道。

“慕昂然是你什麼人?”古凡的表情依舊平靜,淡淡問道。慕家人,在年輕一輩中,古凡就只記得那個被稱爲塔納城年輕一輩第一人的慕昂然,那是一個能讓所有同輩人都仰望的天才,修煉天賦當之無愧的第一,年紀僅僅比古凡大了一歲,卻是個靈者九星的靈脩者,離靈師只有一步之遙。塔納城找不出第二個。

“呵呵,你倒是對我堂哥的名字記憶猶新。”慕玉城突然露出個極其玩味的笑容說道:“不過也對,說起來,你和我堂哥也算齊名。”說完後,慕玉城臉上掛滿了譏諷的笑意,其他兩名少年像是想起了什麼,頓時放肆的大笑了起來,那般刺耳。

古凡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的波動,只是眼角眉梢微微的抽了抽,在袖袍下的手掌緊緊握住,顯示着他心中並不平靜。只要是塔納城的人都知道一句話,是形容塔納城三大家族的。

一美,二絕,三廢材!一美,就是形容塔納城三大家族之一雲家的雲煙雨,她是當之無愧的第一美人,擁有着嬌媚動人傾國傾城的姿色,說是顛倒衆生一點也不爲過,是所有年輕才俊傾心的對象,多少大家族的子弟願意付出一切也想要得到其芳心,可都是以失敗而告終,慕昂然也是其中一例。

二絕,說的就是塔納城第一絕世天才的慕家慕昂然了,而三廢材,這自不必多說,除了古家古凡外,還能有誰?雖然齊名,但任誰都知道,前兩個是美譽,而第三個就是充滿嘲弄的損名了,想到這些古凡只感覺胸口被一塊巨大的石頭壓着一般,有些喘不過起來了。

“你想怎麼樣?”深吸了口氣,努力平靜下心中的憤怒,古凡盯着慕玉城問道,他知道,這慕玉城今天會出現在這平民區當中,一定是刻意來羞辱他的。

“呵呵,不想怎麼樣,就是想看看古大少爺的靈氣修爲有沒有進境罷了,想和你切磋切磋而已。”慕玉城笑着說道,這種居高臨下的蔑視感覺讓他很是暢快,要知道換在以前,就算古凡是廢物他也萬萬不敢這樣做的,他只是慕家的一支旁系成員,而古凡卻是古家的嫡系,是那位鐵腕老頭的直系孫子,唯一的孫子。

可現在,形式不一樣了,古凡被趕出了古家,他只是古家的笑柄與恥辱,就算今天修理了他,只要不打死,必定沒有人會去爲他出頭的。

“這麼說,你今天是來找抽的?”古凡的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冷笑,讓人有些發寒,不待對面有些錯愕的三人開口,古凡微微撇頭問了聲:“順兒,我們能不能用腳板踩他們的狗臉?”

“嘿嘿,中間和左邊那個人是氣旋九階,右邊的是靈者一星,我一個人就夠了。”龍順憨笑依舊的說道,看起來人畜無害,可說的話卻有些讓人頭皮發麻。

“慕玉城交給我,其餘兩個你擺平。”古凡輕描淡寫的說道,慕玉城三人更加驚愕,懷疑是不是耳朵出毛病聽錯了,古凡竟然說要和氣旋九階的慕玉城單打獨鬥?就他那個連氣旋都凝聚不起來的廢物?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好!”龍順笑容更傻幾分,爽快的點頭,一點也不擔心古凡不敵對方。

“哈哈,我今天才知道,你古凡不只是個廢物,更是個蠢貨,瘋子,竟然想要跟我獨鬥,那好,我今天就讓你知道,氣旋九階遠遠不是你這個螻蟻能夠抗衡的。”慕玉城氣的笑了出來,在這一刻,他看古凡的眼神更加的鄙夷輕蔑了。

“你們兩個站在一旁好好看着,看我如何把這個古家大少爺踩在腳下。”慕玉城上前幾步,頭也不回的對身後兩名少年說道。

龍順站在原地未動,看着古凡,意思很明顯,在問古凡還要不要他動手了,古凡嘴上的笑意更濃烈了幾分,一步步的走向慕玉城,語氣冰冷的說道:“打死了就埋。”

龍順憨笑的點點頭,大步的走向另外兩名少年—

慕玉城根本沒有把古凡放在眼裏,臉上噙滿了戲謔神色,他的天賦雖不高,在慕家甚至算不上入流,只是氣旋九階,連靈脩者的門檻都沒跨入而已,可是面對廢物古凡,他自認可以隨意捏死,就那般鬆懈的站着。

古凡輕哼了一聲,猛的身體聚然加速前躥,那孱弱的身體在這一瞬間仿若變成了一頭迅猛的野獸,讓慕玉城微微一怔,旋即冷笑一聲,古凡速度在常人眼中算很快了,可在他面前仍然沒有太大的威脅。

迅速甩出一腿,踢向慕玉城的腰眼處,角度刁鑽之極,慕玉城輕鬆一擺便躲了過去,同時一巴掌向古凡的臉面拍去,想要當衆抽他耳光,給予最大的羞辱。

古凡眼中閃過一絲不屑的神情,腦袋向旁邊一偏,同時又是刁鑽的一拳轟出。

世人都知道他是廢物,可真正對他有了解的人會知道他也有他的天才之處,能遠遠把慕昂然都拋卻在後的天才之處。

那就是領悟,對一切拳法甚至靈技的領悟,他的領悟能力,是任何人都難以望其項背的,到了一種妖孽般的驚豔程度,能讓古家的那些老傢伙都讚歎不已的逆天領悟力!故此,他在古家還有一個廢物天才的稱號—

雖然他沒有半絲靈氣支撐,不能修煉靈技,可是對那些普通的外家拳,卻是練習到了極致的境界,每一拳每一腿都是那般的活靈活現,一套拳法或步伐在他的身上能分拆成無數招式以最精妙最迅捷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使出。

換句話說,他是在最佳的機會使出最有威脅力的招式!這也是他爲何能如此猖狂敢正面和氣旋九階的人抗衡的原因。

隨着時間的推移,兩人竟然漸漸陷入了一種僵持的狀態,古凡全憑着身體的力量以及渾然天成般的招式和對方遊鬥,根本就不硬碰,因爲他知道,面對慕玉城他沒有半絲優勢,只要被其擊中一下,就能讓他失去戰鬥力直接倒地不起,而他能做的,就是等待機會。

慕玉城的心態截然相反,越打越是心驚,臉上的輕蔑也變成了不可思議,堂堂氣旋九階的他竟然在數十招之內楞是沒碰到對方的衣角一下,縱然有強大的能量也無用武之地,拳拳打在空氣中,這種感覺讓他憋屈之極,也對古凡另眼相看。

另一邊也展開了戰鬥,不過形式就更加直接簡單了,那氣旋九階的少年在龍順的巨力下連一招都沒支撐住,就被砸倒在地,痛苦**的無法起身。

另外一名少年還在龍順的強猛攻擊下苦苦支撐,猛的,那少年身上散發出一股白色光芒,緊隨其後龍順緊逼的身體微微退了兩步,只見一朵透明的蓮臺突然從那少年身上透體而出,浮在了他的頭頂,那蓮臺精美絕倫,熠熠生輝,其上生有一瓣,在蓮臺的周圍,還有一顆光芒熠熠的光點。

“靈者一星!”周圍那些停下來觀看的平民頓時譁然而起。

靈氣大陸上任何人都知道這一瓣蓮臺代表着什麼,只有達到靈者境界的修士,才能凝聚出這樣象徵性的蓮臺,而那光點,代表着一星靈者!

靈者,那可是真正步入修士門檻的人物了!在這些百姓的眼中,絕對是個強人!

靈氣大陸民風彪悍,崇尚武力,靈氣修煉更是經過無數代的繁衍和發展變得極其昌盛,幾乎人人都會去修煉靈氣,只是,能感悟到靈氣的人不多,而能夠突破氣旋,進入靈者,真正成爲一個靈脩者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攔在了這道門檻之外,終生無法跨入!

“去死!”蓮臺顯現,少年氣勢徒然漲了幾分,不退反進,擡起的拳頭霍的又激盪出一股淡黃色的光華,那一拳的威力,比之方纔暴漲了數倍不止,所過之處捲起了一陣風嘯。


“黃級靈技!”周圍的人羣再次譁然。這淡黃色是黃級初階靈技的象徵性顏色,作爲靈氣大陸的人,他們怎麼會不知道?靈技那可是很稀缺的戰鬥技法,每一篇都是珍貴無比的。這少年竟然能夠習得,如何讓這些人不驚訝?

“給我趴下!”龍順在這一刻臉上的憨厚表情似乎瞬間收斂,竟然流露出一股從未出現過的霸氣,面對那被黃色覆蓋的強勁一拳,他毫不避讓,大吼一聲,身體微微一震,忽的,他身上也爆閃出一陣白芒,同時,一朵一瓣蓮臺浮現,唯一不同的是,他的一瓣蓮臺周圍閃爍着三顆星辰般的刺目光點。

靈者三星!

(終於發新書了,有些書友應該等急了,嘿嘿,請新老書友大力支持,新書需要你們的鼎力相助,讓我們一起把滅神頂上去。鮮花、點擊、貴賓。一切的票票,酸辣及其需要,砸過來吧!) “砰。”沉悶無比的碰撞聲在街道中響起,緊隨其後的就是一聲慘叫,那名靈者一星的少年嘴中連續噴出幾口血液,整個人倒飛出去了幾米才重重的摔倒在地,而龍順那魁梧如山的身軀只是“蹬蹬蹬”的連續退出了三步,堪堪站穩,腳下的青石板,已經裂開。

所有觀看的人陷入了短暫的寂靜,旋即就是非凡熱鬧的喧譁聲響起,用看怪物般的眼神看着憨笑重現的‘傻大個’龍順,如此年紀竟達到了靈者三星不說,還硬生生的用蠻力抗衡黃級初階靈技,這簡直太讓人震驚了,沒想到,在這平民區當中,還隱藏着這樣一個怪胎。

“嘿嘿。”龍順笑了笑,轉身看向古凡一邊的戰鬥,彷彿對剛纔的驚人之舉一點都不以爲意,更沒感到有什麼了不起,那在他眼中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理所應當的而已。

在古凡狂風暴雨般的猛攻下,本就有些急躁的慕玉城發現了自己帶來的兩人都被那個‘傻大個’打得爬不起來時,徹底有些發慌了,頓時拳腳更加洶涌的向古凡出擊,完全不留餘地,勢要把古凡在最短的時間內打到,只要一擊就足夠。

可是這簡單的一點對身法飄逸甚至可以用泥鰍般滑潤來形容的古凡面前,卻是那麼的難做到,古凡根本不給對方機會,終於,他在連續散躲了幾下之後,慕玉城急躁慌亂之餘出現了些許破綻,中門短暫的打開。

古凡身形再次急衝,直接撲進對方的懷裏,二話不說,全力一拳轟在了對方的下巴之上,拳頭不重,但下巴同樣是人體非常脆弱的一個部位,這一拳,古凡自信足以讓對方發懵。

“砰!”果然,慕玉城反應不及,遭受古凡突然一擊,只感覺腦袋一沉,腳跟一個趔趄的跌倒在地,古凡從來不會對敵人有憐憫之情,當即,飛撲而下,直接騎在慕玉城的身上,拳頭如雨般的砸在對方的腦袋上,根本不給對方反應的機會。

古凡知道,如果再讓對方反應過來,繼續僵持,他遲早會敗,他的身體各方面都根本無法和氣旋九階的人相提並論。

“好好的慕家少爺不當,沒事來挑釁你爺爺,找死!你以爲慕家的人我就不敢打了?今天我古凡要是不把你打成豬頭,我的名字就倒過來寫。”

古凡一拳接着一拳,嘴中發泄般的大罵道,他雖然是個廢物,可從來就不是個可以承受欺辱而不反擊的人,他的脾氣,別人打他一拳,他咬都要咬一口回來,當然,這是在有能力的情況下,今天,剛好他就具備這個能力!

“慕昂然都沒想着來找我麻煩,你這個狗屁不是的東西竟然敢來,以爲我好欺負?”隨着古凡的拳頭,慕玉城那本來英俊的臉龐已變了形狀,鼻青臉腫,鮮血從嘴鼻流個不停。

“砰砰砰。”古凡心中憤怒難消,抓起對方的腦袋狠狠的往地面撞去,每響一下就會濺起一些猩紅的鮮血,這一幕讓周圍觀看的人心中發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