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沐小迪一聲嬌呼,小嘴立馬就被秦洛的大嘴給堵上了。瞬間大腦一片空白,沒過多久,她好像感覺到一股異樣的渴望和躁動從心底滋生了出來,居然動情地用小舌頭回應了起來。

如此一來可把秦洛給樂壞了!但是沒多久,秦洛就發現自己的手掌觸感不對。沐小迪身上那光滑的絲質睡裙下,居然沒有任何阻礙!那關鍵部位的驚人彈性,居然如此的真實!這妞居然沒穿內衣!

心中狂喜的秦洛下意識地探手摸向了下方,隨即一隻小手瞬間就將他的大手給抓住了。 第九十七章 鬱悶的秦洛

秦洛擡起頭,有些詫異地望着沐小迪。在那一瞬間,他分明發現這妞下面也是真空的!

“老公……不要!”沐小迪那吹彈可破的俏臉滿是迷人的緋紅,雙眼迷離地輕聲哀求道。

“好啊,你居然敢騙我!你親戚明明已經走了!”秦洛頓時就跟發現了新大陸一般,一臉驚喜地說道。

“我……我也是洗澡的時候才發現的!”沐小迪趕緊解釋道。

“那你還要我睡到隔壁去!小屁股癢了是吧?我纔在燕京呆一個晚上,你居然要浪費這麼寶貴的時光!”秦洛說着,大手就不客氣地在小迪豐潤的翹臀上狠狠地拍了一下。

“啊!”沐小迪一聲嬌呼,身子頓時緊繃了起來。

不等她再說什麼,秦洛的大嘴就再次撲了上來,將她剛張開的雙脣就給堵了個正着。

沐小迪慌亂地掙扎着,但嬌軀扭動之間更是讓秦洛感受到了一股異樣的刺激。身上的浴袍早就被他扯掉了。那種異樣的碰撞讓他簡直要爽翻了!

很快,沐小迪感覺自己的身體內彷彿有團火焰燃燒了起來,整個人燙得不行。掙扎也變得更加無力,雙手不自覺地就抱住了秦洛的腰身。

很快,沐小迪就在秦洛瘋狂的攻勢下淪陷了。身上的絲質睡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秦洛完全給脫了下來。整個人完全成爲了秦洛這頭餓狼嘴邊的羔羊,隨時都有被吞掉的可能!

秦洛察覺到佳人動了情,覺得時機差不多了。正在一切水到渠成,秦洛的歪心思就要被得逞的時候,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卻突然間響了起來。

秦洛從來沒有如此討厭過自己的手機鈴聲,在此刻聽來是那樣的刺耳。這手機是要跟自己死磕到底的節奏麼?之前在東海差點吃掉周潔的時候,也是這樣。今天面對沐小迪,居然又來了!

持續響起的鈴聲很快就讓迷離當中的沐小迪恢復了一絲清醒。滿是春潮的俏臉上之上透着一股異樣的嫵媚與嬌羞,小嘴吐着迷人的氣息輕聲提醒道:“手機響了。趕緊接電話吧!”

“不接!誰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打擾本少爺的好事?氣死我了,我纔不要接他電話!”秦洛惡狠狠地咬着牙道。

“別這樣,我又不會跑。你還是先接電話。萬一有人有急事找你呢?”沐小迪在秦洛的嘴上飛快地親了一口,吐氣如蘭地提醒道。

“好吧,那你等我一下!”秦洛只能一臉鬱悶地從沐小迪地身上爬了起來,拿起了牀頭還在響着的手機。

沐小迪趁機用被子,將自己完全不着片縷的嬌軀給包裹了起來。那嬌羞無限的模樣卻看得秦洛心中躁動不已。

雖然有些不情願,秦洛還是看了一眼手機來電顯示。發現是燕京本地的陌生號碼,不由得眉頭一皺。自己在燕京也不認識幾個人,白起他們跟自己也都互相留了聯繫方式。這個號碼又是誰的?

突然間,秦洛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可能,然後狐疑地將電話給接通了。


“是秦少麼?”一個女人悅耳動聽的聲音從手機內傳了過來。

聽到這個聲音,秦洛的雙眉頓時就挑了起來:“夏總?這麼晚找我有事麼?”

沒想到打來電話的還真是夏季然,這讓秦洛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的好事居然被這個女人給打斷了!自己是該恨她呢?還是該恨她呢?

“沒打擾你休息吧?”夏季然帶着些許歉意地問道。

秦洛心說你已經打擾了。不過他自然不可能說出口,只是淡淡地說道:“沒有,有什麼事情,夏總請直說!”

而此刻躺在牀上的沐小迪突然豎起了耳朵,滿是好奇地聽着秦洛這邊的動靜。她也聽出打來電話的居然是夏季然,心中不由一股好奇。

夏季然沉默了片刻,這才試探着問道:“你現在有時間麼?如果可以的話,想請你出來一趟,我想跟你談談!”

“跟我?我們之間有什麼好談的?”秦洛聞言一愣,有些詫異地問道。同時也覺得有些彆扭。這大晚上的,夏季然居然約自己見面,實在是讓人想入非非啊!可這個女人明明跟白起關係曖昧。怎麼又找上自己了?

“實不相瞞,是有關於白起的事情!”夏季然解釋道。

秦洛聞言,不由得遲疑了起來。他已經認了白起這個兄弟,對他的事情自然是十分關心的。夏季然的邀請,讓他不好拒絕。想着,他下意識地扭頭望向了還躺在牀上的沐小迪。


“有事情的話,你先去忙好了。我在家裏等你!”沐小迪俏臉羞紅地說道。

“秦少,看來我這個電話有些不是時候!是不是打擾你跟沐小姐了?”夏季然顯然也聽到了沐小迪的聲音,有些歉意地問道。

“哦!沒有。我們都還沒睡呢!”秦洛有些尷尬地解釋了一句,隨即無奈地答應道:“說吧,在哪裏見面?”

“多謝秦少賞臉,我讓人去沐小姐的別墅接你,一會你跟他來就行了。”夏季然明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也行。不過能不能讓你的人幫我帶一套衣服過來?我這邊剛洗完澡,沒帶換洗的衣服!不然沒法出門啊!”秦洛突然那想到了什麼,有些尷尬地說道。

夏季然明顯沉默了兩秒,這才語氣怪異地說道:“這個當然沒問題。我馬上讓人安排!”

“那行,我在別墅等着,一會見面再說!”秦洛說着,這才掛斷了夏季然的電話。

“你也真是的,人家請你出去見面,你還得讓人家給你送套衣服!估計那個夏總很無語吧?”沐小迪這時忍不住掩嘴輕笑道。

“你以爲我想啊?我覺得她應該是要跟我說白哥的事情。我還真的沒法拒絕。但是我總不能穿着浴袍去見她吧?”秦洛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道。

“那你早去早回吧,我在家裏等你!”沐小迪笑道。

“沒辦法了。不過你別以爲我回這樣放過你。乖乖等着我回來!”秦洛在沐小迪的額頭親了一下,這才穿好了浴袍,離開了沐小迪的房間。再呆下去,他可保不準回讓夏季然派來的人在外面等上兩個鐘頭。

夏季然的人辦事效率很快。不到半個小時,車子就已經停在了別墅外面。

秦洛接過司機送來的衣服,回到客廳換上,發現這身衣服居然還挺合身的!不過對方送來的是襯衫西裝,這大晚上穿着還是不如休閒服來的舒服。這也是他唯一不滿意的地方。

很快,秦洛就坐上了對方的車子,離開了沐小迪的別墅。 第九十八章 白大少的狗血愛情

十幾分鍾後,車子在一處度假村酒店內停了下來。在那個司機的帶領下,秦洛見到了正坐在泳池邊上欣賞着月色的夏季然。

不得不說,這個女人身上有種女神氣質,那種優雅而嫵媚的氣質加上她一身黑色的修身旗袍,更是給人一種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感覺。

秦洛驚豔了數秒,趕緊收斂了心神。


“秦少,你來了!不好意思,這麼晚還讓你來這裏赴約!”夏季然轉過身,望着秦洛,臉上帶着些許的歉然。

“夏總客氣了。其實我也很好奇,你會跟我說些什麼!”秦洛倒是很乾脆地在夏季然旁邊的沙灘椅上坐了下來。

一旁的服務員端上了準備好的酒水便退開了。泳池邊上只剩下了秦洛和夏季然兩人。顯然也是這個女人安排好的。

“我知道你心裏肯定有很多疑問。你可以提問,我來回答!”夏季然這時也坐了下來,淡淡地說道。

“有意思,明明是你把我叫過來,自己不說,反而讓我問?”秦洛頓時挑起了眉毛。

“我只是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夏季然的臉上,卻露出了無奈。

“有什麼不好說的?”秦洛聞言一愣,隨即笑着道:“那就先說說你跟白起是什麼關係吧!”

“我跟他的關係?”夏季然聞言微微有些愣神,隨即皺着秀眉想了好半天,這纔回道:“準確的說,我跟他之間,暫時還沒有任何關係!”

“不會吧?我感覺不像啊!”秦洛略微有些意外。

“如果說非要有關係的話,只能說他差一點就成爲了我的姐夫!”夏季然苦笑着解釋道。

“姐夫?你還有個姐姐?”秦洛瞪大了眼睛,頓時就來了精神。

“沒錯。我有一個雙胞胎姐姐,叫夏月然。之前一直在部隊服役,跟白起,也是在部隊中認識的。他們兩個在一起五年,曾經是軍中所有人都羨慕無比的一對!”夏季然一邊回憶着,一邊解釋道,臉上還露出了一絲笑意。

“後來呢?我怎麼沒聽白起提起過你姐姐?”秦洛心中有些疑惑。

“我姐姐已經死了!這或許是他最不願意提起的事情。”夏季然突然露出了一絲哀傷,苦笑着搖了搖頭。

“什麼?夏月然死了?”秦洛聞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這個消息就有些勁爆了!

“你一定很奇怪,爲什麼白起要躲着我對吧?原因很簡單,因爲我跟我姐姐長得一模一樣,幾乎沒什麼分別。”夏季然嘆了一口氣,然後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我說他在會所,爲什麼要躲着你,還着急走呢!那你今天跟他都說了什麼?”秦洛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然後好奇地問道。

“我只是將我姐姐自殺前留下的一些話轉達給他了!”夏季然繼續解釋道。

“什麼?你姐姐是自殺的?她爲什麼要自殺?”秦洛徹底震驚了。他想象不出夏月然自殺的理由。白起這個男朋友幾乎是燕京最頂級的大少,而白家更是了不得的世家。有白家這層關係,夏月然還會被什麼事情逼到要自殺?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或許你應該聽過白起的外號,所有人都叫他‘白瘋子’。你知道這個外號怎麼來的麼?”夏季然淡淡地問道。

“我聽小迪說過這件事,好像是因爲女朋友被一個世家子弟調戲,結果白起不顧後果的廢了那個世家公子哥的腿。而且事情鬧得很大!”秦洛心中一動。這個女朋友,應該就死夏月然了!

“沒錯。不過知道這件事完整內情的人並不多。恰好我就是其中一個!有興趣聽麼?”夏季然突然笑了起來。只是這笑容之中滿是苦澀的意味。

“當然。我洗耳恭聽!”秦洛點了點頭。

“事情要從一年前的那個晚上說起。就如同你聽說的那樣,有一個世家公子哥調戲了我姐姐,而地點就在鳳台軒。”夏季然緩緩地說道。

“敢在你們地盤,而且調戲白起的女人?這個世家公子哥的膽子還真夠大的?”秦洛頓時挑起了眉毛。

“他的確有膽大的資本。因爲他是張家人!”夏季然苦笑道。

“張家?”秦洛皺起了眉頭。

“白老爺子的身份你應該知道。曾經的領導人。而張家老爺子,目前卻是在位的八大巨頭之一。我們夏家雖然也是燕京的一流家族,但還沒有達到張家那個層次。”夏季然繼續解釋道。

“我去,這纔是實打實的太子爺,難怪這麼狂!”秦洛聞言,不由得大吃一驚。他沒想到這個張家居然是龐然大物,影響力居然不比白家差多少。

“所以那天白起一怒之下動手,打斷了張忠濤的腿,卻爲自己帶來了無盡的麻煩。張家是不可能嚥下這口氣的!如果這件事情處理不好的話,白起很可能會上軍事法庭,被開除軍籍甚至去坐牢!”夏季然點了點頭。

“可白起現在好好的。說明事情後面有了轉機!”秦洛若有所思。

“沒錯。張家當時的確很憤怒,揚言要讓白起付出代價。白家雖然從中周旋,但是這件事情鬧得太大,一時間也保不住白起。就在這個時候,我姐姐找上了張家。她答應和張忠濤訂婚,條件只有一個,放過白起!”夏季然說着,臉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你姐對白起的感情還真沒得說。這不是等於羊入虎口麼?張家答應了?”秦洛皺着眉頭問道。

“沒錯。張家最終答應了這個條件。而白起當時被軍方的人扣着,根本不知道這個消息。直到張忠濤和我姐訂婚的當天,白起才被放了出來。但他知道消息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夏季然神色黯然。

“那你姐姐爲什麼會自殺?”秦洛對這樣的結果有些驚愕,同時也更加疑惑了起來。

“都是因爲該死的張忠濤。在訂婚後的幾天,他要求我姐姐住進張家服侍他。我姐姐答應了。白起無罪釋放回來,曾經想要上張家找我姐,卻被張忠濤派人羞辱,趕了出來。我不知道我姐姐都在張家經歷了什麼。但是沒過幾天,張家就傳來了我姐姐自殺身亡的消息!”夏季然說着,眼淚就止不住地流了出來。

秦洛暗歎了一口氣,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安全沒想到,白起曾經還有這麼一段讓人心痛的愛情經歷。而且還是以悲劇收場!

“抱歉,我沒控制住情緒!”許久,夏季然擦了擦眼淚。

“沒事,我能理解!那後來呢?”秦洛點了點頭,然後再問道。 第九十九章 夏季然的請求

“後來,白起也知道了這個消息,曾經帶着人上張家去鬧。但最終被白家的人給攔了回去。再後來,白起被關在白家禁足了足足三個月。事情最終也不了了之了!”夏季然苦笑着解釋道。

“張忠濤現在是什麼情況?”秦洛眯着眼睛問道。

“張忠濤在我姐出事之後,就被張家人安排出國了。因爲他的腿只有在國外接受最先進的醫學治療,纔有可能恢復。這一走就是一年時間,現在還沒有回來!不過根據我們的瞭解,張忠濤很有可能在最近這段時間就會回國。而且他的腿好像也被治好了!”夏季然搖了搖頭,臉色卻是突然陰沉了下來。

“以白起的性子,應該不會這樣放過張忠濤。如果等這個傢伙回到國內,白起肯定還會找他算賬!”秦洛好像是明白了夏季然找他的目的。

“沒錯。張忠濤的確是個人渣。我們都恨不得他去死!可如果白起衝動之下再做出什麼事情,我想我姐姐都會死不瞑目。要知道我姐姐之所以落到最後自殺的下場,也都是因爲想要保護他!”夏季然一臉憤恨地說道。

“可白起不會聽你的!”秦洛苦笑着搖了搖頭。

“沒錯。我曾經好幾次勸他放棄報仇,但他根本就不聽。我現在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夏季然點了點頭,顯得十分無奈。

“所以你找我的目的,是想讓我幫你勸勸白起?”秦洛挑着眉毛問道。

“沒錯。我看得出你跟他關係很好。我從來沒見過他對哪個公子哥如此重視過。你是一個特例。我想你說的話,他應該回聽進去!”夏季然點頭承認道。

“他是我兄弟!”秦洛點了點頭,卻是突然話鋒一轉地問道:“你喜歡白起?”

“胡說什麼呢?他是我姐姐愛上的男人,跟我可沒關係。我只是不想讓他去找死,白費了我姐的一片苦心!”夏季然聞言,卻是俏臉微紅,有些惱怒地教程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