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以及一些古怪而生澀的符號,好像是文字,又好像是圖案。

可能是由於年代久遠的緣故,羅盤內都有些泛黃了,而在羅盤的中央,有著一根銀灰色的指針,樸實無華,十分的陳舊,停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怎麼回事?難道壞了不成?」宇世心眉頭緊皺,疑惑道。

「不應該是這樣的,我們來到海洋上后,這枚羅盤內的禁制的確是消失了,這說明我們做的沒有錯,但是………………」普天歌也有些詫異,十分的不解。

「難道說這枚羅盤因為年代久遠,所以不能用了?」宇風琦猜疑不定,他的心中有些緊張,眼神變幻。

「還真說不定。」宇青點了點頭。

一時間,眾人的臉色都沉了下來,如果這枚羅盤不能用,那麼要靠什麼找到沉沙島?要是找不到沉沙島,誰來阻止長生古城的原住民重回世間?

一旦讓長生古城的原住民重回世間,那麼必然會生靈塗炭,血流成河,也許會有很多族群被從大荒中抹去,成為累累白骨。

現在該怎麼辦?這枚羅盤要是不能用,那一切都是空談。

「要是那本手札上所記載的都是假的就好了,我們也不必這樣費心了。」宇風琦一陣陣苦笑,心中暗自嘆息。

「可事實上,手札記載的那些事情應該不會是假的,很可能是真的,或許憑我們幾個恐怕難以阻止這場災難的降臨。」宇青也很無奈,有一種乏力感。

「嗤!」

普天歌試圖將神力灌輸進羅盤內,可惜也失敗了,他連一絲一毫的神力也未能灌輸進去,最後也只好放棄了。

此刻,眾人都有些心灰意冷,好不容易來到了海洋上,結果卻是這種局面,不得不感嘆造化弄人,天道無常。

「找,就算要搜遍整片海洋,也要將沉沙島找出來。」

普天歌的目光很平靜,沒有絲毫的動搖,他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卻有一種威嚴的大氣魄,坦坦蕩蕩,堅毅如磐石。

「天歌,你……………………」其他人雖然有些意外,但是卻沒有太過驚訝,他們對普天歌很了解,能夠做出這種魄力的決定,也不算多麼出乎意料。

「只要長生古城內的原住民一刻沒有重回世間,哪怕我們窮盡一生,也要將沉沙島找出來。」普天歌目光悠長,望著昏暗的天空,神情波瀾不驚。

這真是一種大心胸,大毅力,要知道這片海洋有多麼的遼闊寬廣?或許還蘊藏著不為人知的兇險,所以要做出這種抉擇,需要無畏險阻的精神。

宇青幾人都肅然起敬,如果是他們,恐怕根本就沒有勇氣做出這種決定,也只有普天歌這種具備世人所不具備的品德,才有如此膽魄。

「嗯,說得好,若是我們不去儘力阻止這場災難,那麼又由誰來阻止?所以我們只有承擔起身為世間生靈的責任,守護這一方生靈。」

「這不正是人族祖訓所教導我們的嗎?」宇青目光炯炯,心間豁然開朗,他內心的萌芽被喚醒,有一種明悟感。

聽他這麼一說,宇風琦等三人也回想起了人族祖訓所教導的一切,那些拋棄雜念,明指本心的話語,緩緩的在幾人腦海中流淌。

剎那間,幾人彷彿得到了升華,眼中的光芒逐漸亮起……………………

海洋上波瀾壯闊,暗流涌動,遠遠望去在海面上,隱約可以見到一支骷髏大軍,正在緩緩前行,磅礴的海浪也無法將其淹沒。

眾人跟隨著大軍在海面上前行了三日左右,雖然無間地獄里分不清黑天白夜,但是身為修者,還是可以算出大概的時間點。


突然間,最前方的不死士猛地一擺手,示意大軍停了下來。

它好似察覺到了什麼,用那幽光冷冽的眼眶,凝視著下方洶湧的海洋,雖然眾人不清楚它在看什麼,不過以它玄靈明道的修為來看,肯定看到了一些眾人看不到的東西。

「嗚……………………」

一陣沉悶而悠長的聲音傳來,讓整片海洋都震蕩了起來。

海洋深處,一道龐大的黑影從大軍下方游過,若隱若現,看不清真容,只能看清一個大概的輪廓,模樣有些狹長。

「什麼東西?」宇世心看見了那道一閃而逝的黑影,他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壓迫感,就好像被一頭洪荒巨獸盯上了一般。

「有古怪。」

普天歌看了一眼大軍前方的不死士,發現它並沒有輕舉妄動,好像十分忌憚海洋中的這道黑影,這樣看來,這道黑影恐怕還不簡單。

要知道不死士可是玄靈境明道期的強者,連它都這般忌憚這道黑影,那麼這道黑影的實力可能不會低於玄靈境明道期,甚至可能還更高。

「嗚……………………」

又是一陣沉悶而悠長的聲音傳來,令這片海洋劇烈震動,彷彿海水都要被掀開了一樣,眾人目不轉睛的盯著海面,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不死士端坐在不死馬之上,它沒有動,只是靜靜的立在那裡,而它身後的骷髏大軍也和它一樣,全都紋絲不動。

一時間,四周只剩下了海浪洶湧之聲,還有雷電擊打之聲,壓抑的可怕。

眾人隱隱能夠看到海洋中,有一道龐大的黑影無聲無息的在大軍下方游過,就像幽靈一樣,詭異萬分。

「這種壓迫感………………很沉寂,很厚重,也很磅礴,有種史前王者的韻味。」注視著腳下的海洋,普天歌喃喃自語道。

「你在說些什麼?」宇世心疑惑的問道。

「我是想說這海里的黑影,恐怕很不凡,我們現在遇到大麻煩了,如果我猜的沒錯,以不死士的實力都難以對付這海里的黑影。」普天歌目光凝重,沉聲道。

「有這麼強嗎?」宇風琦有些不解。

「當然,否則你認為不死士為何沒有輕舉妄動?正因為它忌憚這海里的黑影,所以才沒有直接動手。」普天歌語氣堅定,指了指大軍前方的不死士。

一聽普天歌的話,其他人的神情都沉重了起來,如果連不死士都要忌憚的存在,那麼得有多強?至少也得是玄靈境明道期,或者往上。

這樣看來,麻煩還真是不小,弄不好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

眼下只能看不死士到底能否對付這海里的黑影了,如果這海里的黑影不動手還好說,要真是動手的話,那誰勝誰負就難說了。

「這片海洋名為幽靈海,可能會有一些陰邪之物,說不定這海里的黑影就是某種陰邪之物。」宇青注視著下方的海面,尋找著那黑影的蹤跡。


「不太可能,陰邪之物的氣息一般都帶著煞氣、死氣,或者邪氣,但這海里的黑影顯然不在此列,它所散發出的氣息給人一種很磅礴,很古老,很沉寂的感覺,和陰邪之物的氣息差別很大。」普天歌搖了搖頭,緩緩說道。



「我覺得這海里的黑影可能是某種史前生物,否則不可能給人一種異常古老的感覺,就好像歷經了無盡的歲月。」普天歌又說道,他感覺這海里的黑影很古怪。

而且還有一種王者的韻味…………………………

「嗚……………………」

這種聲音越來越近了,猶若整片海洋在嗡鳴一般,讓海洋掀起了一道道滔天巨浪,席捲天上地下,聲勢駭人至極。

除了不死士以及十具甲衛,還有普天歌以外,宇青幾人和整支骷髏大軍差一點就被這沉悶如雷的聲音震入海里,這聲音實在是太恐怖了。

「好可怕!」

宇青幾人連忙運轉神力,穩住了身形,即便沒有掉入海里,但他們也被剛才的那種聲音震的神智有些渾噩。

而像不死士、甲衛、普天歌這類強者,卻沒受到太大影響。

「嘶…………………」

不死士將長矛橫在身前,周身黑暗之光沖霄,而後內斂,將力量匯聚在一起,擺出了防禦的姿態,它很慎重,全神戒備。

它如臨大敵般的舉動讓眾人知道,海里的那道黑影恐怕要出手了。不過眾人早就想好了,如果海里的那道黑影先是攻擊不死士,那麼眾人就可以趁著雙方打鬥之時逃走。

遠處雲霧間的雷電劈落,照亮了四周的黑暗,隱約竟有朦朧細雨飄灑,拍打在洶湧澎湃的海洋之上,若有若無。

「咔嚓…………………」

蒼宇之間雷聲大作,電光閃動,猶若天道在咆哮一般,恢宏而浩瀚。突然間,不死士的眼眶內幽光大盛,璀璨了起來,像是兩顆恆古大星。

剎那間,整片海洋從中間分開,掀起了兩道滔天海浪,向著兩旁翻滾,這海浪近乎與天地齊平。 翻滾的巨浪中,一道龐大的身影分開海水,露出了部分軀體。

這是一頭大到無邊的古鯨,頭頂上一根獨角屹立,軀體表面無比灰暗,散發著冷冽的金屬光澤,看上去很沉重很磅礴,猶若天穹一般。

它頭頂上的那根獨角鋒芒猙獰,氣魄恢宏,彷彿可以刺破大宇宙,撐開天地,那種感覺很震撼,有王者之氣沉浮。

而且還有一種古老的深邃感,環繞在古鯨軀體之上。

「咚!」

剎那間,天地顫動,古鯨伸出了龐大的軀體,頭頂的獨角攝人心魄,向上擊來,彷彿蒼宇都要被破滅了一般,不可衡量。

蜜戰100天:獨裁Boss,撩一下 ,感到驚悚。

這種瀕臨死亡的感覺,是不死士一生中從未遇到過的。

即便它已經不是血肉之軀,但還是感到了本能的恐懼。

就好像道路走到了盡頭,沒有了希望。

「啊!」

不死士發出了一聲絕望的嚎叫,它發狂了,只見漫天黑暗之光動亂天地,化為一道深淵般的黑洞,最後匯聚成一點,內斂在長矛之上。


它將實力發揮到了極致,橫矛於身前,欲要擋住那根刺來的獨角。

「鏘!」

那根鋒芒的獨角與長矛碰撞在一起,爆發出燦爛的光芒,讓天地都震蕩了起來,不死士後方的蒼宇都破開了一個大洞。

咔嚓一聲,僅僅僵持了片刻左右,長矛就在獨角的轟擊之下,逐漸裂開,一條條裂痕順著長矛中間向著兩端延伸而去,最後爆碎。

每一塊長矛碎片都帶著瑩瑩光澤,很美麗,很絢爛,猶若漫天螢火飛舞一般,有的碎片飛入宇宙化為星辰,有的碎片遁入虛空不見蹤跡。

「嗤!」

緊接著,不死士的身軀就被獨角刺穿,黑暗甲胄上層層龜裂,裂縫中透露出一些微弱的光芒,正在逐漸的放大,最後彷彿燃燒了起來。

不死士的頭顱仰望著灰暗的天空,眼眶中竟出現了一絲解脫的色彩。

對它來說,一切都結束了,遠離了千百萬年的厄運。

「轟!」

不死士的身軀璀璨如一輪太陽,一縷縷光芒通向天際,而後爆裂開來,剎那間有七色光澤噴涌而出,照亮了這片昏暗陰沉的海洋。

在擊殺了不死士后,古鯨沉入了海里,不知所蹤。

什麼?眾人見此一幕,全都愣住了,眼中滿是愕然,擁有玄靈明道實力的不死士,就這麼輕易的被一頭古鯨給殺掉了?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電光火石之間不死士就斃命了,眾人甚至都還沒反應過來,可見這頭古鯨的實力得有多麼的恐怖?實在是駭人聽聞。

來不及多想,眾人轉身就逃,想要遠離這裡,雖然他們肯定跑不過古鯨,但也只能寄希望於古鯨不會在意他們這些小角色。

但還沒等眾人逃出多遠,突然腳下的海水開始顫動了起來。

「怎麼回事?」有人驚疑道。

這時,一道黑影在海水中迅速放大,緊接著海浪翻滾,一頭古鯨張開了血盆大口,出現在了眾人的腳下,那大口中猶如深淵一般,深不見底。

「啊——————」

眾人驚叫連連, 三國最强特種兵 ,向著深處掉去,不過他們畢竟也是修者,所以很快的就穩住了身形。

鯨腹中黑隆隆一片,十分的潮濕而粘滑,還有一股濃重的腥氣,眾人在這裡連神力都無法催動,只能緊緊的靠攏在一起。

「完了,死定了。」

宇青幾人的腦子裡一片空白,現在他們被這頭恐怖的古鯨一口吃掉,恐怕是活不成了,等一會估計就會被消化掉。

連不死士這種實力的強者都擋不住古鯨的一擊,他們連想要反抗的念頭都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