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布料上似有血染的字。

醉木看到男孩恍惚了一下,立刻將手裏的布料銷燬掉,就像是在毀滅什麼證據。

還是像之前那樣單膝跪地,但是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

“你怎麼了?”小塵目前陷入虛弱期,整個人都有些疲憊。

現在外面的天色已經暗淡下來。

小塵拿出手機,結果發現手機進水了,打不開。

“醉木,你有手機嗎?”小塵開口索要,醉木自然雙手送上。

看到已經開鎖的手機,小塵直接看向時間。

晚上九點。

將手機還回去,小塵道:“走,跟我上去收租的。”

醉木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一言不發地跟上小塵。

自從改變了收租方式,小塵收租的成功率果然高了很多。

七樓一個交房租的,其他房間也沒人了。

八樓空的,九樓十樓均交兩份。

十一樓有一個不服,被從窗戶扔了下去,反正不是人,也摔不死。

還有一個乖乖交了,畢竟他們都是老住戶,是走正規流程進來的,即便是小塵也不能把他們怎麼樣。

一路都很順利。

加上最開始收的五十萬,小塵目前已經擁有二千三百五十萬RMB。

這還不算之前演戲賺的十萬。

小塵突然不想去演戲了,在公寓當一個收租男孩也不錯啊。

不過,演戲也挺開心的,雖然中二了點,但是有時候真的如同回到從前一樣。

其實,小塵已經不奢求回去了。

熊孩子的事情,就讓他自己面對吧,他替了他那麼多年,此刻放鬆下來,做一些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不好嗎?

來到第十八層,小塵看了眼身後兩個人。

他在大鐵門前沉吟了一下,道:“你們一起進來吧。”

大鐵門不知道是什麼材質,除了鑰匙以外,誰也打不開門。

醉木與殺遷跟在小塵身後進了門。

醉木有些失神,殺遷則是畢恭畢敬。

“醉木,你怎麼了?跟我說一下吧。”醉木肯定是看到了什麼東西,才讓他變成這樣。

那血書上究竟寫了些什麼,讓小塵都有些好奇了。

“我,主人,您還是您嗎?”醉木五體投地,咬牙開口。

“你懷疑我被奪舍了?還是說我有什麼行爲讓你不滿意了?”


小塵表面平靜內心慌得一批,這是被發現了。

早知道就幹掉這玩意了,現在連這個殺遷都產生懷疑的話,自己就要全殺掉,那自己又成光桿司令了。

“殺遷,你也這麼懷疑嗎?”

小塵決定先下手爲強,問完了好將兩人一起幹掉。


目前,他還能再殺兩人。

“屬下不敢!吾王只有一位,怎麼可能假冒,更不可能被奪舍。”殺遷看向醉木,冷哼道:“醉木,你可知道,吾王每一次沉睡都是褪去污濁的過程,再醒來便是新生,前塵往事都是雲煙,吾王的性格都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你可知道我們這些跟隨吾王的屬下每次尋找吾王的艱險!”

“每一次沉睡甦醒,吾王的外貌提醒都會發生改變,甚至有時記憶都會消失,唯一不變的,是身邊的小惡魔和手中的滅世劍。”

原來是這樣嗎?

小塵覺得自己長知識了。

殺遷這個人醉木是見過的,他是追隨主人最老的那批人,他的話含金量絕對高。

只是醉木依然很焦慮。

“那紙上寫了什麼?”小塵直接詢問。

醉木躊躇了一下,還是說了出來。

“再醒,吾將非吾,凡吾之屬下,皆可殺之。”

聽完之後,小塵沉默了,殺遷也有些愣神,忍不住嘀咕道:“吾王這是在坑自己嗎?”

“沒想到我的還能這麼坑自己?上一個我是多麼不待見現在的我。”

藉着殺遷的話,小塵決定將計就計。

畢竟,血書是真的。

而他是假的。

雖然不知道沒有靈魂的他,是如何活下來的,但既然活了下來,那就好好活着唄。

醉木也不知道是不是傻,小塵這樣模棱兩可的解釋,對方還真的信了。

雙眼中重新有了神采,整個人都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把醉木給忽悠瘸了,小塵將裝有三十萬的箱子要了過來,隨手放在了沙發旁。

然後取出一張卡放在茶几上。

“你們還有事嗎?”

小塵決定趕人了,他現在只想要洗個澡睡覺。

“主人,您爲何要清理公寓。”醉木有些不解,他不是很明白主人的安排。他覺得讓這些人住在這裏更好拿捏。

明面上監視容易,暗地裏防賊困難。

“沒經過我的同意便擅自住下,不是在打我的臉嗎?我沒把它們全部解決掉已經是很給面子了。”

小塵不知道沉睡前那個元小塵到底是什麼性格,反正他眼中容不得半點沙子。

“屬下明白了。”

醉木和殺遷退出大鐵門,順便將之關上。

醉木叫住殺遷,有些疑惑的問:“前輩,您說的都是真的嗎?主人他……”

“這還能有假?你是不知道,有一次王變成了女子,愛上了前來尋找他的一個前輩,那位前輩寧死不從,只能躲着王,結果一個追一個跑,直到王再次沉睡,那位前輩纔有空閒休息。現在王變成男孩子,你就偷着樂吧。”

“可是,那張布上寫的……”

“這種情況,卻是沒有出現過,可能是上一次王心性發生了改變,又或者是被外物影響了心智,纔會寫下這種恐怖言論。”

也只能這樣解釋。

小塵目送他們離開,脫下書包和衣服,直接進了浴室。

洗漱出來後,小塵躺在柔軟的牀上,睡了過去。

小惡魔爬了上來,躺在小塵身邊。

小塵睡着了就喜歡抱點東西,所以小惡魔就被小塵抱住了。


小惡魔:“……”

在小塵夢中再次出現那座山,那座塔,那個藍衣女子。

醒來時,已經是早晨十點。

小塵睜開雙眼,就對上了兩個可憐兮兮的大眼睛。

“小惡魔,你幹嘛?”

小塵退出去老遠,睡衣上的兔子耳朵一跳一跳的。

“主人,明明是你……” 洗漱之後,小塵揪着小惡魔的耳朵,冷哼道:“說,你昨天晚上爲何在我牀上!”

小惡魔撲騰着翅膀,緩解自己耳朵的壓力。

“主人,你以前都是讓我一起睡的。”

小塵見小惡魔不像是說謊,鬆開了手。

誰知道小惡魔突然低聲道:“主人你變了,以前您都不會抱着人家親的。”

小塵聽得很清楚,立刻捂住了小惡魔的嘴,目光陰冷道:“你剛剛說什麼!?”

被小塵這麼盯着,小惡魔頓時慫了。

“沒有,昨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最好是這樣。”小塵去廚房做飯。

小惡魔卻噘着嘴把翅膀上的咬痕給抹去,順便從一個房間內找到了醫藥箱,給自己上了藥。

“主人,現在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了,沉睡已經無法緩解,無意識下的本能釋放次數越來越頻繁。”小惡魔將醫藥箱放回去,清洗一番後,去廚房端碗筷。

小塵做的飯菜散發着一種特別吸引人的味道,這種味道彷彿具有魔性。

饒是不吃蔬菜的小惡魔,也吃撐了。

吃完後,小惡魔還一臉不敢置信。

小塵對此非常受用,他很好奇,這蔬菜是從哪裏來的,還有那肉。

明明都非常新鮮,彷彿剛剛從發源地採摘過來。

不過小塵也不問,問多了暴露自己怎麼辦。

“主人,這裏有一個清單,需要您親自去取。”

小塵連看都沒看,直接搖頭道:“不去。”他正在休假呢,外面還下着雨,他出去幹嘛,不如躺在家裏舒服的刷新聞。

“主人,你必須要去。”

“爲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