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重重的吸了一口,終於說道:“算是吧!我也不知道怎麼說,這事挺奇怪的。”

“感情的事兒有什麼奇怪的?”

我換了個坐姿,正經八百說道:“我給你說吧!你幫我分析分析。”

“你等等,你這樣我覺得像是大事,等我喝口酒壓壓驚。”王胖子說着也換了個坐姿正面看着我。

我無語半響後,問道:“我先問你啊!你還記得就第一次我離開北京之前我們倆在香山的事吧!”

王胖子頓了頓,點點頭:“記得啊!怎麼了?”

“那個時候你是第一個告訴我米藍就是米小艾的,你說你在你們小區外面看見一個人叫米藍米小艾對吧!”

王胖子點了點頭,疑惑的問道:“對呀!怎麼這事兒還有蹊蹺?”

我沉思片刻後,說道:“我懷疑她們分明就是兩個人。”

王胖子眉頭一皺,倒吸一口涼氣,說道:“此話怎講? 神醫聖手在都市 ?”

我搖了搖頭:“沒有,我就是懷疑,今天米小艾以前一同學來找我了,她告訴我根本就沒有米小艾這個人,而米藍的名字一直沒有變過。”

王胖子也愣住了,連着喝了兩杯酒才說道:“你這事有點棘手啊!也有可能她一直就是米藍,你有想過嗎?”

我很果斷地點頭,道:“有想過,但是又不可能,就連她父親也都叫她小艾,你說說如果根本沒有米小艾這個名字,那她父親怎麼會這麼叫。而且據我所知米藍的性格就算不做樂克的總經理,也絕對不會把公司讓給她父親的,所以這種說法難以成立。”

王胖子聽完後表情很複雜,一直歪着頭想了很久,才說道:“那她們該不會就是兩個人?但是……”

“所以我纔來找你分析呀!就算她們真是兩個人,那米藍去哪了?或者米小艾去哪了?”

王胖子直搖頭:“得得得,你不要再說了,你這事整得我頭都大了,太複雜了,真相只有一個,你直接去找她問不就知道了。”

我苦笑一聲:“我現在要能找到她還來請教你嗎?再說就算找到她,她會說嗎?”

“那我就不知道了,兄弟這事我真幫不了你,太複雜了。”

我重重的嘆息,一直想不明白爲什麼,或者是我想多了,還是任恩碩根本就不知道米藍其實就是米小艾,但願是這樣。

剩下的時間我們也沒再聊這事了,一起喝了一瓶酒後,王胖子便離開了,最近他可是大忙人一個,那個大型酒店的設計方案下來了,這孫子的苦日子也算是熬到頭了。

我還不知道要去哪,是該回重慶繼續過我的生活還是該去了解米小艾的真相。繼續在大街上游蕩了好幾圈後我還是決定先回重慶,因爲愛情我不該有那麼多顧慮,我應該信任她,就算她們是兩個人又能怎樣,我愛她就行了。

來到機場後西西卻打來了電話,我接通道:“幹嘛呢?”

“李洋你給你表弟打了電話沒有啊!”我就知道她要這麼問。

“還沒呢,我馬上回重慶了,回去了再給他打。”

“李洋你怎麼就這麼不靠譜呀!”西西這語氣很不滿意啊!

“我怎麼就不靠譜了,我都說了回去打,又不是不打給他,你着什麼急呀!”

“那你可得記住了,別再搞忘了。”

“好好好,我說西西小公舉呀!你現在好歹也是一個明星,這麼就這麼主動呀!”

“現在這社會不主動就沒有幸福,好了不和你廢話了,姐還要敢通告。”

西西這話也刺激到了我,這社會不主動的確很難得到幸福,說不定你暗戀的對象就被主動的人表白了,所以我也該主動點,或者我現在就該直接買張去非洲的機票。 回到重慶後我又開始將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在工作中,這段時間公司一直處於上升階段,任何一個差錯將會滿盤皆輸。

我給小於放了半個月的婚假,這半個月我臨時招了一個女助理,這個女生名牌大學剛畢業,學的是策劃專業,正好杜剛團隊現在正確一個遊戲策劃,做我半個月臨時助理也算是實習吧!

這個女生很聰明,雖然沒有工作經驗但做事從來不三心二意,而且交代她的事當天定會完成,就算有難度加班也會完成。

只是讓我疑惑她一個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材生主動來公司應聘,不過想想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現在這社會大街上隨便抓十個人,有八個人都是大學生,還有一個研究生另外還有個博士生,找不到工作的那就更多了。

這事讓杜剛他們知道後硬是興奮了好幾天,他們那整個團隊才三個女生,做遊戲策劃就全是和尚。

設計一款網遊不是件容易的事,從開始實施到現在這大半個月我們公司已經投入了七位數的資金,現在遊戲的大概骨架已經制作出來了,柳清文的設計團隊也把大致的玩家角色設計出來了,現在正加班加點設計NPC的形象。

我對遊戲也算是資深玩家了,雖然不懂設計,但經過我多年玩遊戲的經驗,給他們指點一下效果還是沒問題的。

當然這事我全權交給杜剛在負責,而我這段時間就忙着推廣活動和上市的準備,我們公司現在的水平已經完全達到上市的要求,但不是很穩定所以我準備在與迪斯尼合作的動漫電影上映之後就申請上市。

上市是一個階段但不是公司的終點,雖然會有很大的改變,但益處就更不用說了。

這幾天我都一直在準備一場大型的推廣活動,目的就是將公司現在正在研發和即將上映的動漫片做推廣,也是爲了吸引客戶資源。

這次活動一直是我在負責,不論是場地還是現場燈光設備都是我親自在負責,公司新來的那個臨時助理就給我打下手。

活動舉辦的前一天我已經聯繫了圈內好幾家好友公司,其中包括歐朋集團和玉蕾集團還有一些新興產業的領導人前來作爲活動嘉賓。

晚上我突然收到這樣一條短信:“明天的活動取消吧!或者重新改個日子。”

這條短信再一次讓我的心懸了起來,因爲這個號碼正是上次給我發“若愛,請深愛。”的陌生號,這次和上次一樣,我回撥過去就是空號。

我不知道他是誰,他到底想幹嘛!他又是怎麼知道我明天會舉辦活動,或者他就在我身邊?可是他爲什麼要我取消這場活動呢?有什麼目的呢?


我想了一晚上,還是決定繼續舉辦,因爲這個活動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這就好比開一場生日party,已經訂好酒店也請了所有親朋好友,卻突然取消是一個道理。

我不知道發短信這個人是誰,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幹什麼,他讓我取消活動憑什麼我要相信他。

……

次日,活動準時召開,現場佈置得非常漂亮,可以用高端大氣上檔次來形容。

我的臨時助理周倩一直是這次活動最得力的助手,很多小細節都是她在打理,這一大早就來現場忙活,大冬天的還忙得滿頭是汗,我是越來越佩服這個小丫頭了。

賓客們陸續到場後,周倩喘着大氣跑到我身邊來,問道:“李總,可以開始了嗎?”

我向活動現場四周看了看,問道:“歐朋的胡總到了嗎?”

周倩擦了擦額頭的汗,說道:“到都到了,就音響設備有些問題,師傅正在調試。”

我看了看時間,問道:“修好了嗎?”

“我問一下。”說着周倩又拿上對講機詢問道:“音響設備維修好了沒?活動馬上就要開始了。”

對方傳來了一聲“沒問題了。”我看了下時間正好上午十點整,於是對周倩說道:“開始吧!”

隨後主持人便上臺開始介紹活動主題以及接下來的一些推廣工作,我則來到主嘉賓的位置和胡總一行人坐在了一起。現在這樣的活動都是由公司公關部的主持,我只負責活動總策劃。

我剛坐下胡總就對我說道:“李總你現在是越來越讓我喜歡了,當初沒看錯人呀!我和玉蕾的馬總剛好在議論你呢。”

我很正式的笑了笑,道:“非常感謝胡總、馬總光臨此次活動,你們能夠到來真的是給我莫大的鼓勵呀!”

胡總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像好哥們似的說道:“得了吧!你現在就得瑟吧!現在界內人士說不認識你李總的,現在的名氣可比我們大多了呀!”

“胡總啊!你就別埋汰我了,我哪敢和你們二位相提並論。”

其實我今天敢在他們面前這麼說就已經證明我現在已經不像原來那樣舔着臉去說些奉承的話,因爲事實就擺在這裏,即便歐朋和玉蕾這麼大的企業但最近這一個月別說他們,就算是一直在商界做領頭羊的正楊集團也沒有我們尤美名氣大,當然僅僅是名氣而已。

活動開始後有一些藝術表演,最後纔是公司產品推廣以及新電影的宣傳,一切都很順利,只是我的右眼皮卻不停的跳了起來,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總感覺要發生什麼事。

我又想起了昨晚上那個陌生的號碼給我發的那條短信息,心裏一陣陣忐忑不安。

直到主持人開始介紹我們公司即將上映的大型動漫電影:“各位,接下來開始介紹我們尤美公司即將上映的大型3D動漫電影,請大家觀看視頻短片。”


大廳燈也配合着暗了下來,大屏幕突然彈出一個窗口,畫面中是一部國外的3D科幻戰爭片,並不是我們公司的動漫片。可是這劇情這臺詞似乎和我們的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他是真人。

臺下開始不斷的議論聲:“不是說動漫片嗎?這怎麼會是真人的?而且還是國外的?這怎麼回事呀!”

胡總也疑惑的向我問道:“李總,是不是弄錯了?”

我開始慌了,向四周看了看卻沒看見周倩,我這才知道完蛋了,趕忙站起來讓人把燈打開,把視頻關掉,可是沒人聽我的,好像現場已經不歸我管。 我只好先讓現場觀衆平息下來,對大家說道:“各位別急,可能是我們內部員工弄錯了,馬上改過來,大家稍安勿躁。”

我的話剛說完,大屏幕中的畫面突然變成了一個外國人,他用英文說了一連串讓人匪夷所思的話。

好男兒是怎樣煉成的 ,雖然我的英文不是太好,但基本上還是能聽懂,那人的意思就是針對尤美。說尤美盜竊他們公司的作品,剛纔那部短片纔是原作品,說還要我們賠償損失費100萬美元,如果我們堅持一意孤行,他們將會提起上訴。

我徹底懵圈了,這都她媽什麼事呀!我都不認識這人,還有這作品根本就是我們公司員工自己創作的,怎麼說我們盜版他們的。

聽完這段說辭後現場再一次沸騰了起來,所有人都開始議論紛紛,連那些被我請來的記者也都把話筒舉向了我。

“李總,可以說說怎麼回事嗎?”

“李總,剛剛畫面中那個人是美國著名的電影公司總監Toeny先生,可以解釋一下具體原因嗎?”

我現在整個人已經懵圈了,這場活動我沒帶太多公司的人來,唯一跟着我忙上忙下的周倩此刻也不知道無哪了,我現在完全被記者的鏡頭和話筒包圍了。

這時一個特別熟悉的聲音彷彿像救世主般出現在我耳邊:“各位,不要激動,這件事觸及到法律責任,等我們尤美內部處理好後再舉行新聞發佈會,對不起了各位。”

記者們的鏡頭也都投向了他,我也擡頭看去,正是小於和杜剛他們來了,說話的正是小於。

然後杜剛又來把我從記者的包圍中解救了出來,一句話不說擋着記者的鏡頭匆匆離開了活動現場。

記者跟了一段距離後便沒跟來了,杜剛和柳清文把我扶上車後,向我問道:“老大,怎麼回事呀!好好的活動怎麼變成這樣了?”

我無助的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一開始好好的,突然畫面一轉就說我們盜竊作品。”

從斗羅開始的赤龍帝 ,咬着牙齒說道:“這他媽算什麼事呀!你還不讓我們來,現在出這麼大的事……”

“你就少說兩句吧!”杜剛瞪了柳清文一眼,打斷了他的話。

我搖頭,道:“是我的錯,對不起!”

柳清文安慰道:“哎,算了,這沒誰錯,我們現在就要弄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杜剛也說道:“是啊!現在趁還沒要完全曝光,找出事情的真相。”

我使勁的抓着頭髮,痛苦的抽搐着,根本沒想到好好的推廣活動變成這樣子,怎麼就成盜竊版權了呢。我實在想不明白。

杜剛發動了車子,說道:“好了老大,你彆着急,我們一起想辦法,這不是什麼難事。”

柳清文也附和道:“對呀!現場有小於在沒事的,我們先回去商量一下,對了,怎麼沒看見周倩呢?老大你們不是一起的麼?”

柳清文也說道:“是啊!她怎麼沒在現場?”

我搖了搖頭,聲音很弱的說道:“我也不知道,那畫面彈出來後我就沒看見她了。”

杜剛倒吸了一口涼氣:“那這麼說她又嫌疑了,不可能無緣無故玩消失吧!而且還是在這種時候。”

柳清文接過話說道:“我一直覺得她有問題,上次我加班logo的設計,就看見她還在加班,一個人在辦公室裏鬼鬼祟祟的,你說一個新人哪有這樣的?”

杜剛眨巴眨眼,道:“那這麼說公司的資料是她泄漏出去的?”

柳清文點了點頭:“很有可能。”

我雖然現在很氣憤很生氣,但我也要面對,深呼吸了幾口氣一直耐心聽着他們的推測,他們推測的很對。如果不是公司資料被泄漏那外國的什麼影視公司也不會掌握我們的作品劇情,這反倒來說我們盜竊他們的作品了,這不是扯犢子嗎?

冷靜下來後,我終於問道:“你們是怎麼知道出事的?而且來得也太準時了吧!”


“是小於說的,他突然火急火燎跑來公司說活動現場要出事,一開始我們還不信,但他給我們看了一條短信然後我們就來了。再說這他嗎還準時啊!要是早一點來就不會這樣了。”

“什麼短信?”我心裏突然一驚。

“就是一個陌生號,小於回撥卻又是空號,具體等小於回來了問他吧!”

看來又是他,就是給我發信息的人,可他究竟會是誰呢?他又是怎麼知道會出事的呢?而且昨晚上就已經知道了。一定要找到這個人,他既然知道要出事就一定知道這背後到底是誰的陰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