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若天搖了搖頭,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回答道:“無妨,先看看。”

靈兒不再說話,與若天再次看向了凌浩等人。

這時,天地行人流靜止,紛紛駐足看起了熱鬧。

“哎呦喂,方芸姑娘,你怎麼替那小子接下一掌,你不知道這樣會讓我心疼麼?”

冰水看着方芸有些痛苦的表情,再次不羞不燥的說到。

凌浩這時終於安奈不住,緊握着柺杖,狠狠一跺地面,咬牙切齒的罵道:“冰靈門的狗兒,今日是你自尋死路!你這條命,老子收了!”

冰水見這名少年如此狂妄,不知天高地厚,忍不住大聲笑道:“哈哈,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也敢口出狂言!只有一條腿的怪物,站都站不穩,還敢要了我的命?笑話!”

這句話觸痛了凌浩心中的傷,他呼着粗氣,兩隻小眼睛有些血紅,他爆喝道:“喵喵哭,殺了他!”

喵喵哭方纔見冰水出手欲傷凌浩之時便想出手,但是見方芸替其接下了這一招,才忍住出招。現在既然凌浩出聲了,並且它也知道,凌浩這條腿可是因爲讓自己戰勝那些獨眼怪物轉移它們的注意力才損失的,所以既然有人膽敢以此嘲笑凌浩,喵喵哭也不會放過此人!

喵喵哭猛吸了一口氣,雙頭刺虎顯現而出,佔據了半個大廳。所有人見此,都忍不住一驚,連忙後退,生怕被這怪物誤傷了性命。

“吼!”

一道聲波攻擊爆發而出,對着冰水席捲而去。冰水僅僅一愣,來不及調動武氣,兩隻瞳孔便成了兩個毫無光澤的球體,空洞無神,凸顯而出,絲絲血跡溢出嘴角。而喵喵哭並不打算就此放手,這僅僅是讓其身受重傷,不至於要了性命。所以喵喵哭再次發力,雙頭刺虎一聲虎嘯,化成空氣利刃,另一隻刺虎卻噴出一團鮮紅色的火焰,這兩道致命的攻擊毫不留情的對着冰水的身體急急而去。

千百道空氣利刃切豆腐一般劃開冰水的身體,而那一團火焰把這橫七豎八的身體碎片包裹而進,瞬而就燒成了一片灰燼,連屍體都沒有! 一戰成名

所在天地行衆人見此一幕,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詫異的看着凌浩及喵喵哭,一臉的驚訝和不可思議。

處於仙成期後期的冰水,苦苦修煉三十幾年,卻在一息之間,化成了滿地灰燼,哪怕擁有再強本事,也都付之東流!

有人終於安奈不住,失聲喊道:“他……他是一名馭獸師!”

“馭獸師!此人居然是一名馭獸師!”

“哇,想不到在塍涼還會有馭獸師出現!想不到其小小年紀,卻擁有一隻戰力驚人的獸寵!好羨慕!”

“哇,真的好強!仙成期的冰水,居然沒有一戰之力! 隱婚豪門:首席老公別亂來 ,的確恐怖!”

衆人看着凌浩紛紛議論,此刻誰也不敢輕視眼前這個貌似弱不禁風的小子,哪怕他只有一條腿而已。

而凌浩冷眼望向衆人,衆人皆是一驚,忙身後退,撤到一邊,連直視凌浩的勇氣都沒有。過了片刻,凌浩收回目光,對着身邊捂着胸口的女子輕聲問道:“方芸姑娘,你沒事吧?”

方芸在剛纔的一幕中還未回過神來,冰水的一招自己都未能接下,可是他卻在眨眼之間便要了冰水的性命,他,不可謂不強!

“喂,問你話呢,到底有事沒事?”

凌浩見其看着自己一動不動的,又問了一聲。

方芸這時纔回過神來,也不知道還在吃醋還是嚇傻了,直接冷言道:“死不了的!喂喂喂,餵你個頭啊!”

“額……”

凌浩頓時無語,自己好心好意的關心卻貼在冷屁股上了。他擠了擠眉毛,嘟着小嘴低低說道:“哎,女人還真是不可理喻。”

“走吧,你不是說要回去了麼?”

方芸自己走了兩步,見凌浩站在原地,嘴上卻碎碎念着,催促道。

“哦……”

凌浩跟上方芸腳步,而喵喵哭若無其事的跟在凌浩的身後,好像剛纔殺了一人,壓根就沒放在心上,晃着身子,一起出了天地行。

“想不到啊想不到!第一次和馭獸師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改明兒我也有吹噓的資本了!”

一名男子意猶未盡的看着他們走遠的背影,忍不住低低嘆道。

“好像那女子是飛馬幫之人,看來今後對於飛馬幫都要客氣幾分了!哎,若是我有這福分,能和馭獸師交好,那我這輩子也能瀟灑一回了!”

“得了吧你,就你喝水都塞牙縫的人,也想有那狗屎運,還不如自己去萬獸山脈碰碰運氣呢!”

“我要有本事去萬獸山脈,還會呆在這和你瞎掰麼,切!”


凌浩已經走遠,可是衆人依然在紛紛議論,畢竟馭獸師,成長起來可是真真正正站在神州大地金字塔頂峯的人物。


高山之巔,一聲令下,萬獸齊鳴,誰人敢與一爭高下!

“此子成長起來,定然了不得!所以不惜一切代價與其交好,摸清楚其師承何人,是否是那神龍見首不見尾萬獸王的弟子,若是如此的話,天地行恐怕無人能及了!”

若天語重心長的對着身邊的靈兒說道。

靈兒眼見少年拄着柺杖漸漸離去,也只好收回目光,對着若天低聲讚歎道:“小小年紀,能有這等本事,的確讓人滿心敬意!會長的意思,靈兒這就派人一探清楚。明天的拍賣會,就是與其交好的最佳時機,一切靜待明天小兄弟的到來。”

靈兒話音一落,若天站在廊臺,對着大廳及樓廊之人說道:“方纔一事,讓大家受驚了,若天在此對大夥賠個不是。”


若天雙手抱拳,彎腰對着四方行禮,接着說道:“剛纔那位馭獸師,交予老夫一枚中年刺虎內丹,明早便舉行拍賣。若是有意者,明早可來天地行,價高者得。想必不用老夫多說了,一枚刺虎內丹可謂不易尋得,對於修煉之人可是如獲至寶,短時間之內便能增加體內武氣,並且能夠突破修煉瓶頸也並不稀奇。而且,若是有緣,能與那位馭獸師交好,這其中價值,恐怕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了。”

衆人聞聽若天所言,個個睜着大眼,一片譁然。

刺虎內丹多少人爲之葬在了萬獸山脈之中,俗話說的一山不容二虎,可是在萬獸山脈,刺虎卻是結隊而行,並且萬獸山脈之內野獸橫行,刺虎內丹極其不易得手,一個不小心就會斷送了性命!可是刺虎內丹煉化之後對於修煉卻如有神助,內丹包涵了刺虎幾乎所有的能量,這些能量若是能夠煉化吸收,等級的提高可以說比起步步修煉之人快了十倍不止。所以一聽能有刺虎內丹拍賣,何人不垂涎!而且,最重要的莫過於若天所說的最後一句話——能與馭獸師交好的機緣!

若天見效果已經達到,微微一笑,再次對着衆人說道:“今日就請各位先回準備一番,明早來天地行拍賣即可。”

衆人見若天下了逐客令,也都不再逗留,對着若天紛紛行禮告退。

原本還熱鬧的天地行,只剩下幾名侍女、護衛、若天及靈兒。若天此時心中澎湃,目光堅定有神,袖袍無風自動,如此片刻,他纔對靈兒吩咐道:“明日一早,一定要想方設法與其交好!”

“是,靈兒現在就安排下去。”

靈兒對着若天彎腰而退,便離開了天地行朝外走去。

而凌浩與方芸走在塍涼夜晚依舊熱鬧的街道,也無心賞景,看着路上行人注視着自己,也並未理會,走着自己的步子。如此沉默的走了一會,方芸終於停下腳步,回過身來,對着只顧埋頭走路的凌浩說道:“你心裏難道一點感覺都沒有?”

凌浩一愣,也停下步子,對於方芸這句話,有些摸不着頭腦,緩了片刻有些語無倫次的回答道:“你……你的意思是我……你……我們之間?”

方芸聽完凌浩有些莫名其妙,斷斷續續的回答,才意識道自己說太急了,讓其誤解了。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眼神不安的閃動着,之後有些靦腆的說道:“喂,我說你小小年紀想什麼吶! 鬼妻還魂 ?”

方芸這一解釋,讓凌浩更懵了,他環視了一下四周,一臉迷茫的說道:“我……我們好像也沒什麼吧……不……不挺正常的麼?”



方芸翻了下白眼,知道這小子又是誤解了,忙說道:“我是說你出名了!大家都知道你是一名馭獸師了,而且還把冰靈門大長老冰火之子殺死了,你難道心裏一點也不害怕冰靈門找上你麼?”

凌浩一聽方芸是說這個,這才知道自己想歪了。不過他倒是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挑動着眉毛,回答道:“哎,原來你是擔心這個,我還以爲……不過這你就不必擔心了,冰靈門即使他們那羣狗兒不找上我,我遲早也會找上他們。並且現在,我是飛馬幫的頭了,怨早已經結下,那批貨物也是被我毀了,所以他們尋求報復也是遲早的事。既然如此的話,見一個殺一個便是!對敵人的慈悲就是對自己的殘忍,對於想要自己命的人,放過他,我還沒有學會。”

方芸對於凌浩的回答,先是一驚,而後卻是滿懷敬意,眼前的這位少年,的確有幾分膽識!她伸出手來,摸了摸凌浩的腦袋瓜,輕輕的拍了拍,說道:“你這小傢伙,還真是不讓人省心!雖說你現在是一名馭獸師,但是對於冰靈門的強者,恐怕相戰起來也會落了下風。畢竟你現在體內一絲武氣都沒有,更別說與人相戰了!所以眼下,我看看能不能幫你收集到一份練氣功法,等你真正變強的時候,才能傲視羣雄,一覽衆山小!現在我們先回住所,畢竟在此人流複雜,耳目衆多,冰靈門恐怕現在也已經盯上你了,所以一切小心爲上!”

凌浩覺得方芸所說有理,而且他也知道以自己目前的狀況,真的很難與人匹敵。哪怕一個仙發期之人,動動手指頭,自己也沒有掙扎的時間便一名嗚呼了。雖然自己在別人眼中是一名馭獸師,但是他知道,自己並不是。這喵喵哭及粑粑樂只是一個陰差陽錯,與自己一同進入了書中結界,從而擁有了靈智,把自己或許當成了朋友而已。和真正的馭獸師相比,八竿子都打不着。所以能修煉功法,提升自己的等級,纔是硬道理。

“行,那小子先謝謝方芸姑娘的好意了。我們現在就回住所,明天一早再去天地行,我相信一定能拍出一個好價錢!”

方芸因爲沒有跟隨凌浩進入房間,所以並不知道凌浩所要拍賣的東西到底是爲何物,她安奈不住好奇心,問道:“不知道凌浩小兄弟到底拍賣何物,搞得如此神祕?”

凌浩嘿嘿一笑,卻說道:“你求我啊?”

“嘿,你小子,討打不是!”

方芸嬌聲一笑,握起粉拳,對着凌浩欲拍下去之時,人影之中卻傳來一聲怒喝:“滾開!” 拉幫結派

方芸手臂停留在空中,而凌浩本是閃躲的身子也愣住了,因爲他們覺得來者不善,定是冰靈門之人,前來興師問罪了。

他們目光朝着人羣之中看去,人羣分開兩邊,一個身穿白袍,外表平凡,手拿着一把扇子,輕輕搖曳,文質彬彬的穿着卻露出一番兇惡的嘴臉,朝着旁人不耐煩的看着,其身旁還站着兩名隨從。從此看來,定然是一位公子少爺,出來花天酒地了。

“看什麼看,滾一邊去!”

他對着行人就是一腳踹去,並出口罵道。

凌浩見此人如此霸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就趕忙朝一邊退去,生怕也被踹上一腳,摔倒在地。

而此人看見一名拄着柺杖的少年,兩眼頓時放光,一副兇惡的嘴臉立馬變幻成了一副笑臉,好像就是一個變臉大師,如六月天氣,說變就變。他對着正欲靠邊的凌浩喊言道:“嘿,小兄弟,可算找着你了!”

WWW ▪тt kдn ▪¢ O

凌浩完全不知道他叫喊着自己,反倒是方芸拉了凌浩一把,對其有些不確定的說道:“好像那人是在叫你……”

“叫我?我又不認識他……”

凌浩看了看那霸道的男子,又看了看方芸,有些無語的回答道。

而此時這位霸道的男子已是來到了凌浩的身邊,對着凌浩哈腰點頭,與其之前對着路人截然不同的態度,說道:“可是凌浩小兄弟?”

凌浩一愣,上下打量着眼前這人,狐疑的問道:“小子可認識你?”

這名男子好像對於凌浩並不陌生,爽朗一笑,說道:“哦哦,不好意思,在下塍涼城城主之子。鄙人名號魯未盡,見過凌浩小兄弟。”

魯未盡說完,對着凌浩彎腰抱拳行禮,並且對着身邊隨從突然喝道:“傻愣着幹嘛,還不見過凌浩小兄弟!”

站在魯未盡身邊一名男子,連忙學着魯未盡雙手抱拳,彎腰而道:“小人炮打天,見過凌浩公子!”

另外一人也是對着凌浩行禮,爽言道:“小人射的準,見過凌浩公子。”

凌浩尷尬一笑,對於這三人的名字忽覺喜感,但是凌浩並未笑出聲來,也是回以一禮,說道:“小子見過三位,不知魯未盡公子三人找小子所謂何事,小子初來此地,恐怕並沒有招惹公子吧?”

魯未盡連連擺手,忙說道:“凌浩小兄弟說哪裏的話,魯未盡未曾遠迎,還望凌浩公子莫要怪罪!對了,你可別小看這兩人,都是仙成之期呢!這炮打天一招就能把飛鳥隔空打下,能把空氣壓縮成攻擊力頗大的***,威力不凡吶!而這射的準,隨便一顆石子或是一片樹葉,凡是能拿在手中的東西,隔着非常遠的距離就能把人給打出一個洞來,一打一個準!所以這兩人名字土是土了點,但也因此而得名,所以鄙人帶着兩位前來,也給你當個手下,隨便你使喚!”

凌浩對於魯未盡的一番話語,摸不着頭腦,好端端的給自己兩個人幹嘛呢?這無緣無故的,所以凌浩並不敢收下,謝絕道:“魯未盡公子的好意小子心領了,小子獨來獨往慣了,所以這兩位好漢,凌浩只能說聲謝謝了。”

“哎,凌浩兄弟這麼說話可就見外了!公子現在不正是飛馬幫的頭了麼,要不然聽鄙人一言,凌浩兄弟就勉爲其難收他們入飛馬幫吧,這麼說也是兩大助力呢!而且鄙人整日閒着也是閒着,所以也想加入這飛馬幫,還望公子莫要介意,也讓我加入飛馬幫出一份力吧!”

魯未盡一聽凌浩拒絕,那如此一來,與馭獸師交好的機會可就成了泡影,所以又連忙話鋒一轉,並不直接投靠凌浩,而是加入飛馬幫,成爲其中一員,也算與這名馭獸師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了。

塍涼城城主之子, 听說我要被穿了 、小小的飛馬幫,這其中意圖已是明顯,定然是衝着凌浩馭獸師的身份!

“這……”

凌浩一聽魯未盡這番話語,猶豫了。因爲看其爲人,並不像能與人好好相處,定是心高氣傲之輩,如此一來,那豈不是會打着飛馬幫的名號,到處惹是生非,壞了飛馬幫的名聲麼?正當凌浩又欲拒絕之時,方芸倒拉着凌浩走到一旁,而魯未盡卻以爲他們要走,連忙上前拉着凌浩的衣裳,有些無理取鬧的說道:“你可不能走,走了我們可怎麼辦啊!”

方芸一笑,對魯未盡說道:“借一步說話而已,魯公子爲何如此緊張?”

魯未盡一聽,知道自己露醜了,忙尷尬笑道:“呵呵,怎……怎麼會呢……您忙……您忙……”

方芸見此人完全沒了一副公子的態度,搖着頭拉着凌浩撤到一邊,對其說道:“我看把他拉進飛馬幫也未曾不可!你想想,如果飛馬幫能有一位身份顯赫之人坐鎮,哪怕他體內一點武氣都沒有,但是往那一站,也是一種強勢!而且飛馬幫現在規模也不大,若是能夠藉此機會,好好收納幾名靠得住之人,那飛馬幫的壯大指日可待了!這對於一個弱肉強食的地方,沒有真正的實力在身,可不敢獨行天下,哪怕你有着馭獸師的身份!”

凌浩一聽也覺得方芸姑娘所言在理,但是如果就這樣讓其加入飛馬幫,似乎也有些不妥。凌浩沉默了片刻,微微點了點頭,再次來到三人身邊,說道:“既然魯未盡公子三人願意加入飛馬幫,飛馬幫定然是不勝榮幸。但是飛馬幫也並非想加入就能加入的,必須約法三章,做不到者,哪怕技高一籌,也莫怪飛馬幫不講情面了!”

魯未盡聽凌浩如此說道,知道有戲,對於凌浩似乎並未把自己當成塍涼城城主之子的態度也未惱怒,反而嬉笑道:“嘿嘿,凌浩兄弟,別說是約法三章,即使約法百章,我魯未盡也定然一條條遵守!只要能讓我們加入飛馬幫,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帶眨眼的!所以凌浩兄弟,有要求你儘管說,保準做到,不會讓你失望的!”

凌浩對於魯未盡一番豪言壯語只是一笑,並未多加理會,因爲這種人給他的感覺,危險臨近的時候,跑得肯定比鬼還快!

“在此的人若是也願意加入飛馬幫,追隨於我,不妨也聽聽。小子並無過分的要求,苛刻的條件,只要能做到以下三者,定然隨時恭候!其一:一切以飛馬幫的利益爲重,任何人不得以飛馬幫的名譽,做損人利己,幹不見光的勾當!其二:既然加入了飛馬幫,那無論實力如何,身份貴賤,都以兄弟相稱,若是仗着實力或者身份比他人高一等而欺壓幫中之人,小子定然不會留下情面!其三:如果加入飛馬幫只爲圖個安穩,不修己身,不練其術,有難而退,置飛馬幫的生死存活而不顧的話,此等人即使加入飛馬幫也會被掃地出門,生死聽天由命!”

方芸以爲凌浩聽了自己的一番話,也就把他們三人拉入飛馬幫了。可是他的一番話,讓方芸心中連連讚歎!如此一來,飛馬幫的名聲恐怕會在塍涼如日中天,或許不過時日,在天殘帝國都會掀起一番風雲。這三條約法,對於想和馭獸師交好的人而言,一點都不會放在心上!況且這三條約法在未達生死存亡之境,做到並不困難。

魯未盡聽完凌浩所言,眉頭都未曾皺一下,反而一副笑臉,拍着馬屁道:“幫主不愧是幫主,想法周全,處事之道讓鄙人深感折服!這三條約法,鄙人定然不會觸犯,所以從今往後,我便與飛馬幫共存亡了!”

魯未盡說完,一腳揣在炮打天的屁股上,罵道:“還傻愣着幹嘛,等打炮啊,還不拜見幫主!”

“炮打天拜見幫主!”

“射的準拜見幫主!”

凌浩對於這三個奇葩,無奈的笑了笑,說道:“魯未盡啊魯未盡,方纔約法第二條什麼來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