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林風雙眸輕輕綻亮。

果然,方寧的師傅不簡單。

「算了,想那麼多做什麼,順其自然。」林風淡然一笑。

「說的好。」方寧亦是笑道,「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今朝有酒今朝醉!」

「那還等什麼?」林風微笑道,「走,今晚替我送行。」

既是拿到聖地通行證,自己便要進入百瀑。

回歸天武大陸!

(慢慢揭開大幕~狀態真心差,這章竟然碼了四個小時,汗。)(未完待續。。) 「有機會再來水簾洞,林大哥~」水玲瓏依依不捨。


「好。」林風微笑道,「希望下一次不是使用『玉遁』回來。」

若是使用玉遁再回水簾洞,基本上來說屬於『走投無路』,確實不是好事。

水玲瓏嫣然一笑,方寧颯然伸出手,「有機會我會來九洲之地找你,多保重,林風。」

「嗯,後會有期。」林風笑著伸手相握。

四目對視,盡訴兄弟之情。

在天武大陸,兩人便曾一起出生入死。

如今,感情依然不變。

帶著淡然微笑,林風對著方寧和水玲瓏揮揮手,旋即便是進入『聖地』之中。手中『水晶卡』閃亮,那是進入聖地的通行證,水簾洞的弟子見到極為恭敬,見卡如見人。

一路,通行無阻!

並不需要像天武大陸那樣,進入一個螺旋形通道。

在水簾洞,有一個聖光傳送陣,直接便能進入『聖地』,也就是『百瀑』上古遺迹。

「嘩!~」光芒閃亮。

林風眼眸爍亮,淡然而笑。

周圍一片青山綠色,鳥語花香,成片的山脈河流宛如世外桃源。

「終於,又回來了。」呼吸著濃郁的靈氣,林風心中倍感輕鬆。來到這裡,意味著自己和天武大陸僅僅一線之隔,很快,便能見到『久違』的家人,回到自己從小生長的地方。

剎然間——

「轟!~」一股急劇的天威力量降臨。

林風目光閃動,並不意外,眼前的白雲漸漸凝聚出一張模糊臉龐。

「歡迎來到『百瀑』,小傢伙。」聲音低沉,正是方寧的師傅。自己在水簾洞中見到的那位前輩。但據方寧所言,留在百瀑中的,僅僅只是白髮老者的一抹意識分身。

但,依然是那麼的強大。

「你好,前輩。」雖然只是意識分身,但林風還是恭敬行禮。

之前不知。但眼下既然知道,該有的禮數自是省不得。

「許願?還是進入歷練之地?」意識分身的語調平淡,沉然而道。

林風目光瞥過手中的水晶卡,光芒璨亮。

水晶卡的作用,是幫助自己直接進入『歷練之地』。

當日第一次進入百瀑上古遺迹,只有『許願』這獨一無二的選項。

「我要許願。」林風毫不猶豫。

對自己而言,眼下並非歷練的最佳時機。

「說出你的願望。」威壓的聲音,波瀾不驚。

「送我回天武大陸。」林風目光粼粼。

「隨機傳送,還是定點傳送?」聲音再是落下。林風莞爾而笑,卻是當日第一次自己為了進『斗靈世界』,莫名許下三個願望。林風輕輕點頭,「定點傳送,送我去天空之城。」

那裡,是所有天武大陸強者的匯聚之所。

那裡,是『狩』之國度的殿堂存在。

一片安靜。

瞬時間——

林風雙眸一亮,眼前出現一個巨大輪盤。白色的底盤,閃爍著五顏六色光芒。一根細長的指針以極快速度飛轉。自己周圍,一道道璀璨光芒綻現。各種色彩波瀾的小圓球,繽紛而美麗。

「進入天武大陸。」

「定點傳送,天空之城。」

威嚴的聲音冉冉響起,林風微微一笑。

此時,周圍環繞著自己的小圓球越來越多。數目不斷的增加。

「兩個願望落成。」威嚴聲音響起,林風卻是頗感驚奇,這一次並沒有『陸地』和『海域』之間的二選一,僅僅只需完成兩個願望便可,倒是廉價許多。

就自己所知。願望越多,後期的任務便越難。

那巨大輪盤上,轉動的指針倏地變為兩根!

飛速轉動,在自己周圍,小圓球密密麻麻,散發著耀眼璀璨的光芒。

瞬間——

啪!啪!


兩根疾速轉動的指針停落而下,形成一個『v』字形狀。

輪盤上,指針落下的地方濃濃閃耀,連帶著自己身體周圍的小圓球亦綻放光芒。

「啪噠!~」其它小圓球頓時黯淡消失,僅僅留下兩個,一白和一紅兩顆光球微微灼亮。林風並不著急,淡然等待著,此時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通過『沸騰瀑』和『失魂瀑』兩道考驗。」

「你的兩個願望,將會達成。」

「祝你好運。」


威嚴的聲音瞬息消散,林風眼眸徐徐一亮。

在自己身旁,一白一紅兩顆圓球綻放著傲人光芒。

『百瀑』上古遺迹,依然如是。要達成願望,便要經歷考驗,有付出才有收穫。而願望越多,越是貪心,所要面臨的『任務』便越難,許多武者往往偷雞不成蝕把米。

淡然一笑,林風旋即觸摸白色小圓球。

瞬間,一股巨大的吸力磅礴襲來,身影頓時消失。

※※※

釋羅郡。

經歷了一場難忘風波,徐徐平靜下來。

綠野仙蹤之戰,深深的烙印在每一個武者腦海之中,倘若親身經歷過的,絕對是難以忘記。有人因為這一戰元氣大傷,譬如釋芷心,譬如北冥洋;也有人因為這一戰反是得其利,譬如華維。

進入白雲塔深造,被聖者釋迦羅收為記名弟子,華維因禍得福。

更是直接突破至星域級,實力突飛猛進。

一年的休養期,很長。

對於一些資質天賦絕倫的武者而言,一年足夠他們突破原有瓶頸。

包括曾刃,包括白起,這些林風曾經的對手,都很輕鬆的踏入星域級別。尤其是曾刃,以戰養戰,根本未使用朱雀挑戰賽獎勵的『鑰匙』,比華維都要先一步踏入星域級別。

實力,都在穩步提升。

朱雀挑戰賽。不止是百年一此的賽事。

對很多有潛質的武者來說,這更是一次難得的『修鍊』提升機會。

外圍賽如是,預賽如是,正賽同樣如是。

越往後,提升機會越大!

林氏一族。

「來,大家乾杯!」林臻開懷而笑。

「一起慶賀林羽墨。正式踏入『星域級』!」舉起酒杯,林臻虎目精光閃亮,大笑而道。此時林氏一族一片劇烈歡騰,正是大擺宴席,舉族同慶,氣氛甚是歡快。

這是林氏一族的傳統。

但凡族中有武者踏入星域級,便會舉行儀式和慶祝。

意味著該武者,正式成為家族的核心力量。

對林氏一族這樣的煉器師家族而言,任何一個『星域』級別的強者。都是難得可貴的。尤其是林羽墨還是如此的年輕,加上『釋羅郡第一美女』的封號,對家族的重要性甚至比林樊更高一等!


作為宴會的主角,林羽墨宛如一個冰美人般,並未有太多感情流露。

面對眾人的祝賀,也只是禮貌回復。此次宴會,包括羅首富之子『羅慶』,龍象宗掌門之子『余雲龍』儘是到來。作為林羽墨的追求者,兩人又怎會放過如此大好機會?


自是想藉此拉近與女神之間的距離。

但……

世事。往往事與願違。

「嗯。」「好。」林羽墨那沉魚落雁的臉龐上,罕少露出笑容。

只是淡然虛應著兩人,給人的感覺雖近在咫尺,卻仿如相隔萬里,使得余雲龍和羅慶頗是尷尬。

反倒是落在一旁的『林樊』目光森寒,露出一分深獰的快感。看著兩人吃癟。心中莫名的『平衡』了許多,但想起他也是被這麼『冷待遇』,林樊便覺一分心中震痛。

都是因為林風!

「死了都那麼煩。」林樊眼中充滿嫉妒。

余雲龍和羅慶可能不知,但他卻是很清楚。

林羽墨之所以變成這樣,只因為一個人。一個『死人』——

林風。

生和死,有時只不過一線之隔。

尤其是林風,天生皇者星象,註定一生坎坷,劫難重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