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衆人瞬間做出鳥獸散的狀況,各種逃跑的,姜衍和小泥鰍也不管,主要是後面的化神初期的中年人。

徐天飛縱身一跳,直接來到前面,看了那幾名妙音樓的姑娘,直接扔了幾個靈石。

徐天飛說道:“行了。水也潑完了,而且大部分的人都逃走了,帶回的消息已經能把這小子弄臭了,你們也走吧。

徐天飛看到倒地昏死的人,一個威壓,直接將倒地的人全部鎮殺。

姜衍挑了挑眉毛,這人可真夠狠的,做事情一點不像柳家的人。

姜衍裝着害怕的樣子問到:“你,你想幹什麼,我告訴你,我家大黃很厲害的。咬死你我不負責啊。”

徐天飛笑道:“呵呵,咬死我?一個靈獸而已,我一個化神期強者還怕一個畜生嗎?”

姜衍看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他直接把隔音陣法啓動。

徐天飛看到自己身邊竟然有靈氣波動,瞪着眼睛看向姜衍,他不明白,明明這小子是凡人,怎麼會有靈力的?

姜衍直接笑道:“哈哈,是不是很意外,很驚喜吧?爲了你們這樣的大魚,我不得裝一下了,但是你也不是什麼大魚,估計也就是一條中等的魚吧。”

叮~恭喜宿主裝X成功獲得裝X值+7

徐天飛被姜衍的隱藏震驚住了,但是看到這陣法他也沒當會事,只是單純的讓外界看不到,聽不到而已。

你別欺負我,我後面是三國 :“小子,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了,就算上你和你的狗,也不是我的對手。”

姜衍被這徐天飛的自大,弄的啼笑皆非,直接一個巴掌抽了過去。

只聽“啪”的一聲,徐天飛呆住了,因爲他完全沒看到姜衍的人影。

姜衍直接用靈氣鎖住徐天飛,將他提起,一臉不屑的看着他,徐天飛懵了,是被這場面弄懵了,不應該是他提起姜衍嗎?不應該是他打姜衍嗎?怎麼回事?幻覺,一定是幻覺。

只聽“啪”的又一聲,徐天飛這才明白過來,什麼幻覺,這是真實的。

姜衍說到:“呵呵,怎麼了,是不是很夢幻的感覺呢?其實你很無知,也很無辜,我瞭解。”

“啪”的一下,又一個巴掌抽在徐天飛臉上。

姜衍又說道:“聽着!我問,你答,答錯了一個巴掌,你應該叫徐天飛是吧?應該是徐崇的護道者,這潑髒水的方法應該是那徐崇想的吧?”

徐天飛直接懵逼了,因爲他一直沒說自己是誰,而對方連自己叫什麼,主子是誰都知道,不是說這小子是凡人嗎?這手段完全比徐崇強的多啊。關鍵是他的掙脫不開對方的靈力,說明這小子起碼是渡劫期強者吧,但是這五行大陸不是有天地封印壓制的嗎?怎麼回事?現在徐天飛的腦子徹底亂了。

姜衍看着徐天飛還在沉思,直接一腳踹到他臉上。

只聽“砰”的一聲,徐天飛直接腦袋着地,這時候徐天飛在驚醒過來。

徐天飛說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誰,背後的主子是誰,我勸你趕緊放了我,不然你死的很難看。”

姜衍看着這傢伙都這樣,還跟自己裝大尾巴狼,直接一拳朝着徐天飛臉上砸去。

“砰”的一拳,就看到徐天飛的臉腫的跟個豬頭一樣。

姜衍笑着說到:“哈哈,還挺抗打的,這樣吧,我也不問了,我這呢有三種刑法,第一種讓你神魂慢慢離散,第二種呢是類似天罰,第三種是讓你享受快樂的死法,你選一種吧。”

徐天飛一聽頭皮發麻,這哪一種估計都不是好事。



徐天飛嗚嗚的說到:“我說,我把我知道的全告訴你,你能放過我嗎?”

姜衍說到:“行啊,我現在不殺你,而且放你離開,但是如果你說一句假話,你就可以死了。”

徐天飛揉着自己那豬頭的臉說到:“這次我們前來就是想打探祕境的事情,然後想把柳倩兒帶走。”

姜衍直接打斷說到:“這些我都知道,說重點,比如爲什麼選擇柳倩兒,你們在中州的勢力,家族裏有幾個渡劫期。幾個大成期,是否有引聖期告訴,我想聽這些。”

徐天飛說到:“其實我們家公子練的是一種雙修功法,這也是我無意間發現的,其他人並不知道,選擇柳倩兒可能是因爲柳倩兒體質特殊,有幫助我們公子修煉吧。我們徐家在中州是第二大家族,家族我所知道的就有12位渡劫期強者,5名大成期,至於引聖期,可能家主是半引聖期高手。

姜衍又問:“那其他家族呢?中州有幾大家族啊?誰最厲害啊?”

徐天飛說到:“中州最厲害的肯定是聖君,叫慕容世博,引聖期強者。第一大家族是項氏,渡劫期強者就有20名。大成期不知道,至於引聖期有兩個,家主項伯仲他兒子項天。”

姜衍聽到這,感覺這真是天外有天,這還沒出五行大陸,就已經聽到這麼多強者了。

姜衍微笑的拍了拍徐天飛的頭說到:“行了,你可以走了,我說到做到。”

徐天飛聽着竟然放他走,趕緊回去告訴公子,必須聯手除掉着小子,太扎手了。

姜衍雙手一揮,陣法消失,徐天飛立刻逃遁似的飛向柳家。

姜衍微微笑着看着徐天飛,飛走的方向說到:“千萬不要提我的名字哦。不讓你會死的很慘的哦。”

姜衍自語完帶着小泥鰍直接消失在這山谷當中。 徐天飛,一邊飛一邊想着,這小子是不是傻?這就把他放了?難道真不怕報復嗎?沒多長時間,徐天飛直接落在庭院中。

衆人看到徐天飛那腫成豬頭的臉,就感覺到有點不對勁,什麼情況?遇到強者了?在這滄月國強者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誰能把徐天飛打成這樣呢?

徐天飛連忙拱手說到:公子,那……

“咔嚓”的一聲,一道紅色的閃電直接將徐天飛劈的連灰都不剩,徐天飛剛說話就被劈了?衆人齊齊的站在原地,都嚇住了,什麼情況?大白天的一個雷就這樣把人劈死了?這也不是渡劫啊?但是這紅色的雷也太猛了,這人是缺德到什麼情況,才能遇到這紅色的雷呢?

徐天海是第一個清醒過來的說到:“滅道之力,這是滅道之力。”

衆人齊齊看向徐天海,他們還是第一次聽說過滅道之力。

徐崇問到:“六長老,什麼是滅道之力?爲什麼這滅道之力會劈到十長老身上?”

衆人都想問,但是都不敢問,齊齊的看向六長老徐天海。

這時徐天海說到“:我也是聽說過這種雷電,據說是紅色的,只有上古大能渡劫才能遇到這樣的雷電,或者出現異寶降世,不然很難出現這樣的雷劫。”

而徐崇聽到異寶,連忙看向徐天飛劈成灰的地方,哪裏什麼都沒有。(因爲儲物戒指早被姜衍順走了)

徐崇問到:“六長老您看十長老是不是修煉了什麼功法?還是……他用眼神掃了一下諸位。”

徐天海會意,說道:“柳家主,事情可能出現的有點怪異,我需要調查一下,還請各位先離開一下。”

在場的各位一聽,這是要談事,趕人的節奏了。索性都離開了。

徐崇海問到:“六長老怎麼看此事?”

徐天海說到:“老十應該,得到了什麼功法,異寶估計是不可能,而他剛下來的時候神情特別緊張,好像跟什麼人交過手。”


徐崇和徐天海面面相覷同時說到:“姜衍!”

徐崇立刻說到:“今天我讓十長老去除掉姜衍,但是被打成這樣,難道姜衍隱瞞着什麼?”

徐天海搖了搖頭說到:“不可能,我設置在大廳的禁制你也看到了,他身上沒有任何的靈氣波動,說明他沒有任何的修爲,不過你可以找一下今天去找過姜衍的人問一下。”

徐崇點了點頭,立刻出了別苑。

徐崇直接去了柳倩兒住處,讓柳倩兒叫管家去找一些今天遇到姜衍的人,管家聽後直接出了將軍府。

過來一個時辰後,管家帶着幾個最後離開西山山谷的人。

徐崇問道:“諸位,你們今天都去敲詐過姜衍的人吧?”

這幾位修士一聽,難道是要找他們算賬?一個個都很緊張。

徐崇又道:“放心吧,我不是找你們算賬的,如果你們能如實回答我幾個問題,這裏有100塊靈石,就是你們的。”

衆人一看到靈石,臉色立即變成笑臉。

一名修士說到:“公子請問,我們知道的都告訴您。”

徐崇說到:“諸位今天都是去過西山的人,我想問一下,你們走的時候發生了什麼?”

那麼修士說:“我是最後一個離開的,比那些妙音樓的姑娘走的還晚,我看到一位穿着紫色長袍,左臂上繡着一個徐字的強者,直接將倒地的人轟成了渣滓,然後那人一揮,好像就出現了白霧,在就看不到,也聽不到了,我想走近看一下,結果好像迷路了,等我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沒有任何人在場。

徐崇問到:“倒地的人?是什麼人?”

一名壯碩的修士說到:“其實那些人都是姜衍身邊大黃狗乾的,大家都說是靈獸,然後我們知道我們打不過靈獸,所以都跑了。”

徐崇一聽,姜衍那條狗,竟然是靈獸,兩眼突然亮了起來。

徐崇揮了揮手,將靈石分給了這些修士,然後就走了出去。而柳倩兒聽到這也明白了,跟着徐崇就走了出去。

兩人不一會就來到了六長老的別苑。

徐崇對着徐天海說到:“六長老,我已經打聽清楚了。” 重生異能小俏媳

當徐天海聽到,那大黃狗竟然是靈獸,看來一定有着什麼傳承,所以才招來天劫。

徐天海說到:“通知一下柳家主,咱們研究一下,明天如果姜衍來了,我們怎麼擒下那隻畜生,然後在逼着他交出傳承之事。”

半刻鐘過去,柳倩兒就把大家召集到大廳,商議此事,大家都知道了姜衍和大黃狗的事情。

徐天海說到:“根據十長老情況和這些修士們給的線索,我懷疑姜衍肯定得到了什麼傳承,但是他無法修煉,但是他身邊有着一隻元嬰期的靈獸,這個也是寶貝,柳家主您看怎麼分啊?

柳世明眼睛抽了抽,心裏早就把這徐天海罵了祖宗十八代,從來了,就開始剝削我們柳家。

柳世明微笑着說到:“既然六長老說有傳承,那傳承肯定歸徐家所有,至於那大黃狗,抓住肯定需要時間來馴化的,這就由我們柳家來馴化吧,如果馴化好了,就當倩兒的陪嫁吧。

徐天海看着柳世明,點了點頭說到:“那就麻煩柳家主了,既然如此,我現在就去佈陣,明天好抓那靈獸。”

這時一直不出聲的柳慈仁說到:“六長老太着急了吧?我們柳傢什麼好處都沒有,還出力幫忙抓那小子,有點吃虧了啊”

徐天海擰着眉毛說到:“不知,你想要什麼啊?”

柳慈仁笑着說道:“既然父親和大哥一家都陪着倩兒離開滄月,你們徐家又想拿下滄月國,缺一個管理者可不好啊,你們拿下滄月國,我替你們管理可好?”

柳世明一聽,內心無比高興,打下滄月國,國庫資源你們拿走那麼多,但是之前說好的,滄月歸柳家所有,但是一直沒說誰打理滄月國啊,柳慈仁這麼一說,明顯是想特意拿下管理全,這可比國庫的資源合適多了。

徐崇這時候微笑道:“二伯請放心,如果我們徐家拿下滄月國,這國主肯定讓您來做,日後還需要您來做我們徐家的後備支援呢。”

柳慈仁哈哈大笑起來說到:“好,既然賢侄都這麼說了,那我就當仁不讓了,我就等徐家攻打滄月的消息了。

天下就沒有不透風的牆,自從中州徐家的人來到了滄月,滄月國主就已經得到了消息,而柳家的家丁和侍女都有這位國主的眼線,

經過一系列的稟報,姬常明大怒,結果直接病倒在牀榻上。

姬常明是一個聰明的皇帝,他也不能找這些大臣們商議,因爲看似效忠於他,其實他比誰都明白,這些大臣都是牆頭草。

所以姬常明只能找他的這些兒子商議。

姬常明在後花園,把他的兒子女兒都叫了過來,問他們怎麼解決此事。

大殿下姬聰說到:“父皇,趁他們中州徐家人沒到,一舉拿下他們。”

姬常明說到:“聰兒你知道對方實力嗎?就一個徐天海,我也不敢保證能和他打個旗鼓相當,至於那些強者怎麼辦?”

姬聰說到:“父皇,你可以請那些供奉啊,他們不是也是化神巔峯的實力嗎?”

姬常明又道:“兩位供奉加上我,也只能拖住,柳世明和那幾位徐氏長老,其他人呢?聽說那徐崇已經半步化神期了,而聰兒你才元嬰中期,柳慈軒元嬰後期,在加上柳氏家族的幾個人,我們沒人能對付的了那麼多的人,侍衛統領才元嬰初期,所以這個拿下辦法不可行。”

姬聰無奈的坐在椅子上。

三皇子姬勝說到:“父皇,孩兒有個辦法,等他們一走,我就去破壞掉傳送法陣。”

姬常明怒道:“你能把所有傳送法陣都破壞掉嗎?五行大陸通往外界傳送法陣一共3座,沒等你破壞掉,你都死在路上了。

姬勝撇嘴說到:“不行就不行,發什麼火嗎?二哥天天往外跑你也不說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