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抹去我的記憶,為什麼?」凌浩有些驚嚇,抹去記憶那不就代表著他會忘記報仇,忘記自己的師父,忘記所有的一切,他嚇壞了。

亞米泰勒猜到了凌浩的反應,但是他並不擔心,他說道:「凌浩你放心,我會留下你報仇的記憶,你和我對話的記憶,你對小灰的記憶,你對親人的記憶,包括你那師傅,丹神陣,但是其他的我都要抹去。」

「除了這些都要抹去?」凌浩有些獃滯,剩下的都要抹去,凌浩有些不情願,在自己的記憶中也是有些美好的人與事。

「猶豫是你最大的確定,記住要變強就必須決斷,你只有一次機會,你自己選擇吧。」亞米泰勒訓斥道,在他看來凌浩實在是有些優柔寡斷,要知道強者往往強大的不是力量,而是決斷,凌浩現如今的手段不夠狠!不夠辣!必須要再狠一點!在辣一點!

可是凌浩心中退縮了,記憶,這是凌浩最重要的東西,雖然亞米泰勒答應了他保留他的一部分記憶,但是這些對於凌浩來說遠遠不夠。

他還是依然懷念以前的小不點,曾近陪伴自己變強的小噬,以及那藤皇蛇碧萱,每一個人都給凌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想要輕易抹去,他有些不甘,不情願。

「凌浩看你如此執迷不悟,我來給你解惑吧!」亞米泰勒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凌浩你懷念小不點是吧!」

凌浩點頭。

「那好如果我告訴你那藍馨兒並不是真的小不點,你相信嗎?」

「怎麼可能!馨兒怎麼會……」凌浩不相信,小不點在他的記憶中扮演了一個重要的決色,但是此刻亞米泰勒竟說藍馨兒不是小不點,這讓凌浩一時有些迷茫。

「哼!別懷疑,我告訴你,你的小不點曾近被魔獸的抓傷過,在她的手心中有著一個劍形狀的傷痕而且無法修復,你說那藍馨兒手心中有嗎?」

亞米泰勒冷笑,活了幾千年,他第一次看見像藍馨兒如此卑鄙的女人,為了凌浩的可怕天賦的基因,竟然如此不堪下流不惜裝作他人,實在可惡!

聞言,凌浩心中一顫,傷疤!對啊,那道傷疤可是凌浩親手為小不點包紮的,他記得清清楚楚,那道傷疤是一柄劍的樣子。而馨兒手中雖然也有傷疤,但是那傷疤是那樣的微小,怎麼看都是故意弄上去的!

可是想到這裡,他還是有些不舍他的記憶,因為還有一個女子,陪伴了他接近兩年的時光,從他十一歲一直到十三歲左右,雖然如今凌浩對她的心意已涼,但是這份情感,這份記憶凌浩也是很像保留下來的。

看著凌浩又猶豫不決的樣子,亞米泰勒心中咬牙,我的凌浩子孫吶!你怎麼這麼傻啊!竟然為情所困,你可知道那兩個女子都是通天徹地的大騙子啊,他們看中的只有你的天賦,你的天賦基因將會給她們帶來更強的地位。

亞米泰勒心中感嘆,但是事已至此他不得不說出真相:「凌浩!聽我說,你可還記得神界處刑人?」

凌浩回過神來,點了點頭。聽亞米泰勒說道:「那好我告訴你,在這片天地間根本沒有所謂的神,即使有神也不是他們,而那所謂的神界,只不過是屬於這天地間一股至強的勢力罷了,而那藍馨兒同樣的她也是一股至強勢力的千金,至於那小噬,你知道她是誰嗎?」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小噬?是誰?」凌浩心中對於亞米泰勒的話很不解,小噬不是一直呆在自己身邊的噬火嗎?怎麼如今……

「呵呵,看來我的子孫的確傻的可以,說實話我真是很疑惑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那噬火和你口中的小噬根本就是兩碼事!」亞米泰勒盯著凌浩那充滿不解的眼神說道,可是心中卻很不是滋味,自己的子孫為情所困實在是……

可是凌浩聽到這話后確實反應極大,心中一凜,問道:「兩碼事?祖先你什麼意思,難道小噬不是噬火,那麼為什麼我手中的噬火併不是從前的樣子?」

凌浩的確說的有一定道理,自己的噬火的確在噬火變成小噬后發生了變化,成為了烈焰噬火,而且小噬手中也有著冰晶噬火,可是現在如果是小噬並不是噬火,那麼自己原本的紫色噬火又去了哪裡呢?

亞米泰勒聽著,邊聽邊笑,甚至有中要大笑的感覺,凌浩太傻了,不過這也在情理之中,畢竟凌浩今年才十三歲左右,如今的成就也算是很不錯了。

可是亞米泰勒轉念一想,不對!自己的子孫並且是魔族後裔,那天賦自然是不用說,而且凌浩又是千年都不一定出現的人魔混血,這其中產生的天賦自然是通天徹地,因為人與魔結合往往是不會有結果的。

可是像凌浩這種即是意外,又是幸運,因為不管如何凌浩體內留著的一半血液乃是魔族的真血,但是既然是人魔混血,那麼凌浩的成就自然是比現在要高得多,即使凌浩自己不知道可魔族的血液依然會在他十歲的時候覺醒,那時候他的成長可謂是一日千里,不可小覷。

但是此時此刻三年過去了,凌浩的實力竟然還在靈武境,戰力也是不咋地,通常都是依靠他的那些所謂的底牌,這其中必定有蹊蹺。

因為如果凌浩的魔族血脈不出意外在十歲覺醒,那麼他現在至少都是斗魂境五重的實力,至少是這樣。

亞米泰勒越想越不對勁,最後把問題放在了與凌浩接觸最密切的兩個只注重天賦血脈的女子身上,因為亞米泰勒曉得,自己這子孫不再頹廢也是有著那丹神的幫忙,所以亞米泰勒對丹神的影像還是不錯的。

「歸根結底,又是古靈族!又是天噬城!千年了你們竟然連我的子孫都不放過!」

亞米泰勒心中怒吼著,對於這兩個在天地間不遜色於神界的的勢力,亞米泰勒是又氣又狠,可是他依然毫無辦法,千萬年前自己的魔族被滅同樣也是有著這兩個勢力的參與。

「你們動我子孫,休怪我動你們的後代!」亞米泰勒狠狠的咬著牙,心中怒火中燒,很是可怕!

看著亞米泰勒氣的顫抖的身體,凌浩有些驚慌,有些不知所措,他還太小,僅僅能做到的只是問一句話:「祖先你怎麼了?」

聽到凌浩的聲音,亞米泰勒的怒火逐漸隱藏下來,深邃的灰色眼眸盯著凌浩道:「凌浩你太傻了,你體內的烈焰噬火就現在不完整,因為原本的紫色噬火分成了兩朵火焰,一朵為烈焰噬火,一朵為冰晶噬火。」

「凌浩你要記住,你的冰晶噬火早已經被那小噬潛入你的身體內取走了,神不知鬼不覺,但是這也不是你的錯,因為她背後有著強大的勢力,而且你體內的魔族血脈也被那冒充小不點的藍馨兒封印,現在你只有靠你自己了。」

亞米泰勒笑著,笑的很可怕,接著說道:「哈哈哈……你是我的子孫,流著我魔族的血液,待你以後解開了魔族血液的封印后,我想你應該會徹底強大起來,那天我想不會太遠,不過你仍需要記住,忍讓,在強大的力量面前你仍然是一個螻蟻,待你強大起來你才有資本去報仇!」

說完這些,亞米泰勒的語氣也逐漸緩和下來,再次看向凌浩,凌浩此時已經目瞪口呆,並不是因為亞米泰勒所說的這些話,而是因為亞米泰勒說出來的有關小噬與馨兒的事實,這簡直讓他無法接受。

「我的噬火竟然被小噬取走了……那為什麼噬決那天會出現噬火變成人的文字?」凌浩心中疑惑,他的意識潛入手掌中的噬決金紋,然後他看見了驚駭的一幕,那視覺之上只有一句話,赫然便是凌浩第一次拿到噬決所出現的文字。

「那文字去哪了?」凌浩依然在尋找著,他有些不甘,有些不相信小噬會幹出這種事來,可是事實卻告訴他,這些都是真的。

「那些文字你找不到了,因為那天在你沉睡的時候正好就是那小噬潛入的時候,那是候你的母親就在你旁邊,可是她也是沒有發現,可以看出那些文字定然是沒有破綻的。」亞米泰勒分析道,「是的,你那天看到的全是幻境,不過這些事情對你再說一遍也沒有什麼意義。

「我只是想讓你知道,那小噬背後所站的的勢力,乃是不遜色於神界的天噬城,而那藍馨兒她也是一樣,背後的勢力乃是不朽的古靈族。」

凌浩震撼, 草包逆襲:傲嬌夫君欠調教 !他確實沒有想到,但是現在他全明白了,自己被騙了!被騙的很慘!

「唉……被騙就騙吧!反正記憶就要被抹除了,都記不得了,還有什麼關係。」凌浩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準備讓亞米泰勒將自己復活,將自己的記憶抹去。

「就這樣被騙是不是太不夠本了!你是魔族之人,有仇必報是我們的性格,所以在我抹去你的記憶后你也要去瀾滄學院,去殺了那兩個賤女人,神不知鬼不覺,最好不要讓她們身後的勢力的知道。」

亞米泰勒此時覺得自己像是一個教唆犯,專門誘導像凌浩這種少年,尤其是被感情所困的少年。

聽著亞米泰勒的話,凌浩心中也是一顫,看來眼前這個自己的祖先也是心狠手辣之輩,睚眥必報,怪不得會是魔族最偉大的族長,原來如此。

凌浩心中暗嘆一聲,但是同樣的也在為小噬和馨兒嘆息,自己的記憶被抹去后自己肯定會對這兩個把自己騙得好慘的女孩動手的……

「哈哈!最後在和你說一句話,奪回冰晶噬火,找到真正的小不點,將冰晶噬火送給你最愛的那個人!」

亞米泰勒最後說了一句話,然後只見他身軀越來越虛幻,而反觀凌浩,殘破的身體已經在慢慢恢復,肉眼可見的速度,可想而知有多快。

然後凌浩只感覺自己的心中好像缺了一些什麼,可是這時他的耳朵邊飄過一道聲音。

「記住凌浩,我給你留下的是你對親人的記憶,是你對自己修為以及各種法寶、底牌的記憶,是你對自己師傅和小灰的記憶,以及和我剛才對話的記憶!記住我所說的事,一件都不能漏!記住!」

聲音飄過,凌浩感覺自己眼前的一晃,一暈,然後便看見自己躺在一處深谷底,旁邊還有一頭灰色的巨龍在舔著他,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小灰……祖先……」

凌浩太看著眼前的灰色巨龍,心中對這個世界充滿了疑問,一陣空虛……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凌浩站起身來,就這麼靜靜的站在小灰面前,小灰高傲的龍之瞳中閃著淚花,它之前還以為凌浩死了,結果現在看來是自己有些多心了。


「嗚嗚~~」小灰嗚咽了兩聲,然後低下頭看著凌浩,總感覺凌浩好像發生了什麼變化,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山谷底部,幽幽的寒風從凌浩單薄的衣衫上掠過,凌浩感到了陣陣寒意。

「天空禁域就是這裡么?」凌浩低聲喃喃自語,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說著,然後便向小灰走去。

「小灰,走!咱們去殺了祭月!」凌浩朗聲對小灰喊道,小灰微微怔了一下,然後撲扇這巨大的灰色羽翼將凌浩托起飛出山谷。

時間已經快要過去了,十五天的世界如今只剩下了半天不到,凌浩他沒有忘記祖先交給自己的事情,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殺了祭月,然後去這天空禁域中心取得屬於自己的東西。

凌浩在小灰背上,小灰巨大的身軀在天空中俯視著地面,銳利的眼睛看著地面上的一草一木,祭月的身影依然沒有出現。

忽然!一陣狂風打在小灰的翅膀上,小灰差點失去平衡。

調整中心,凌浩也是在向四處觀望,尋找著祭月的身影,漸漸地在一處巨石的背後凌浩發現了一道身影,月白色的靚裝,那正是祭月。

此時的祭月正在悠閑的度過他在天空禁域中最後的半天,顯得很是愜意,但是心中也是有著一絲不甘。

「媽的!凌浩那小子一進入天空禁域就想老鼠一樣,找都找不到,是不是死在那裡了!」祭月嘴裡嘟囔著,心中發泄著凌浩帶給他的不快。

原本他是準備找到凌浩后讓凌浩歸降與蜥蜴族皇帝,可是這找來找去十四天半都過去了,依然沒有看見凌浩的身影,這讓祭月感覺凌浩是有意躲著他的,感覺自己好像收到了恥辱,所以他才決心要是在外面碰到凌浩一定要將他殺之而後快!

「凌浩那等著吧!還有半天,出去后你就死定了!」祭月話未說完,只見天空中一道灰色的影子落下,一個巨大的灰龍出現在他的眼前。

「灰龍!」祭月驚駭的看著小灰,完全忽視了小灰背上的凌浩,「天空禁域竟然有灰龍存在,要是……」

祭月兩眼放出貪婪的目光緊盯著小灰,心中在想:我看這灰龍實力也不是太強,要是我將他收走貢獻給皇帝,皇帝是不是會賞給我幾個如花似玉的人類姑娘……

祭月貪婪的想法充斥了大腦,頭腦發熱的向小灰重來,嘴裡還振振有詞:「灰龍,你乃魔獸這天空禁域不允許你存在,待我將你擒下拉倒外面放生!」

小灰聽著祭月的話,眼中藐視的情緒更濃,著人類簡直就是個敗類,一點也比不上我大哥凌浩!

雖然這樣想,但小灰意識到自己的實力尚還沒有恢復,所以眼前的祭月他自然沒有抗衡之力,所以一切都要依靠大哥了!

「轟!」

小灰的翅膀拍擊著地面,弄得塵土飛揚,一下子將祭月的視線擋住!


「大哥動手!」

小灰突然用靈魂傳話給凌浩,這讓凌浩一驚,但是現在顧不上驚訝了,必須先把祭月除了,不然的話要是這塵土散去,恐怕他們兩個都是很難打得過祭月。

重生八零:鮮嫩嬌妻寵上天 嗖!」

凌浩化作一條黑影,向塵土之中的祭月掠去,眼睛逐漸變得深邃,黑暗,寂滅噬幻瞳有變回了以前的黑暗之色,而不再是灼熱的火焰。

漫天塵土之中,祭月在裡面看不清楚方向,他哪裡想到這灰色的巨龍會有這麼一招。

「媽的!到嘴的肥肉都跑了!」祭月心中不甘的罵道,他以為小灰已經借著塵土遁走了。

忽然,一道火線直接轟向祭月,祭月的月白色靚裝在不經意間燒成灰燼,露出祭月那瘦的如柴火一樣的軀體。

「誰!」祭月驚駭的大吼道,身上的衣服被神不知鬼不覺的燒毀,直接竟然毫無察覺,實在詭異。

無人應答,然後又是一道火線向祭月飛去,祭月的兩條褲腿都被燒出了火窟窿。

「是誰!出來,是哪個鼠輩背後放暗箭!」祭月怒吼,他很憋屈。平白無故挨了兩下換做誰都是一樣的。

又無人回答,漫天塵土絲毫沒有要消散的意思,小灰在外面一直不停的撲扇著,這漫天塵土不消散也的確情有可原。

突然火線布滿了祭月身旁,灼熱的溫度讓祭月汗流浹背,可是背後卻是一陣陣寒意。

祭月感受著周圍的危險,突然面色一變,然後恭敬的抱拳說道:「不知是哪位前輩來此,為何對小輩我如此?」

柔聲柔氣,沒有之前的半點的威武,意識到危險的來臨,這祭月倒是變得挺快的。

在暗中,凌浩冷笑他依然不明白祖先為何要自己殺眼前這個人,可是憑眼前這人剛才和現在的轉變,可以說此人不可留,得殺!

「我祖先說要拿你命,那麼沒辦法今天你的命我收了!」凌浩緩慢的從暗處走出來,直接站在祭月面前,祭月滿臉驚愕,這是……凌浩!

「他媽的! 紙人妹子很傾城 ,受死吧!」看見出來的是凌浩,祭月心中頓時一陣清爽,剛才的壓迫感太強了,自己還以為那之前偷襲之人是一位前輩高手呢。

「轟!」

強橫的武氣波動轟向凌浩,凌浩面無懼色,黑暗的波動從他的身體上透出,逐漸的,在凌浩身後形成了一個小型的黑暗光罩!

正是黑暗領域,只不過這一次凌浩召喚出的乃是完全由他控制的黑暗領域,形態結構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轟!隆隆!轟!」

黑暗領域和祭月的武氣波動在碰撞,一連串的炸響聲,刺耳、又是一股滔天的戰意從凌浩的身體上湧出。

「你的命我要收了!」

凌浩話應剛落,祭月全身變抽搐了起來,原來凌浩之前射出的火線專門就是為現在準備的,此時凌浩射出的火線已經進入祭月全身,將祭月的修為損害,祭月修為退步大半。

「殺!」

凌浩冷聲吐出兩個字來,然後鋪天蓋地的殺意在凌浩的眼睛中涌動,殺伐之意,死亡的恐懼讓祭月心驚肉跳,連忙跪地求饒。

可是跪地求饒有用嗎?凌浩的恐怖手段依舊將祭月殺死,祭月的全身變成一堆白骨,凌浩面無表情,既然祖先要求他殺了祭月,那麼他就必須要完成!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鐺~~~”“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