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趕快坐那休息,生了病還不老實。病好了趕快給我一抹煙的去學習。要是畢業典禮上沒有你,你就給我一邊呆着去。”小溪慢慢的站了起來,將林志遠摁回他的病牀上去了。 (八十二)

幾天後,小溪腳踝上和手臂上的擦傷好了,先出了醫務室,現在就只剩下了林志遠一個人躺在醫務室望着天花板發呆。他的身上可是撞在臺階上磕傷的,不是小溪那些擦傷那麼容易好。就現在他還得扶着東西走路。

這天,小溪和小晴去上旁聽課去了,林志遠一個人慢慢的從醫務室往廁所一跛一跛的挪去。

想想也真是的,之前被別人打傷的自己也不是一步一步挪,而且當時還沒住醫務室。想想現在被小溪給寵的,這點傷都走不了路了。想到這自己不由得笑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個人迎面向林志遠撞了過來,把林志遠撞倒在地上,老半天爬不起來。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人立馬過來扶起林志遠說道。

“施菲菲。”林志遠聽着聲音熟,一擡頭一看是施菲菲,立馬甩開她的手,生氣的想自行離開。可是剛纔撞倒那一下,林志遠這會腿上只有疼,哪裏還有力氣走。

“還是我來吧。你現在哪裏還能走路呀?”施菲菲上去又是一把攙扶着林志遠往前走。

就在這時候,從學校門口跑進來一個人提着一袋子水果,焦急的在校門口的保安亭裏問道:“大叔,問一下,醫務室在哪?我有個朋友受傷了,他是你們學校的,我想去看看。”

“噢,在這登記一下吧。一會你沿着這條路往前走到第二個路口在望左轉只往裏走醫務室就到了。”保安大叔說道。


“謝謝大叔。”這個人匆忙登記完,對保安大叔說道。

只說這個人一路往醫務室趕的同時,正好在拐彎的路口看見了被施菲菲扶着一步一步走過來的林志遠,林志遠也擡起頭看見了這個人。

“樂樂,你怎麼來了?”林志遠看着柳凱樂驚訝的問道。

“你們好幾天不來上課,我很着急,問李夢濤李夢濤說他也不知道,今天我看見小溪和小晴姐,問了之後才知道你們這幾天受傷了。”柳凱樂看着扶着林志遠的施菲菲點了點頭。

“走吧,到醫務室去聊吧。來就來,還帶東西。我去看望別人都是空手去的。”林志遠說着,示意施菲菲接東西。

“你這傷是怎麼弄的,怎麼傷成這樣?”坐在林志遠的病牀上,柳凱樂臉上掛有擔心的表情問道。

“哎,那天早上去上課,和別人撞的,小溪還好,擦破點皮,我是直接磕在教室的臺階上。所以就住的時間久一些。”林志遠說道。

“你也是的,不經常給我打電話。我不給你打,你也不主動打。傷成這樣,也不說一聲。”柳凱樂看着林志遠說道。


此刻柳凱樂的表情上寫滿了對林志遠擔心焦急的樣子。看的林志遠心裏又酸又暖。酸的是這麼好的一個女孩,如果沒有小溪,自己真想和她好好的走下去。暖的是無論怎麼樣,她都是除了小溪和李雨晴之外最在乎最擔心自己的人。

“呃,請問你是?”施菲菲明顯感覺到樂樂身上的危機感,因爲她能感受到林志遠此時的臉上,露出了只有小溪在的情況下才能表露出的感情。於是她伸出手摟住了林志遠的腰。

“柳凱樂,是我在外校旁聽課上的同學。”林志遠明顯感覺到施菲菲的手在自己身上做出的親暱動作。本來想反抗,但是想想,反正一直無法和樂樂擺脫這種曖昧不明的關係。既然她今天看見了,那也藉此機會,早點讓她脫離出去,免得她和自己越陷越深。於是林志遠主動拉了拉施菲菲的手,介紹道:“這位,施菲菲,和我一個班的,和小溪是高中同學。”

“哦,我這幾天還擔心小溪和小晴姐不在,沒人照顧你呢,既然現在有人在你身邊,那我就先走了。”柳凱樂明顯看見了林志遠和施菲菲的這些動作,用顫抖的聲音說道。

“那,菲菲,去送送樂樂吧。”林志遠聽出了樂樂的語氣,也沒多做挽留,畢竟他要的效果已經達到了。

“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可以了。你照顧好自己。”樂樂說着起身跑了出去。

出了醫務室,樂樂不爭氣的眼淚終於流下來了。她知道這一天會來,但是怎麼也沒想到會來的那麼快,更沒想到居然會是現在。

樂樂出去了,雖然她沒有當着自己的面哭出來,但是在她跑出去的那一剎那,他分明感覺到她的眼眶有一絲溼潤的霧氣飄到了自己的眼角。

他和樂樂糾纏不清的關係終於告於一個段落了。看着跑出去的樂樂,林志遠久久不能釋懷,多麼好的女孩,如果能早認識她該多好?至少很有可能結局就不是這樣。樂樂,對不起,只能怪我當初太自私,也只能怪我們遇見的太晚了。如果沒有小溪,我一定娶你。林志遠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林志遠默默的在心裏想着。旁邊的施菲菲看着林志遠,有一種意味深長的笑,而且是靜靜的看着這一切發出的笑。

“不簡單呀,居然除了小溪還有其他的女人。難怪你當初在我面前很淡定,很義正言辭。”施菲菲說道。

“我喜歡她,是因爲她身上有小溪的感覺,正是因爲小溪,我才選擇去用今天這種方式和她告別,至少我現在已經讓她脫離出來,免得我們越陷越深。”林志遠說道。

“呵,呵。說的多好聽,一個女孩就這麼讓你拋棄了?”施菲菲淡淡的說道。

“看見沒,我就是這樣一個絕情無義,狼心狗肺,三心二意的人,怎麼樣?看到了你以後的下場了?這就是你跟了我的未來。”林志遠說道。

“這並不影響我喜歡你,只是我這個人心了沒那麼軟,你就是要離開,我也會讓你變成其他女人無法使用的男人了。你懂的。”施菲菲笑着說:“這就是我說的,我得不到的,我就是毀了也不會讓別人得到。”

“滾,我不想再看到你。”林志遠立馬變了臉色,罵道。

“現在你可是受傷着呢,最好和我客氣點,如果把我惹急了,我還真會把大家請進來,當着他們的面和你在發生點什麼事情。我估計之後那幾個月,你可真就跑不了了。”施菲菲惡毒的眼神裏一張林志遠及其難看的表情展示了出來。 (八十三)

林志遠好不容易在醫務室熬過了那些天,尤其是每次看見施菲菲,林志遠就感覺一個定時**隨時會爆一樣,就怕她一不開心,在醫務室裏大吵大鬧,引來一波造成一副我和她不苟的關係風波來。

最後不過還好吧,至少在自己傷好之前林志遠和她還算和平相處。

“聽說那個張可可厲害了,這幾天在學校到處都是他和校花小溪的事情。”林志遠剛出醫務室的第一天就聽到了旁邊過往的人羣議論紛紛。

林志遠一把抓住了一個同學問道:“你們剛在說什麼?張可這幾天幹什麼了?”

“張可這幾天追校花呀。校園論壇上已經貼滿了他們的照片。”那個同學說着打開手機網頁,給林志遠看。

林志遠看了一眼,上面貼了很多張可和小溪的親暱照片。林志遠大概數了一下。就張可和小溪的照片大概發了十幾二十張,最後還副了一句,五一之前,必追女神。然後底下好多水軍一直灌水,點擊量過萬。



“哎,同學,看完把手機給我。”那同學看着林志遠滿臉氣憤,怒氣衝衝的樣子,趕快先把自己的手機要了下來。林志遠隨手把手機還給了那同學,那同學拿着手機趕快走了。

自己的手機不能上網,自己這幾天在醫務室又被施菲菲的看着。忍氣吞聲,好不容易出來,就發生了這事。

“這幾天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林志遠顫抖的雙手拿出了手機,撥通了李雨晴的電話。

“喂,你又怎麼了?”李雨晴接到電話問到。

“我手機不能上網,你給我在學校論壇上查一篇‘張可五一追女神’的文章。”林志遠說完掛了電話。

然後林志遠順着前邊的一些人羣一路走了過去,就看見張可在學校旁邊的涼亭裏面,對這一幫人在那吹牛逼。林志遠越看越氣,拳頭握的緊緊的,發出咯吧咯吧的聲音。

“張可,你他媽個王八蛋。”林志遠說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了上去,一把將他壓在地上,就在腦袋上,臉上給他一頓好打。

只說這張可也是不曾提防,等自己反應過來,林志遠已經照他腦袋上開砸了。那第一拳就是腦袋呀,一拳下去,張可耳朵直接被震的,就是嗡嗡作響。緊接着一拳接着一拳,張可被砸的腦袋,瞬間就被砸懵了,徹底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旁邊的這些同學剛開始以爲他們小打小鬧,你打我幾拳,我打你幾拳,打上幾拳消了氣就消停了。誰知道,林志遠是一拳照着一拳往張可的腦袋上招呼,打的張可嘴裏鼻子裏全都開始冒血。看這架勢林志遠可是動了真格了,再打估計要出人命,旁邊的幾個同學趕快上來拉架。

小溪和李雨晴正在李夢濤的教室聽課,突然李雨晴就接了林志遠電話。當時掛了電話的她就還很好奇,林志遠這是什麼意思?

“小晴,怎麼了?”小溪看了掛了電話的李雨晴問道。

“是林志遠,他說讓我上學校論壇上查一篇文章。”李雨晴說道。

“咱們不是不上網,不上論壇的嘛?”小溪也挺好奇。

“是呀,我還沒來得及問,他就掛了。”李雨晴說道。

“什麼文章呀?”小溪好奇的問道。

“我也沒聽全,好像是說什麼五一追女神?反正記不起來了。”李雨晴一邊說着一邊用手機上網。

“查到了,是張可。哎,小溪這上面怎麼也有你呀?”過了好一會,李雨晴突然叫了起來。連講臺上的教授都嚇了一跳。李夢濤也湊了過來。

小溪也是一臉茫然,照片上的事她一無所知,連續十幾張,這些照片,一時連小溪都說不出所以然來。誰知道這是誰拍了下來,還發了論壇。

“小溪你看底下還有一句話:五一之前,必追女神。”李雨晴說道。

“遭了,林志遠一定是看了這篇文章,他會不會?……”小溪看到這一切都傻了眼了。

“不是他會不會,而是他肯定會。”李雨晴說道。

“教授,我問有個朋友出事了,我們得趕快趕回去,不然會出人命的。”李雨晴趕快舉手對教授說了一聲,然後拉着小溪就起身,又對李夢濤說道:“趕快開車送我們回學校。”

教授看着這幾個慌慌張張的人,還沒來的及說話,他們已經陸陸續續的出了教室。只留下一臉莫名其妙的教授,站在那久久沒反應。

這邊林志遠雖然被拉開了,但是還在用腳狠狠的踹張可,張可現在臉色已經開始發青了,早有同學跑去教務室了。

等小溪和李雨晴趕到時,衆人正拉着林志遠,林志遠還在用腳踹張可。

“林志遠,你給我住手。”小溪,一聲怒吼,林志遠和在場所有人都看向了小溪。

在林志遠遲鈍的愣了一瞬間的時候,衆人趕緊過來把躺在地上半死不活,一動不動的張可扶了起來,擡去了醫務室。

“林志遠,你今天是想殺人呀?你真想把他往死裏打?你考慮沒考慮過,你把他打死了,你是要進監獄的。你要是進了監獄,我該怎麼辦?”小溪說完,一耳光把還在怒火裏的林志遠扇醒了,最後他只能愣愣的站在那發呆。

林志遠站在那,瞬間感覺手上傳來一陣劇痛,當時打的時候還沒怎麼感覺到痛,這會卻是一陣接一陣開始疼了起來。手上滴滴答答的流着鮮血,不知道是張可腦袋上被打的血,還是自己打張可的手上的傷口流出來的血,也或許是張可和自己混在一起流的血。誰知道是傷口流血時產生的痛,還是骨頭磕撞時產生的痛。管他呢,反正就他媽的痛。

校長和教導主任撥開圍觀的人羣,衝進醫務室,看着醫生給躺在牀上生死不知的張可一邊止血,一邊進行緊急施救。

“怎麼樣了?”教導處主任在醫生忙完之後問道。

“病人倒是沒有生命危險,但是現在依然處於昏厥休克狀態,而且胸前肋骨斷了好幾根。這些都是必須通知家長,送往醫院的。”醫生說到。

“王主任,開我的車先把病人送醫院,家屬我隨後就聯繫。”校長說着走了出來。

“校長,那打人的那個同學怎麼辦?”旁邊的王主任說道。

“先報案,讓警察先來處理。然後該開除的開除。”校長說着轉身就走。 (八十四)

“校長,我覺得還是先不要報案,也不要急着開除他。因爲這事情裏還有內情。”說話的是從門口走進來的小溪,要是一般人也不敢直接接這個話。可是是小溪,校長還是停了下來。

“關小姐,這麼大的事情,我得給家長一個交代,也得給學校一個交代,更要給社會一個交代。你一句另有內情,我恐怕無法面對這麼多的壓力吧。”校長義正言辭的說道。

“那關氏股份集團董事長的千金的名分,這份壓力你擔當的起?這位張可同學,私自將我的照片和他的照片合在一起,發佈在咱們學校的論壇上。還寫下了一些侵犯我個人隱私,侮辱我的名譽的言語。我不知道你怎麼處理?如果你不知道。我會讓我媽媽自己來處理。”小溪立刻擺出了一副居高臨下,盛氣凌人的樣子說道。

“那關小姐,您有什麼辦法?”校長看着小溪說道。

“那你就據實彙報,就說學生張可私自粘發我的照片,辱我名聲,壞我名譽,激起民憤,被羣毆至傷,因人多手雜,兇手一時難以確定,特將其中部分人等,記過處分,示意警告。至於張可家裏,我們關氏股份會自行處理。我媽媽不喜歡張揚,如果你們把這事鬧大了,傳到我媽媽耳朵裏,就不好了。”小溪淡淡的說道。

“王主任,此事你怎麼看?”校長看向旁邊的教導處王主任問道。

“既然這位張可同學冒犯到了關小姐,那是他咎由自取。至於打人者,我還是同意關小姐記過處罰的要求,畢竟關小姐希望此事低調處理。再說了,關氏股份既然出面解決這個事情,那我們就給關小姐一個面子。”王主任說道。

“恩,王主任的話說到我心裏面了,那就照關小姐的意思辦。”校長說道。

“還有,論壇上的文章,我留一篇做證據,剩下的我希望半小時以內必須消失在論壇上,而且警告任何人,最近發生的一切都不許再傳起。否則我媽媽要是知道此事,後果我都無法保證。”小溪冷冷的說道。

“是,關小姐說的是,就按小姐的意思辦。王主任,這些事情就交給你了。”校長說着,看向了王主任,王主任點了點頭。

校長說完,疏散了人羣,然後對着小溪招呼了一聲,然後扭身就走了。主任招呼着醫務室的人,把躺在那要死不活的張可,放到了校長的車上,送去了醫院。

人羣中的施菲菲對今天發生的事太過震驚,一時真的無法接受。林志遠爆發出了讓她再也無法直視的恐怖暴力陰影,關小溪爆發出了心裏無法磨滅的權利陰影。林志遠暴怒的殺傷力,完全超出了她當時的計劃,她再也不會去惹他們了。

之前,她之所以離間林志遠和小溪,本來就是爲了引誘張可上鉤,激怒小溪,禍水東引。那天張可給她的恥辱她終生難忘,她就是想用小溪的背景徹底打垮張可。

可是今天才知道,暴怒的林志遠也是很危險的。還好自己當初的那些話,只是嚇嚇林志遠,不然今天躺在那的人很有可能也會有她自己了。既然目的已經達到,她自然再也不會打擾這兩位瘟神了。

“小溪,你太厲害了,你這一句話,林志遠既不用坐牢,又不用退學。今天我纔是見到了的最厲害的小溪。”李雨晴愣了老半天才反應過來,對小溪說道。

“這不是我厲害,是我媽媽厲害。他們怕的也不是我,只是我媽媽。我真沒想到,這張可居然這麼可惡。這一下我在學校估計就不再自由了,我媽媽肯定得派人監視我了。”小溪哭喪着臉說道。

“這有什麼不好?有人保護,以後你也就安全多了。”李雨晴說道。

“可是我以後就沒有自由了,以後估計每晚都得聽我媽媽嘮叨。甚至我和林志遠的事估計也就瞞不過我媽媽了。”小溪說道。

“那不是說那傢伙要見丈母孃了?”李雨晴詫異的說道。

“我媽媽是不允許我在上學的時候談戀愛,所以現在讓我媽媽知道,未必是好事。”小溪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以後你們倆又得拉開距離了?”李雨晴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本來打算咱們畢業了,再告訴我媽媽的。”小溪很是苦惱的低下頭。

“哎,不想它了,還是去看林志遠吧。我估計那傢伙這會正在那抱着頭不知所措呢。”李雨晴說道。

“好吧,一邊走一邊給我媽打電話,讓公司出面處理張可的事。”小溪說着掏出了手機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