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很明顯是來找茬的,要知道這副圖自己可是花了將近三千萬纔買下的。

所以他直接指着王越的那副圖,說他是假的。

“是嗎?我怎麼覺得你手中的那幅圖像是高仿的呢?”

王越聽到劉耀輝的話後,笑了笑,直接說道。

他手中的這《春樹秋霜圖》,王越能夠知道絕對是真的,而劉耀輝手中的那幅圖一定是高仿的。

“王越,我知道你要面子,但是我不得不說你臉皮真的很厚,你一個窮小子能知道什麼是真是假嗎?這可是我花了三千萬買的畫,你能買得起嗎?”

劉耀輝聽到後,毫不留情的開始嘲諷王越。

在場的人其實所有人都不相信王越這幅畫是真的,畢竟,這幅畫如果是真的的話,價值和有三千萬了,王越怎麼可能買得起呢?

“到底哪幅圖是真的,讓範老爺子親自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王越聽到後,笑了笑,也沒有和劉耀輝廢話,直接讓範老爺子看看,不就知道了。

更何況在場的有幾個是古玩界的泰山北斗,如果要是讓他們來鑑定一下,所有的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到時候,被打臉的是誰不就水落石出了。 “就是啊,讓老爺子鑑定一下,在場的好幾位都是古玩界的泰山北斗,讓他們看看不就都水落石出了。”

周圍的人也附和了起來,紛紛的點點頭。

這個方法是最簡單有效的,很快就能水落石出了。

“看看就看看,小子,如果到時候你的這幅畫是假的,到時候我怕你沒臉見人。”

劉耀輝冷笑了一聲,自己這幅畫可是花了3000多萬買的,現在怎麼可能是假的。

所以他根本不怕王越這麼說,他心裏已經認定王越的話絕對是假的,他並不怕別人來鑑定。

“有時候太過自信可不是好事。”

王越聽到劉耀輝的話後,搖搖頭,覺得這個傢伙太自信了,說着王越直接把自己的《春樹秋霜圖》獻給了範老爺子。

範老爺子看到後小心翼翼的接過畫,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隨後幾個古玩界的泰山北斗開始仔細的對比起兩幅畫了,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神色認真的看了過去,很多人都議論紛紛了起來。

“這件事也太有意思了,竟然出現兩幅一模一樣的畫,也不知道哪個是真的。”


“是啊,你們猜猜哪個是真的?”

“當然是劉耀輝的,人家花了三千萬買的呢,怎麼可能是假的?”

“你們說的沒錯,那個王越雖然認識點兒人,但是畢竟是個窮小子,他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錢買起這種名畫?”

“這下馬上就要水落石出了,到時候丟臉的可是他,拿幅假的畫來糊弄人,真是太可笑了。”

那些親戚朋友開始看着王越和劉耀輝議論了起來,他們並不看好王越,覺得王越這種窮小子,怎麼可能買得起這種名畫,一定是假的。

不過,不遠處的範振賢卻相信王越拿出來的畫絕對是真的,反倒是那個劉耀輝絕對買的是假畫。


像王越這種有錢人怎麼可能拿的出假畫丟自己的臉。

不遠處的範朵朵看到這一幕後,也有點緊張和擔心了起來,其實這幅畫的真假只不過都是心意而已,範朵朵覺得沒必要較真。

範朵朵的母親臉色也不好看,她忍不住說道。

“真是的,沒錢裝什麼有錢人,現在拿幅名畫來,這不是打自己的臉嗎?我們跟着也丟人啊!”

範老爺子和幾位好友仔細的看了這兩幅畫,好久也沒檢查出來有什麼區別,基本上是一模一樣。

就連這些從事古文的人也難以分辨真假,隨後他們一臉無奈。

“今天這個事情倒是奇怪,這兩幅畫幾乎一模一樣,就連印章還有水墨的程度,也分不出來。雖然我們在古玩界有點名聲,但是對於名家畫作卻並不擅長,所以根本鑑定不出來哪幅是真的。”

其中一個白髮老者皺着眉頭苦笑着搖搖頭,說道。

他們雖然很擅長鑑賞古玩玉器,但是對於名家作畫確實有點不擅長,更何況這兩幅畫幾乎一模一樣,難以分辨真假。

“是啊,這兩幅畫的水平已經到了巔峯。就算是其中有一幅是假的,估計拍賣的價格也不會小於上百萬。”

另一個老者也一臉嘆息的說道。

不得不說這兩幅畫確實難辨真假,幾乎達到了一模一樣的水平,就算是假的,那幅畫畫做水平也相當的高,幾乎已經到了難辨真假的地步。

“如果想要知道哪個是真哪個是假,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找到濱海市數一數二的畫作名家段永玉。此人一生癡迷於各種名家畫作,家裏面收藏的畫作絕對不在少數,他絕對有這個能力,能分辨出哪個是真是假。”

另一個老者想了想,開始和衆人商量了幾來幾個人聊了一會兒,範老爺子直接開口說道。

“沒想到在我的生日宴會上會發生如此有意思的事情,說實話,這兩幅畫作的真實水平絕對已經到了巔峯。一般人根本沒辦法去鑑別這畫作是真假,我只能私下去找段永玉段先生去鑑定這兩幅畫的真假了。”

“現在大家還是繼續吃飯吧,這件事情以後再說。”

範老爺子覺得,這件事最好不要當着衆人的面說出哪幅畫是假的。

不然的話,真的要是把段永玉段老先生請過來的話,直接說出哪個是假的,那麼另一個人肯定會十分的丟臉的。

所以,他並不想這麼做。

“對呀,大家先吃飯吧。”

其他人看到這一幕後,一臉失望地搖搖頭。

沒想到竟然沒有鑑定出來哪個是真是假,所以他們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開始喝酒聊天。

不遠處的劉耀輝卻十分的不甘心,他臉色有點難看。

沒想到竟然沒有當衆揭穿王越的真實面目,簡直太讓人失望了,他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

看着不遠處範朵朵正和王越有說有笑,這讓他恨不得把王越暴揍一頓。

“範老爺子,我聽說半個月後,你會舉辦一場個人的收藏展覽,對嗎?我很有興趣去參加。”

“你的消息倒是很靈通啊,既然感興趣的話,那就過來看看吧。”

範老爺子聽到劉耀輝的話後,笑着對她說道。

沒想到,這個後輩倒是對於古玩玉器很是感興趣,既然這樣的話就邀請他過來看看吧。

到時候肯定會有很多古玩界的高人前來參觀的,自己這麼多年,可是收藏了很多很有價值的藏品。

“老爺子,您剛纔不是說這輛幅畫難辨真假嗎?我倒是有個主意,半個月後您舉辦收藏展覽的時候,同時將這兩幅畫掛出來,讓所有人來評判到底哪幅是真的。最後再邀請化作名家段老先生前來鑑定,不就能夠知道那幅是真是假了嗎?”

劉耀輝信的十分的不甘心,他沒有看到王越當面出醜,這簡直太讓人失望了。

他這麼做爲的就是讓所有人都知道,王越只是個窮小子,讓範朵朵知道和王越這種人在一起根本就沒有前途,讓範朵朵認清現實。

王越只是個愛裝有錢人的窮小子,只有和自己在一起纔是他唯一的出路。

畢竟如今的自己資產已經上億了,如果要是和範朵朵在一起的話,那還真是郎才女貌。


“這個倒是有點意思,到時候光是這個噱頭,恐怕會引來很多人啊,大家現在都很好奇那幅是真是假?要不然就這麼辦吧。”

“小劉的這個提議很好啊!我也覺得不錯。”

範老爺子身邊的幾個人聽到後,點點頭,很同意劉耀輝的這個提議。

他們現在也很想知道那幅畫是真是假?

範老爺子在一旁聽到後,有點猶豫了,他本來不想讓在場的人知道那幅是真是假的,只是私下想去找人鑑定。

畢竟他還想給劉耀輝和王越一點面子,如果要是哪個是假的的話,他們肯定會丟臉的。

不過讓他現在有點爲難,沒想到這個劉耀輝一再寸步不讓,明顯是想讓王越難堪,這讓他很不喜歡這個年輕人。

“範老爺子,既然他想當面出醜,那麼就按他說的做吧。”

王越笑了笑,他能夠知道自己的這幅畫絕對是真的,他根本不怕任何人來鑑賞。

既然這個劉耀輝純心想被自己當衆打臉,那麼自己只能勉爲其難的接受他的無理要求了。

像劉耀輝這種級別的人,自己還真不放在眼裏。

隨後兩幅畫讓範老爺子統一保管了,爲了分辨那幅畫是對方的,雙方都寫下了自己的姓名,這樣就能夠很容易辨別出來那幅畫是自己的了。

宴會結束後,很多賓客都離開了。

不過範朵朵得了到慧能公司的超級VIP卡,範朵朵的哥哥姐姐們都提議去慧能公司旗下的豪泰娛樂會所。

畢竟豪泰娛樂會所算是濱海市高檔會所了,大家雖然都是同一級別的富二代,但是平時可支配的收入最多也就一百萬上下,比起那些超級富二代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要知道像這種高檔的會所,一晚上消費上百萬都是平常的事情。

所以他們現在很想去見見世面,再說大家好不容易能夠聚在一起,所以很多人都提議,能夠繼續去那裏好好的玩兒一玩兒。

“王越,你覺得怎麼樣?”

範朵朵玩着王越的胳膊,一臉詢問的問道。

現在範朵朵還是王越的冒牌女友,所以範朵朵覺得很多事情,都應該詢問一下王越的態度。

如果他要是不願意去的話,自己就會拒絕這些哥哥姐姐們。

不過說實話,他其實也很想去豪泰娛樂會所看看,畢竟自己長這麼大,還沒去過那種地方。

“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如果你想去的話,那麼我陪你。”

王越看着範朵朵笑着說道。

他能夠感覺到範朵朵,其實也很想去湊湊熱鬧。

不過現在她可是濱海市的大明星,所以在出門之前還是簡單的帶了個帽子和墨鏡。

如果要是不仔細看的話,一般人也認不出來。

不過即使這樣也無法遮擋範朵朵天生麗質的美貌,畢竟如果要是在豪嘆娛樂會所那種地方的話,恐怕範朵朵的粉絲會突然引起不必要的騷亂。

豪泰娛樂會所是慧能公司旗下的高檔娛樂場所,說實話王越也沒去過那種地方。

劉耀輝聽到後也準備去,當然他是想在範朵朵面前好好的表現一下,讓範朵朵知道自己的真正實力是王越這窮小子比不了的。

順便找機會好好的讓王越知道一下自己的厲害,讓他趕緊離範朵朵遠一點。

很快,這一羣男男女女聚集在了一起,每個人開的都是豪車。

劉耀輝直接開着1000多萬的跑車,看起來十分的有面子。

不過當王越開着幾百萬的保時捷出來後,讓別人也有點詫異了起來。

“我的天,王越你不是還在給別人打工嗎?怎麼可能買得起保時捷?這保時捷得幾百萬了吧?” 範朵朵的表姐範曉雅長得十分漂亮,看起來十分的性感,臉上畫着精緻的妝容走過來,看着王越詫異的問道。

“這車是我借的,我怎麼可能買得起這種豪車?”

王越聽到後,笑了笑隨口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