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何許問爲什麼,不讓她的家人知道她跟自己的關係就成了,就說帶幾個朋友回家多好。

花音說沒用,他們兩個之間的聯繫,瞞不過自己家那些人。家裏人一眼就能看出自己受制與他。一定會把他們都扣下,也許不敢殺何許,因爲殺了他自己也活不了。但其他人絕對不可能活着離開。不讓他們走那裏,是爲他們好。

“這樣啊,那就不走,貌似你家還挺厲害啊,我是不是找了個麻煩?”何許有點感覺不妥了,貌似天上真的不會掉餡餅,這是撿了個燙手山芋啊。

……

第二天一大早,天還不亮,瘸腿長老就集結了隊伍開路。何許站在門口,跟冷劍依依不捨的告別。

當然,依依不捨的只有他,冷劍看不出有什麼表情,一如既往。

揮着手送別大部隊,何許問龍小福四下亂看什麼呢?

龍小福說找師傅,自己師傅沒出現在萬鈞谷就不太對勁兒。現在不知道跟着走了沒有呢。

他剛說完,秦長老從客棧中出來:“我在這裏,白髮書生阻止了我們進萬鈞谷。”

看到秦長老,一幫人趕緊施禮,龍小福跑上去摟住秦長老:“師傅你終於不躲着了,可是不對啊,兩位護山長老呢?”

秦長老回答,兩位護山長老已經先行回去。自己留下是要帶他們回去。

龍小福後退一步:“不回,我們有正事兒。”

秦長老問什麼正事兒,如果這正事兒夠正,就可以不帶他們回。

龍小福問何許說不說?

何許說秦長老又不是外人,都是自家的,有什麼不能說。

“那我就說了”龍小福一副神祕兮兮的樣子,趴到秦長老耳朵邊上:“師傅,尋找萬鈞劍之旅沒結束,我們還要繼續進行。”

秦長老問他們當中哪個有收穫?

龍小福指向肖胖,肖胖嘿嘿兩聲:“長老,是我哥幫我的,不算我本事。”


秦長老點點頭,問何許跟肖胖認識也不久,爲何如此幫他。要知道如果真能得武皇傳承,這可不是一般大的恩惠。

何許回答,其實就是看肖胖順眼。沒有更特別的原因。他跟自己地球老家的一個好朋友長得像,特別像。那是一個真正的朋友,自己破產了以後,他沒有躲着裝不認識。爲了幫着自己要賬,現在還在牢裏。

幾人聽得感動,肖胖告訴何許:“哥,在這裏,我就是你兄弟。你老家的兄弟能爲你坐牢,我能爲你去死。”

“你能滾遠點不,閒着沒事兒別瞎表態,要行動來印證才行。”

何許說完,問秦長老現在可不可以讓他們繼續,先不回去?

秦長老點頭:“我也沒說現在就要帶你們回去,我只說帶你們回去而已,至於什麼時候,看情況吧。”

一羣人愕然,搞半天秦長老就是爲了打聽他們要去幹什麼,根本不是要帶他們回去。

何許請示秦長老,接下來該怎麼行動,他們是打算等兩天再走,問秦長老可以不可以?

秦長老說隨便,他們自行安排,走的時候記得通知就行,不干預他們做事。說完回了客棧。

項北告訴大家,原計劃行事。

肖胖問原計劃是不是去青.樓啊?

“你不是廢話嘛,快走,帶我去漲漲見識。”何許有些迫不及待。想起自己當年第一次女票的情景,那次還是被硬拉進去的。當然不是很正規的場所,就是街邊那些小哥小哥叫的姑娘們。

彷彿回到了第一次,這裏的紅塵女子也站街。肖胖經驗豐富,這種娛樂場所一般位於城池的哪個方位心裏都有數。根本都用不着打聽,很快來到了一條噴香的街上。

這條街清一色的都是什麼什麼花樓,最大的一家叫萬花.樓,還有百花樓,盛花樓等等。

何許說沒文化,連個像樣的名字都沒有,全都雷同。

肖胖說正常,這樣讓人一看就知道是什麼地方,青.樓還有一個叫法,就叫花樓。


何許學到新知識了,用小本本記下來,學這些他還是很有興趣的,不像學武那麼爲難。但突然又想起什麼,問這鎮上怎麼這麼多花樓?這只是一個鎮子而已。

肖胖回答很簡單,因爲這裏是混亂國。

正說着,一個濃妝豔抹的風塵之女從旁邊跑了過來,一過來就使勁兒往身上貼:“兩位公子,百花樓中喝口茶吧?”

何許說不去,人家萬花.樓有萬花,他們百花樓才百花,自己要去萬花.樓玩。

女子笑聲連連:“公子真會開玩笑,只是名字而已,又不代表數量。就算代表數量又如何,我們百花樓的姑娘即使少,那也個個是貌美如花。萬花.樓人多,可卻不一定合公子胃口。看數量有什麼用,公子總不能一次萬女吧,最終還是隻能選一個兩個三個,最多不超過五個,太多了身體吃不消。”

何許說有道理,問肖胖是不是有道理?

肖胖說是,說的有道理,數量沒用。

“那我們就百花樓?”何許也無所謂去哪個。

肖胖同意:“那就百花樓,哥別跟我搶,這次我結賬。”

“以後這種廢話少說,當然你結賬”何許纔不跟他客氣呢。在那女子屁屁上拍一把:“走,帶路,給我找最好的。”

“兩位公子請。”女子大樂,她不負責服務,就是在這裏拉人,拉一個人可是不少錢的。

進到百花樓中,立刻便是一羣鶯鶯燕燕爭先恐後的跑了過來,一個個擠到何許身邊要求服侍。弄得肖胖尷尬,果然長得帥就是好,同樣是客人,自己還是金主,這幫傢伙竟然都去招呼何許了。

何許被百花包圍,周身各種柔軟傳來。何許轉着看一圈,告訴姑娘們別亂,排成一排站好,自己要挑選。

一幫人這才鬆開何許,一個排隊站好。但明顯從來沒接受過這種訓練,沒一個站的直的,或是竊竊私語,或是對何許猛拋媚眼兒。跟老家的姑娘們素質沒法比。 何許挨個看過捏過,最後搖了搖頭。問就這些嗎?

拉他們進來的女子回答說這些都是店裏最好的,還有幾個不敢讓貴客入眼。

何許說都弄出來,別是把好的都藏起來了吧。

那女子應是,告訴一個服務員,去通知沒有接客的姑娘們都出來。

又是一羣女人從樓上下來,何許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最後排的一個女子。說不用選了,就最後那個。

所有人詫異,肖胖問何許什麼眼光啊,這女人有什麼好的,長得是挺漂亮,可這大高個也太挺拔了,這還有點女人味兒嗎?

何許舔着嘴:“就這兩條大長腿,夠玩一年的。長得高不好嗎?一米九的大姑娘上哪找去。我就喜歡這樣的,我還想帶回去呢。”

何許問他們老闆在哪,出來說說姑娘能打包帶走嗎?

拉客的女人回答:“紅樓沒有老闆一說,只有疼愛我們的大姐。大姐不在家,二姐親自在接客沒時間。但我可以解答公子的問題,人要帶走可以,但贖身的價格恐怕有點貴。”

何許說沒事兒,胖子有錢,先辦正事兒,辦完了再商討打包事宜。說着伸手指向一個身材嬌小,不到一米五,但前凸後翹的女子:“這個我也要了。這一高一矮搭配,肯定滋味美妙啊。”

何許還沒開始幹,已經開始想那感覺了。

讓肖胖繼續慢慢挑,自己要去幹大事了。何許跑到那高個女子身邊,跟他站在一起比一比,說她真高啊,比自己還高那麼多。

女子回答,從小長得就快,也不想這樣,這麼高嫁不出去,只能來這風塵之地,沒辦法。就算來了這裏,也是沒有生意。

何許說這地方人不識貨,如果在自己老家,就她這種,估計追求者能排到月亮上去。說完一手摟過那矮個子的,說她也不錯,嬌小可愛,給人一種小鳥依人的感覺。

何許嘴上這麼說,心裏想的卻絕對不是什麼小鳥依人,而是小鳥上樹,這種抱起來正好。

何許把兩人一陣猛誇,跟着她們來到房間之中,是一個單獨的小院。何許告訴二人不急,在這院子裏喝喝茶聊聊天。

二人不太懂,幹嘛喝茶聊天啊。一般來這種地方的男人,不都是澡都不洗就先急着進帳了嘛。

侍者把茶水端來,嬌小的女子爲何許倒上端起茶杯,何許接過喝一口,問她們倆叫什麼名字?

高個女子回答叫鄭清,另一個是她的妹妹,叫鄭秀。

何許一口茶噴出來:“你們倆親姐妹?”

二人一起點頭。

“這怎麼長的啊,親姐妹身高差這麼多。”何許服了,但仔細瞅瞅,二人還的確是有那麼點像。

何許問她們,這次她們倆是伺候自己整晚,還是…….

鄭清回答,是整晚。他同伴選的是至尊服務,那就是整晚的。


“那就好,慢慢聊。”何許覺得肖胖還行,挺大方。說着取出一副自己用薄木板做的撲克牌:“我教你們倆鬥地主啊,順便你們跟我說說,你們家住何處,家中都有些什麼人?”

二人看着撲克牌很是新奇,何許洗牌之後讓她們開始抓牌。教了大半天才把她們教會。教會了就一邊玩一邊聊二人身世。

二人告訴他,她們倆沒上過什麼學,原本不是混亂國的人,是雙晉的農民。因爲哥哥要娶媳婦兒沒錢,她們倆就被父母給賣給了一個土財主……

二人沒說完,被何許打斷,問她們什麼情況?她們哥哥娶一個媳婦兒,需要賣兩個閨女纔夠嗎?

鄭秀回答,因爲她們倆一個高一個矮,人家都不喜歡,賣不出好價錢。

“原來如此,我告訴你們啊,鄭清你我特別喜歡,我就喜歡大高個兒。本來想只給你贖身,去我家做個丫鬟啥的。但既然你們倆是親姐妹,那就一起贖了,去我家總好過在這裏伺候男人好,我不會隨便打罵下人的。”何許一副自己是大好人的樣子。

二人對視一眼,都是跪下:“謝謝主爺。”

那鄭秀更是直接哭了,何許讓她打住,幹嘛這樣啊,至於嗎?

鄭秀抽噎着:“主爺有所不知,這裏是混亂國,混亂國的男人特別野。我昨日還被打傷了呢。”

鄭秀拉開衣領,雙胸之上,是一道道青紫色的鞭痕。

何許看的心疼,把她拉起來,說以後沒事兒了,好好幹活就不會捱打。但別高興的太早,有任務給她們倆。

二人問什麼任務?

何許指了指桌子上的撲克:“好好學,今晚我會教你們十幾種玩法,你們的任務就是去推廣。至於具體怎麼做,我會告訴你們。以後我要生產這個東西,得先有人會玩才行。今晚其實我也不是爲了來找女人的。我就是想找人跟我玩牌,看看你們這星武大陸的人,喜不喜歡這些。要在紅樓中給誰贖身這事情,來之前也是沒想的,主要是鄭清你太吸引我了,這大高個子哪找去,所以才生出了這想法。你會在我身邊混的很好的,只要夠聽話。”

鄭清說一定聽主爺話。

何許讓她們接着說,不是賣給了土財主嘛,怎麼跑混亂國來了?


鄭清回答,被轉手賣了而已。那財主也嫌棄自己太高,因爲那財主本身還不如妹妹高。所以賣的很急迫,不想身邊有個大高個子。

何許大笑,原來是這樣。

鄭清此時卻突然臉紅的低下頭去了。

何許問她怎麼了,怎麼突然這一副小女兒遇見情郎的樣子。

鄭清回答,不但那土財主嫌棄自己,來了這裏之後,也從來沒接到過生意。

何許懂了,這妞還是完璧之身。

三人就這麼開始玩撲克,何許仔細考慮過了,就這玩意兒最容易推廣,最容易生產,要搞商業,就先從簡單的試水。他覺得閒不住了,需要錢更需要有正事兒可做。

他不覺得習武纔是正事兒。


何許一直跟倆人玩到大半夜才說不玩了,倆人還不依,說剛弄明白開始贏他了,不能這時候走。

何許說要睡覺啊,她們倆不困嗎?

二人一起搖頭,明顯興奮了睡不着。這也是何許想要的,她們倆能上癮,自己的撲克生產大業就有戲。但現在還是睡覺要緊,不是想那啥,是真困啊。反正這倆人已經決定跟隨自己了,那就不急在一時。 跟地球上住旅館差不多,第二天中午十二點前退房。何許跟胖子大概十點左右回去的。

回到客棧當中,樑子跟龍小福被一堆人圍着,正在大講特講。

何許跟肖胖擠進去,問這是講啥嘞?好像講的還挺生動,不少人捧場啊。

樑子跟龍小福沒回答他的問題,樑子將何許抓過來給大家展示:“看到沒有,聖光門天才低等弟子何許。你們不是打聽我們爲什麼那麼早到達了萬鈞劍之處嘛,就是因爲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