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周峰這才知道這麼女子竟然是魔法師,再看看他手中的長劍,額,這就是魔武雙修么,

……

「哼哼,你不是不要跟我們了么,還是跟著會長大人混吧,」學生會一行走後,錢錢冷眼看著佳佳道,

「我倒是想去,這不是會長大人不要我嗎,」看著錢錢可怕的眼神佳佳連忙改口道,「……額,不是不是,我那是開個玩笑,跟著錢錢混有肉吃啊,我其實吧,我其實吧,對了,我其實就是為了弄到這張地圖啊,」

「哦,對了,讓我看看,」錢錢的興趣立刻就被吸引過去了,

周峰卻更加好奇另一件事情:「那個……會長,他很厲害么,看你們對他都很相信的樣子,好像有他就沒什麼問題一樣,」

佳佳頓時也興奮了起來:「那是當然,你身為柏拉圖綜合學院的人竟然連會長大人都不知道啊,這怎麼行,來來來,我給你好好講解講解,」

「會長大人可是柏拉圖綜合學院的一大傳奇啊,當年他只是一個流浪的乞丐,十二歲,看起來傻愣愣的,正好流浪到了斯度加,然後被裹挾著報名參加了抽獎,他甚至不知道那是幹什麼,結果世事難料,抽獎就這麼中了,直接進入了柏拉圖綜合學院,」

「隨後用了四年的時間成為一名初級武者,這當然算不得什麼,隨後又是四年,他成為了一名中級武者,這時候二十歲,當然這樣的實力還是不夠,只是剛剛到了中級武者,如果是其他的十一大學院根本不會招收的,而在柏拉圖綜合學院這樣的人倒是不少,都是通過各種稀奇古怪的方式招進來的,他們最後都在一些其他的方向取得了一些成就,在實力這一塊最終也只是尋常,」

「人們都以為這就是他的命運,也都在想他會發展向哪裡,可是他卻無動於衷,一如進入學院時一樣傻傻愣愣,從來不和人交流,也幾乎沒有朋友,讓人懷疑他是不是有些不正常,就是這麼沉默的四年,他又成了高級武者,」

「修行越到後面越是艱難可是他就是以穩定的步伐不斷的前進,好像根本沒有屏障這麼一說而已,只要積累夠了就自然進入下一層,學院有很多人開玩笑的說他會不會就這樣四年一個境界四年一個境界,再用上十幾年就直接成了聖者,」

「當然,聖者只是玩笑,太過誇張,不過現在又是三年半過去,現在二十八歲,很多人都在猜測他什麼時候會突破到大武者去,對於聖者自然不敢去想去,不過大武者卻沒有人懷疑,極限武者也應該不成問題,」

「而且過程非常勵志和讓人無法想象,別人都是歷盡千辛萬苦,冒險磨練才進步,他幾乎一直都是在學院中埋頭苦練,而且也沒有任何的資助丹藥輔助,他也從來沒有主動的賺過積分,都只是通過獎學金啊什麼的賺的積分花銷,」

「他不管什麼時候都只是一套普通的學院制服,除了一把劍再沒有任何的裝備,這簡直是不可想象,直到加入學生會,才因為工作的原因外出,別人都把學院看做是學院,但他一直把學院當家一樣,他成為學生會後,學生會也在他的帶動下起了轉變,讓越來越多的學生,對學院有了歸屬感,而他像是維護家一樣的維護著學院,有他在,只要可以,他一定會儘力幫助每一個學生的,」

「那你就是被拋棄的家人,你要和他去他可沒要你,」周峰有些不信的道,

「這說明會長大人也容忍不了他啊,哈哈哈……」看完地圖的錢錢立刻擠兌道,

「額,不過這只是個比喻,學院學生這麼多他怎麼可能照顧的過來,再說了學生可不代表就是學院,兩個又不能畫上等號,他只是對學院有感情,希望學院越來越好而已,不管怎樣,那可是所有柏拉圖綜合學院學生的會長大人啊,是最受歡迎和喜愛的人,柏拉圖綜合學院最有人氣的學生,這人氣可不只是學生中,導師中也一樣,很多人都說會長大人就是柏拉圖綜合學院的兒子,」 「額,說了半天這位會長大人究竟叫什麼名字,」周峰最後問道,

「……羅蘭,」佳佳愣了愣道,「哎呀,總是叫會長大人,叫這個名字怎麼都不順口,」

「你們好像都對他很熟的樣子,」周峰轉頭向其他人看去,

「他確實是很讓人佩服的人,」艾米莫斯鄭重的道,其他人也都點頭,

「也就周大哥才對這些不知道啊,」錢錢開口道,「好了按照這個地圖來看,下一關的入口就在那邊,離這也不遠,你們說……我們是在這裡埋伏起來呢,還是去那邊埋伏準備卻下一關的人,到了那裡準備去下一關的人每個可都有兩個六芒星呢,而且應該有不少人會也打著這樣的目的去那邊埋伏的,」

「守株待兔也太傻了,而且看樣子今天不適合干這個,我們也別去那邊了,不管是能收集夠六芒星的還是準備埋伏的都有幾分自信才去的,雖然我佳佳不怕,可也沒必要弄這麼麻煩,我們去其他地方轉轉,說不定有什麼落單的軟柿子,而且找這些可是周大哥的專長啊,說不定還會有什麼意外的發現呢,」

「切,別再那裝模作樣了,還有你什麼時候會算命了么,還什麼不適合干這個,」錢錢不屑道,

「這還用算嗎,你看第一個在出口守株待兔的傢伙,導師收穫不少,卻遇到了我們,一切白費死翹翹了,在之後這一伙人,在這邊也不知道守了多久,之前應該也是白等了,根本就沒人進來,因為都被前面那一夥攔截了根被就沒有新人啊,在之後又是我們,偏偏還遇到了會長大人,」

「束手束腳不能傷了性命,以我們的實力,就算他出全力也不好說,這樣更沒什麼結果,只好灰溜溜的離開了,這一看就是日子不對啊,」

「難得你還會動動腦子了,不過就是因為之前的埋伏被我們破了,所以之後就會有新人進來了呀,現在埋伏正是時候,你們說呢,」

周峰沉吟一下:「我覺得,我們或許應該去下一關入口那邊看一下,」

「哦,」

「之前埋伏我們的那一伙人去了那邊,他們還沒有獲得夠六芒星晶體,一定還想得到,方向和會長他們是一樣的,或許他們是覺得這邊埋伏沒什麼效率,準備去那邊埋伏了,而會長他們過去是準備進入下一關,如果他們看到了……你們覺得他們會怎麼做,他們之前走的時候還不甘心的放狠話呢,」周峰解釋道,

「作為一個高級武者,埋伏在這裡卻無功而返,這對於他來說肯定很不爽,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會過來收拾我們的,更何況我們身上還有他們需要的六芒星晶體呢,」斯蓋說道,

「我就說嘛,今天不是埋伏的日子,所以這裡是不能埋伏的,萬一我們在這埋伏,結果他們殺個回馬槍豈不倒霉,不過也不用去那邊湊熱鬧啊,咱還是找找有沒有落單吧,」佳佳說道,

「找落單的就安全,雖然有地圖但這只是會長他們自己繪製的,也不全,如果那伙人見會長他們走了,真的想要收拾我們還是會來找我們的,還不如主動出擊過去看看情況,周大哥的感知能力我還是非常相信噠,而且會長大人這會還沒走呢,萬一一不小心被發現了,我們還有一張護身符嘛,會長大人總不能見死不救吧,捏哈哈哈……」

一番討論之後,他們按照地圖開始向下一關入口處進發……

相比至於進來的入口,這個下一關的入口要寬敞許多,周圍是密密麻麻的洞穴,不知道通向哪裡,中間還有一根根石柱,怎麼看都是一個適合埋伏的好地方,或許在設計之初,這裡就是專門為了埋伏設計的吧,

周峰已經感知到之前埋伏他們那一伙人的位置,果然他們又埋伏在這邊了,因為過來這邊的路有許多岔道,所以周峰等人並沒有與會長他們一行相遇,他們有意提高速度的情況下,反而比會長他們提前到達,

此時周峰他們繞道之前埋伏他們那伙人側邊的一處洞口小心的隱藏著,等待著後續變化,另一旁小象牙放出幾隻巫師之眼,控制著卻探索其他洞穴的走向路徑,錢錢在他們埋伏的洞穴深處已經和其他的通道口布置了幾個簡單的可控陷阱,

而在周峰的感知中在這周圍還有不少人隱藏著,這些人有些看起來是在埋伏,有些卻是要進入下一關,只是提防埋伏並沒有立刻出現,

周峰使用的莫高利一族獨特感知方法,有兩種方式,一種是主動式,可以觀察感知到更多的情況,同時自身也會散發出某種力量或者說是波動,雖然非常隱蔽,但為了保險起見周峰還是採取了另一種,那就是被動式,這種完全就是感知,不管什麼人或者物都會散發出某種波動,產生種種影響,通過感知這些傳播出來的信號波動,彼此影響,總結推論出結果,形成腦海中還原,

按說這不會被發現,但事實上周峰能夠發現有很多人注意到了,這就是他們的直覺在起作用了,其中就有那名高級武者,只是大多說都只是察覺到了異樣,卻並不知道異樣從哪裡來意味著什麼,只能心底做出一些猜測……

這時在不遠處的一處洞口中學生會一行八人直接走了出來,看起來很囂張膽子很大,有些左顧右盼看著很鬆散,但其實陣型不亂,每個人都在自己應該在的位置,盡著自己應盡的的責任,

他們的出現立刻引起了埋伏在各處的人的騷動,其中最為突出一伙人已經直接沖了出去,正是之前想要進入下一關卻又擔心埋伏的那一伙人,

老遠帶頭的一個武士就大聲的喊:「會長大人,會長大人,等等,等等,一塊走啊,」

會長應聲停下了腳步,原地等待看起來認識,

這是學生會一行中一個持著雙手巨斧的魁梧青年看向這邊道:「詹姆,你怎麼在這,你不是回去了么,」

「切,我都出發了,聽到這事立馬取消組織了一些人手過來,到時會長你們怎麼集體到這裡來了,」

周峰通過其他人的介紹知道了那名持巨斧的是學生會的一位副會長,學生會有三名會長,一文一武,剩下一位負責聯絡監督,這位正是負責武力方面的副部長,而趕過來的這位正是他手下武道部的一位成員,

「會長大人叫來的啊,不過也沒辦法,家門口出現這事,新生接到的任務是要升級傭兵等級,所以大部分都在,結果現在進來的差不多有一半都是我們學院的新生,再加上你們這些沒回去的,要是這裡面出了什麼問題,後果很嚴重啊,難道還要補充招生,所以既然知道了會長大人的意思是總要過來看看,希望不要出什麼大問題,」

「哦,來了也好啊,那正好咱一塊走,看誰敢來,」說完得意洋洋的左右環顧,似乎在對那些藏著的埋伏說,誰怕誰啊,有種你們出來,

這麼說著真的就有人出來了,在上方的一個洞穴中,這是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衣中的人,洞口,聲音陰冷的道:「怎麼,柏拉圖綜合學院不會是把這片魔獸森林畫成了你們的地盤吧,雖然離你們學院近些,但是寶藏可是無主之物,更何況是在魔獸森林裡出現的又不是在你們學院里出現的,怎麼聽你們的意思好像是要仗著人多欺負人少,」

「嘿嘿,不服咋滴,你也說了這是無主之物,誰有能力誰拿,我們進來的人多我們就拿有什麼不公平的,不服你也多帶些人呀,」剛才跑出來的那男子道,

「嘿,我之前就聽說有些人危險不許傷那些學生的性命,這是魔獸森林不是學校要是怕就不要進來,至於人,嘿,你們真要想仗著人多,那我們也只能聯合了,到時候還不知道這裡誰才說了算,」那黑衣人冷笑道,


剛才跑出來的那名男子還要說什麼,被一旁的副會長擺手制止,看著那黑袍人平靜的道:「按說我們學生會準備怎麼做沒必要告訴你們,不過你們既然這麼擔心我說說也無妨,寶藏什麼的我們並沒有太在意,你們要能拿走你們就拿走每人攔著,只是你們要是無故傷害新生性命,我們既然看到自然不會坐視不理,當然若是他們自己做了什麼不應該的事情,我們也不會無理取鬧,」

「至於我們會不會以多欺少你們大可不必擔心,只是希望如果如果有了衝突手下留情一二不要殺氣太重,之前被你們淘汰了不少人我們就算看到只要沒有出人命我們又什麼時候插過手,」

「我再說一次這裡可不是學院,那我們要是非要下殺手呢,」黑袍人帶著冷意道,

「如果是那樣自然沒什麼好說的,不要讓我們發現,你也說了這裡不是學院,可沒那麼多的規矩,你們要是看到相熟的人遇難,也會出手幫助,我們要是看到那些新生自然也會出手,到時候大家就手底下見真章吧,」副會長眯著眼睛道, 蛟並未立即答話,一時間房間中便是寂靜了下來。屆時,從窗外射近的陽光顯得格外耀眼,庭院的蟲鳥之色更加的響亮了。

但對於這些,周天並未理會,他只是看著右手臂上的黑白陰陽圖,低頭沉思起來。

半響后,蛟的聲音打破了房間中的寂靜,道:「雖然我不知道是誰把九天玄黃獸封印在你體內,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你體內一定封印著一隻九天玄黃獸,而且還是在你小時候封印的,所以你才會一點都不知情,從你昨晚爆發出的真元氣息來看,你體內的九天玄黃應該是不死鳳凰或赤炎朱雀。」

「小時候?不死鳳凰?赤炎朱雀?」眉頭微皺,周天疑惑的道。

「玉麒麟,虛無神龍,不死鳳凰,赤炎朱雀,遠古白虎,上古玄武,弱水天鯨,幽冥玄蟒,奎星神助,這九大神獸就是九天玄黃獸,其中玉麒麟,虛無神龍與不死鳳凰在九天玄黃獸之中實力最強,但具體誰最強,這誰也知道,畢竟玉麒麟掌控著時間之力,而虛無神龍則掌控著空間之力,不死鳳凰不僅擁有涅盤之能,而且是所以九天玄黃獸中真元無限之能最強的。」蛟解釋道。

「而其他六大神獸也各有所長,赤炎朱雀擁有著世上最強之火,遠古白虎身具滅世之雷霆,上古玄武掌控冰寒,弱水天鯨是水之祖,幽默玄莽則是世間最毒之物,奎星神助能駕馭一切金土,攻擊力不僅攻擊力驚人,而且防禦力堪稱世間第一。」

「可你是怎麼知道我體內的九天玄黃獸是不死鳳凰或赤炎朱雀?」聽了蛟關於九天玄黃獸的介紹,周天心裡還是相當震驚的,但他如今實力太低,他和神獸之間相距甚遠,現在他最關心的是自己體內的九天玄黃獸。

「你昨晚爆發出的真元是狂暴無比的火屬性的真元,而九天玄黃獸當中是火屬性的只有不死鳳凰和赤炎朱雀。雖然曾今和朱雀玄天力交過手,但昨晚我剛蘇醒,感應靈敏大打折扣,如果你再爆發一次,我就能判斷出你體內的九天玄黃獸究竟是不死鳳凰還是赤炎朱雀。」似乎很樂意周天問他一般,蛟每一次解答周天的疑惑都是很詳盡,並未表現出半分的不耐煩。


周天聞言,眉頭依舊深皺,右手摩擦著下巴,沉吟片刻后,才疑惑的道:「可爺爺為什麼騙我呢?」

「可能是你爺爺還不想讓你知道。畢竟這九天玄黃獸可不是憑他混沌境的實力就能參與的,而且能把九天玄黃獸封印在你體內的人,那勢力更是驚天,可以說是站在整個天玄大陸的巔峰也不為過啊!」蛟隨意的解釋道:「當然,也有可能你爺爺根本就不知情。」

「可能吧!」

片刻后,周天點點頭,隨即他眉頭一挑,急忙問道:「你剛剛說混沌境?」

「怎麼?你不知道你爺爺原本是混沌境的實力?」蛟詫異的的反問道。

「我爺爺是混沌境強者!!!」雙眼睜大,周天一臉駭然,片刻后,才驚嘆道。

「我只是說你爺爺原本有著混沌境的實力,可沒說他現在有混沌境的實力。」蛟淡淡的道。

「啊!」周天聞言,也是一怔,旋即漆黑如墨的眸子一轉,便道:「是因為我爺爺受了傷,而實力沒有完全恢復嗎?」

「嗯。 我已經無敵! ,距離完全恢復還很遠呢。」蛟頗為感慨的道。

「那我爺爺還需要多久才能完全恢復實力?」周天有些關切的問道。

「這就不好說呢,如果不藉助外物的話,估計永遠都不會恢復,但如果有足夠的外物相助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蛟語重心長的道,隨即它話鋒一轉,道:「不僅你爺爺需要恢復,我也需要回復,而且這恢復的重任還得交給你,畢竟你是陰陽龍鳳圖的主人,也就是我的主人,我的實力恢復了,陰陽龍鳳圖也就修復了一半了。」

「你還…算了,要怎樣才能讓你恢復?」周天本想說你都吸收了倆件法器了,還沒恢復,但轉念一想,極品仙器又怎麼可能這麼容易被修復。

「這簡單,吸收足夠的極陰法寶就能恢復了,當然級別越高越好,至少比昨晚的法器高。」蛟隨意的道。

「什麼?你…」周天有些氣節,半天後才道:「還簡單, 反派辭職之後 。」

「這樣啊!極陰法寶就先放一放吧,但是,你一旦遇見極陰的武器法寶和純陽丹藥,你一定要想辦法搞到。」蛟很是鄭重的囑咐道。

「怎麼還要純陽丹藥了?」周天驚疑的問道。

「因為陰陽龍鳳圖是雙器靈的仙器,我只是代表著陰的器靈,還有代表著陽的朱雀沒有蘇醒和恢復,而且朱雀這傢伙還會煉丹。嘿嘿,只要有它煉丹,你就有一定的資本去購買武器法寶和純陽丹藥了。」蛟有些興奮的道。

「這樣啊!」周天點點頭,旋即又道:「可我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分辨那一件法寶是極陰法寶,那一枚丹藥是純陽的。」

「這你就放心吧,只要我像現在一樣隱身在你身上,我就能分辨,然後告訴你的。」蛟保證道。

「哦。對了,你現在是什麼實力?」周天已經基本上相信了蛟說的一切,現在的他就像一個好奇寶寶一般,不斷的提出心中的疑惑。

「大概剛剛達到凝脈境第一門吧,但只要有極陰法寶我的實力就能再增強。」蛟答道。

「我現在身無分文,想要得到法器,基本不可能,除非像上次一樣能在街上淘寶。」周天撇撇嘴,無奈的道。

「身無分文?你的空間戒指你不是有一卷地階中級功法,倆卷地階中級武技,還有一卷玄階高級武技和一顆嵐靈晶石嗎?」蛟有些疑惑的聲音在周天的腦海中響起。

「地階的功夫和武技我可不敢拿出來,一旦拿出來,那不是招錢,那是招命。」周天自嘲的道,就自己這實力,一旦有人知道他有地階的功法和武技,估計周家都有危險。隨即,他又疑惑的道:「嵐靈晶石?那是什麼?我不記得空間戒指里有這個?」

「嵐靈晶石是煉製空間法寶的關鍵材料,就是你空間戒指里那顆藍色的晶石,看你的樣子,好像你不知道它是嵐靈晶石。」蛟解釋道。

「是這個嗎?」聞言,周天心神一動,那顆鑲嵌在他從街上買來的古樸手鐲上的晶石便出現在他的手中,看著藍色的晶石,道。

「不錯,就是它。這顆嵐靈晶石至少比一部玄階中級武技都要貴重。」蛟應聲道。

「憑我這實力拿出這等東西,只會給自己招來危險。」周天癟癟嘴,道。


「淬鍊境七重,的確,你實力太弱了,得儘快提升才行啊!」蛟也是無奈的道。


「要不是師傅給的天靈丹,說不定我現在還是淬鍊境四重呢。」周天倒是未對蛟隱瞞天靈丹的事,道。

「嗯,我再指導指導你修鍊,加上天靈丹的話,應該可以讓你三個月內突破到淬鍊境第八重。」略微沉吟,蛟道。

「三個月!」周天震驚的道。要知道,能在半年內從淬鍊境七重突破到淬鍊境八重,就已經是天才中的天才了,沒想到蛟居然可以讓他三個月內突破,雖然有天靈丹的幫助,但周天相信,如果一切照舊的話,他要突破到淬鍊境八重,自少要四五個月。

「嘿,好歹我也跟陽帝和陰后混了幾百年,而且還是極品仙器的器靈,這點事自然可以。」蛟頗為自豪的道。

「那快指導吧。」周天有些迫不及待的道。

「慌什麼?瞧你那樣,再怎麼也是陰陽龍鳳圖的主人,注意點形象。」蛟不急不緩的說教道。

「你…我才不要什麼形象,快教我吧!」聞言,周天咬牙切齒的看著手臂上的陰陽龍鳳圖,他真想罵它,形象你妹啊!不過還是忍住了,畢竟有求於人。

「呵呵呵!明天再說吧!」

似乎對於氣氣周天,蛟感到很自豪一般,爽笑道。最近幾天斷了兩次更,這是因為忙於各種考試,還好,臨時抱佛腳,佛主沒有拋棄我,沒有掛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