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百地丹野閉上雙眼,整個人散發一種玄奧的氣息,就像進入了忘我的境界,心中一片空明。

他緩緩擡起雙手,在胸前做出一個緩慢的結印,口中卻平靜的說道:“龍蒼宇,這是我最後一個絕招,當年的龍嘯天都不曾見過,若你能接下,我必然死在你面前。”

龍蒼宇自負的笑了笑道:“很好,這一刻我已經等了十幾年,從我知道真相那一刻起,無時無刻不期盼着和你一決生死,了結這場恩怨,這次我要讓你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九字真言。”

距離海邊數百米之外的一處山坡上,站着兩位出塵脫俗的人物,一位粗布青衫,手提斷劍,劍名魚腸,另一位寬大僧袍,手中提着酒葫蘆,不時喝上一口,竟是位酒肉和尚。

這二人的來歷非同一般,華夏神榜排行第一的人物,當年的破空一劍,手握魚腸平四海的凌空絕,那和尚便是神榜排行第二位的酒肉佛陀,此人已入大慈悲境界,堪稱活佛轉世,所謂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這其中的蘊含的佛理,普天之下只有他一人明悟。 這二人的出現絕非巧合,他們與龍門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一直在暗中觀察着龍門的發展,同樣也在暗中保護着龍蒼宇。

他們來到這裏並不是爲了山口組,也不是爲了日本的衆多高手,而是爲了一直在場外悠閒自在看戲的葉無塵,現在這個時候還不是他們現身龍門的時候,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出手的。

今日一戰勝利的天枰已經倒向龍門,可龍門的高手也都傷痕累累,若葉無塵出手恐怕龍門就要一敗塗地了,雖然葉無塵不像是這種落井下石的人,但防人之心不可無,終歸是死敵,誰又能保證他不會頭腦一熱瘋狂一次呢。

所以,凌空絕和佛陀也到了這裏,爲的就是防止最後和天門撕破臉皮,那時能保住龍門的就只有他們了。

另外凌空絕今日到來還有一事想要找龍蒼宇問清楚,那就是關於羽凰的下落,當初佛陀分析羽凰還沒死,讓凌空絕死寂的心再次甦醒,封劍十年之後又一次重出江湖。

根據佛陀的推斷,羽凰當初被人所救,那人應該是龍嘯天安排的,時至今日想知道羽凰的下落只有在龍蒼宇身上入手。

很早之前凌空絕就想現身問清楚,佛陀卻一直阻止他,說時機未到,不可魯莽,但這次佛陀卻沒有阻止,按他的話說,日本戰敗以後,時機就成熟了。

傳說佛陀已經能夠窺視天機,不管別人信不信,凌空絕是深信不疑,上百年來能夠達到大圓滿大慈悲之境的人,只有佛陀一個,如果要問神榜第一的凌空絕最相信的人是誰,毫無疑問就是這位酒肉和尚。

普天之下,凌空絕想做什麼事,能夠阻止他的人有兩個,一個是他深愛的女人,神榜第三位的羽凰,另一個就是佛陀,其他人都沒有那個資格,包括當年的龍嘯天。

凌空絕眼神平淡的看着下面龍蒼宇和百地丹野的對決,雖然相隔數百米又是黑夜,但似乎並不影響他的視力。

“少主真是天賦異稟,比起當年的龍主已經青出於藍了。”凌空絕淡淡道。

佛陀回頭看了他一眼,微笑道:“你可是從來不會誇獎別人的,今日怎麼一反常態,誇獎起少主來了。”

凌空絕傲然道:“那是因爲沒人夠資格從我嘴裏得到誇獎。”

“那你覺得葉家小子如何?是否有這個資格呢?”佛陀問道。

“天罪那老東西親手教出來的怪物又怎麼差的了,不過他和少主相比,終歸是缺了點殺氣。”凌空絕淡淡道。

佛陀的笑容忽然有些惆悵,似乎是想起了一些往事,輕嘆一聲道:“天罪,二十年過去了,不知道現在他到了什麼境界,怕是更厲害了吧。”

“一個被上天懲罰的罪人,終歸要付出代價,下一次我不會讓二十年前的悲劇重演。”凌空絕冷冷道,內心深處似乎對天罪有種極深的怨恨。

場中,百地丹野的結印已經完成,龍蒼宇雙手展開放在胸前,輕頌道:“左手爲常靜,故名爲慈悲之手,渡頑愚衆生,右手爲常動,故名爲智慧之手,渡上根利器,稱爲“悲智雙運”渡盡無餘凡夫。”

雙手於胸前合二爲一,迅速結印,不動明王印,大金剛輪印,內獅子印,外獅子印,內縛印,外縛印,智拳印,日輪印,寶瓶印。

九大法印完畢,龍蒼宇身上猛然爆發一股無與倫比的力量,這力量似乎並不來自人力,而是藉助自然的力量,所謂道法自然,龍蒼宇早就悟透其中的至理,否則無法發動真正的九字真言。

面對如天威一般的恐怖氣息,百地丹野於狂風中紋絲不動,右手食指猛然指天,頓時一聲驚雷乍響,空中凝聚一團雲霧,從那雲霧中跳出一隻數丈有餘的斑斕猛虎,張牙舞爪向龍蒼宇撲來。

遠處的葉無塵眼神暮然一凝,喃喃道:“萬獸王印,不愧是大幻術師,竟然也悟出了自然之道。”

一旁的鐘魁義,滿面震撼的看着二人的對決,這種力量的碰撞他也達不到,聽到葉無塵的話低聲問道:“少主,何爲萬獸王印。”

葉無塵淡淡道:“以結印幻化萬獸之身,以自然之力賦予獸王本源力量,那老虎看似只是幻想,卻擁有真正獸中之王的力量,這是日本幻術中唯一可以對抗九字真言的招數,據說已經失傳百年,沒想到百地丹野居然練成了,這場對決有的看了。”

鍾魁義點點頭,他雖然是神榜高手,縱橫江湖多年,但若要論博纔多學,通曉古今,卻是無法和葉無塵相比。

那猛虎從雲中躍出,一聲虎嘯聲震四野,帶着萬獸之王的威嚴,瘋狂的撲向龍蒼宇。

面對龍蒼宇身上恐怖的氣息,老虎毫不畏懼,張開血盤大口,露出鋒利的獠牙,勢不可擋。

龍蒼宇冷哼一聲道:“雕蟲小技,九字真言,臨。”

隨着臨字落地,龍蒼宇右手向前推出,不動明王印悍然出手,迎向撲來的猛虎。

轟然一聲巨響,不動明王印擊在猛虎的身上,一聲淒厲的慘叫傳出,猛虎從空中跌落在地,一個翻滾竟然又站了起來,冷酷的眼神死死盯住龍蒼宇。

似乎知道眼前之人的厲害,老虎一步步緩緩向龍蒼宇走來。


龍蒼宇冷冷一笑道:“降三世三昧耶會,破。”

轟,又是一聲巨響,老虎的身體猛然炸開,化作無數煙塵,飄飄散去。

百地丹野臉色白了幾分,看向龍蒼宇的目光越發的凝重起來。

雖然第一會合接下了不動明王印,但九字真言的厲害之處就在於一字強上一字,接下“臨”並不算什麼,接下來的對決將會越來越吃力。

龍蒼宇不想給他喘息的機會,張口道:“九字真言,兵。”


右手收回,左手早已完畢的大金剛輪印,悍然推出,直奔百地丹野打去,這次的威勢比之不動明王印卻是強上了不少。

百地丹野毫不示弱,右手擡起指向雲霧,頓時一聲狂吼再次出現,又是一隻威猛雄獅從雲霧中跳出,迎向大金剛輪印。

萬獸王印,駕馭萬獸之本源,也算得上一門奪天地之造化的奇術。

眼看大金剛輪印又被雄獅擋下,龍蒼宇口中念道:“降三世羯磨會,破。”

雄獅再次化爲煙塵散去,同時,大金剛輪印的力量也隨之消散,第二次攻擊依舊打成平手,不過百地丹野的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

接下來,龍蒼宇不在給他喘息的機會,鬥,者,皆,數,組,行。連續六道法印,一道強過一道,全部向百地丹野攻去,一瞬間,沙灘上飛沙走石,狂風呼嘯,強大的力量將距離較近的龍門諸人逼退數步,即便是距離較遠的葉無塵,也微微後退一步,眼神中佈滿驚訝。

位於力量中間的百地丹野,所承受的壓力是外人無法想象的,不過他依舊沒有退縮,用盡全力向前一推,頓時在那雲霧中跳出六隻猛獸,分別迎向六道法印。

這些猛獸千奇百怪,有餓狼,巨蟒,狗熊,花豹,以及剛剛被打敗的獅子和老虎,它們張牙舞爪瘋狂的撲向六道法印。

“砰砰砰”幾聲悶響過後,鬥,者,皆,數,組,五道法印都被擋下,但第八道日輪印卻猛然將狗熊擊碎,穿過幻想正中百地丹野的胸口。

“噗”鮮血狂噴,百地丹野的身體如同一片樹葉般向後飛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幾個翻滾後再無動靜。

龍蒼宇大口喘着粗氣,連續發出八道真言,身體的消耗很大,眼前已經不斷有金星閃過了。

稍微恢復了一下,龍蒼宇站直身體,淡淡道:“能夠接我八道真言的高手全世界也找不出幾個,你能夠死在日輪印下,也足以告慰自己了。”

“咳咳”兩聲輕咳響起,清晰的傳進每個人的耳朵,龍蒼宇震驚的看向趴在地上的百地丹野。

手指微微動了一下,然後身體緩緩縮成一團,就那樣一點一點爬了起來,佝僂的身體顫顫巍巍的站起,嘴角的鮮血還在不斷滴落,蒼老的面容帶着釋懷和倔強。

“不要高興的太早,戰鬥還沒結束呢。”百地丹野聲音顫抖的說道。

龍蒼宇大笑兩聲道:“很好,痛快,既然你還有再戰之力,那就讓你見識一下最後一道真言,無論勝負如何你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若你能接下而不死,你就可以活着回到日本,龍門的人不會再爲難你。”

百地丹野深吸一口氣,挺直身體,擦去嘴角的鮮血,然後微微擺手道:“先等一下,我心中有個疑惑,不知你能否幫我解開。”

龍蒼宇微微皺眉,凝視着他,道:“你說吧。”

百地丹野咳嗦一聲道:“你所使用的九字真言和我知道的,爲何有那麼大的區別,到底哪一個纔是真正的九字真言。”

龍蒼宇沉吟一下道:“我用的纔是真正的九字真言,你們日本流傳的只是抄襲而來,而且當初還抄錯了幾個字,自然發揮不出真正的威力。”

“你的萬獸王印的確很強,如果對陣流傳在外的九字真言可能有取勝的希望,但想對付真正的九字真言,卻差了很多,尤其是最後一字,那纔是九字真言真正的力量。”

百地丹野瞭然的點點頭道:“中華文化,果然博大精深,今日我徹底領教了,不過,單憑几句話是不可能打敗我的,讓我見識見識真正的力量吧。” 龍蒼宇的眼神逐漸變得深邃,一種不同於之前的氣息釋放出來,那是感覺彷彿來自玄冥宇宙,最後一道真言與前八道完全不同,若說之前是藉助自然之力,那麼這次便是通天徹地,藉助宇宙蒼生的力量。

百地丹野嘴角含笑,到了這種局面,生死對他來講已經不在重要,他心中唯一所想就是拼進全力接住龍蒼宇這最後一擊,作爲巔峯強者,能夠死在這樣一場驚天動地的戰鬥中,死而無憾。

他深吸一口氣,緩緩舉起雙手,夜空中不知從哪裏飄來一朵黑雲,在他頭頂凝聚成一片巨大的雲霧。

閉上雙眼,百地丹野雙手緩慢的在頭頂結印,口中唸唸有詞,時間不大,他身上竟然也散發了一股玄奧的氣息,神祕且透漏着詭異。

這股氣息雖然沒有龍蒼宇那樣看上去那麼強大,卻穩穩的將他包裹起來,如同一層護罩一樣,外界的任何威壓都無法透過他的防禦。

隨着雙手結印的完成,空中的雲霧忽然緩緩旋轉起來,逐漸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一開始還不明顯,隨着時間的推移,雲霧越轉越快,那漩渦也越發的壯麗清晰。

龍蒼宇同樣閉上雙眼,嘴角卻微微翹起,顯露出絕大的自信。

自從冥王出道以來,從沒有發揮過九字真言的真正力量,今日也許是爲了儘快結束二十年來的恩怨,也許是爲了表達一種對強者的尊敬,總之他就是想發揮全力,酣暢淋漓的大戰一場。

隨着結印的完成,龍蒼宇的氣息變得狂暴起來,強烈的狂風在他身旁毫無顧忌的肆虐,他站在風中,猶如上古戰神,此刻在他眼中,或許天下蒼生皆螻蟻。

二人幾乎同時睜開眼睛,這意味着最後一擊的時間到了。

百地丹野右手猛然擡起,指向天空,口中大聲道:“九天神龍衝玄宇,破滅冥王九字言。”

異象頓生,空中那巨大的漩渦中心忽然射出一道強烈的光束,將百地丹野罩在其中,同時一聲龍吟響起,彷彿沉睡了千萬年的巨獸忽然甦醒。

那一聲充滿威壓的龍吟響徹天地,一瞬間風起雲涌,天地變色,那是來自上古的力量,古老而悠遠的氣息從雲層中降落。

隨着龍吟聲漸進,從那漩渦中心的光束之中,飛出一條通天巨龍,身長數十丈,在雲層中翻滾奔騰,那種力量似乎比龍蒼宇還要強上幾分。

望着那從天際翱翔的巨龍,龍蒼宇眼冒精光,大吼一聲:“來得好。”

隨即雙手化拳爲掌,放於胸前,口中念道:“我心即禪,萬化冥合,除一切罪惡,破萬法明空,九字真言,前。”

隨着話音落地,龍蒼宇雙掌猛然向前推出,頓時狂風肆虐,寶瓶印霍然推出,強大的力量捲起百丈沙塵,猶如一場遮天風暴,向百地丹野捲去。

百地丹野臉色無比凝重,用盡全身力氣,右手猛然落下,指向龍蒼宇,那飛舞的巨龍如同得到命令一般巨大的身軀俯衝而下,向那肆虐的風暴中撞去。

時間在這一刻定格,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緊緊注視着如同天威一般的對決。

“轟隆”一聲巨響傳來,兩股力量展開激烈的碰撞,砂石紛飛,風暴狂涌,站在遠處的衆人都被力量的餘威逼退數步。

巨龍在風暴中發出陣陣龍吟,身軀不斷掙扎想要突破風暴的束縛,而寶瓶印如同一根巨大的繩索將巨龍牢牢鎖住。

隨着時間的推移,兩股力量逐漸削弱,巨龍的掙扎越來越弱,風暴也越來越小,終於,力量到了臨界點,轟然爆破。

寶瓶印突破巨龍僅剩一點餘威向百地丹野擊去,萬獸王印最終還是沒能敵過九字真言,不過寶瓶印剩餘的力量還不足以要百地丹野的命。

就在這時,天地間忽然一片肅靜,彷彿來自遠古的吟唱聲響起:“佛前蓮花,八座八朵,度世間一切苦難,除時間一切妖邪,是謂通達圓滿,大慈悲化境。”

時間彷彿靜止,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龍蒼宇面色**,身上散發着淡淡的金光,朗聲道:“大蓮花印,解你今生苦難,送你往生極樂。”


話音落地,一朵金色蓮花,散發着淡淡的佛光,向百地丹野飛去。

這是龍蒼宇早已爲他準備好的最後一擊,大蓮花印,超度一切亡魂。

百地丹野看着朝自己飛來的金色蓮花,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他已經無能爲力了,這大蓮花印看上去威力不如之前的寶瓶印,可心中卻明白這看似普通的蓮花所蘊含的的力量比九字真言的最後一擊,只強不弱。

早已是強弩之末的百地丹野再也沒有力量去抵擋,現在能做的就是坦然的面對死亡,以此大蓮花印結束一生,也許就是最好的歸宿,至少不必擔心魂歸荒野。

下一刻,大蓮花印撞在他的胸口,然後整個身體都被**的金光籠罩,在光束中百地丹野的微笑如同春風一般和煦,輝煌的一生就此終結。

他的名字也許會留在日本的歷史中,也許會留在這片沙灘上,但記住他的人卻寥寥無幾,世間會沖淡一切記憶,二十年後誰又能記得這片沙灘那場驚天動地的對決呢。

生命隨着金光的散去消失在世間,他的屍體就那般微笑着倒下,死而無憾。

龍蒼宇牽強的笑了笑,轉過身望向葉無塵的方向,四目相對彷彿別有一番深意。

這一眼包含了太多,只有他們二人才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也許是爲了聖戰的勝利,也許是爲了接下來的王者爭鋒,這兩位巔峯人物的心思沒人猜得透。

便在此時,不遠處亮起一道驚虹劍光,猶如閃電一般將夜空照亮,接着便是一聲悶響,一道人影飛來跌落在沙灘上。

衆人定睛一看,不是別人正是與音羽冰纖對決的武聖唐澤玄鏡,此時他嘴角溢出鮮血,身體佝僂着緩緩爬起,胸前的衣襟已被鮮血染紅。

遠處一個白色的身影飄飄而來,衣衫飛舞,劍光霍霍,逐月古劍此時如同明月般耀眼。

音羽冰纖,邪握逐月,緩緩而來,她並沒有去追擊重傷的唐澤玄鏡而是來到了龍蒼宇的身旁,投來一個關心的眼神,龍蒼宇微笑着搖搖頭,示意自己沒事。

音羽冰纖的目光這才放在唐澤玄鏡的身上,逐月緩緩舉起,劍氣盎然,這一擊之下一代武聖唐澤玄鏡必死無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