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在摧雲山一直走了好幾個時辰,終於在凌晨時分來到了以前自己掉進去過的那個深潭,這個地方他來過好幾次了,他也一直懷疑自己不能修鍊是因為這深潭的緣故,但沒有任何的發現。

「那是、兩生花?走,我們過去。」一路上一直不曾言語的星魂在臨近深潭旁邊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深潭中央兩朵小花就這樣懸浮在水面之上。

「怎麼會有花呢,我來過好幾次了,從來沒有見過啊。」楚凌飛也看到了這所謂的兩生花,本來深潭就很小,中間一朵小花霎時顯眼。兩片紫色的葉子甚是耀眼,碧綠色的花莖上襯托著黑白兩片花朵,向陽的那朵開出的是粉白色的花,有著大片而豐美的花瓣;而背光的那一朵花是小小的,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是暗啞的墨灰。看的楚凌飛一陣唏噓,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怪異的花朵呢。

「傳說天地間有一種花,並生一枝,花開兩朵,是為兩生花。並蒂而開,相依而生,一朵死,另一朵便立時枯萎,齊齊凋敗!幾見桑田成滄海,又逢枯木兩生花,兩生花開兩生悲!上一世的我也只是聽說過,從來沒見過。這兩生花開在生與死的彼岸,沒想到這一世一來就見到了這舉世難求的極品靈藥。這東西可以為你衍生出另一個靈魂,一個能夠靈魂出竅的分魂。」看到楚凌飛伸手去摘花,星魂的話語都在不自覺的顫抖。

隨著兩生花的摘下,深潭深處突然爆發出一陣轟隆隆的響聲,彷彿是某種機括聲一般。隨之而來的就是漆黑色潭水彷彿沸騰了一般咕嚕作響,不斷往外冒出黑氣。嚇得楚凌飛急忙往外跳去,這些事情長這麼大從來沒有接觸過。

「我猜的不錯的話這應該是一座孤墳,因為兩生花只會開在遺憾極大的人的墳墓之上的。你既然摘下了他孕育出的兩生花,就相當於接受了他的委託。」星魂的話音剛落,就看到深潭之中慢慢冒出一座漆黑如墨的石碑,上面刻著一連串的墓志銘——

蓋世一生又如何,絕世無敵又怎樣。

兩情相悅終得散,獨闖幽冥難回情。

這樣又有何用?何用啊?

「被情所困,情是噬心的毒藥啊!」看到這深刻在石碑上的字,星魂彷彿被感染了一般,不再言語,彷彿自己也經歷過一次刻骨銘心的愛情一般。

楚凌飛輕輕的用手撫摸著這座石碑,久久不再說話,然後向後退了兩步,很恭敬的鞠了一躬。突然,整個石碑突然砰然碎裂,化作細細石粉落入了深潭之中。 隨著石粉的落入,原本漆黑色潭水慢慢變了顏色,變化如同兩生花一般,粉白色的潭水代替了原來漆黑色毫無生機的潭水。

「這世間有人能了解他的執著了,死者的心意已了。這深潭如果是他墳墓的話,應該還有一場大造化等你去。」看到湖水顏色變了,星魂又一次開口說道。

旋即楚凌飛在星魂的幫助下屏住了呼吸,慢慢沉入了深潭之中。隨著星魂的指示,楚凌飛感覺這深潭裡如同迷宮一般,若是自己的話絕對堅持不住,甚至會被迷宮繞暈,死在這深潭之中。

「嘩」終於出來了,楚凌飛猛然從水中冒了出來,映入眼帘的是另一番景象。這完全不是一座陵墓,反而像是某位高手隱居的地方,各種家用應有盡有,活脫脫的人間仙境一般,而且還種了好多美麗的花,看來死者生前相當的愛花。

懷著一股恭敬的心思,楚凌飛慢慢朝里走去。但是大門緊閉,楚凌飛輕輕拉了一下毫無反應,有點的急迫的他用力一拽,門把瞬間脫落。

「趴下!」星魂急促的聲音一瞬間出現在楚凌飛的腦海,一股大力強行將楚凌飛按在了地上,緊隨而來的就是幾桿利劍飛馳而過,狠狠的插在了身後不遠處的崖壁上,不斷冒出黑煙。

「手段端的狠毒,看來死者並不希望別人打擾自己的。」星魂嘆了口氣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這場大造化楚凌飛可能得不到了。

其實楚凌飛並不在乎這什麼造化,現在的話還沒開始修鍊,對於那些並沒有多少奢望。但是死者那重情義的心卻讓自己深深折服,楚凌飛慢慢的退到台階下面,又鞠了一躬,這就準備原路返回。

正在這時,原本緊閉的大門竟然緩緩開啟了。「孤星果然沒看錯人,這小子這麼重情義,成長起來絕對會是混元大陸最巔峰的存在。」星魂心裡自語道。楚凌飛兩次的鞠躬,星魂都看在眼裡,楚凌飛舉手投足之間沒有絲毫的做作,完全是發自肺腑的。


「還等什麼啊,快進去吧。主人已經認可你了。」分魂看到楚凌飛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間,難道他能深刻感受到死者那股不屈的心嗎?在星魂的催促下,楚凌飛終於輕挪碎步,緩緩向里走去。

剛進門就看到大廳正中端坐著一尊骷髏,也不知道已經死去多久了,但楚凌飛遠遠的依然能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悲傷和不屈服。

「既然你來到了這裡,就說明我們有緣。也不知道這是多少年之後了,也不知道我那絕美的容顏還剩多少,也許只是一堆白骨了吧。」這是從白骨之中飛出一團白霧,只聽到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聽了她的話楚凌飛才環顧四周,這竟然是一位女子的閨房。

「想我們魔族叱吒風雲那麼多年,又有何用啊。修為這麼高又有何用啊,最終還不是生死兩隔,他獨自丟下我去了,到頭來還不是自己一個人在這裡慢慢等死嗎?在生與死面前,所有的努力都是那麼蒼白。我恨蒼天的不公,我恨啊!」這位女子一直在埋怨,這應該是她臨死前最後的執念了吧。

「前輩安息吧!既然蒼天不公,我楚凌飛就逆蒼天;蒼天不平,我就將其打破。」不知為何,楚凌飛聽了死者的話之後身上猛然爆發出了王者的霸氣,久久不能平息。

「楚凌飛,凌雲壯志,一飛衝天!謝謝你!」執念聽了楚凌飛的話之後,過了很久才慢慢說了一句謝謝,「你已經具備了我魔族的血脈,卑鄙人類的修鍊方式已經不適合你了,你來這裡就是我倆的緣分,我會將我一生成就傳給你,以後的路還要自己走。」


「你聽好了,我們魔族的修鍊方式。我的時間不多了。」聽到執念鄭重的聲音,楚凌飛一陣激動,原來自己還能修鍊,應該是上次掉入深潭,本身血脈被侵染了,具備了她所謂的魔族血脈。

一刻鐘的時間,都是執念向楚凌飛傳授功法修習要注意的方面。「前面說的那些是本族的修鍊心訣,我們魔族是被上天拋棄的一族,是天地元素的棄兒,但我們卻是黑夜的寵兒。那邊還有我的一本手札,我消散之後這裡的所有全部都屬於你了。但你要切記,我喜歡幽靜,別讓我在黃泉之下不得瞑目。」

「另外,我們魔族的大本營就在幽暗沼澤正中央,以後有機會你要去,重振我們魔族雄風。也不枉我的一片苦心。」說完這些,女子的執念慢慢消散在了空氣中。

這時楚凌飛才醒悟過來,自己都沒來得及拜謝這位強者,怎麼著也算是自己的半個師傅了吧。想到這裡,楚凌飛認真的來到白骨骷髏身前行了跪拜之禮,算是簡單的拜師了。

接下來楚凌飛根據執念剛才的指示將一些有用的東西都拿了出來,其中還有女子生前用過的武器——風暴之鐮!一把中階天級武器!這個世界的武器也分天、地、人三個等級,每個等級還分上中下三個等階。這把風暴之鐮算是比較頂尖的了。


按照執念的意願,楚凌飛將那本手札揣在了懷裡,背著風暴之鐮很恭敬的退了出去,將大門緊緊關上這就準備回去。

「既然您喜歡幽靜,那這個地方小子不會讓別人知道的。小子告辭了。」自始至終楚凌飛都是倒退著回去的,這是對死者的尊敬,不能將背部面對這死者。

「小子,佔了大便宜了啊。學了功法,拿了武器,確實是不小的造化。但那什麼魔族我怎麼從來沒聽說我啊?」在裡面一直沒有言語的星魂在楚凌飛出來了之後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現在能修鍊了。至於魔族什麼的等以後慢慢我就會知曉的!」現在的楚凌飛並沒有因為得到了這些好處沾沾自喜,甚至情緒有點低落,看樣子被剛才女子的話感染了。

「星老,你說人能不能長生不老啊?」楚凌飛喃喃的問道。 「這個真不好說,像我這種狀態,算是長生不老了吧。但那又有何用呢,只能作為孤星的一個星魂存在,又有何意義呢!」聽到楚凌飛的問道,星魂情緒也有點低落的說道。

旋即兩人又通過深潭來到了地面之上,楚凌飛就這樣靜靜的站在深潭邊不知道在想什麼?

「星老,你能不能將這個地方封印起來啊?我不想別人來打擾這位前輩。」過來好久楚凌飛開口說道。

「暫時不能,七煞孤星是人世間不允許存在的。距離上次孤星降世已經過去一萬多年了,這一萬年間,連同孤星在內的八顆星都被封印在了黑洞之中,而我的實力也慢慢的消散了。」星老很是無奈的說道,「等你進入正軌了我要通過沉睡來恢復自己的力量,而且孤星降世,那些老傢伙都會感應到的,你自己一定要保住秘密,不能暴露。他們一定都在秘密查找你的存在。」

就這樣一人一魂慢慢的回了家,兩個人的心裡都充滿了落寞,何時回的家都不知道。

「小子,既然你能修鍊了,今天我就進入沉睡了,往後的路還要靠你自己。天下氣運加身的你將會一路坦蕩,另外那邊掛著的項鏈是誰留給你的,那是我見過的最高端的儲物空間了!」星魂慢慢的說道。

這時楚凌飛才重新去觀察父親遺留下的項鏈,原本以為只是一件普通的飾品而已,沒想到是儲物空間,而且還是很頂尖的。

「這是我一家人失蹤是時候父親遺留下的。」楚凌飛將事情的本末全部告訴了星老。

「小子,我感覺你身世不一般。若是這項鏈是你父親的話,你父親絕對也是一個修鍊者。這些事情,你現在急也急不來,現在要做的就是讓自己的實力變強,盡最大可能的加快速度。孤星降世,乾坤顛倒。時間不等人!」說完這些星魂就不再言語,看樣子是陷入了深度睡眠之中了吧。

楚凌飛走上前將父親的項鏈拿了下來,如果真是儲物空間的話應該要滴血認主的,這些他還是懂的。隨即不再猶豫,將自己的食指咬破,往下滴血。

隨著鮮血的進入,原本毫無特點的項鏈慢慢發出了瑩瑩金光。心意一動,楚凌飛就能看到儲物項鏈中的東西。不看還好,就這麼看了一眼楚凌飛瞬間驚呆了,只見儲物項鏈中數不清的魂晶堆積如小山。

混元大路上通行的貨幣是魂幣,更高層次的是魂晶,兌率是一萬魂幣等於一個魂晶。但是魂晶非常稀有,很難見到。可楚凌飛這個項鏈中卻有著承兌堆魂晶,怎能不震驚啊!

除了魂晶還有很多丹藥和武器,都是些低階的。另外還有一封信,看樣子應該是父親留個自己的。

楚凌飛急忙打開信,只見上面赫然呈現出的正是父親的字跡:「飛兒,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也不知是什麼時候了。有些事情,爹爹一直瞞著你們。我楚傲天本來不是這個卡斯拉的子民,而是屬於摧雲山東邊米雷達帝國楚家的旁系弟子,機緣巧合得到了這個儲物項鏈,裡面成堆的魂晶讓我心動了。隨即攜帶這項鏈翻過摧雲山來到了流雲寨。可誰能想到二十年之後,家族得知了這個秘密,而且還得知了我的位置,竟然派人追了過來。只能在倉促之間留下項鏈。自己一定要保管好。另外有族裡長老們的庇護我們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你自己要好好活著!」

短短的幾句話,讓楚凌飛久久不能平靜,沒想到一家人竟然是因為這個原因失蹤的,而且還是遠在摧雲山另一面的米雷達帝國。

轉眼間夜以深,整個流雲寨里靜悄悄的一點動靜也沒有,楚凌飛獨自躺在床上思索著一整天的事情,四周不時傳來一陣昆蟲鳴叫的聲音。

翻來覆去睡不著,楚凌飛輕輕的將燈點亮,在微弱泛黃的燈光下,一臉恭敬的拿出黑色冊子慢慢翻看,神奇的是黑色冊子竟然在其手裡發出盈盈亮光。

前輩手札里前面講述的都是自己如何了得,如何以一敵十,如何蓋世無雙,以及輝煌的戰績。後面開始才有了修鍊之法:黑暗為王,夜色為尊,黑暗是這個世界的主宰,黑暗之火將永遠每個人的心中熊熊燃燒…

那位前輩很人道的在每句法則之下還做的註釋以及要注意的地方,並且每種方法都附帶了對應的戰技,自己選擇自己要走的路,成就不同的個人傳奇。一本小小的冊子很多人修鍊,將會鑄就不同的強者,絕對不會雷同,因為裡面可以選擇的項太多了,一定要謹慎選擇。

大概的翻了一下,這本冊子唯一不足的就是只能夠讓自己持續修鍊到一階魔君,剩下的部分還要按照前輩的指示去幽暗沼澤看看。手裡捧著這本泛著瑩瑩亮光的手札,冥冥之中楚凌飛感覺到有東西在召喚著自己,迫不及待的拉扯著自己前去。

小冊子上還記載著將黑暗元素修鍊到極致之後修鍊者自身將會具有吞噬的能力,舉手投足之間就能夠吞噬任何東西,這種逆天的存在讓楚凌飛久久不能平靜。

雖然自己是被天地元素拋棄的人,不能像常人一般溝通天地靈力,但卻是黑夜的寵兒,整個夜晚將會只屬於自己。

將冊子合上,楚凌飛愣愣的想著這些事情,閉上眼睛一遍一遍的在腦海中模擬剛才看到的入門內容,同時在腦海之中慢慢演變,不知不覺間一絲一縷的黑色霧氣將其纏染,並且在黑暗中有著肉眼可見的黑色氣體不斷往其身體之中注入。

「砰!」就這樣修鍊了不久,楚凌飛的丹田之中發出一聲震懾人心的聲音,正是丹田與經脈之間的隔膜被黑暗能量衝破的聲音,而丹田之中的孤星也在桎梏的打破之後,開始滴溜溜的旋轉起來。這是人類修鍊的開始,打破桎梏進入修鍊一途的關鍵所在,從此以後楚凌飛再也不是廢柴,而是逆天的七殺孤星。

本來就很刻苦的楚凌飛從小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如今能夠修鍊了,厚積薄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衝破桎梏絕對是前無古人的事情。打破這桎梏之後,楚凌飛明顯感覺自己的靈覺變得敏銳了,連牆角微小的昆蟲都能夠清晰的看到。

就這樣持續修鍊了一夜,一直到凌晨才沉沉睡去。現在的他還沒什麼根基,還是要睡覺的,等進階到武師、法師、聖師之後就不用刻意去睡覺了,晚上冥想既能修鍊又能恢復體力。 因為昨晚修鍊到凌晨才結束,快接近中午的時候楚凌飛才悠悠轉醒,起床第一件事就是鍛煉,拖拉的習慣可不能養成,早上漏掉的煉體必須要馬上補上。

「哎呦,這不是我們的大天才阿飛嗎?今天怎麼這麼晚啊,睡懶覺了啊。」總是有些人不開眼,喜歡招惹別人。

看著迎面走來的幾個人,楚凌飛一臉的厭惡,領頭的正是村裡人津津樂道的天才——夜凡。兩天前的開靈日更是大放異彩,以中階靈體冰蜥博得了大家的一致贊同,冰蜥可是修鍊武系的絕佳靈體。

「我說楚大天才,都這麼久了還沒開靈,你丫怎麼就還不放棄呢,身體鍛煉的這麼結實有什麼用啊。到頭來還不是在這小小的村寨里虛度此生嗎?哈哈哈」夜凡帶著自己的幾個小弟慢悠悠的走到了楚凌飛身邊,打斷了他的煉體。

「讓開!」楚凌飛並不喜歡和這傢伙打交道,夜凡這傢伙在煉體上也有著不俗的天賦,平時也不怎麼刻苦,但是rou體的強橫程度卻和自己有的一拼。本來是兩個都很厲害的傢伙可以成為朋友的,但夜凡特別喜歡恃強凌弱,專門欺負比自己弱小的朋友,並且慢慢聚集了一批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隱約成了老大的架勢。

他的所作所為令楚凌飛非常厭惡,平時都懶得看他一眼,怕被他身上的迂腐架勢噁心吐了。而楚凌飛身體強壯,夜凡不敢保證能擊敗楚凌飛,也從來都不來觸楚凌飛的霉頭。

夜凡本身比楚凌飛小几歲,這次的開靈日楚凌飛又以失敗而結束,而夜凡卻成功獲得了去卡斯拉城修鍊的機會,無法無天的他就決定在離開前將楚凌飛羞辱一番,搞點樂子來奠定自己在翻雲寨里大哥大的地位。

「這是你家的地盤啊,你說讓開我就得讓開啊。你也太狂妄了吧,是不是皮痒痒了。」夜凡直接上前一步站到楚凌飛身前,毫無忌憚的說道。身後的狐朋狗友更是摩拳擦掌準備出手群毆了楚凌飛。


「滾!」楚凌飛怒視著夜凡,一股氣勢猛的爆發出來。

而夜凡被楚凌飛一瞬間的架勢震懾住了,不自覺的往後倒退兩步。

「哎呀,太狂妄太狂妄,你還無法無天了。兄弟們,給我打。」夜凡感覺自己剛才的舉動有失面子,一時間惱羞成怒,招呼手下準備出手。

「動手之前想想清楚,後果自負。」看到七八個人朝著自己聚攏過來,楚凌飛毫不畏懼,不要說現在自己已經進入了修鍊一途,單單以前的自己也不是他們幾個能夠扳倒的。

聽到楚凌飛威脅的話語,夜凡更是惱怒不已,率先動了手,只見他急速沖了過去,直接飛起一腳踢向楚凌飛,看這架勢是準備一腳將楚凌飛踢飛來立威。

「哼」楚凌飛冷哼一聲,輕輕一個側身輕易的將這一腳躲了過去,回身一拳擊向夜凡。可這時旁邊的幾個人已經氣勢洶洶的圍了上來,楚凌飛只能遺憾的放棄了這一拳,迅速翻身向後跳去,躲過了他們的攻擊,從而使自己不會陷入眾人包圍之中。

而夜凡等人並沒有打算放過楚凌飛,在楚凌飛落地的下一瞬間,幾個人直接起身而上,將其團團圍住,夜凡更是用盡全力一腳踹出,楚凌飛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踢飛出好遠。

接下來就是夜凡吹牛逼的時候了,「我說楚大天才啊,你不是很狂嗎?再狂一個我看看,還後果自負呢,我等著你的後果呢。」

「你說你一個沒媽的孩子,哪來那麼多自信啊。都沒人管你的吃喝拉撒了,你還有臉活在這個世界上嗎?我要是你啊,直接就自殺得了。」夜凡大步沖了過來,一腳踩住楚凌飛,不可一世的說著。

「你再說一句試試。」此刻的楚凌飛被夜凡踩在腳下,但他一點也不在乎,剛才的那一腳根本對自己沒多大傷害,而他氣憤的就是夜凡嘴裡噴出來的髒話。龍有逆鱗,觸之必誅!而家人就是別人不能觸碰的存在。

「我說你沒媽的孩子,搞不好你媽帶著妹妹跟別的男人跑了呢,哈哈哈。」夜凡無比囂張的挑釁楚凌飛。

話音剛落,楚凌飛身上瞬間爆發出無窮的力量,一下就將夜凡掀飛了,同一時間身上淡淡的黑氣瀰漫,正是昨晚修鍊的成果。幾個動作將身旁的人打飛,楚凌飛直接飛身騎到了夜凡身上,上來就是一拳。

「噗!「夜凡一口鮮血噴在了楚凌飛臉上,昏死了過去。

「殺人了,救命啊!」幾個狐朋狗友看到夜凡被楚凌飛一拳打暈,而楚凌飛此刻渾身黑氣瀰漫,滿臉的鮮血,彷彿地獄來的惡魔一般,淡定的看著幾人四處逃竄,大呼救命。

楚凌飛這一拳把握的剛剛好,正好將其打暈,並且還相當的疼,算是給他點教訓罷了。隨即很淡定的站在旁邊等著村裡來人,自己做的事逃也逃不掉的,他相信村裡人會給自己一個公道的,因為夜凡的欺凌弱小在村裡算是出了名的。

「村長,夜凡死了。」被叫過來的醫生在觀察了一陣之後回身說道。

「不可能,我這一拳不可能要了他的命的,我自己知道。」楚凌飛滿臉震驚的跑了過去,一探鼻息,夜凡果然死了,令全村最自豪,擁有中級靈體的傢伙竟然被自己一拳打死了。

其實楚凌飛把握的力度剛剛好,但是他卻忽視了自己已經修鍊的事實,在黑暗能量的加持之下,本來重傷的一拳卻將夜凡直接送到奈何橋喝湯去了。

這下全村震驚了,在村子里殺人本來就要處以極刑的,更何況夜凡還是全村的希望。

楚凌飛身負重大的使命,可不能坐以待斃,在發現夜凡死的一剎那,楚凌飛直接推開眾人,以極快的速度朝村外逃去。按照村裡的規矩他要以命相抵的,但他不能,他還有很多事要做。 村裡人派了好多人到村外追查都毫無結果,此刻的楚凌飛已經逃到了深山之中得到傳承的深潭旁邊,而普通的獵戶平時打獵根本到不了這裡的,也不知道這深潭的存在。

整整一天楚凌飛一直待在深潭外邊,滿臉疑惑的看著自己的雙手,自己怎麼也沒想到一拳就把夜凡給打死了,竟然成了整個的村寨里的罪人,而且自己終生難以回到村寨里去,即使自己進階到更高層次以後,也絕對不能對村寨里的人動手的。

長久躲在這裡也不是辦法,一直等到三更天,楚凌飛才摸黑回到了村寨里,此刻家家戶戶都熄燈休息了。唯獨自家裡還燈火通明,楚凌飛知道他還在等自己。

一進門就看到族長眉苦臉的坐在大廳里一動不動,楚凌飛一進門就砰地一聲跪了下來,一臉懊悔的看著族長。

「罷了,起來吧。我知道你並不是有意的,這都是天意啊。金鱗本非池中之物,一遇風雨便化龍,一直待在這信息閉塞的小村寨里你是無法成長的,上天逼著你去外面闖,你就不得不闖,只有在外面經歷了大風大浪成長起來才能夠去找你的家人啊。」族長慢慢將楚凌飛扶起來,一臉堅定的說道。這麼多年來楚凌飛都是自己一個人,對他照顧最多的就是族長了。

「那今晚我就要走了,以後您老自己多保重!」楚凌飛也知道自己絕對要走,要是被村裡人發現的話,將會被火活活燒死的。

「既然出去闖,那就要闖出點名堂來讓為我老頭子看看,別為我們流雲寨丟人,往西幾千里之外是這卡斯拉帝國的主城卡斯拉城,你直奔那裡而去就行,以後自己的路還要自己走的。」族長嘆了口氣說道,本來他已經將楚凌飛作為下一任的族長候選人了,沒想到卻發生了這種事情。

「阿飛,出來吧。你們家已經被包圍了。」這時房間外面突然變得異常吵鬧,燈火通明。原來村裡人知道楚凌飛絕對不會這樣離開的,一定會在臨走之前回家一趟的,所以大夥偷偷藏在了他們家四周,來個守株待兔。

「壞了,凌飛,你快走吧。不用管我了,你要記住無論如何你都不能死。」族長一臉焦急的催促楚凌飛離開。

「想走,沒那麼容易,殺人償命本就天經地義,你逃得了初一還逃得過十五嗎?還不束手就擒。」這時幾個壯漢破門而入,手持大刀長矛衝到了兩人面前將其圍了個水泄不通,看來這次想逃已不是那麼容易了。

「有你這麼做族長的嗎?縱容阿飛殺人,並且還想放他走,你對的起鄉親們嗎?」這時人群中傳出一陣執意族長的喝聲。

「阿飛從小也不容易啊,而且昨天他並不是故意的,我這族長也做不下去了。明天我就辭去族長之位。」族長看到自己引起了眾怒,急忙向大家解釋道。

「族長,是我連累了你。凌飛還有使命在身,今日決計不會死在這裡的。對不住大家了。」楚凌飛沉重的話語傳到了眾人的耳朵里,只見他單膝跪下,朝大家拜了一拜。

下一瞬間楚凌飛直接大喝一聲,渾身冒出了淡淡黑霧,漸漸將整個房間遮蔽,本來就不斷閃爍的火光瞬間熄滅。楚凌飛在黑夜之中就是逆天的存在,即使自己剛剛入門,但對付這些毫無根基的凡人還是不會畏懼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