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天漸漸破曉,淡青色的天空鑲嵌着幾顆殘星,大地朦朦朧朧的,如同籠罩着銀灰色的輕紗。此時的天際,已微露出淡白,雲彩都趕集似的聚集在天邊,像是浸了血,顯出淡淡的紅色。霞光漸漸顯出了紫藍青綠諸色。初升的太陽透露出第一道光芒。從未見過這鮮紅如此之紅;也從未見過這鮮紅如此之鮮。一剎間火球騰空;凝眸處彩霞掩映。光影有了千變萬化;空間射下百道光柱。

如果是平時,南宮婉月一定會興奮的跑出去,去迎接這全新的一天,沉醉在這美麗的大自然奇觀中,但是此時的她卻如關在籠子裏的兔子,惶惶不可終日,她一定要想辦法救自己,脫離吳浩的魔掌。

她起牀,梳洗之後,伸出窗外,看着遠處的風景深呼吸,慢慢調節自己不安的情緒。然後她開門出去,看到吳浩就站在自己房門口,她被嚇了一跳,手自然的摸着胸口,大口的喘着氣。

吳浩看到南宮婉月的手摸着胸部,他的眼睛也盯着她的胸部,南宮婉月真想把他的兩隻眼珠子挖出來去喂狗,但是她還是假裝沒事道:“小人,守着本姑娘的門口,難道想做狗嗎?”

吳浩死皮賴臉的的道:“人家這不是關心你嗎?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

“自己安的什麼心自己知道”南宮婉月接着道:“今天街上有趕集,我喜歡熱鬧,想去看看,你願意陪我嗎?”

一聽南宮婉月主動提出要自己陪她逛街,真是太陽出西邊出來了,吳浩以爲她回心轉意了,連忙點頭道:“當然願意,當然願意,求之不得呢!”只見他把頭點的像公雞似的,他自幼被師父收養,在武當山長大,從來沒有接觸過女孩子,更沒有嘗過魚水之歡,現在有了一個心儀的女孩就像水閘開了閘,心中的愛狂泄不止,但是他又從來沒有接觸過女孩子,那知道女孩子的心思,其實女孩子的心思又有誰猜的透呢?

女人和男人,就像貓與狗,永遠無法真正的溝通。你能指望一隻狗爲一隻貓做什麼呢?一隻狗又能在多大程度上明白一隻貓的心思呢?

貓:優雅嫺靜,總是氣定神閒,安安靜靜。

狗:熱情洋溢,通常見人時不是向你撲去表示友好,就是向你發出 “嗚嗚”的聲音以示挑戰。

通常來說女人比男人更有藝術天分,眼神裏也更容易多些憂鬱的藍光。沉默地坐在一片陰暗中冷眼看着外面的世界時,那份淡淡的憂傷更增添了女人的吸引力。

男人隨時標榜的是自己雄性衝動的魅力,尤其是在女人面前,他們以爲粗聲粗氣的嗓音,堅硬靈活的肌肉是最美的。每個女子都是詩人,無論她們再怎麼欣賞男性的偉岸與堅硬,她們的心底總還要留一個能夠抒情的空間。

貓:喜迂迴,貓在捉到老鼠的時候不是馬上就吃掉它,貓喜歡在吃之前盡情地玩弄自己的獵物,放了又捉,捉了又放。

狗:喜直白,見到骨頭肯定是一個箭步衝上去,叼到僻靜的地方,立刻就啃。

一個女人嫁給一個男人,是希望這個男人有所改變,但他並不改變,一個男人娶一個女人是指望她不會改變,但她就會改變。

女人都會抱怨男人們的粗枝大葉。女**說還休,近情情更怯。明明就是想讓男人說一句“我愛你”,卻繞來繞去兜圈子,而且還可能是不厭其煩地一天三遍地問。

說一聲“我愛你”,對男人不是件艱難的事情,但是要跑着圈,還得隱喻地說出“我愛你”,這需要的就不是一般的功力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能保證一天三遍不重樣地打着比喻說出這三個字的?

正如見了骨頭就啃的狗們見到玩耗子的貓,肯定會在心裏嘀咕,“有吃的不趕緊吃,這不是有病嗎?”所以像吳浩這樣從來沒有接觸過女人的男人怎麼可能懂得女人的心思呢?

他只當自己的桃花運來了,鞍前馬後的跟在南宮婉月身邊,只見大街上人山人海,向南不見頭,向北不見尾。吳浩替南宮婉月擋着從四面八方向涌來的人羣。人羣中有白髮蒼蒼的老太太,有鶴髮童顏的老爺爺,有活潑可愛的小孩子……

集市上更是被擠得水泄不通。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你擠我,我擠你,推來推去;不要說挑着擔子、推着小車的,就是揹着筐子從集市上通過也非常艱難。小販的叫賣聲,飯攤上的刀勺聲,匯成一片。


所有結伴而來的人都在大聲喊叫,有多大勁使多大勁,不喊叫他們就會失去聯繫。滿街的貨物攤從街頭擺到街尾。有賣衣服的,有賣各種農具的,有賣花鳥魚蟲的,有糕點,有百貨,有小孩玩的各種玩具……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就連空氣中也瀰漫着油條、煎餅、包子、餛飩……的誘人香味。賣貨的極力推薦着自己的貨物,買貨的顧客則東瞧瞧西摸摸,挑選自己喜愛的貨物,討價還價聲不絕於耳。

小孩子趕集當然就圖吃圖喝了,每個孩子手裏都拿着名式各樣的食品,有羊肉串、糖葫蘆、棉花糖緊跟在大人後面。 明開元祖孫三人將萬劫打死之後,雖然立刻引起了,東方聖等人對他們展開的瘋狂攻擊,可他們還是為除掉了他們最大的「絆腳石」,忍不住發出了一陣陣狂笑,登時令東方聖等人更加惱火了起來。

可那時候年獸卻飛到了他們身旁,非常惱火的說道:「你們這幫蠢貨為什麼要那樣做?為什麼不聽從我們的命令?你們知道你們都做了什麼蠢事嗎?」

說完后它還更加惱火的,向明開元祖孫三人撞了過去,卻一下子被明開元施展出的日光神盾,撞開了一些,登時氣得它嗷嗷怪叫了起來。

看著它那非常火大的樣子,明開元登時非常不理解的向它問道:「年獸,你怎麼了?難道你不為我們將那個,總是壞了我們好事的小崽子除掉了,而感到很高興嗎?」

他說完后明復祖也咬牙切齒的說道:「那個混蛋自從出現在我面前的那一刻,就總是和我作對,現在我總算將他徹底除掉了,從此以後世界上再也不會有任何混蛋,膽敢和我做對了!」

說著說著他竟忍不住又哈哈大笑了起來,與此同時明段也非常高興地說道:「可不是嘛!自從那個小崽子出現的那一刻,就一直在和我們作對,現在我們總算可以毫無顧忌的征服世界了,征服所有膽敢和我們作對的一切!」

說到了那裡他們祖孫三人的身上,竟同時爆發出了,一陣陣非常強勢的暴戾之氣。

可那時候夕獸卻非常惱火的向他們暴喝道:「你們這幫蠢貨還有臉得意?那傢伙就要重生了,那傢伙就要重新出現在這世界上了,就因為你們這幫蠢貨,我們都有可能被他幹掉!你們知不知道,你們方才做了多麼愚蠢的事情?」

說著說著它也瘋狂的,向他們祖孫三人,打過去了兩團黑乎乎的火焰,卻立刻被明開元運用那座神爐,全部吸入到了裡面,隨即明開元卻非常強橫的說道:「年獸,夕獸你們發什麼瘋呢?那個小崽子現在已經被我們徹底除掉了,難道世界上還有什麼東西,再出現在這裡破壞我們的好事嗎?」

看著他們祖孫三人那非常不可一世的樣子,年獸和夕獸雖然非常的火大,卻也因為對他們掌控著的那三大神器頗為顧忌,一時間對他們無可奈何。

但那時候正在和玄武等靈獸大戰著的神龍,卻忽然哈哈大笑著向明開元說道:「明開元,多謝你們祖孫三人,將那個小傢伙殺掉了。」

它說完后混沌獸也非常高興地說道:「是啊是啊!我們真的太感謝你們了!」

說完后它們竟然非常開心的大笑了起來,一時間令聽到了他們那些話的所有人,都感到匪夷所思的向它們看了過去。

尤其是明復祖,一下子非常陰森的向它們問道:「看你們這樣子,不但對我們,將那個蠢貨幹掉的事情毫無怨恨,而且還真的很高興的嘛!難道你們也早就想將他殺掉嗎?」

他的話音剛落混沌獸立刻非常認真的說道:「不錯!如果我們可以那麼做的話,我們早就將他那具身體毀掉了!」

聽了它那句話,玉凰仙子一下子悲憤至極的說道:「混沌,你個忘恩負義的混蛋!想不到你竟然是這樣一個狼心狗肺的東西,枉我夫君生前對你和青龍那麼關愛!」

她說完后彩鳳仙子也忍不住心中的悲憤,非常惱火的喝道:「青龍,混沌,想不到你們竟然是這種,惡性不改的混蛋!早知道是這樣的話,我們就該讓我夫君將你們永遠的封印起來!」

在她們說話之際,那部封印寶典和那把天雷神劍,還有那根群星之杖,竟然慢慢的飛到了天空中,逐漸的消失不見了。

看到了那些事情,神龍忽然哈哈大笑著說道:「小傢伙們,現在時機未到,我和這爛狗頭都不能泄露過多的天機,但請們相信我們對那個小娃娃,不!準確的說是對那位《大神》,永遠都是充滿著無限敬意的,無論時候,我們都不會做出任何對不起她的事情,而且用不了多久,他就會以他該有的樣子,重新出現在我們明前的。」

聽了它那些話就連東方聖和明開元等人,都感到匪夷所思的向它看了過去。

而那時候混沌獸卻非常鄙夷的,向明開元祖孫說道:「你們這些蠢到極點的蠢貨,現在就是想要回頭改過向善都來不及了,而且我也實話告訴你們,如果方才不是他想要借用你們的手,來完成他的劫數,解除掉那副血肉之軀的話,你們無論如何,也是無法殺掉他那具身體的!」

說完后它忽然變成了一個非常巨大的身體,砰的一下子,將向他攻擊過去的白虎打到了地上,同時惱火之極的喝道:「你們這幫蠢貨,方才得到了他的意識之光之後,為什麼還不趕快清醒過來,做你們該做的事情?」

說完后它又瘋狂的向火朱雀撲了過去,一下子令明開元祖孫三人,對它和神龍說的那些話,感到越髮匪夷所思了起來。

可那時候明段忽然陰森森的說道:「即便是他能夠重生又能怎樣,現在我就去將東方聖夫婦,還有那幾個臭丫頭捉住,我就不相信他重生之後,真的會六親不認的不顧及他們的安危!」

聽了他那些話,年獸登時精神大振的說道:「不錯!你說的很有道理,為今之計,我們也只能將那些人弄過來作為人質,用來和他討價還價了!」

說完后它呼的一下子,駕著一片黑雲向東方聖撲了過去,而夕獸也陰森森的說道:「明段還是你最卑鄙混蛋,這次我們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做,將那些可以利用的混蛋全部捉過來,讓他們成為我們的護身法寶,你們只要專心對付,魔眼那幫礙事的傢伙去就行了,那些人你們不要管了,我和年獸會很有分寸的將他們弄過來的!」

說完后它猛然向小雪等女孩,噴過去了幾頭非常兇惡的猛獸,一下子令那幾個女孩,大為惱火的向它們沖了過去。

可那時候明開元祖孫三人,卻陰森森的大笑了起來,同時借著那座神爐,將命輪迴等人牢牢的控制在了手中,做起了壁上觀。

可就在年獸剛剛衝到了東方聖面前的時候,東方聖忽然非常威嚴的向它喝道:「年獸你休得放肆!現在我只想將明開元祖孫三人除掉,不想為難你和夕獸這兩頭,掌控著人世間歲月更迭的惡獸,望你好自為之!」

聽了他那些話,年獸一下子非常火大的說道:「東方聖你放聰明點好不好?我可是年獸!而你再怎麼厲害,充其量也就只是一個人類而已,而且方才我也已經注意到了,你的功力說好了,也就只是和現在的命輪迴不相上下而已,若想要和我做對簡直是自取滅亡!」

說完后它猛然向東方聖,打過去了一道黑乎乎的爪風,卻在眨眼間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全部震散了,頓時令它相當吃驚地向東方聖看了過去。

那時候東方聖竟將他身後的那位天神,吸入到了自己體內,相當威嚴的說道:「年獸,本座在這數百年來,一直都被很多人奉為戰神,那是因為本座擁有那種實力,既然你如此不識好歹,那本座就讓你見識見識,本座真正的實力!」

聽他說到了那裡,當時就在他們附近的魔眼,忽然非常驚恐的大喊了一句:「大家快退開,東方聖要大開殺戒了!」

說完后他呼的一下子,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身軀,帶著珠珠和寒終命,還有鄒閻王與四位王子他們,快如閃電一般退向了遠方。

也就是在那時候,從東方聖的身上,忽然暴動起了一頭非常可怕的黑龍影像,和一頭非常兇猛的黑虎影像,緊接著在他夫人的身上,竟爆射出了一大片非常絢麗的奇花異草,頓時與他散發出去的那些異象,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而那時候年獸忽然感覺到了,兩種非常強悍的壓迫感,向它侵襲了過去。

那時候東方聖忽然較為平靜地,對他夫人說道:「你去收拾夕獸,它交給我了!」

說完后他猛然向年獸將左手一張,剎那間竟有一條非常可怕的黑龍罡風,在一片片黑雲的環繞中,瘋狂的向年獸攻擊了過去,一下子令年獸非常驚恐的飛向了天際,可眨眼間東方聖又出現在了它的身旁,砰的一下子揮動著右拳,向它打過去了一頭瘋狂的黑虎狂風,同時暴喝了一聲:「黑虎凶威!」

話音未落,那頭黑虎竟肋生雙翅,非常兇猛的向年獸撲了過去,一下子將它打的幾乎沒有任何招架之力,只能任由他隨心所欲的暴打了起來,頓時令明開元相當吃驚的說道:「怪不得他當年能夠以一敵二的,將我們二人打敗之後,又和他夫人將青龍和混沌,封印在了他兒子體內呢?原來他竟然擁有這種,極具實力的暗龍黑虎之力,看來我們一會兒肯定會和他有一場硬戰要打,無論如何我們都一定要小心應對!」

他的話剛說完,正在和林萬花大戰著的夕獸,忽然被她釋放出的一大片奇花異草,緊緊的困在了裡面,轉瞬間那些花草竟然變成了一片,長滿了一條條可以特殊符印的荊棘,瘋狂的捲動了起來,沒多久竟將她那龐大的身軀,弄成了一個黑煙滾滾的大怪物,同時也令它非常痛苦的發出了一陣陣慘叫,著實令明段等人非常吃驚地向他們看了過去。

而那時候明開元有相當吃驚的說道:「想不到東方聖那麼厲害他的夫人的實力,也如此不容小覷,竟然以一己之力將夕獸折磨得那麼慘,看來她也是一個很難對付的小賤貨!」

說完后他忽然驅動著一個滅絕天魔,向林萬花攻擊了過去,卻被白樂向他打過去的一道陰森森的利爪,轟隆的一下子大倒在了地上,緊接著有又被東方風霸打出的一記重拳,硬生生的打成了一縷縷黑煙,消散不見了。

那時候董眾兵等人也攔住了明段和明復祖,向他們驅動過去的,那些滅亡邪魔和毀滅狂魔,一下子令他們祖孫三人大為惱火了起來。

尤其是明復祖里可揮動著斬月奪命刀,向他們攻擊了過去,頓時令黎召等人非常憤怒的,向他攻擊了過去,轉瞬間他們又大戰在了一處。

也就是在那時候,被那些困獸鎖鏈,控制著自己的心智的那些天地靈獸,忽然感到有一種非常舒服的光芒,在它們的腦海中閃動了起來,而且隨著那些光芒不停地閃動著,似乎還有一個非常慈祥的聲音,向它們說道:「孩子們,快點醒過來吧!為父現在就在你們的體內,就在天地萬物之中,為父期待著和你們再次相見永遠不再分離,快點清醒過來吧,我可憐的孩子們……」

當時感受到了那些事情,原本正在和神龍與混沌獸,大戰著的麒麟等靈獸,一下子非常痛苦的發出了一聲聲慘叫,轉而非常惱火的掙扎了起來,嘩啦啦的牽動著它們身上那些鎖鏈,非常混亂的攪動了起來,一下子令明開元等人,大感意外的向它們看了過去。

就在那時候,混沌獸忽然非常謹慎的向神龍說道:「神龍,看來是產將至,他就要重現世間了!」

聽了它那些話神龍立刻謹慎的點了點頭,也非常認真的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幫助我這些弟弟妹妹,解除它們身上的所有痛苦吧!」

它的話剛說完,明開元一下子非常惱火的大喝了一聲:「你們敢!」

說完后他猛然借用那座神爐,向那些大地麒麟等天地靈獸,爆射過去了更加詭異的困獸鎖鏈,一下子折磨得它們更加痛苦的上下翻飛了起來,沒多久九天彩鳳忽然非常凄慘的說道:「神龍,我們所有天地靈獸的大哥,請你趕快幫助我們擺脫這些鎖鏈吧!我們求求你了……」

說著說著它又非常痛苦的上下翻飛了起來,著實令神龍和混沌獸,大為惱火的向明開元看了過去,而明開元那時候卻非常狂妄的說道:「怎麼樣啊青龍?還有你這頭蠢貨混沌獸!現在看到了它們那副樣子,是不是很想將我宰了啊?」

說完后他忽然變出了那面光萬丈的日光神盾,非常嚴密的保護在了他們祖孫三人前面,防止神龍和混沌獸真的向他們痛下殺手。


可那時候神龍卻非常理智的說到:「我還沒有愚蠢到,和你們這幫混蛋鬥氣!」

說完后它猛然飛到了高空中,非常威嚴的說道:「所有天地靈獸聽令,我以盤古大神第一位靈獸的身份命令你們,立刻收住心智,為兄現在就和混沌一起,施展盤古大神賜給我們的神功,將你們身上所有的痛苦全部解除掉!」

聽了它那些話,就在明開元祖孫三人非常惱火的,向它瞪視過去之際,麒麟等天地靈獸,立刻強忍著身上的劇痛,同時大聲說了句:「謹遵兄長之命!」

說完后它們立刻收住心智,儘可能的讓自己安靜了下去。

也就是在那一瞬間,神龍和混沌獸猛然催動著自己的真元,凝聚到了它們身上擁有的那顆靈珠上,眨眼間令那兩顆靈珠向那些天地靈獸,爆射出了兩片非常絢麗的光芒,緊接著在他們周圍,竟然出現了一片非常祥和,且充滿了溫馨香氣的七色祥雲,慢慢的環繞著它們飄動了起來,登時令明開元和明段同時大叫了一聲:「不好!」

也就是在那一瞬間,麒麟等靈獸身上的那些困獸鎖鏈,竟然變成了一片片灰塵,隨著那些光芒的轉動消失不見了,一下子令它們同時解脫了所有的痛苦,在天空中上線翻騰了起來,不停地向神龍怒和混沌獸說道:「多謝大哥和混沌……」

而伴隨著它們的翻騰那些光芒和祥雲,也慢慢的環繞在了它們周圍,任憑明段和明開元怎樣借用那座神爐,向它們發動任何攻擊,都無濟於事,沒多久便惹得他們祖孫三人,非常惱火的向神龍和混沌獸大罵了起來。



而那時候的神龍和混沌獸,卻對他們那些事情絲毫不予理會,非常開心的和鳳凰等靈獸在一起飛舞了起來,就像是久別重逢的朋友,在會心暢談一般,沒多久便令小虎等人,感到非常驚訝的向它們看了過去,同時也令年獸和夕獸的心中,大為無奈的嘆息了起來。 父子論劍

要是在平時,南宮婉月早就喜出望外,擠到人羣中去”軋鬧猛”去了,但是現在她卻一點心思都沒有,吳浩道:“那包子、餛飩好香啊,我們去吃上一碗吧。”

南宮婉月冷冷甩出一句:“我不餓!”

“那梳子做的好精緻啊,我買來送你吧”吳浩道。

“我不要!”

突然,南宮婉月摸着肚子,彎着腰,道:“哎呀,不行了,不行了。”

吳浩忙關切的問道:“怎麼了?哪裏不舒服?”

“我肚子痛,我要如廁。” 九死天絕

“你在這裏等我,可不許跟來”她接着道。說着左拐右拐,拐進了一條衚衕,進了廁所,吳浩雖然喜歡她,但是畢竟不是傻子,那會這麼聽話,他緊緊的跟在後面,等南宮婉月進了廁所後,還專門圍着廁所走了一圈,以防廁所有別的出口,南宮婉月會趁機逃走,直到他確信這廁所只有一個出口,他才放心的在門口等着。

南宮婉月在廁所裏假裝小解,其實早就知道吳浩守在門口,她急得團團轉,心裏早就把吳浩罵了無數遍,“死吳浩,變態的吳浩,跟的這麼緊,想留個記號都不行。”

“不行,今天怎麼也得留下個記號,不然羊如虎口,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又會色膽包天,做出可怕的事來。”

所以她衝外面大喊道:“死吳浩,你變態啊,守在門口,叫人家怎麼如廁?快快滾遠點!”

吳浩心想:“諒你也逃不出我的五指山”,所以就乾脆賣她個人情,道:“那我走遠點。”說完朝小巷的盡頭走去,看着大街上各色各樣的趕集的人,他又變得野心勃勃,他要打敗鄭靜,一統江湖,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想着想着,就沉浸在他的白日夢裏去了,做夢難免分神。


南宮婉月趁他不注意,從地上撿起一顆石子,在廁所的外牆上刻下“十”字。這是這代南宮世家主人定下的急救信號,南宮世家人才輩出,這代的主人是南宮東一,也就是南宮婉月的父親,南宮東一曾對她說過:“如果,你在外面遇到危險,那就在任何地方畫一個‘十’字,我們的人就會發現,第一時間來稟報我,我會第一時間來救你。”

南宮婉月當時聽了奇怪的問道:“爲什麼是‘十’字? 書眼 !”

南宮東一回到道:“因爲遇到危險,往往時間很緊急,而畫‘十’應該是最快的方法,我的名字最後一個字是一,‘十’字符號又可以代表危險的意思!”

南宮婉月當時只是出於對父親的害怕,所以才記下了他說的話,想不到今天還真派上了用場,做完這一切,她知道她的遭遇一定會在最快的時間裏傳到南宮東一的耳朵裏,父親也會以最快的時間來救自己。

她知道南宮世家的勢力,做到這一點,對南宮世家來說真的不難。

此刻。她的心情也變得輕鬆起來,快步走到吳浩身後,故意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吳浩被她的突然一拍嚇了一大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