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過十息的時間已經足夠了,以他們的速度,一兩息就可以通過通道,只是不知道後面還會不會有什麼更可怕的機關。

似乎是想起了什麼,龍天眼睛一亮,取出了一串骨珠,每一顆珠子上都刻有一隻栩栩如生的狴犴。

傾國佳人 ,如今情況剛好適用。

龍天握住骨珠,火龍神力源源不斷的涌進骨珠之內,頓時一百零八顆狴犴骨珠爆發出熾烈的神光,上面雕刻着的狴犴似乎一瞬間活了過來。

“吼——”

一聲震天狂嘯響起,一頭威猛霸氣的火虎衝出骨珠,一頭扎向通道,身上燃燒着的滾滾烈焰把整個通道的碧藍色幽光排斥得乾乾淨淨。

“走!”龍天大喝一聲,率先跟着狴犴衝進通道,雨慕晴和寒螭也隨後跟上。

通道內,周圍的寒溟光線一根根刺過來,和狴犴身上的火焰交雜在一起,發出“滋滋”的聲音,好像在煮開水一般。

通道並不長,三人很快就衝過去了,盡頭居然是一處空曠的大殿,寂靜無聲,不知道存在了多久,只有碧藍色的幽光一直在遊動。

“怎麼回事,這就完了,也太輕鬆了吧!”龍天詫異道,原本以爲過來後還有更加艱鉅的考驗,沒想到什麼都沒有,讓全神戒備的三人有些鬱悶,像是一拳打在空氣裏,難受。

“我想,應該沒有了。”雨慕晴蹙起眉頭認真思考了一會兒,擡起頭說道。

“爲什麼?”龍天疑惑。

“感覺。”

“……”龍天無語了,“你的感覺可靠嗎?”

他可不敢相信任何人的感覺,尤其是現在可是在得道強者的洞府裏,憑感覺真的會死人的。

“你想想,”雨慕晴臉色恢復了原先的平靜,淡淡道,“寒溟光線已然算是了不得的神物了,雖然不多,但用來保護設置障礙已經是相當厲害的考驗了。我聽說上古那些強者留下傳承的話,都喜歡通過悟性來選擇傳承之人。如果所料沒錯的話,接下來我們得分開走了,各自尋找自己的機緣。”

“怎麼找,說得這麼玄乎,不就是一座空殿嗎,能夠找到什麼東西?”龍天掃了掃大殿,除了一些壁畫外,也就只有四根撐持的柱子了,還真沒別的什麼東西。

“悟性,機緣在個人。”雨慕晴搖了搖頭,也沒有解釋什麼,轉頭跟寒螭說道,“你也自己去領悟吧,或許有什麼意想不到的好處也未可知。”

寒螭點了點頭,朝大殿北邊的那根柱子走過去,雨慕晴則向着那些壁畫走過去,和龍天分開了。

龍天不解,卻也只能滿腹疑竇的選了一根柱子走過去,試一試看能不能找到所謂的機緣。

這個大殿空曠無比,也就只有四根柱子和壁畫比較奇異了點,有可能蘊含大祕密。

說來也怪,一般大殿的柱子上都會雕刻一些珍禽猛獸之類的生物,或者神話中的巨龍鳳凰等,然而這裏的柱子上卻是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有。

不過四根柱子倒也雄偉,彷彿支撐着一方天宇似的,碧藍色的幽光從大殿頂部瀉下,令人宛若置身夢幻。

龍天好奇的伸出手,在柱子上摸了摸,很光滑,像是在摸少女的藕臂,還有一點兒清涼。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明明是死的柱子,如果閉上眼睛摩挲着,卻彷彿在摸一個大活人,令人吃驚。

龍天閉上眼睛,認真感受着柱子上的氣息,體內的火龍之力似乎受到了壓制,被束縛在氣海中。


爲了嘗試,他極力調動火龍真力,沛然神元不斷涌出,和柱子上散發出來的清涼水汽抗衡。

猛然,一道碧藍色的光芒從柱子上爆發出來,比其他的光芒都要耀眼、亮麗,宛若一滴天淚不小心從天上滑落。 這樣一滴碧藍色的水珠,在滾下來的時候竟然有如一方瀚海在肆虐,恐怖的威勢震撼着龍天的心靈,讓人靈魂悸動。

同時,水道神力以強勢霸道的姿態涌進龍天體內,火部龍神頓時受到了壓制,滾滾赤炎黯淡無光,被水元力澆滅。

龍天大吃一驚,柱子的變化來得太過突然了,猝不及防之下,他被龐大的神力包裹住,無法動彈,只覺得水元力源源不斷,從四肢百骸涌入體內,好像溺水。

這是一個可怕的結果,如果無法及時補救的話,龍天必然要被這近乎無窮的水元力撐爆,下場將是極其悲劇的。

好在這時坤脈帝龍的力量受到水元力的牽引而爆發出來,一片晶瑩如玉的神紋取代了火龍,化作山河之力遍佈龍天的身體。

土克水,然而水土之間又不僅只是相生相剋這麼簡單,大地的力量和水的力量結合,產生了某種奇妙的變化,龍天因此躲過了一劫。

但是生命危機過去了並不代表他就脫離險境,龍天仍然被困在水元力裏,周圍的環境也在改變,變成了一個碧波盪漾的水面,一派平靜和祥的景色。

當然,這一切都只是表像,龍天知道,一但這些水元力暴動起來,或者引發了其中蘊藏的那股沛然道意,那他將會萬劫不復的。

龍天沒動,而是努力運用尋龍術中涉及到水的神術,與這片水系環境呼應,想要找出破解之法。

他心中明白,這個突然出現的環境是一種涉及到神識的幻像空間,介於虛幻和真實之間,他的元神已經受到了這個空間的作用,被攝取進來,肉身應該還在外面保持着那個觸摸的姿勢。

龍天苦笑,這實在不是一個好消息,要知道此刻可不止他自己一個人在這裏,還有雨慕晴和寒螭。

雨慕晴可能或許不會對付自己,但寒螭可就不好說了,這次的出神還真是來得很不是時候啊!

不過外界的情況他已經管不了了,只好按捺下心頭紛亂的思緒,擡起頭打量着周圍的環境。

這是一個莫名的空間,龍天還是第一次進入過這種神幻之境,坦白說,他心中還有些好奇。

他張開嘴,調動體內神力, 創我

這是尋龍術中關於水的神紋,龍天學習了尋龍術,其實或多或少對其他派系的神紋也有些涉略,畢竟龍山神紋包羅萬象,雖然都只涉及到圖騰原形的一小部分,卻實在是不可小覷。

只是龍天目前只凝鍊了地火兩部龍神,也習慣了使用龍戰玄黃,因而使用起其他神紋的話,威力無法和坤脈帝龍和焚空火龍相比,也不大習慣。

這時,碧波盪漾的水面因爲龍天的攻擊而起了變化,眼前的水開始暴漲,嘩嘩譁向上冒,同時一雙幽冷的眸子在水中浮現,閃動着嗜血的兇光。

“那是什麼?”龍天心中驚訝,不想這裏居然會有生物存在。

下一刻他的眼神倏然變冷,眼中同樣閃動着令人發寒的殺機。

這裏是神識幻境,無論出現什麼東西都應該與雨慕晴所說的考驗有關,而那未知的生物殺氣盈目,眼神冷若冰霜,一看就是敵人,他只能先下手爲強了。

龍天眸光冷冽,踏着水面一躍而起,快速轟出一拳,山河之力如地震般猛烈躁動,勢如破竹地劈開水浪,砸在那雙冰冷的眸子上。

眸子的主人對龍天的攻擊無動於衷,發出一聲若有若無的哞叫聲,等到攻擊產生的爆炸和光芒淡去,那雙眼眸依舊冰冷刺骨,寒光懾人。

龍天心中咯噔一下,有些難以置信。

他不知道那隻神祕的生物是否有作用神術護住自己,如果沒有的話那可就糟糕了,自己的一擊雖然試探性更強,但對方全然無懼,這就可怕了。

“嗖”的一聲,龍天身化真龍,宛若一道閃電破空而至,龐大的山河之力凝聚在拳頭上,配合凡之極境更是相得益彰,一擊有如神臨,對着神祕生物當頭罩下。

神祕生物似乎感覺到龍天這一擊的可怕,擡頭朝上看過去,一條銀白色帶鱗片的尾巴帶動嘩啦啦的浪花拍出水面,直接將龍天砸飛。

不過它自己也被龍天的拳頭擊中,巨大的尾巴轟然砸在水中,翻起一層碧藍色的浪花巨牆,露出了真實面貌,竟是一條蜷曲着的銀白色巨龍。

“吼——”

巨龍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聲,怒睜着眼睛看向龍天,眼裏彷彿有十萬度的高溫似的,一隻強勁有力的爪子隨後伸過來,幾乎是眨眼便到了龍天眼前。

龍天剛纔才被巨龍一尾巴拍飛,雖然沒有受傷,但也有些頭暈目眩的,高空拋飛畢竟不是一個好玩的遊戲,然而巨龍的爪子就抓過來了。

情急之下,他張口吐出一掛瀑布,茫茫神力化作萬頃巨浪涌過去,同巨龍的爪子撞在一起,發出轟鳴如雷的巨響。

龍天的水系神紋參悟得雖然還可以,但一來平時沒用難免生疏,二來這頭銀白色的巨龍可是專修水道圖騰的,每一擊中更是隱隱有一股宏大的道意沛然運轉,讓他幾欲窒息。

巨龍的爪子穿過了瀑布,龍天則藉助那一瞬間的阻礙,險而又險的避開了這暴力猛烈地一塌糊塗的攻擊,他原本站着的地方被巨龍打出一個深陷的水坑,浪潮洶涌飛濺向天上。

“好可怕,爲什麼它會有如此強大的道意?”龍天來不及喘氣,繼續在水面上飛奔,坤脈帝龍所化的山河玉壁烙印在拳頭上,不停的攻擊着巨龍。

道意是神道強者纔有可能領悟出來的東西,涉及到了靈魂的奧妙,比如說水之道意、火之道意、劍意、刀意……等等都屬於意的範疇。

這些意其實就是道則的前身,是天地意志的一種, 這頭巨龍雖然強大,但自己都可以同它纏鬥,它不可能有超過養氣境的實力。

那那股宏大的水之道意又該如何作何解釋,根本解釋不通啊?

“嗷吼——”

巨龍憤怒了,被一個小小的人類戲弄了這麼久,這在它看來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無法容忍、天翻地覆、太陽打西邊出來……

總之,它要殺了龍天。

有了這個念頭,它瞬間暴動動,龐大矯健的身軀瞬間如雷迅動,輕輕一伸脖頸,威嚴浩大的龍頭探到龍天上一秒呆着的地方,一口咬了下去,上下兩排牙齒互相撞擊的聲音讓人頭皮發麻心跳加速。

接下來,巨龍再次擺動尾巴,潛藏在水裏的巨大龍尾破浪而出,閃電般掃向龍天,銀白色的鱗片上有強大的神紋在閃爍,很美麗,宛若流光飛溢。

龍天仗着騰龍極速,不停的躲閃着巨龍的攻擊,眼神也已經冷靜下來了,如一方瀚海般幽遠深廣。


這隻巨龍看似強大,其實它的實力比龍天高不了多少,龍天之所以無法打敗它,只是因爲它體內蘊藏的那股宏大的水之道意。

這種玄之又玄的意志不是目前的龍天可以抵擋的,這才導致了現今的這個局面,一個速度無雙,一個兇猛異常,誰也奈何不了誰。

“看來得想個辦法破開這些道意的束縛,要不然根本無法擊敗這頭該死的龍。”龍天冷靜思考,想要取出雲戟,卻發現雲戟和自己失去了聯繫,根本感應不到,連儲物戒指都打不開了。

這個結果讓他心中有了一絲瞬間的慌亂,差點被巨龍的龍尾掃中,整個人被洶涌的浪潮淹沒掉,狼狽不堪。


“考驗,難道這就是考驗嗎?”龍天皺起眉頭,回想着雨慕晴說的話。

只是這樣的考驗難度未免也太大了吧,只有位登神道纔有資格參悟的道意,他一個養氣境的小子又怎麼可能破開?這根本就是送死嘛!龍天一陣咬牙切齒,對設置這一切的碧元真君憤懣不已。

就在他憤懣的時候,巨龍的龍爪又來到了,尖長鋒利的指甲宛若一把把刀,劈開巨浪朝龍天划過來,因爲速度太快而在空中留下一串白冷的餘光。

龍天正打算再次避開,一朵晶瑩潔白的水花從漫天落下的海浪中飄飛出來,抵住龍爪,一瓣兩瓣開始綻放,不弱於巨龍的力量從花瓣裏涌出來,與巨龍對抗。

“雨慕晴,是你?”看到飄飛的雨花,龍天眼睛一眯,對着空無一物的水面淡淡開口,欣喜中夾雜着滿腹的不解。

下一刻,一道水藍色的倩麗身影從漫天灑落的水中浮現,並且伸出一隻潔白如玉的手,一把將巨龍拍得後退了好幾步,龐大的身軀差點仰天倒在水裏。

“埋骨之地的考驗之一,也不知道我們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雨慕晴背對着龍天淡淡開口,而她身旁,那頭寒螭也浮出身影。

“埋骨之地,是什麼地方?”龍天疑惑問道。

“一個成神之地,”雨慕晴轉頭看向龍天,平靜道,“但很多人都叫它死亡獄海。” “成神之地,死亡獄海?”龍天皺起眉頭看着雨慕晴。

一個地方,兩個截然不同的稱呼,還有如今這個詭異的情形,一切的一切都是這麼的令人費解,他需要雨慕晴的解釋。

雨慕晴輕嘆一聲,道:“埋骨之地是一個奇妙的地方,不知道始於何時何地,只知道是至強者征戰的地方,唯有達到一定的條件纔可以進入。”

“那麼你是說我們達到了條件?”龍天眉毛一挑。

“呵,怎麼可能,”雨慕晴輕笑,“我們連門都沒有看到呢,這條水龍只是一個考驗,通過了我們纔有資格看到那個傳說中的門。”

她看着眼前碧藍色的水面和遠處盯着他們的銀白色巨龍,眼神有些凝重,更有一絲興奮在跳躍,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了一抹笑意。

龍天靜靜聽着雨慕晴解釋,頭腦有一瞬間的愣神,不知道該怎麼想:連門都還沒開,這未免太可怕了吧?

要知道這頭巨龍放在養氣境絕對是近乎無敵的存在,那一身沛然宏大的道意太過可怕,彷彿體內流動的不是血液,而是一個遼闊波瀾的大海。

龍天可以肯定,哪怕是雨慕晴、雷嬌霄、紫源山或者是雪非衣這等驚才絕豔的妖孽,也不一定就能單打獨鬥贏過這頭巨龍。

這不是實力上的差距,而是境界上被剋制得太狠了,縱然功力超絕也不能表現出最好的狀態,發揮不出全力。

然而這還僅僅是一個看門的,這纔是真正叫人震驚的地方。

如果當真是這樣的話,姑且不論大家要不要去,又有幾人可以成功通過,叩開通往埋骨之地的門戶?只怕是寥寥無幾吧!

似乎是知道了龍天心中所想,雨慕晴笑道:“你大概在想,如果這是考驗的話,那應該沒有幾個人可以通過了吧?”

“不是嗎,如此變態的考驗,誰敢說自己能夠通過?”龍天搖了搖頭,他是真的不覺得這樣恐怖的考驗誰能通過,看看遠處那虎視眈眈的巨龍就知道了。

“埋骨之地本來就是爲了挑選至強者而準備的,從古至今不變,當然不是誰都能進入的,一般人也沒有膽量進去。不過總會有人能夠進去的。”

“你能嗎?”龍天試探地問道。

“不知道,沒試過,也不想現在試,因爲一個人只有一次推門的機會,必須選擇在最佳狀態推門,要是推不開的話將會永遠失去資格。好了,現在我們還是先對付這頭巨龍吧!”雨慕晴臉色平靜,而後看向巨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