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重重的撞擊了幾下以後,黑魔蛟便朝着洞口裏面嘶吼了幾聲,然後便又莫名其妙的離開了。

趙二彪一邊捂着鼻子一邊說道:“媽蛋的,這黑魔蛟有口臭!”


“小萌,你看到了吧!黑魔蛟不知道抽哪門子的風,沒事就來洞口撞幾下,吼幾聲••••••小萌••••••小萌••••••你還在嗎••••••你還在嗎••••••” 叫了好幾遍,小萌也沒有迴應趙二彪。

趙二彪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說道:“該死的黑魔蛟,偏偏這個時候出現,真他孃的晦氣!”

一邊這樣說話,趙二彪一邊狠狠的唾了一口。

“小萌••••••小萌••••••你趕快出來呀••••••我還有問題要問你呢••••••你要是不出來還得等好長時間••••••啊••••••啊••••••啊••••••啊••••••”

又歇斯底里的喊了好長時間,腦海裏面的小萌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最後趙二彪只得無奈的放棄了。

雖然已經將自己熟知的那些關於雷門的本事要領掌握的不能再熟悉了,萬般無奈的趙二彪還是坐定下來,又一遍一遍的在體內運行起了雷門的本事。

練習累了趙二彪就歇一會,而等到歇過來了,趙二彪又開始繼續練習,如此這般,趙二彪又不知道練習了多長時間。

就在趙二彪練習累了,想要歇一會的時候,忽的有感覺到了一隻黑魔蛟遠遠的朝着自己這邊跑了過來。

一意識到了黑魔蛟又朝着自己跑了過來,趙二彪心裏面不自覺的無名火陡起,操起地上的一塊石頭便來到了洞口處等着黑魔蛟。

“我滴個三姑四舅奶奶的,這一陣你反反覆覆的來了多少回了,來了什麼也不幹,就在門口吼兩聲,晃幾下就走,實在是煩的要死,今天非打你個滿地找牙不可!”

趙二彪這話說的沒錯,在小萌上前出現之後,趙二彪練本事的這段時間了,黑魔蛟又不知道來了多少回,沒回都是在洞口吼幾聲便離開了,最開始趙二彪一感覺到黑魔蛟過來了還很緊張,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後面幾次壓根就管也不管了,該幹什麼還幹什麼。

此時的趙二彪這樣氣勢洶洶,無所無謂的樣子也不是因爲趙二彪對自己多有信心而是因爲最近黑魔蛟的幾次出現並沒有給趙二彪帶來什麼傷害,讓趙二彪很大程度上弱化了黑魔蛟的暴戾和恐怖。


趙二彪剛剛站在洞口邊上一會兒,黑魔蛟便大步大步的跑了過來,黑魔蛟每跑一步,整個洞穴便狠狠的顫動一下,而趙二彪的身子也不自覺的顫動起來。

“小兔崽子,爺爺可不怕你!”

趙二彪說這話的時候將手裏面的石塊緊緊的握住。

就在趙二彪這樣想着的時候,黑魔蛟突然竄到了洞口,然後又像以前那樣在洞口大聲的嘶吼起來,嘶吼的同時身子重重的撞擊洞穴。

按照趙二彪平時掌握的規律,黑魔蛟叫完兩聲之後便會離開,所以在黑魔蛟第二聲剛剛叫完的時候,趙二彪猛的身形一動,迅速的憑藉着敏銳的感覺竄到了洞外面,然後下意識的高高躍起,將手上的石塊重重的打在了黑魔蛟的身上。

沒來得及查看自己這樣重重送出去的一大石塊對黑魔蛟產生了什麼樣的“作用”,趙二彪便趕快身形一轉,趁着黑魔蛟發覺之前,重新的回到了洞裏面。

就在趙二彪剛剛退到了洞裏面最深處的時候看見黑魔蛟的大眼睛慢慢的湊了過來,而藉着黑魔蛟大眼睛的光亮和自己眼睛的敏銳感覺,趙二彪知道黑魔蛟剛剛是站直了身子,而此時卻是慢慢的彎下腰來,看了過來。

一見黑魔蛟這樣,趙二彪嘆了口氣,心中暗暗想道:“看來是沒什麼效果,打它大腿上了,靠了,給它撓癢癢了!”

黑魔蛟的眼睛湊道洞口處,緊緊地盯着趙二彪。趙二彪雖然不能夠完全理解黑魔蛟的意思,不過,趙二彪似乎隱隱約約的覺得黑魔蛟是滿臉疑惑,好像是對自己說:“哥們,你這是什麼意思?給我撓癢癢討好我?”

就在趙二彪被黑魔蛟這樣“羞辱”了以後,黑魔蛟又輕輕的嘶吼了兩聲,然後便又一步一顫的離開了。

“我擦嘞!這是什麼情況!”趙二彪摸了摸腦袋,自言自語的說道。

暗暗的揣度了一會兒黑魔蛟的想法後,趙二彪還是沒有想明白黑魔蛟這麼做到底是爲了什麼。

“我擦,黑魔蛟不會是發 情了,想要找我示好的吧?!”

趙二彪又使勁的搖了搖腦袋,然後無奈的苦笑了一聲,重新坐了下來,繼續的練習了已經滾瓜爛熟的本事。

練習了沒一會兒,趙二彪臉色一滯,猛地睜開眼睛,呼啦啦的站起身來,最裏面暗暗的急急唸叨着。

在洞穴裏面來來回回的踱了好一會兒,趙二彪暗罵了一聲。

“我擦嘞,我怎麼纔想到黑魔蛟的意圖!這黑魔蛟真是太狡猾了••••••”

趙二彪剛剛在練功的時候忽的想到了黑魔蛟的意圖。綜合黑魔蛟這些日子的表現,趙二彪猜想到了黑魔蛟的意圖。

黑魔蛟這麼些日子的來來回回應該是在試探趙二彪,黑魔蛟最開始被崩山弓給嚇到了,不敢有所行動,不過,後來黑魔蛟應該是發現了蹊蹺,發現趙二彪再也沒有拿出過崩山弓,想着趙二彪是不是拿不出崩山弓了,而黑魔蛟這些日子來來回回的試探也證明了黑魔蛟的“猜想”。

“黑魔蛟這些日子的試探應該已經可以確定我不會再拿出崩山弓了,而過些日子,黑魔蛟應該就會發動進一步的進攻了,而在確定了我沒有崩山弓之後,黑魔蛟的進一步攻擊肯定更加的猛烈和難以應付,到時候很有可能兩隻黑魔蛟一起過來把這個洞穴撞到,到時候我可就萬分被動了!”

趙二彪這樣想着的同時又不知不覺的在洞穴裏面走了好多個來回。

就在趙二彪這樣想着解決的辦法的時候,忽的覺得耳朵裏面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聲音,而剛剛聽到這個聲音,趙二彪趕快集中了全部的注意力,而剛剛一集中精力,趙二彪赫然發現黑魔蛟又朝着自己所在的洞穴急急的跑了過來,而且,這回不是一隻黑魔蛟單獨來的,兩隻黑魔蛟一隻奔過來的,氣勢洶洶。

一見到兩隻黑魔蛟這樣,趙二彪一拍大腿,心中暗道不好。

趙二彪一意識到兩隻黑魔蛟同時的朝着自己所在的洞穴急急的奔了過來,心中暗叫不好,直言自己剛剛的預言應驗了,此時此刻,黑魔蛟就是來結果自己的性命了。

就在趙二彪這樣想着的時候,兩隻黑魔蛟已經奔到了洞穴口處。

就在趙二彪做好了奮力一搏的打算的時候,兩隻黑魔蛟竟然只在洞口像往常一樣,大聲的嘶吼了兩句後便又急急的奔走了。

確定兩隻黑魔蛟是真的走開了以後,趙二彪心中忽的想到了什麼。

“雖然剛剛黑魔蛟沒有對我做什麼,不過,以前都是一隻黑魔蛟來試探我,剛剛卻是兩隻黑魔蛟一起來,看來這是黑魔蛟最後的試探了,這樣的試探下我要是還沒有什麼動作的話,兩隻黑魔蛟不久就會動真格的了!”

趙二彪這樣想的同時已經將手裏面的石塊握的吱吱作響。

心中這般激動了好一會兒後,趙二彪忽的覺得有些不太妥當,低頭看着自己手裏面的石頭。

“用石頭來對抗黑魔蛟,好像有點以卵擊石的感覺!”

趙二彪一想到這,將手裏面的石頭重重的砸在了石壁上,然後坐在了地上,想着自己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此時的趙二彪是多麼的希望小萌能夠出現,告訴自己應該怎麼去做,不過,趙二彪知道小萌的身體狀況是不能夠出現的,而趙二彪也不忍心去喚醒小萌。

做了好一會兒,趙二彪的腦海裏面忽的一陣閃光,瞬間之後,趙二彪想到了什麼,而一想到這,趙二彪瞬間好像是有了什麼“倚靠”一樣。


趙二彪猛的坐起身來,一邊哈哈大笑一邊自言自語的狂喜說道:“太好了!太好了!黑魔蛟,雖然沒有必勝的把握,不過,爺爺我現在有把握了,不怕你了,等着你的不再是石頭塊子了,刀呀,槍呀,斧呀,劍呀,都等着你呢!”

此時的洞穴裏面根本沒有什麼刀槍斧劍,不過,趙二彪好像是已經有了什麼把握一樣,相信肯定能夠找到什麼兵器一樣。

此時的趙二彪已經一個人在黑暗中呆久了,慢慢的就不想說話了,而趙二彪爲了不讓自己說話的感覺慢慢的消失不見了,總是不斷的說話,不斷的和自己說話。

趙二彪摸索的來到了自己當初摘赤靈草的位置,小心翼翼的站在了一邊,然後低頭看着地上的浮土說道:“我記得小萌曾經說過,赤靈草的生長條件特別的特殊,出了光照、黑暗等條件,還必須生長在腐屍上面,赤靈草既然能夠在這裏生長說明下面肯定有腐屍,在這洞穴裏面,能夠有這麼多的赤靈草肯定不是黑魔蛟的,一定是人的!哈哈••••••我太聰明瞭•••••”

這樣說話的時候,趙二彪已經用手裏面的石頭開始在地面上挖土了,而就在挖土的同時,趙二彪還在不斷的自言自語着。 “既然是人的屍體的話,肯定就是從古到今進到除魔牢裏面的人,他們肯定會有兵器傍身的!哈哈••••••黑魔蛟••••••你就等着爺爺來收拾你吧••••••”

這樣說完話後,趙二彪不禁加快了手裏面挖土的速度。

猶豫沒有光亮,趙二彪只得憑着自己的感覺判斷,一遇到什麼堅硬的東西便趕快的停下來,隨着越挖越深,趙二彪的速度越來越慢。

速度會慢下來倒不是因爲趙二彪的體力不支,只是趙二彪忽的想到這下面要是有兵器的話,自己太過魯莽可能被兵器傷到。

又抹黑挖了好長時間之後,趙二彪忽的覺得自己好像碰到了什麼堅硬的東西,而剛剛一感覺到堅硬的東西,趙二彪趕快小心翼翼的摸了過去並一點點從土裏面拿了出來。

當趙二彪把自己摸到的整個東西都拿出來之後,哈哈大笑。

“太好了!竟然是流星錘,黑魔蛟,看老子怎麼用流星錘收拾你!”

這樣說話的同時,趙二彪用將“流星錘”放在手裏面好好的把玩了一番,不過,趙二彪越擺弄着手裏面的“流星錘”越覺得不對經。

“這個流星錘怎麼還帶好幾個窟窿眼呀!而且材質好像也不太像流星錘,好像是骨頭的••••••我擦嘞••••••我擦嘞••••••這是你妹的流星錘呀••••••這是骷髏頭••••••去你妹的••••••去你••••••”

意識到自己手裏面拿的並不是什麼流星錘,而是一個骷髏後,趙二彪趕快將手裏面的骷髏甩了出去,同時暗罵自己實在是太不小心了,應該早就想到會遇到這種情況的。

趙二彪稍稍的淡定了一會兒後又開始小心翼翼的挖了起來。

挖了沒一會兒後,趙二彪又發現了一柄“短劍”,不過,有剛纔的事作爲教訓,趙二彪心裏面警戒性提高,自信的檢查了一下,而經過檢查後趙二彪才發現自己險些又“中招”了。

“幸虧早有準備,要不然把腿骨當成了短劍了!”

沒過多一會兒之後,趙二彪發現自己已經挖出了好幾句屍骨了,可是還沒有看見一件兵器。

“腐屍倒是有不少,兵器確是沒見到一個!”趙二彪一邊這樣抱怨着一邊繼續的挖着。

就在趙二彪將地面再一次清理乾淨的時候忽的發現了什麼,長長的,雙刃不規整卻也算是鋒利••••••

一摸到這,趙二彪趕快仔仔細細的辨認了一番,而經過一番的辨認,趙二彪確定這確實是一件兵器,只不過,從製作的規格和紋理材質來看,這並不是一件精細打造的兵器,應該是以前被關在除魔牢裏面的人以除魔牢裏面堅硬石壁爲原料,自己手工製作的劍狀“兵器”。

摸着手裏面的“兵器”,趙二彪不禁的感慨說道:“雖然不是很好,不過也算是順手,總比沒有強,在面對黑魔蛟的時候不至於捉襟見肘了!”

就在趙二彪說這話的時候,手不經意的觸碰到了地上的什麼東西,而一感覺到自己的手碰到的東西,趙二彪一激靈。

“這冰冷的金屬感,平平整整的切面,難道••••••難道••••••”

一想到這,趙二彪趕快將手裏面的“兵器”放開下來,俯身去挖觸碰到的東西。

趙二彪反應迅速,在黑魔蛟攻擊到自己之前便已經閃轉騰挪,來到了公黑魔蛟的後背上。

剛剛爬到了公黑魔蛟的後背上,趙二彪不敢含糊,將斬龍劍向懷裏面一窩,同時拿着劍的手臂大展,卯足了勁要將手裏面的斬龍劍直直的插進公黑魔蛟的後背上。

可是,就在趙二彪手裏面的斬龍劍的劍尖剛剛觸碰到了公黑魔蛟後背堅硬的皮膚上的時候,公黑魔蛟迅速的反應過來,劇烈的抖動着身子,想要把趙二彪從自己的後背上甩下來。

趙二彪剛剛一感覺到黑魔蛟晃動便趕快暗暗用力,緊緊的抓住,可是,雖然是沒有被晃下來,趙二彪卻身子一個不穩,手裏面的斬龍劍偏了許多,沒有傷到公黑魔蛟分毫。

趙二彪的身子剛剛一偏,趙二彪便手腕暗暗用力,控制住斬龍劍的走勢,想要繼續給黑魔蛟一擊。

不過,趙二彪這個想法剛剛產生,還沒等實施,母黑魔蛟卻已經來到了近前。

母黑魔蛟剛剛一來到近前,公黑魔蛟便已然會意,身子微微一側,將趙二彪完全暴露給母黑魔蛟。

母黑魔蛟見趙二彪手裏面的斬龍劍放着幽幽的綠光,雖然還是有些膽怯卻還是一聲嘶吼,揚起身子便朝着趙二彪撞了過來。

趙二彪自然是明白母黑魔蛟的用意,所以一見到黑魔蛟撞了過來便趕快的將劍尖調轉了方向,朝着母黑魔蛟撞過來的方向迎了上去。

母黑魔蛟巨大的身軀朝着趙二彪撞了過來,可是,由於母黑魔蛟注意到了舉起來的放着幽綠色光芒的斬龍劍便臨時改變了策略,沒有硬生生的朝着斬龍劍撞過去,而是稍稍一側身,結結實實的和公黑魔蛟撞在了一起。

雖然母黑魔蛟沒有撞到趙二彪,可是,兩隻巨大的黑魔蛟結結實實的撞在一起,衝擊力極大,坐在公黑魔蛟後背上的趙二彪身子不穩,一下子便從公黑魔蛟的後背上栽了下來。

剛剛重重的栽倒在地上,趙二彪沒來得及慘叫上一聲便趕快的爬起身來,揮舞着手中的斬龍劍砍向了公黑魔蛟的底盤。

一切都是電光火石之間,公黑魔蛟根本沒有來得及反應,而趙二彪也在心裏面暗爽。

不過,母黑魔蛟卻將這一切看在眼裏,眼看着自己的同伴要受到傷害,低吼一聲,暗暗生智,擡起巨大的爪子便朝着趙二彪頭上的石壁轟了過去,而母黑魔蛟這樣重重的一擊,趙二彪頭上的石壁瞬間便崩塌開來,巨大的石塊剝離開來,紛紛的掉落下來,直直的朝着趙二彪砸了過來。

一聽到頭頂巨大的轟鳴之聲,趙二彪趕快在送去斬龍劍的同時暗暗的去感覺上方發生了什麼,而剛剛一察覺到上面的情況,趙二彪頓覺陷入了兩難之地。

要是繼續朝着公黑魔蛟襲擊的話,自己肯定來不及躲避上方的落石,而要是被這紛紛的落石砸到的話肯定是小命難保,可是,要是就此放棄的話,實在是沒有再好的機會接近黑魔蛟了。

雖然是糾結萬分,趙二彪還是在瞬間之內做了決定。

雖然這樣的機會十分的難得,可是,趙二彪還是理性佔了上風,決定就此放棄,躲避上方的落石,以後再找機會,避免玉石俱碎。

剛剛有了這個念頭,趙二彪便將手腕向裏面重重一扣,將送出去的斬龍劍調轉了方向,結結實實的抵在了地上。

斬龍劍剛剛抵在地上,趙二彪便腰間用力,同時向後使勁一推,整個人急急的向後面退了過去。

就在趙二彪整個身子剛剛退過去的時候,大小不一的巨石便轟然砸落。

紛紛而落的巨石結結實實的砸在了地上,砸出一個個的大坑,甚至還有幾塊巨石貼着趙二彪的身子落地,砸在了斬龍劍上,被斬龍劍鋒利的劍刃輕而易舉的削成了兩半。

剛剛撤回來,還沒來得及大喘一口氣趙二彪便趕快向上急急躍起,然後將斬龍劍輕輕的插在了石壁上,以插在石壁裏面的斬龍劍爲支點,雙臂用力向上爬去。

接着斬龍劍的鋒利之勢和手腳並用,趙二彪瞬間便在石壁上爬了老高。

兩隻黑魔蛟見趙二彪靈活的躍上了石壁,低吼一聲便舞動着巨大的爪子朝着趙二彪拍了過來。

趙二彪各種感官異常靈敏,在黑魔蛟的巨大爪子還沒有拍到的時候便已經有了預判,而這樣的預判讓趙二彪輕鬆的躲過了兩隻黑魔蛟的多次攻擊。

就在這一躲一閃,一騰一躍之中,趙二彪已經躍起了老高,漸漸的,兩隻黑魔蛟擡起爪子已經碰觸不到趙二彪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