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唐璐聽着這句話的時候,頭腦裏也突然的想到了這一點兒,畢竟唐影昨天晚上出去的時候可還是沒有九點鐘的,如果說唐影那個時候出去找劉梓涵約會,也還是說得過去的。

不過這個時候唐璐又想了想,夢穎姐姐是說唐影是晚上快要到了十二點纔回來的,那也就是說唐影是十一點多鐘回來的,而在他回來了之後發現夢穎姐姐睡在了他的牀上,所以也就沒有打草驚蛇了,不過恰巧的是那個時候夢穎姐姐醒了過來,然後和唐影又說了一些話。

所以這個時候唐璐又在想着,唐影如果說是晚上十一點多鐘回家的話,那麼就是說唐影是在十一點和劉梓涵分手回家了,但是這麼說的話又有些說不過去,畢竟劉梓涵的家境是怎麼樣的,她也是清楚的。

而且就算晚上劉梓涵出來了,那麼也是沒有可能和唐影在一起的,畢竟唐影不知道劉梓涵的家在哪裏的。而且,以唐璐對劉梓涵的瞭解,也還是清楚劉梓涵不是一個晚上能夠出門的女孩子。

畢竟她們許多女孩子夜晚都是有家禁的,只要是過了八點鐘,那麼晚上就不能夠出門的,雖然說有些女孩子不會聽家裏人的話,但是對於劉梓涵這樣的乖乖女來說,唐璐還是清楚的,畢竟劉梓涵的家境可不是很好,如果說劉梓涵晚上還出去玩的話,那麼劉梓涵也就是真的辜負了她的媽媽了。 “這個,夢穎姐姐,我看我們還是不要繼續討論了吧,如果說唐影知道的話,也肯定是會告訴我們的,而且,今天早上唐影不是和你說過了麼?”唐璐繼續地道:“所以我們就別再討論這個問題了,先上課吧!”

這個時候的他們,還是在教室裏上着課的,在課堂上討論這些問題討論太久的話,那麼唐璐會認爲這是時間流逝的最快的,所以她也就沒有想太多了,畢竟高三的他們,都是爭分奪秒的和時間賽跑的人。

“嗯,那我們就上課吧!”楊夢穎點了點頭,贊同道。

這個時候的唐影,也是突然的收到了手機上面發來的一條短信息,信息裏的內容是:這兩天做好準備,跟着我去執行任務去。

唐影看完了之後,想都不用想這個是誰發過來的就知道這個發信人是誰了,因爲除了師姐紫凝月會給唐影發送短信,還會有誰給他發短信?

而且在這之前,唐影也是和紫凝月說過上午或者是下午找他的話,就以短信的形式發給他的,所以這個時候唐影看見了這個信息的時候,也就沒有多說什麼了,畢竟現在的他,可是在上着生物課的,不能夠太開小差了,那樣的話,是會被陳雅婷老師抓住的。

雖然說唐影的生物成績在陳雅婷的眼裏算得上是很好的了,而且考試的成績在陳雅婷看來也是很優秀的,所以唐影還是覺得,自己不要在陳雅婷的課上面開太多的小差爲好。

這一次的月考成績也已經是全部出來了,唐影責無旁貸的獲得了全校第一名的這個稱號,而在他六門科目當中,也是有着四門已經是達到了全校第一名的成績的,至於其他的兩門,那就是語文和英語這兩門課程。

語文和英語這兩門課程,唐影是沒有能力考滿分的,畢竟唐影以前學習成績最不好的就是語文成績了,雖然說唐影的語文成績差,但是再差也還是可以達到一百二三十分左右,所以唐影有的時候也還真的是拿自己的語文成績很頭疼。

要知道,在神祕特使局裏,大多數特使員的語文成績都是很好的,可是唐影的語文成績就還是有着一個魔性,每一次考試的時候,也都是語文成績拉了後腿。

不過即使是拉了後腿,也還是影響不住唐影當上王牌特使員的身份的。唐影的學習成績是和執行任務的成績成正比的,所以有的時候也還是爲了一些事情感到慶幸的。

不過即使是唐影在第四中學的語文成績沒有拿到第一名,但也還是受到了學校許多領導們的關注的,畢竟唐影的文采可是與其他的同學有着一些不同的,如果說這是高考的話,那麼改試卷的老師很可能就會把唐影的作文分改爲滿分,而不是55分。

雖然說55分的作文分數已經算是很高,但是對於好的作文文章,他們這些語文老師也還不想要放過的,畢竟能夠把作文分數打到55分的人,在四中還是很少的。

至於爲什麼說是很少,那是因爲以前歷屆當中,都有學生拿過55分這樣的好成績,只是,那些學生的文章文采,也只是比平常人要好一些而已。而唐影的文采,可以說是在他們四中,是沒有一個人有着這麼好的文采的。

這句話不是從語文老師們的口中說出來的,而是從校長大人的口中親自說出來的。

雖然說校長大人現在和唐影已經算是很熟悉了,但是有的時候,校長也還是對唐影這名同學感到了一些驚訝地。

這種驚訝不是說校長對唐影的驚訝,而是唐影給校長帶來的驚訝比較多。一時之間,校長還不能夠接受的了。

其實這一次語文作文唐影之所以考得好,不是因爲唐影的文采真的很好,而是因爲這一次的作文題目是對唐影這種王牌特使員來說有着一些優勢性的。

作文題目是命題題目,雖然說高考當中出現的命題題目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但是對於四中這樣的學校來說,還是很注重於學生的全面發展的,不能夠只顧着在一個方向發展的。

在皖江市第四中學的學生,都是有着很大的潛能力的,也是在四中的學生,到了高三了,他們的潛能都會展現出來,這也就是四中的教育方式不同的原因。

雖然說四中是一個公辦學校,但是對於四中的校長來說,即使是公辦的學校,也還是要有着不同之處,所以校長大人就想出了語文考試不能夠只考材料作文,有的時候就連命題作文也還是要考的。

所以四中的那些語文老師也就是聽從了校長的安排,找了一些命題作文來做了。

至於這一次的命題作文,題目是最令你難忘的日子。


所以唐影就把自己在神祕特使局裏的那些日子總結了起來,然後寫出了一篇作文,也就是語文試卷上的這次作文。

這也是唐影第一次這樣寫作文的,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他既然是拿到了全校作文第一名的稱號,雖然說不是語文第一名,但是在唐影的作文看來,唐影的作文還是有着一些吸引力的。

所以這個時候陳雅婷看着唐影在開小差,也就沒有管他了,反正他的考試都已經是那麼好了,她這個老師還管他那麼多幹嘛?

再說了,上一次陳雅婷抱唐影的那件事情,至今爲止陳雅婷都還是有着一些回憶的,所以有的時候陳雅婷也就沒有多和唐影說話了,只是無聊的時候,找唐影聊聊天什麼的。

“夢穎姐姐,快來看,唐影的作文!”唐璐這個時候在發着語文試卷,突然看見了唐影的試卷,發現唐影的作文打了個55分的好成績,頓時就感興趣了起來,看着正在桌子上面寫着作業的楊夢穎說道。

“唐影的作文真的寫的好好哎!內容完全是令人意想不到。”唐璐讚揚地道:“夢穎姐姐你快點兒過來了啦,唐影寫的真的很好,看的我都有些覺得自己被他的作文帶入了情感了。”

“別瞎說了,這又不是寫小說,怎麼可能會這麼快帶入情感?”楊夢穎這個時候在堂課路的呼喚下,來到了講臺上,說道。


“不信的話,你可以自己看看,看完了之後再說說看你有沒有被帶入文章裏?”唐璐這個時候有些不服氣地道:“我發試卷了,陳佳語,上來拿試卷,到你了!”

這個時候的唐影,雖然說已經是進入到了夢鄉,但是對於楊夢穎和唐璐兩人,還是有些注意的,聽見了唐璐那麼誇自己,唐影也不禁覺得很正常,因爲唐璐本來就是一個喜歡誇獎別人的人,雖然說唐璐有的時候很調皮,但是對於唐影來說,唐璐對唐影還算是不錯的。

所以這個時候唐影也就沒有去管那麼多了,繼續地睡着他的覺。

“夢穎姐姐,你說,我們都說了唐影這麼久了,爲什麼他還沒有聽見啊?”唐璐發完了試卷,對着楊夢穎問道:“依舊還是趴在他的課桌上睡着覺。”

“呵呵,昨天晚上誰叫他回來了那麼晚,這能夠怪誰?還不是隻能夠怪他自己了咯!”楊夢穎苦笑道:“不過,說實話唐影的文采還真的是蠻好的。”

“是呀是呀,我敢說,在學校沒有一個人可以和唐影比了,唐影文采就是屬於那種使人易懂令人入神的那種。”唐璐點了點頭,稱讚道:“不過,我有的時候也並沒有見唐影看過什麼作文書什麼的,爲什麼他的文采會有這麼的好?”

“文采好就一定要看作文書文采纔會好麼?”楊夢穎反問道:“對於我們中國人而言,文采好那是必須的,因爲我們是中國人,唐影的文采之所以好,估計不是看作文書那麼簡單的。”

楊夢穎這麼說,也是有着一些道理的,畢竟唐影可是和自己的外公來自於同樣的一個組織的,所以楊夢穎也就沒有太稀奇了。

只是,楊夢穎不能夠把這件事情告訴唐璐,所以楊夢穎也就只能是那麼的說着了。

“嗯,我也覺得,唐影的作文好,文采好,也不是看作文書那麼簡單的。”唐璐隨即點頭道:“可是,唐影到底是怎麼做到寫出這樣的作文來的?”

“這個,你就去問唐影吧,像這樣的作文,唐影估計能夠寫出千萬篇出來的。”楊夢穎淡淡地道:“如果說讓唐影出書的話,那麼唐影把這些事情寫在小說上面,相信不用一個月,唐影的書必火!”

楊夢穎這樣的說唐影,也是給予了唐影一定的肯定和贊同,畢竟現在的楊夢穎可是很清楚唐影的身份了。如果說不是自己的外公讓唐影來保護自己的話,那麼估計唐影現在的生活,也還是會生活在那種訓練的日子裏吧!

……

“TMD,楊航這個人也真的是太不是擡舉了,居然連這麼誠懇的合同都不籤!”鍾峯這個時候在電梯裏狠狠地道:“小吳,你準備一下,看看最近還有沒有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的單子。”

“是,董事長!”叫小吳的年輕男子點頭道。

“這一次我要把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的單子全部都毀掉,讓他們楊家珠寶有限公司沒有生意做,我倒是要看看,他一個楊航有多大的能耐能夠支撐着一個公司!”鍾峯哼道。

這一次的合作會議,在楊航的深思熟慮下,也是放棄了和鍾氏集團的合作,畢竟鍾氏集團可是一個大集團,並不是一個珠寶公司。

雖然說集團公司和珠寶公司合作有利於珠寶公司的發展,但是在楊航看來,現在的楊家珠寶有限公司還沒有到達和大集團公司合作的地位,雖然說有些人認爲和集團公司合作是一次機會,但是在楊航看來,他了解鍾峯的意圖是什麼。

所以也就沒有和鍾氏集團談成這一次的合作。

畢竟現在的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可是面向着國外的企業的,而不是面向國內的企業。鍾氏集團雖然是一個大集團公司,在中國有着一定的地位,但是在楊航看來,中國地域這麼遼闊,商業界這麼發達,難道他楊航還愁找不到大集團公司合作麼?

再說,等到他的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經營到了國外去的話,也是可以和國外的大型企業公司合作的,楊航沒有必要在國內找公司合作。

畢竟現在的珠寶行業發展最好的,就是楊家珠寶有限公司,所以,楊航也並沒有選擇在國內找企業公司合作,如果說他在國外找不到公司合作的話,那麼他還是會選擇在國內找一些企業公司合作的。

可是,楊航也還就是相信着他在國外能夠找個企業公司合作,特別是歐洲那邊的一些國家裏,可是有着很多的企業公司的,至於有沒有珠寶有限公司,那麼楊航就不需要去了解了,畢竟這不是他現在要做的事情。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如何讓自己的公司快速的發展到國外去,只要是發展到了國外去的話,那麼楊航也就是有一定的能力帶着楊夢穎環遊全世界了。

環遊全世界,這也是楊夢穎小時候的夢想,所以楊航一生當中的目標,不僅是想要讓自己的公司發展起來,而且還要帶着楊夢穎環遊全世界,這纔是楊航的目標。 鍾峯雖然說對楊航不同意和自己公司合作的事情很煩惱,但是這也還不至於讓鍾峯不能夠認真地工作,畢竟楊航的那家公司只不過是一個珠寶有限公司而已。

鍾峯的公司,和楊航的珠寶有限公司根本就搭不上邊,更是不用說合作能夠成功的事情了,就算是成功合作了,那麼楊航也是會對自己這個合作伙伴加以防範的,畢竟自己的集團公司和楊航的珠寶有限公司不是同樣的一個經營形式。

而至於鍾峯爲什麼要和楊航的珠寶有限公司合作,那也完全是因爲鍾峯的兒子鍾帆喜歡楊夢穎這一點兒而已,所以鍾峯的計劃就是,爭取和楊航的公司合作,這樣一來的話,那麼他們就是合作伙伴了,而至於鍾帆喜歡楊夢穎,也是可以進一步的增進彼此之間的感情。

但是現在鍾峯在收到了楊航不同意合作的消息之後,鍾峯也並不是因爲這個而有所煩惱,畢竟自己的公司和楊航的公司完全搭不上邊,而且楊航也是對自己有着一定的瞭解的。

可是,無論鍾峯怎麼想,也還是想不通自己這麼大的一個集團公司,在國內也是可以說算得上是佼佼者了,爲什麼楊航還是要拒絕和他合作?

鍾峯在這個問題上實在是想不通爲什麼,因爲他覺得,自己的這個集團公司如果是和楊航的珠寶有限公司合作起來的話,那麼對於一個珠寶有限公司是有着很大的一個幫助作用的,而且在合作條約上也是明顯的寫着的,爲什麼楊航還是要拒絕合作?

這一個問題,鍾峯迴到了自己的公司之後,也還是沒有想明白,雖然說楊航的性格有些傲氣,但是這麼多年以來,以鍾峯對他的瞭解,楊航還是不會在商業問題上出現傲氣的現象的,爲什麼這一次的合作楊航就是不答應自己呢?

鍾峯也曾想到過楊航可能是沒有看清楚那個條約上面的內容,所以也和楊航說了一下這個問題的,可是令鍾峯很意外的是,楊航最終還是沒有答應和鍾氏集團合作。

在鍾峯的角度上,其實是想着楊航會和自己合作的,畢竟自己的公司企業可是在皖江市排名第一名的,而且也還是經營也還是不錯的。如果說楊航的珠寶有限公司和自己的公司合作了的話,那麼也還是能夠得到一定的好處的,只是,令鍾峯意外的是,楊航並沒有答應和自己合作。

不過在這一點兒看來,鍾峯覺得,自己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的合作也還是要繼續地談下去,只有這樣的話,那麼鍾帆追楊夢穎的成功率可是會提高許多的。

其實,鍾峯在選擇和楊航的珠寶有限公司合作並不是因爲鍾帆喜歡楊夢穎這麼簡單,而是因爲他認爲如果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的合作談了下來的話,那麼是會對他的集團公司起着很大的作用的,畢竟自己的公司可是商業經營的,楊航的公司只不過是在珠寶上面有着一定的經營而已,而並不是全面發展的,所以鍾峯覺得,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的合作會談下來的。

只是這個還需要一定的時間而已。

畢竟自己在合約上面還真的貴方公司和乙方公司如果合作成功的話,那麼還是要有着百分之二十的成分可以拿的,雖然說百分之二十不算很多,但是鍾峯想着的是,在楊航的眼裏來說,是肯定有很多的,所以這個時候的鐘峯又在想着。


是不是還要把合約條款再修改一下,讓貴公司只拿百分之十的收益就可以了。畢竟在鍾峯看來,自己的收益多與少是沒有很大的意義的,畢竟他的集團公司可並不缺少那百分之十的股份。

這個時候的鐘峯想通了之後,還是不要把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的那些單子毀掉好,畢竟合作這件事情還是要繼續下去的,如果說自己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就因爲第一次合作失敗的原因而去毀掉單子的話,那麼對於他以後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的合作是有着極大地不利的。

所以這個時候鍾峯看着小吳和自己還在電梯裏,還是想準備讓他再把合作條約改一下的。

“對了,小吳,那個……之前說的話,還是不要去做好了,你回去再把合作條約改一下,把利益方面的事情改爲貴方公司只拿百分之十的收益就可以了,把那百分之二十改爲百分之十,然後再送到我的辦公室裏來。”鍾帆繼續地道:“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的合作我們還是要繼續談下去,這樣的話,纔會對我們在皖江市的發展有利。”

“是,董事長。”小吳捧着文件,點頭道:“等會兒我回到辦公室就去把條約改了。只是,董事長,難道說楊家珠寶有限公司不和我們合作的原因是在這個問題上面麼?”

“可能是因爲這個的原因吧,但是如果不和他們合作的話,那麼以後在皖江市我們的發展也是有着不利的。”鍾峯點了點頭,淡淡地道:“畢竟那些集團公司也是有着許多的合作伙伴的,如果說我們的合作伙伴當中不足的話,那麼我們公司很有可能就會被那些公司打下來。”

鍾峯這麼說的原因也是在於對其他的大型集團公司有了一個初步的瞭解了的,畢竟那些公司可是他的競爭對手,如果說對競爭對手不熟悉的話,那麼很有可能就會被打垮。

打垮這件事情雖然對於鍾氏集團來說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說被打下來的話,那麼還是對集團公司有着一些危害的,所以鍾峯還是對這件事情比較的注意的。

“哦,那好吧,我這就去辦公室裏修改一下合同。”小吳和鍾峯出了電梯,然後道。

“嗯,去吧。”鍾峯點了點頭,道。

小吳雖然對於董事長要求該合同的利益問題有着很大的疑惑,但是看着董事長極力的要求自己這麼去做,那麼小吳當然也就只能是照着董事長這麼說的去做了,畢竟他現在作爲鍾峯身邊的一個小員工還是不能夠多和鍾峯這個董事長多說什麼的。

雖然說鍾峯現在也沒有再繼續的聘請助理,但是有的時候,如果說小吳有時間的話,他還是會想着叫上小吳一起和他去辦事情的。畢竟現在的鐘峯可是很看好小吳這個人的。

當然,對於他一個董事長來說,如果說身邊沒有一個助理的話,那麼也還是真的很尷尬的,如果說和別人出去吃飯的話沒有看見他的助理的話,是有着一些尷尬的,畢竟人家是清楚他是一個董事長的,如果說一個董事長身邊都沒有一個助理或者是司機的話,那麼許多事情上面還是會遭到別人的笑話的,所以有的時候鍾峯也是在想着,等小吳成熟了起來,他一定會讓小吳做他的助手兼司機。

鍾峯這麼想的原因,是因爲他在楊家珠寶有限公司還有着一個線人在那的,如果說這一次鍾峯在改了合同條約楊航還沒有答應下來的話,他可是一定要利用他的那個線人的,畢竟那個人也是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的一個股東去了。

……

“哥哥,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劉佳程看着劉佳輝還沒有到十一點就回家了,於是好奇地問道。

“哎!合作失敗了!MD真的不知道楊航董事長是怎麼想的?”劉佳輝一回來就坐到了沙發上面,憤怒地道。

“可能是因爲楊航董事長不想要與鍾峯董事長的鐘氏集團合作了吧!”劉佳程這個時候也是坐到了沙發上面,對着自己的哥哥說道。

“你說鍾董事長的集團公司在皖江市做的那麼大,而且經營各方面也都是皖江市第一名的,爲什麼楊董事長就不和他合作呢?”劉佳輝繼續地道:“畢竟有些公司可是想找鍾氏集團合作都沒有合作成功的,MD,楊航這也太囂張了一些吧!!!”

“好了好了,你也別生氣了,來,先吃個蘋果消消氣。”劉佳程看着自己的哥哥不開心,於是削了一個蘋果給他,安慰道:“也有一種可能,楊董事長還覺得現在還不利於和大型公司合作也說不定呢!”

“什麼說不定,現在楊航都已經是把公司向着國外做的了,怎麼可能會在國內找不到合作伙伴和他合作呢!”劉佳輝接過了蘋果,吃了一口,道:“這明明就是楊航不想要和鍾峯董事長合作的原因!不過,楊航爲什麼不和鍾氏集團合作呢?”

“那也有可能是因爲楊航董事長認爲合作條約上面的條件太過於苛刻了一些咯!不然的話楊航董事長爲什麼不和鍾氏集團合作?”劉佳程隨即道:“要知道,鍾氏集團在國內也是有着一定的優勢的,就算是在皖江市,也是有着很多人喜歡到鍾氏集團去辦事情的。”

“妹妹你說的也對,但是既然是鍾峯董事長主動申請的合作,那麼他在合同裏也應該是有寫到對我們公司一些有利的事情的。”劉佳輝點頭道:“那爲什麼楊航還不和鍾氏集團合作呢?” 劉佳輝對於這件事情,還是有着很大的意見的,畢竟他可是鍾峯的人,雖然說這麼多年以來鍾峯沒有對楊航的公司進行多少干預,但是近來鍾峯不知道爲什麼會突然的想着要和楊航合作了,因爲在劉佳輝看來,鍾峯找楊航合作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他們的公司都不是一致的,即使是合作了,那麼楊航的公司也是對鍾氏集團沒有什麼好處的。

可是儘管劉佳輝在疑惑,也還是覺得這個時候討論鍾峯的事情有些太早了,畢竟鍾氏集團還沒有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合作成功的,如果說成功了的話,那麼劉佳輝也肯定是會認爲,他還是管不了太多的,畢竟他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是處於什麼位置的。

“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性了,就是楊航董事長不想與鍾氏集團合作。”劉佳程淡淡地道:“就是這麼簡單,哥哥你也就不用再想了。”

劉佳程這麼說,是因爲在她之前也是不願意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和鍾氏集團合作的,畢竟楊家珠寶有限公司是一家經營珠寶行業的公司,和集團公司根本搭不上什麼邊,所以劉佳程當初也是不希望楊航董事長和鍾氏集團合作的事情的。

如果說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真的是需要找合作伙伴的話,那麼也應該是找有關於珠寶有限公司的公司合作纔對,像鍾氏集團這樣的大型企業公司,完全是一個以銀行營業爲主的公司,所以有些地方還是不一樣的,所以劉佳程也是不贊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和鍾氏集團合作的。

可是劉佳輝就不是劉佳程那麼想的了,他現在想要的就是,鍾氏集團能夠儘快的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再一次提出合作的計劃來,只有鍾氏集團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真正的合作了,那麼他也就是完全的放鬆了下來了,畢竟一邊自己是股東,一邊自己又是鍾氏集團的線人。

雖然說線人這個名稱不是很好聽,但是在劉佳輝看來,只要是事情辦成功了,那麼即使名字再難聽他也會聽下去的,畢竟他現在要的就是能夠擁有一大筆錢,然後他就可以帶着自己的妹妹想去哪兒就去哪兒玩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