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為什麼?」星辰笑了笑,說道,「因為我們堅信珈藍有朝一日會回來,如果那時候她知道鳳凰炎死了,她該有多傷心,而我不希望珈藍傷心,所以必須護著鳳凰炎!」

在星辰前面一點的位置停下,弒天的頭髮被清風微微吹起,飄舞了起來,俊美的臉上沒有一點情緒,黑色的眼眸裡面壓抑著無人能懂的痛苦。

手臂微微抬起,一道強大的力量朝著星辰而去。

星辰見此,拿出三張符咒,素手一揮,那些符咒就朝著弒天而去!

三張符咒鏈接在一起,產生了極強的力量,讓弒天都有些震驚。

「你……!」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星辰,弒天顯然有些意外,沒想到他居然可以煉製出這麼厲害的符咒!

「這是鳳凰炎煉製的。」星辰冷漠的說道。 這麼強大的符咒,也只有鳳凰炎可以煉製出來,就算是其他的人能夠煉製這種符咒,力量也不會有鳳凰炎煉製的強大。

弒天聞言,反應了過來,笑了笑,說道,「確實,能夠攔住我腳步的符咒,你確實還不能煉製出來!」

聽著弒天的話,星辰看了看和無心戰鬥的清風,那根本就算不上是在戰鬥,清風只有被無心壓著打的份……

見此情況,星辰微微蹙眉,知道清風攔不住無心,很快,無心就會越過清風到鳳凰炎的身邊來,他到底該用什麼辦法來保住鳳凰炎?

然而,還不等星辰想到好的辦法,弒天就快速朝著他攻擊而去。

看著弒天的攻擊,星辰大喊一聲,「赤炎!」

聽到星辰的召喚, 掉進你的溫柔陷阱 ,擋在了弒天和星辰之間。

弒天的眼神暗了暗,看著赤炎說道,「你我同為龍族,又同是魔獸,所以我不想殺了你,讓開!」

對於弒天,赤炎並沒有像其它的獸寵那麼害怕,而是對著弒天怒吼一聲,表示它絕對不會讓開……

就在此時,無心強大的力量從半空中落下,直接打在了赤炎的身上,那黑色的靈力尤為顯眼,被打到的赤炎痛苦的嗚咽了一聲,卻依舊沒有讓開路。

星辰抬眸,看著赤炎那後背上面的傷,原本就猩紅的眼神變得更加血紅起來。

「你做什麼?」弒天回頭,看著無心問道,神情有些憤怒!

該死的,他難道不知道以他的力量,赤炎根本就承受不了嗎?

無心淡淡的撇了弒天一眼,冷漠的說道,「你們太浪費時間。」

倒在雪地裡面的清風看著無心的腳步一步步朝著鳳凰炎而去,睜大了眼睛,嘴角之處,鮮血不斷的流出。

「不……不要!」

低沉的語氣,彷彿下一瞬間就要消失的聲音,看著鳳凰炎的身影,清風的神色變得痛苦了起來。

努力了那麼久,為了神族才誕生,一直都無情無愛,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愛了,有了感情,卻要這麼消失嗎?

「弒天,讓開。」珈葉站在一邊,聲音微冷的喊了一聲。


如同無心說的,他們確實太浪費時間了!

弒天唰的一下回頭,看了珈葉一眼,又回頭看著赤炎,說道,「赤炎,讓開,你這樣根本就沒用,無心不會對你們手下留情的!」

聽到弒天的話,赤炎依然沒有讓開。

對於赤炎來說,保護主人就是他的責任,他絕對不會讓開!

赤炎後面的星辰眼神黯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對著赤炎說道,「赤炎,回去空間裡面!」

因為赤炎是歷代魔界王族魔獸,自然不能與一個魔王締結永生契約,所以都是平等契約,如果赤炎死了,星辰不會受到影響,但是他絕對不能讓赤炎死在這裡!

聽到星辰的話,赤炎嗚咽著叫了兩聲,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以夢境成神 ,微微勾起了嘴角,說道,「你先回去,不用管我!」 赤炎聞言,也只好溫順的點了點頭,然後回到了空間裡面。

看著星辰把赤炎召喚回去了,無心笑了笑,說道,「這樣就對了,如果剛才不攔著,你的獸寵也不會受傷!」

星辰聞言,淡漠的笑了笑,雙手結印,一把寶藍色的長劍緩緩出現,不同於鳳凰炎的誅魔劍,不同於無心的弒神劍,那把寶藍色的劍散發著詭異的氣息,而且在劍身上面閃爍的光點就像是繁星一樣。

那麼漂亮,卻又那麼冰冷!

「這是什麼劍?」珈葉蹙眉問道。

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劍,一眼看來就知道不是普通的劍,但是她見到了那麼多的神兵利器,唯獨這把劍,從來沒有聽說過!

星辰將幾人的神色收入眼底,緩慢的說道,「此劍,名為『星河』!」

這是他出生之時,突然出現在房間裡面的劍,當時的父王為了防止有人害他,所以就下令除了接生以外的人,其它的都不準進入。

父王第一次看到這把劍的時候,就被劍身上面的點點光芒吸引,就像是星辰一樣耀眼,所以給他取名為星辰。

這把劍,就連父皇都不知道來歷,所以一直在他的身邊,成為了他的武器。

但是因為他後來控制了風系元素,便修鍊風刃,所以用鳳玄琴做武器,這麼多年,他從來沒有動用過這把劍,這一次,還是第一次召喚它……

無心看著那劍,微微蹙眉,這劍不知道為何,看似沒有多強大,實則蘊含的力量絕對不亞於誅魔和弒神!

星河,星辰,星河……

兩者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

而且珈葉不知道這劍的來歷還說的過去,但是他也沒有聽說過就有點奇怪了!

畢竟他是在洪荒大戰之後沒多久就出現了,很多東西他都知道,唯獨這把名為星河的劍……

雖然星辰的手裡多了星河,卻依然不能將無心攔住,兩人過了十幾招,無心一個快速轉身就到了鳳凰炎的身邊,手中的弒神劍就徑直朝著昏迷不醒的鳳凰炎而去!

見此情況,星辰雙手刷的一下握緊,那一瞬間將力量提到急速,然後在無心的弒神劍要刺進鳳凰炎身體裡面的時候擋在了鳳凰炎的前面。

無心沒有想到星辰居然死也要保護鳳凰炎,不過對他來說,那又怎麼樣。

鳳凰炎這一渡過天劫,只要過虛弱期,他的實力就會更加強大了,到時候想殺他比登天都還要難,所以他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無心,住手!」珈葉眼看著那弒神劍的尖端就要刺進星辰的身體裡面,大喊了一聲。

她雖然因為鳳凰炎的事情說了會和星辰動手,但是絕對沒有想要星辰死!

前方的無心沒有聽珈葉的話停下了手,而是加大了手中的力量。

珈葉見此,暗道一身不好。

她能不殺星辰,並不代表無心也不會動星辰……


下一刻,尖端刺破了衣服,就在無心用力想要將劍刺進星辰的身體時,一道藍色的光芒從星辰的身體裡面散發了出來! 那道藍色的光芒越來越大,無心握住弒神劍,明顯的感覺到了一股力量在與弒神對抗。

星辰看了看被劍刺破衣服的地方,微微蹙起了眉宇,那個地方放著什麼東西他很清楚……

星魂,是那塊名為星魂的白玉。

他之前把它拿出來之後並沒有在丟進空間裡面,而是放在了身上!

最後,鏘的一聲,無心的弒神劍居然被生生逼退,與此同時,在剛才被無心擊落的星河劍也自己飛回到了星辰的手中。

無心站定腳步,看著這一切,抿唇沒有說話。

「風星辰,看來你擁有的奇怪東西還有很多!」無心冷笑著說道。

低頭看了看那從衣服裡面露出來的白色,星辰伸手,拿出了星魂。

剛才弒神之劍劃破衣服要刺進去的時候,就是星魂攔下了弒神之劍。

看著手裡的星魂,星辰第一次有一種有眼不識寶的感覺!

當初如果不是那老者非得拿給他,他現在就是一具屍體了,能夠擊退弒神劍,這到底是什麼寶物?


握住星魂的手突然熱了起來,就像是有源源不斷的力量進入身體裡面一樣。

身體裡面充滿了力量,想要爆發出來……

感受到這一點,星辰拿起星河用力一揮,頓時一道藍色的光芒就朝著無心而去。

那強大的光芒讓無心都快速後退了兩步,隨即飛躍到半空中才堪堪躲過了那道攻擊,而被那攻擊打中的地方,一條巨大的裂痕出現在了那裡!

無心微微低頭,看著拿到裂痕輕聲笑了笑,說道,「能和誅魔,弒神力量平等的劍,有意思!」


話落,無心快速朝著星辰攻擊而去,可謂是快,准,狠!

星辰知道,無心這次不是在和他周旋,而是真的起了要殺的他的心,隨即拿著星河迎上了無心。

兩人從地上打到天空中,然後在從天空中落到地上,有了那股神秘的力量,星辰到也沒有那麼快速的敗給無心。

珈葉看著兩人的戰鬥,在看了看不遠處的鳳凰炎,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笑容,快速朝著鳳凰炎而去。

等到了鳳凰炎身邊之後,珈葉半蹲著身子,伸出手撫摸上了鳳凰炎俊美的臉龐,冷漠的說道,「鳳凰炎,如果你當初愛上的是我,就不會有現在這些事情的發生,這麼多年,我對你有的只是無盡的恨了,所以,永別了!」

話落,珈葉的手中就出現了強大的力量,就要一掌拍在鳳凰炎的胸口上面。


「住手。」伴隨著一道怒喝聲,三張符咒快速飛來,阻攔了珈葉的動作!

天狐停在雪地上面,雪落和路晴從雪狐的背上跳下,然後快速朝著鳳凰炎的身邊跑去。

「雪落師兄,他怎麼樣了?」路晴有些擔憂的問道!

剛才在雪狐的背上,雪落師兄看見這個人,便說是珈藍喜歡的人,而她也看到了珈藍,本以為珈藍是在保護她喜歡的人,卻不想,她居然看到珈藍要殺他,無奈之下,只好快速出手,利用符咒阻攔了珈藍! 雪落探了探鳳凰炎的鼻息,然後搖搖頭,說道,「沒事,他雖然受了重傷,卻還活著,看來這次的天劫差點害死他!」

抬眸,雪落對著珈葉問道,「珈藍,你為什要這麼對他?我記得你不會這麼對他!」

當初在那片森林,因為食心鬼的事情,他遇見過鳳凰炎和珈藍,那時候,鳳凰炎把珈藍抱在懷中,緊張的神色顯而易見,並且路晴告訴他,珈藍有一個喜歡的人,雖然珈藍沒有說過,但是在翡翠國養傷的那斷時間,偶爾會畫一個人的畫像。

他從路晴的描述之中得知那人就是鳳凰炎,既然喜歡鳳凰炎,又為何要在他最虛弱的時候殺他?

「雪落,你還真是多管閑事。」珈葉冷漠的笑了起來,金色的眼眸開始取代黑眸,變化成了珈葉的樣子。

「雪落,我要殺他,是因為我是珈葉,而不是珈藍,珈藍早就被我吞噬了,作為佛音寺大弟子的你難道還不知道嗎?」

她記得她吞噬掉珈藍的時候,天是發出了警告的吧……!

「你吞噬了珈藍?」路晴睜大眼睛看著珈葉,明顯的不相信她說的話,到時雪落沒有在說話。

「是啊。」珈葉笑了笑,再次召喚出了血之魔鐮,冷漠的說道,「不想死就給我滾開。」

雪落聞言,看了看鳳凰炎,最後說道,「我已經知道他就是天地誕生的神王,不管你和珈藍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但你休想傷害他。」

聽著雪落的話,珈葉揚了揚眉,說道,「那你的意思就是必須要和我動手了?」

「如果可以,我不想。」雪落平靜的說道。

「哼。」珈葉冷哼一聲,說道,「那就看你能不能攔住我。」

下一刻,血之魔鐮便朝著鳳凰炎落下,路晴見此,再次使用出一張符咒,阻攔了珈葉。

而雪落則是快速出手,逼退了珈葉的血之魔鐮。

血之魔鐮裡面,血戰勾了勾唇角,用靈識對著珈葉說道,「你殺鳳凰炎,讓我來會會這個和尚!」

珈葉二話不說就同意了血戰說的,隨即讓血戰對付雪落,她自己則朝著鳳凰炎而去。

路晴見此,一邊抵擋珈葉的攻擊,一邊說道,「珈藍,你一定是在騙我對不對,你怎麼會下手殺你喜歡的人,你喜歡他啊,你怎麼會輕易的被吞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