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以爲老子會怕?”

鄭良雖然有些心虛。


但是沒有表現出來。

三分鐘。

陸天龍滿臉陰沉的到了小區門口。

“爸爸。”

王可可喊了一句。

鄭良心裏咯噔一下,這孩子的爹真的是小區裏面的人,他今天就麻煩了。

“剛纔誰罵的你?”

此時陸天龍不想搞清楚怎麼回事,只想一把捏死那個罵王可可野種的畜生。

“他罵的。”

王可可本就是個孩子,靠山來了,指着鄭良接着道:“他還罵老師,不讓我們進去。”

“跪下給我女兒還有李老師道歉,不然我現在就打爆你的狗頭。”


陸天龍臉上滿是殺意。

鄭良不服氣。

陸天龍雖然是往小區裏面出來的,但是還穿着圍裙。

顯然是剛剛在煮飯。

冷聲道:“你誰家的廚師啊?”

嗯?

陸天龍臉上殺意更濃。

笑得有幾分玩味:“我讓你道歉你沒聽到?”

陸天龍不敢回答,讓鄭良更加覺得他只是個廚師。

頓時嘲諷道:“你不過是個廚師,有什麼資格跟我這樣說話?”

“不讓他們進去,是我的工作職責,什麼小野種,你聽到我罵了嗎?”

“既然沒有證據,你有什麼資格讓我道歉?”

“給臉不要臉的東西。”

陸天龍也懶得跟這種人講道理,冷眼上前。

“你想幹什麼?”

見陸天龍要動手,鄭良也不虛。

單手一甩,別在身後的警棍拿了出來:“找死。”

嘭。

話說完。

鼻樑骨斷裂,鼻血嘩啦啦的流出來。

警棍也落在地上,捂着鼻子怒罵:“草,你一個破廚師,剛打老子。”

“今天你死定了。”

一邊後者,對着對講機喊了起來:“所有人都過來,這裏有人鬧事。”

“什麼人在這裏鬧事?”

很快別墅區裏面跑出來一隊人。

爲首男子胸口掛着副隊長的牌子。

“軍哥,就是那小子,這些人身份不明想要闖進去,我不讓他們進去,他們就打我。”

鄭良惡人先告狀。

搞得自己跟個受害人一般。

“他胡說。”

李若初看不慣鄭良這樣的無恥行爲。

指責道:“陸先生是裏面的戶主,我跟陸先生的女兒來做家訪,鄭良非但不讓我們進去。”

“還各種污言穢語辱罵我們。”

“陸先生不得已才動手打了他。”

鄭良聽後立馬反咬一口:“副隊長,你自己聽聽,打了人還這麼理直氣壯。”

“我們是負責保衛這裏安全的,他們說我們是狗。”

“說幾句話就打斷我的鼻樑骨。”

“咱們就算是保安,也是有尊嚴的。”

“我們還是洛氏集團的人,就算是業主也不能這麼欺負我們吧。”

鄭良說的義憤填膺。

那保安隊長的臉色不怎麼好。

他們雖然是保安,但是是洛氏集團的保安。


縱使裏面住的都是有錢人。

九陰傳人在都市

冷聲皺眉:“這位陸先生是吧,這件事鬧大了對你不好,協商一下吧。”

“怎麼協商?”

霸道總裁︰請放手

他不是看不起保安。

但是這副隊長的態度讓他很不爽。

“陸先生是哪家的廚師?”

和鄭良的想法一樣。

陸天龍這副穿着,顯然是剛剛在做飯。

而有錢人誰會自己做飯?

多半是請來的廚師。

所以他對陸天龍並不是很客氣。

“怎麼,你跟他一樣,看不起廚師?”

陸天龍笑得更加玩味。

他本想低調,奈何有太多的人不識擡舉。

“我並沒有這種想法。”

副隊長更加確信陸天龍是哪家的廚師,笑道:“這件事我也不想鬧大,你打上了我們保安隊的人。”

“賠點醫藥費就算了。”

“那你們想要多少?”

陸天龍笑得還是那麼玩味。

只是眼裏的陰沉,越來越狠。

“十萬。”

總裁的契約前妻 ,鄭良已經獅子大開口:“現在就給錢,不然這件事,我跟你沒完。”

“你一個廚師,竟然要帶孩子跟女人進別墅區。”

“是不是你家主人不在家,你想要體驗一下有錢人的生活?”

鄭良這般難聽的話副隊長沒有組織。

反而帶着幾分冷笑。

“好,十萬。”

陸天龍往前一步:“一個鼻樑骨十萬,那你這張嘴值錢多少錢?”

“還有,你這條命值多少錢,說吧,我買了。”

“小子,你別太囂張了。”

自己人在,鄭良不想受窩囊氣。

怒罵上前。

嗖。

陸天龍更快。

一把捏住了他的喉嚨:“我問你這條命多少錢?”

鄭良感覺到窒息。

臉色漲紅:“放……放開我。”

“放開他。”

副隊長大怒,大手揮,身後的保安全都上前。

上次陸天龍搬家,是另外一批保安上班。

而今天這批人剛好不認識陸天龍。

一個個掏出警棍,把陸天龍圍了起來。

陸天龍沒有收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