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整個萬法宗壇的院子裏,也瞬間安靜下來。

衆人定睛來看,卻見葉知秋捧着一個紅檀木盒子,緩步走了出來!

夏偉玲激動地站了起來,說道:“恭喜知秋闖關奪牌成功,借到了通幽令牌!”

“葉知秋好樣的,給我們茅山派爭光了!”龐昊也興奮地大叫,隨後又對身邊的吳治瑋說道:“師兄,我覺得知秋退步了啊,要是我去奪牌,估計用不了這麼久……”

吳治瑋臉上一抽,竟然無言以對。

所有人看着葉知秋,羨慕嫉妒恨,表情各自複雜。

葉知秋走到觀禮臺前,將木盒子放在天師面前,稽首道:“僥倖過關,取來了令牌,也是大真人慈悲,沒有真的阻攔我。”

天師微笑,問道:“不知道你是以什麼法術,衝過陣法的?”

“慚愧,我用的大真人傳授我的紫電青雷,才矇混過關的。守壇神將看見龍虎山的紫電青雷,以爲我是龍虎山弟子,所以沒怎麼阻攔,把我放了過去。”葉知秋實話實說。

剛纔的確如此,葉知秋是蒙過去的。

守壇神將看見葉知秋使出紫電青雷,當即就懈怠下來,才讓葉知秋衝關成功。

因爲這些守壇神將,是龍虎山的家神,打個不恰當的比喻,和葉知秋的鬼童子一樣。

家神們看見龍虎山的道法,自然就把葉知秋當成自己人了!

假設百年以後,譚思梅等鬼童子,看見某人拿着葉知秋的赤元劍,也一定會認爲,這是葉知秋的傳人。

若不是如此,葉知秋再修煉三五年,也未必可以闖過萬法宗壇!

剛纔柳雪跟葉知秋私語,也沒有傳授任何法術,就是建議葉知秋用紫電青雷破陣。

果然,柳雪的主意很好使,歪打正着,矇混過關。

龍虎山天師聞言,微微一怔,隨後大笑起來:“這也是緣分吧,我剛纔就忘了,闖關奪牌的時候,應該限制你用紫電青雷纔對。哈哈……不過,你既然已經闖關成功,我還要言而有信,將通幽令牌借給你。”

葉知秋稽首:“多謝大真人!”

至此,葉知秋心裏的大石頭,終於落地。

不管怎麼說,通幽令牌到手了,下一步,便可以打開崑崙山九幽大陣,找回柳煙的魂魄。 觀禮臺上,所有人都向葉知秋表示祝賀,有真心實意的,有虛情假意的。

不管真心假意,葉知秋都稽首還禮,一一道謝。

龍虎山天師托起面前的檀木盒子,說道:“這個通幽令牌的使用,還有些玄機。知秋,柳姑娘,請跟我來別院書房,我將其中玄機告訴你們。”

說罷,天師帶着木盒子轉身而去,大袖飄飄,走出了萬法宗壇的院子。

葉知秋和柳雪相視一笑,也跟着天師而去。

天師別院的書房裏,檀香嫋嫋。

天師坐在紅木羅漢牀上,葉知秋和柳雪,坐在對面的木椅上。

剛纔的檀木盒子,就放在天師的手邊。

“知秋,柳姑娘,你們借通幽令牌,是爲了打開九幽大陣嗎?”天師緩緩問道。

“大真人明鑑,正是如此。”葉知秋點點頭,將柳煙命魂失落的事,原原本本相告。

緋聞嬌妻:腹黑老公,約嗎 天師仔細聽完,微皺眉頭,說道:

“最近斗轉星移,崑崙山,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仙山神山了,處處殺機,兇險莫測。冥界以九幽大陣封鎖塔格峯一帶,想必那裏面,有絕大的玄機。你們強行衝破九幽大陣,一者會開罪於冥界,二者……會遇到什麼兇險,也難以預料。”

柳雪說道:“我們也知道兇險,但是別無選擇。”

天師理了理鬍子,又問:“問了尋回柳煙的魂魄,以身犯險,值得嗎?柳煙只是丟了一魂,無礙性命。而且,你們也給她鑄魂了,假以時日,柳煙還會漸漸好轉的。至於以前的記憶,你們也可以慢慢說給她聽。”

柳雪搖頭:“不,我這個人追求完美,不允許煙兒有任何缺憾。所以,不管如何艱難,我都要把煙兒失落的命魂找回了,讓她變回原來的自己。”

葉知秋也點頭表態:“我和雪兒想法一樣。”

“既然如此,我只能祝你們一切順利了。”天師點點頭,打開那個檀木盒子。

木盒剛剛開啓,就有微弱的紅光泄出。

盒子打開,一塊巴掌大的紅色玉石令牌,出現在葉知秋和柳雪的眼前。

令牌帶有微光,上面有篆書符文,也有五雷雲紋。

天師拿起令牌,說道:“這塊令牌,是世間至陽之物,可以剋制一切陰氣,如強火欺弱水,如金剛鑽捻瓷器,可以將局部地區的陰氣,瞬間驅散,所以具有通幽功能,可以打開鬼門。”

葉知秋皺眉:“原來是怎樣,我先前猜錯了……”

天師微笑,問道:“你以爲是至陰之物,故而通幽?”

葉知秋點頭:“是的,我以爲是至陰之物,陰氣相通。”

天師一笑,又說道:“這塊令牌,據道祖天師考證,墜落於日月神山的山頂之上,乃金星精華。後來,道祖天師無意中獲得,製成令牌,藏於龍虎山,至今已經接近兩千年了。”

葉知秋一愣,問道:“日月神山,那不就是崑崙山嗎?”

在華夏國,崑崙山又被稱爲崑崙虛、日月神山。

柳雪搖頭,說道:“傳說中,崑崙山分爲九層,最下面的是崑崙山,其上是崑崙虛,再上是日月神山。但是現在的人,只看到崑崙山,看不到崑崙虛和日月神山。”

天師點頭,笑道:

“柳姑娘淵博,的確有這樣的傳說,但是難以考證。據說以前神人共居,人們可以從崑崙山直達仙境,登上天宮,神仙們也能從崑崙山下來。但是‘絕地天通’之後,崑崙山天梯被阻斷,神人之間,就再也不能相通了。”

柳雪卻很認真,說道:“沒錯的,我覺得崑崙虛和日月神山,就在崑崙天梯上面。這塊通幽令牌落在人間,想必是六千年之前的事,後來輾轉到了龍虎山第一代天師的手裏。”

葉知秋插話,說道:“那也不一定啊,說不定是道祖天師飛昇到日月神山,拿了這塊令牌的原石呢?”

“不可能,絕地天通發生在六千年前,道祖天師得道,在一千八百年前,那時候天梯已斷,沒有任何人,可以上得去日月神山。”柳雪斬釘截鐵地說道。

天師呵呵一笑:“這個問題暫不討論,知秋,我先把通幽令牌的催動方法,告訴你吧。”

其實,對於柳雪剛纔的說法,天師非常不悅。

道祖天師張道陵,是龍虎山的祖宗,也是道教的創立者。

柳雪說人家上不去日月神山,天師自然覺得沒面子。

要知道,在道家傳說中,張道陵現在是玉皇大帝披香殿上四大天師之首啊!西遊記裏面,紅孩兒都去找張天師算命啊!

要是以民間傳說爲準,張道陵現在就是不死不滅的大羅金仙,可以遍遊諸天,一座日月神山,在人家眼裏,還不跟小石子一樣?

但是天師涵養很高,喜怒不形於色,也不爭辯,只是岔開了話題。

葉知秋急忙點頭,聆聽天師話語。

催動通幽令牌,有一套心法和密咒,是龍虎山不傳之祕。

好在天師言而有信,不僅僅借出了令牌,還把密咒傳授給了葉知秋。

葉知秋記住了密咒,卻又得隴望蜀,稽首道:“敢問大真人,天師府裏,是不是還有一顆聚魂珠?”

天師呵呵一笑:“這個你也知道,是你師父說的,還是閣皁山夏道長說的?”

“是閣皁山夏道長無意中提起的,她說她的命魂和蘭道長的魂魄,都是大真人利用聚魂珠找回來的。”葉知秋厚着臉皮,說道:“所以,弟子得隴望蜀,還有個不情之請,懇請天師……”

天師哈哈大笑,指着葉知秋說道:“你這傢伙,簡直就是土匪進村,要把人家的好東西一掃而光啊!好吧,我好事做到底,把聚魂珠也借給你。”

葉知秋和柳雪大喜過望,一起施禮致謝。

有了聚魂珠,找回柳煙的命魂,又多了許多把握!

天師起身,從密室裏拿出一個瓷瓶,說道:

“聚魂珠就在瓷瓶裏面,是一顆赤色玉珠,你們將柳煙的生辰八字符寫好,裹在聚魂珠上面,到了地方,念招魂咒即可。” “天師慈悲,弟子永世不忘大恩!”葉知秋接過瓷瓶,心中感激不已。

“我不要你感恩,只要你有借有還。”天師看着葉知秋,正色說道:

“通幽令牌和聚魂珠,不僅僅是我龍虎山的法寶,也是天下道門的寶物。如有遺失,那就是絕大損失,你把整座茅山賠給我,也不夠。所以,知秋你要千萬小心,不可有一絲一毫大意。”

葉知秋鄭重點頭:“大真人放心,等找回柳煙魂魄,我一定原璧歸還!”

……

次日一早,葉知秋等人辭行,離開了龍虎山。

夏偉玲也和葉知秋等人同行,一起離開。

和來時一樣,葉知秋又在閣皁山住了兩日,等待小太歲的到來。

因爲這次的行動,葉知秋也不敢完全依靠聚魂珠,還希望水精遊光幫忙。但是隻有小太歲出馬,才能請動水精遊光。

而且,小太歲生在崑崙山,算是一個座山雕,帶上他,對行動有好處。

兩日之後,小太歲帶着秦毛人,風風火火地趕了過來。

“姐姐!”小太歲一見柳雪,便撲了上來,一把鼻涕一把淚:“姐姐你這麼久不回茅山看我,急死我了!”

“姐姐有事在身,冷淡你了。不過姐姐向你保證,等以後太平了,我就整天陪着你。”柳雪摸着小太歲的腦袋,連聲安慰。

小太歲這才破涕爲笑,忽然又扭頭瞪着葉知秋,說道:“你倒是快活,天天跟我姐姐在一起!”

“閉嘴。”葉知秋斜眼,問道:“你把秦毛人帶來幹什麼?”

“我把他帶來玩,你這人兇巴巴的,沒有秦毛人好玩。”小太歲哼了一聲。

“算了,既然已經帶來了,就一起吧。”柳雪又看看秦毛人,問道:“秦長壽,你現在怎麼樣了,還怕聽到修長城三個字嗎?”

秦毛人咧嘴一笑,搖了搖頭。

這幾個月來,小太歲天天喊着修長城,秦毛人已經習以爲常,從恐懼中解脫。

小太歲左看右看,忽然又問道:“葉知秋,你那個老不死的徒弟,哪裏去了?”

蔡光輝上次來華夏國尋找葉知秋,先去的茅山,所以小太歲等人都見過他。

提起蔡光輝,葉知秋和柳雪都是一陣沉默,心中悵然。

在龍虎山借到了通幽令牌,卻丟了蔡光輝,可謂有得有失。

蘇珍嘻嘻一笑,說道:“那個老不死的不聽話,我師父師公不要他,把他趕走了。小太歲,你可別學他。”

小太歲嚇了一跳,叫道:“姐姐不要趕我走,我保證聽話!”

“乖,姐姐捨不得趕你走。”柳雪拉着小太歲的手,溫柔一笑。

四月十九日,葉知秋和柳雪帶着小太歲、秦毛人和四個鬼童子,再赴崑崙山。

不過,蘇珍和幼藍卻留在了閣皁山。

因爲這次去崑崙山,比上次更加兇險

而蘇珍幼藍功力不夠,一起過去的話,非但不能幫忙,還會成爲葉知秋和柳雪的累贅。

閣皁山環境不錯,蘇珍和幼藍在這裏修煉,又有夏偉玲照顧,葉知秋和柳雪很放心。

夏偉玲拉着柳雪的手,一路相送,不無傷感地說道:

“可惜我師兄丟了皮囊,已經成了陰神,否則,我真想和師兄一起,陪着你們去崑崙山塔格峯,闖一闖九幽大陣,看看陣法裏面,究竟是什麼光景……”

柳雪急忙安慰: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蘭道長夏道長夫妻情深,生死不離,遠勝於世間匹夫匹婦的愛情。而且蘭道長死而封神,夏道長道法高明,將來殊途同歸,共證大道,也是可以期待的事。”

“雪兒太會說話了,我很開心。”夏偉玲一笑,又說道:“我也祝你和知秋,做一對神仙眷屬,萬年恩愛,萬年仙途。”

“謝謝,我們爭取朝這個方向努力。”柳雪大方一笑,並無羞赧。

在閣皁山下,葉知秋和柳雪揮手而去。

夏偉玲看着葉知秋和柳雪聯袂並肩的背影,不由得潸然淚下。

遙想不久之前,她和蘭國雄也是如此,鳳凰于飛形影不離,可惜現在,蘭國雄已死,只有魂魄伴隨在自己身邊。

……

因爲時間比較充裕,所以葉知秋和柳雪選擇夜裏趕路,白天休息,沿途只走山路,偏僻無人之處。

小太歲重新回到柳雪的身邊,非常高興,也乖巧了不少。

秦毛人的思維和智商,也比以前有進步,交流的時候,沒有那麼費勁了。

一行人走走停停,三天之後,進入了崑崙山下。

進入崑崙山區以後,柳雪和葉知秋都格外小心,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甄別這裏和以前的區別。

接觸到熟悉的地氣,小太歲更是開心,在地上打滾,擁抱大地:“哈哈,太歲我又回到老家了!”

葉知秋忽然想到了那個南山頑石,問道:“雪兒,還記得斤車大道嗎?”

“我當然記得,他應該還在修煉,且不管他,等以後有機會,再來看看他吧。”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頭,說道:“那我們先找水精遊光吧,塔格峯下面的弱水之淵,恐怕只有遊光可以進入。”

柳雪點頭,招呼小太歲:“小太歲,你別打滾了,帶我們去找遊光吧。”

小太歲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帶着大家,向遊光寄居的小河走去。

小河依舊,水流淙淙,水波盪漾。

小太歲兩手叉腰,趾高氣昂地站在河邊大叫:“遊光,我小太歲又回來了,你還不出來接駕?”

葉知秋和柳雪各自搖頭苦笑,這小屁孩,越來越得瑟了。

小太歲一連喊了七八聲,遊光也沒有出來相見。

“遊光,是不是想造反啊?是不是要我堵住你的河水,把小河攪成一潭泥漿水,你才肯出來?”小太歲發怒,舉起石頭,向着河水砸去。

日光下,有水霧在河面上形成,水精遊光終於現形,凝聚水霧,變成了一個侏儒老頭,皺眉道:“怎麼你們……又來?”

小太歲是土精,遊光是水精。

土能克水,小太歲克着遊光。所以,遊光不敢不見。

小太歲嘻嘻一笑,沒臉沒皮地說道:“太歲爺我想你了,來看看你不行啊?”

五一節,大家都放假,我不放假,繼續給大家更新。

求月票,推薦票。 別人怕水精遊光,小太歲不怕。

水精遊光可以把別人的脖子變得老長,但是對小太歲卻束手無策。

因爲小太歲渾身無骨,就像一團橡皮泥,你把他的脖子吹長了,他還能把自己揉短。

而且,小太歲天生就是遊光的剋星,遊光惹不起。

看着小太歲沒皮沒臉的模樣,遊光頭大如鬥,皺眉說道:“有什麼話就直說,別囉嗦。”

“吆喝,你還長脾氣了啊,我就不直說,不行嗎?”小太歲吃定了遊光,瞪眼說道。

葉知秋急忙上前,抱拳道:“遊光,我們是來請你幫忙的,還是爲了上次的事,在弱水河裏,找一個失落的命魂。希望你能幫我們一把,事成之後,必有重謝。”

薄情撒旦:前妻不買賬 遊光皺眉,說道:“只要無骨太歲不騷擾我,就謝天謝地了,我不敢要你們的重謝。”

“行行行,只要找回我朋友的魂魄,我保證,無骨太歲以後不會騷擾你。”葉知秋說道。

遊光這才點頭:“好,我陪你們走一趟,但是能不能找到你們所說的命魂,我不敢保證。”

“只要盡力就行,不管結果如何,我們都感激不盡。”柳雪說道。

“對對對,我也是這麼說的。”小太歲老氣橫秋地說道。

遊光瞪了小太歲一眼,對葉知秋說道:“你從這河裏舀一杯水,我隱身在水裏,隨你們去。否則,我不能跟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