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就這麼衆人一時都陷入到苦惱中,稍頓,只見大公主彷彿是思索了一陣什麼,隨後便微笑着,凌空徑直飄遊到軒轅楓的身旁,正色道:“軒轅公子,謝謝你對魚族所做的一切,作爲一族之主中的成員,碧芸無以爲報……!”

大公主說着,下一刻竟是伸開了雙臂,輕輕地摟住軒轅楓的雙肩,此時她的臉上也微微的泛起了紅潮,同時碧芸也將頭緊貼在軒轅楓耳旁,輕聲道:“軒轅公子,不好意思我有些冒失了!我想道了一個辦法,如果成功的話,不僅可以幫助你截斷外力的彙集,同樣也會幫助我除去赤焰黑霧的魔蠱。”

“啊,大公主你說什麼魔蠱?我不是幫你們擋住了赤焰魔的偷襲了麼,這怎麼會……!”

碧芸聽着莞爾一笑,隨道:“軒轅公子,你擋住的只是一大部分,還有一難看清的小部分,在我悄悄擋在妹妹身前後,全都都擊在了我的身上,以妹妹的修爲她沒有發現,我怕她擔心所以也沒讓她知道,這也是爲什麼我會這麼冒失到你身邊來的原因之一!”

“原來如此,我說怎麼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你怎麼不早說呢?”軒轅楓看着大公主碧芸驚歎道。

“軒轅公子,我畢竟是魚族的大公主,如果我說我中了赤焰魔的攻擊,那日後所有精靈便不得安心的過生活了!”碧芸當下緩緩地言道。

“也對!還是大公主想的長遠,那現在怎麼辦?能不能像我那樣以外力化解呢?”軒轅楓不解的道。


“嗯,這也是我想到的方法,我已將蠱咒逼到了我體內的魚靈內丹上,現在我將內丹傳給你,這樣一來你的外力就會因快速消耗真力而停止彙集,我的內丹也會恢復原先一般,不過公子你可以放心,這樣做對你沒有半點危險!”

“那你呢,如果內丹毒去不了,又不能再回去那該怎麼辦?”軒轅楓詫異道,因爲大公主很是聰明,所以不會想不到這一點的,因此軒轅楓很是震驚!

“軒轅公子,你不用管我,我會沒事的!到是我的妹妹,看得出他現在對你已是深深地紮下情根了,就連她的第一滴淚也是因你、爲你流的!所以你要多關心她!”大公主碧芸語重心長的道。


“大公主請放心,我會好好照顧二公主的,只不過剛纔那個方法對你太危險了,還是想個萬全之策再說好了!”軒轅楓緩道。

呵呵!大公主輕聲一笑,接着道:“軒轅公子,你不用自欺欺人了,你是知道的別說沒有什麼好辦法,就算會有,那麼你的身體恐怕也受不了太長時間的耽擱了!而我身上的魔毒就這麼帶着也不是辦法,所以眼下也只有一試了!”

“嗯,大公主你說的固然很有道理!只不過你要怎麼將內丹才能傳給我呢?”軒轅楓不甚明瞭的道。

這時碧芸沒有回答,下一刻竟是微笑着將粉嫩的香脣,輕輕地印在了軒轅楓的嘴上!

此刻,劫難過後所有自海域靈禁返回到此的魚族精靈,無論是漂游着的、還是在地上觀望着的,皆被大公主這一舉動而震住了,石破天驚般呆的呆在原地一時無語,那情景又彷彿是定格了的光影畫面,刀光劍影裏流露着那份肅殺中的浪漫唯美!

…………

此時此刻,軒轅楓只覺頭先是猛然“嗡”的一下,隨後便呆若木雞的站在了原地,這一刻當真如夢亦如幻!軒轅楓現在僅有的意識裏,只有一陣陣幽謐的女子清香透過他的全身,別的當真什麼都不知道了!

旁邊嘰裏魚族精靈羣裏,登時嘰裏咕嚕了一陣,不知道妄加討論者什麼?但在陣陣嘈雜聲中不難看出,大公主碧芸的這個動作,和先前二公主碧影讓軒轅楓抱住的動作的震驚成程度,當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誰會想到平日那冰清玉潔的兩位公主,此刻爲何竟在一個陌生凡人身上不顧一切!或許他們不知道,此時的兩位公主,一個是了愛、一個則是爲了魚族!

稍頓,自大公主香澤中,一顆黑色霧氣裹着的暗青色的魚精靈內丹,正慢慢地移向軒轅楓的體內流去。

那碧芸的內丹剛進得軒轅楓體內,隨之而來地便一股股金光能量,能量瞬間便包圍了那股魔蠱黑氣,同時那股黑氣也如同落向火炭的水滴一樣迅速的蒸發着,片刻便是土崩瓦解了!

此時碧芸的內丹在祛除了魔蠱以後,青光也逐漸開始大盛起來,又在碧芸內丹的作用下,軒轅楓那不斷注入外力的丹田好像是被拉了閘的機車,緩緩的停了下來!未幾,便趨於正常了。

待一切就緒,碧芸的內丹重回體內,隨後她便鬆開了緊緊抱着的軒轅楓,同時慢慢的睜開眼睛,滿含深情的向軒轅楓看了過來,臉上的紅潮也一直都都沒退去……! 半晌,大公主才低聲喃喃道:“軒轅公子,我們成功了!現在我的內丹之毒已然被你的丹田真力給消除了,而你的丹田也停止了匯聚外界的能量,真是一舉兩得了!”

“哦,是麼!”軒轅楓呆呆的應了一聲,顯然他還沒有從剛纔那激情的一刻緩過來!

“碧芸!”大戰過後,彼此間的心靈彷彿靠的更近了,軒轅楓也一改對她們公主的尊稱!

“嗯!”碧芸笑着應了一聲,同時也很高興軒轅楓這麼稱呼自己!

“我……”

“軒轅公子有話就直說啊,怎麼吞吞吐吐的!”碧芸甜甜微笑一下道。

“我……”軒轅楓承認對剛纔的一幕很有感覺,現在彷彿脣齒間依然還有着那粉脣印上時的感覺,但是現在面對兩情相悅的碧影,他竟不知該怎樣表達心中對大公主所想,只是木納的站在原地,一時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好啦,軒轅公子你不用說了,我懂!”碧芸說完,二公主碧影她們也湊了過來。

“姐姐,你怎麼沒被彈開,難道楓哥他恢復了麼?”碧影當下不解的道。

“是啊妹妹,剛纔我用自己的內丹梳理了一下軒轅公子的丹田,現在他已經沒事了,碧芸扯住碧影的手道。

“哦,原來如此,那我就放心了!”二公主碧影笑笑說道。

“對了,我有一事不明白,想要請教軒轅公子,卻又不知當講不當講?”碧芸這時好像又突然想到了什麼難爲情的事,於是便試探着言道。

軒轅楓一驚一緩,隨後憨憨一笑道:“碧芸,有什麼你就問啊,我沒關係的!”

“那好!”碧芸應了一下,隨後又看了妹妹碧芸一眼,也許會和她有關,“軒轅公子,我就直說好了,你也知道我的妹妹很中意你,而我們魚族現在與魔域有結下深仇,所以我很想知道,你和那個赤焱魔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你爲什麼一直都喚他小嫣?還請軒轅公子如實相告!”碧芸說完,碧影臉色一凝,隨即她們兩姐妹的目光登時都投到了軒轅楓身上,期待着他的回答!

“這、這很重要麼?”軒轅楓面上一陣苦澀,碧芸的話彷彿又勾起了他無盡的傷痛。

“哦,不是!如果軒轅公子有難言之隱的話,自然就無需說了!”碧芸在碧影的輕輕拉動胳膊下,遂這般言道,想來碧影定是怕軒轅楓爲難了,所以才搖動碧芸胳膊,暗示姐姐不要多問了。

“呵呵!”軒轅楓先是苦笑一下,隨之自無相錦囊裏取出了一支所剩無幾的香菸和一個打火機,當下便點燃抽了起來,“也不是什麼難言之隱,只不過那是我最不能忘的初戀了,他叫陶紫嫣和赤焱魔長得就像一個人般!不、我想她們其實就是一個人!我和小嫣最早的相識是在青春懵懂的學生時代……!”

軒轅楓這麼說着,魚族大公主碧芸和二公主碧影,便伴隨着他娓娓道來的故事,一點點的,彷彿跟着軒轅楓,回到了他那充滿幻想和歡笑的過去!

…………

盛夏的清晨,熹微的陽光氤氳着天高中學這所省重點高等學府,這是一家寄宿制學校,管理上也特別的嚴格。

這天,軒轅楓由於晚上沒睡好,早上無精打采的來到教室,繼續扮演着同學們眼中,那個瀟灑且風流不羈的角色。然而,一直都沒有交到女友的他,內心的情感世界卻是十分的孤獨。

向來不熱衷學習的軒轅楓,除了熬過在學校的每一天,便是在網絡遊戲和玄幻小說的世界裏,過着他快意恩仇的俠客生活了,因爲還沒到上課時間,軒轅楓便趴在桌上打着瞌睡,做着他彷彿永遠都做不完的白日夢。

突然,窗外人羣裏一陣騷動驚擾了他的泡妞美夢,隨之便慵懶的站起來,眯着眼睛向窗外望去,只見一位穿着很時尚的中年婦女,帶着一位貌若天仙般的女孩兒,來學校辦理入學,這是他從同學的交談中聽來的。

我靠!軒轅楓惺忪的眼睛登時一亮,只見那女孩兒就象從最標準的美女畫上走下來的;白淨的臉龐,柔細的肌膚。雙眉修長、雙眸如星;堅挺的鼻樑、略薄的櫻脣,一頭水一樣柔美的黑髮,瀑布般傾瀉而下,披散在她柔嫩的香肩上。加上一身粉紅色的連衣裙,真是漂亮到了極點,這個女孩兒就是——陶紫嫣。

…………

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由於性格開朗,陶紫嫣很快的便融入到了這所新轉來的學校,同樣也交到了一個鐵哥們兒,就是和他有着相同網遊愛好的軒轅楓!也正是這不同尋常女孩兒的愛好,命運註定爲他的人生打開了一道神祕的大門!

那是住在宿舍時的一個晚上,她準備按照休閒的慣例和行會人員組隊網遊,坐在電腦前打開顯示器,提前下載的韓劇已經下載完成了,陶紫嫣平時也最喜歡看韓劇了,因爲那浪漫的愛情一直都是她所追求的,再看QQ上軒轅楓的留言“小嫣妹妹,這幾天爲什麼不上線啦,害我總一個人玩遊戲!”

“切!”陶紫嫣輕哼了一聲,然後敲着鍵盤迴復說:“瘋哥哥!你教我的遊戲都不怎麼好玩了,我現在換玩新的了,你回頭創個號,我這就去給你爆別人一套裝備!”

(暈,軒轅楓如果看到這留言,額上肯定會多出一滴汗,而後補上一句:“妹紙,你真猛!”)

“瘋哥哥”說的正是軒轅楓,因爲他每天都近乎瘋狂的玩網絡遊戲,因此也被陶紫嫣和她的幾個要好閨蜜授此雅號!

也正是在這個突然驟降急雨的夜晚,瘋玩兒遊戲的陶紫嫣卻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力量彷彿在不停的召喚她,沒多久,只見陶紫嫣按着鼠標,呆呆地愣在電腦前,神思彷彿早已被捲進了遊戲裏。

陶紫嫣在恍恍惚惚中,好像去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個如荒島的地方,哪裏無論山石、溪流或是茂密的叢林,都透露着遠古的氣息!

“小嫣姐,你想什麼呢?到座標了。”室友曉菲說着,便向陶紫嫣的電腦屏幕指去。

“啊,那是化魔泉!”順着曉菲所指的地方,陶紫嫣失聲驚道,那是遊戲裏一個如瀑布般的水流地圖門口,竟被她喚作什麼化魔泉,室友們也不知道在陶紫嫣身上發生了什麼,但就這個舉動來說,不免着實把大家嚇了一跳。

“小嫣!你怎麼了,沒事吧!”所有的室友幾乎齊聲問道,此時的陶紫嫣好像剛從惡夢中驚醒一般,額頭上掛滿了豆大的汗珠,臉色極爲蒼白。


未幾,陶紫嫣才顫聲道:“好奇怪啊,剛纔明明是在玩遊戲,怎麼自己好像身臨其境了一般!”曉菲和其他室友聽她所言,一時面面相覷,當真不明所以!

稍頓,陶紫嫣緩緩站起來走到窗前,拉開窗簾見雨已經停了,此時她也不知怎麼搞的,一下子竟想起了軒轅楓,而且想見軒轅楓的感覺非常的強烈,於是便向衆姐妹扯謊道:“可能屋裏太悶了,我要出去走走、透透氣,你們先睡吧!”陶紫嫣說完便急忙出了宿舍房門,剛到樓下便給軒轅楓打去了電話!

軒轅楓掛斷手機後,興沖沖地來到和陶紫嫣約好的,也是學院一側的‘邀月亭’。此時,陶紫嫣已經在亭子上了,這時的她正獨自望着月亮發呆,遠遠望去就像一枝傲立的幽蓮,盛綻在波光粼粼的湖水中,恬靜而優雅如一幅極具詩意的畫,無不洋溢着柔和浪漫的氣息! 軒轅楓快步跑上亭子,關切地問道,“小嫣,你怎麼了,哪裏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陶紫嫣眼見軒轅楓這麼緊張自己,心裏不僅涌動着一絲感動,緊接着便把剛纔在宿舍發生的那一幕說給了軒轅楓。

軒轅楓聽着,卻是禁不住“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隨後在陶紫嫣的大眼直瞪下止住了笑聲,隨道:“看來我這個瘋哥哥遇到一個瘋姐姐了,你少玩會兒那遊戲不就好了,想不到你現在倒比我還沉迷。”

“這都怪你,人家本來是偶爾才玩的,可你卻經常約我……哼、不理你了!”陶紫嫣沒有說完便撅着小嘴兒嬌嗔道。

“好了,都怪我,別生氣了,你看今天的月色多美啊!”軒轅楓見陶紫嫣臉色蒼白,便故意轉開話題哄他開心。

“是啊,真圓啊!誒,楓哥我現在突然想起一首古詞來。”這時陶紫嫣興奮的說道。

“嗯!我也想到了,不如我們一起讀,看我們是不是想到一塊去了。”軒轅楓說着,陶紫嫣非常同意的點了點頭,隨之兩個人望着月亮幾乎同聲而出:“寒蟬悽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看來他們真的是想到一塊兒去了,這也許就是所謂的心有靈犀吧!


此時,靜謐長夜、花好風輕、月色撩人,站在長亭上的青春男女,面對彼此心中未能表白的所愛,怎會不爲之所動。

“雪、雪兒!我、我……”軒轅楓支支吾吾的,當下想要表白,但卻又缺少了一絲的勇氣。

“楓、楓哥!你想說什麼就說啊!”此時上官伊雪也一改常態,言語嬌羞、臉色緋紅的,在月光的掩映下更是嫵媚動人。

軒轅楓此時緊張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心道:老子今天拼了,於是深吸一口氣,鼓足了所有的勇氣,強壓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顫抖着說道:“小嫣,我、我喜歡你!”

天啊!我終於說出來了,現在已經不能在收回了,是成功或失敗就聽天由命吧,軒轅楓正在用期待的眼神盯着陶紫嫣,這時陶紫嫣輕輕地來回踢着新買的名牌球鞋,低聲回道:“楓哥,我也……”。

“滴滴、答答!”此時正在關鍵的時刻,陶紫嫣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打斷了陶紫嫣要說的話,拿出手機一看,原來是曉菲來電,肯定是對自己不放心纔打來的,陶紫嫣心裏想着,便對軒轅楓道:“楓哥!是曉菲,我去接一下。”說完向長亭一邊走去,邊走邊在電話裏和曉菲說着什麼,軒轅楓此時心裏已然暗罵不已:“曉菲,你這個死丫頭,偏偏這個時侯打電話來!”正在軒轅楓心裏不是滋味時,突然一陣陰暗的黑風襲來,霎時籠罩了長亭。陣雨的天氣就是這樣,說停也快,說下也是很快!所以他們也就匆匆的趕回了各自的宿舍!

後來陶紫嫣的家長聽說自己的女兒在學校和一個窮壞小子交往,便開始刻意阻止陶紫嫣,因爲陶紫嫣家裏很富裕,所以一家人也很希望陶紫嫣能找個門當戶對的男朋友,那個窮小子就是家境貧寒的軒轅楓了!

幾經勸說無果後, 王凡的單機生涯 ,從此了無音信,軒轅楓因爲太傷心,隨後便也轉到其他學校去了!

在紫嫣出國的N年以後,軒轅楓因念舊情,所以交過的不少的女友,也都和他不歡而散了!因爲他在她們身上找不到了陶紫嫣的感覺!

這一年,又是一個靜謐夏夜,月華皎皎、星斗欄杆。柔柔的微風習習吹來,此時繁華的天江市已退去了白天驕陽似火的燥熱,憑添了一絲沁人的涼爽。這是軒轅楓後來選擇工作的一個現代化大都市、天江市,因城外一條蜿蜒如絲綢般的江水流域橫貫而過,使此江之美恍如九天銀河,故而稱作“天江”,他也沒想到這個地方,會在不久的將來成爲他和九指老乞丐相遇的地方!

此刻,正是子夜時分。摒棄浮華與喧囂的城市,彷彿安睡在了大地溫暖的襁褓,一切都是那麼的寂靜、和諧、美好。唯有那鱗次櫛比的高樓上撒落如星的一窗燈火,彷彿還在傾聽着夏風如酣,顯得格外安詳。就在這沉寂的時刻,睡在甜蜜夢鄉里的人們誰也不會知道一個落拓的年輕人在這裏買醉澆愁!

“噼啪”隨着一聲脆響,一個空空如也的啤酒罐,在天江市的天江大橋上滾落很遠。這架出入天都市之一的大橋,由於遠離市中心,平常這個時候也只有稀疏車輛,偶爾穿梭而過。

看着地上散落的啤酒罐、循聲望去,一個蓬頭垢面落魄不堪的青年,倦怠的坐在橋的一邊,微顫的手無力的去拉另一罐啤酒的拉環,片刻“啪”的一聲,一罐新的啤酒又啓開了,此時的地上已是一堆的啤酒罐了。

望着他左搖右晃的身體,顯然他此時已經是醉意濃濃了,在他的身旁只有一輛黑色的二手別克轎車不離不棄的陪伴着他,這也是他身外唯一的東西了,雖然顯得有些陳舊,但那車上卻記載下了他爲女友出行而打拼的情形,記載下了女友初次坐在他車裏時興奮的表情,而現在把這一切看在眼裏卻甚覺可笑。


“最後一罐了!”軒轅楓自言自語的說着,不過語氣壓的很低,彷彿準備要經歷一場什麼大事一般,然而深邃的眼眸中,卻露出如星星一樣的神祕與寧靜,只有那頹廢沒有半點笑容的臉上,深深鏤刻着他經歷過的滄桑。

“呵、呵、呵!”此時軒轅楓蜷縮着身體,一手舉着啤酒罐、一手向後捋着頭髮,只聽他一陣苦笑後的臉上,已經又再次佈滿了唏噓後淚珠,神情是那麼的痛楚無奈。

“TMD這叫什麼世道,想不到老子活的這麼失敗……”軒轅楓繼續自言自語說着,片刻後又用喑啞的聲音,奮力道:“老子現在什麼都沒有了、沒有了!”聲音是那麼的蒼白,此時的他也許已經傷心到了極點!

…………

“張總!你看、你看那個人,這麼晚了一個人還喝的醉成那樣,要不、要不我們幫幫他,把他送回家去吧”隨着一聲清脆的女子急呼聲,軒轅楓這才注意到一輛銀色的奧迪轎車已經停在了他的不遠處。

此時車窗內一個看不清的清秀女子,邊說着邊怯生生地拉了拉她身邊的那個中年男人,示意讓那個男人停穩車後朝他指的方向看去。她的聲音雖然很低,但軒轅楓卻聽得很是清楚,因爲這句關懷的話,好像是觸動了他最敏感的神經,在他如止水一般冰涼的心上,劃出一道溫暖的漣漪。於是他半眯着朦朧的眼睛靜靜的看着那個女孩兒,心頭滑過一陣莫名的感動。

“紫嫣!我不是跟你說了麼,叫我力哥就行了,別老是張總、張總的,顯着多不親近”中年男人猥瑣的臉上堆滿淫笑地繼續說道:“別管這些閒事了,你看都什麼時候了,咱們趕緊走吧,錢總的司機馬上就過來接我們了,咱可不能遲到了,要知道爲了你這份工作我可是費了大力氣哦。”

中年男人邊對身旁的女孩兒說着,邊硬拽着她頭也不回的向前面橋下的方向走去,擦肩而過時還不由得朝軒轅楓冷冷的看上一眼,眼神中充滿了不屑。

“死胖子”軒轅楓輕蔑的看了看那個男人的背影暗罵道,先前那個女孩兒帶給他的感動頓時被這個中年男人一掃而光,因爲他特別反感這種漠視一切的所謂“有錢人”,在他眼裏這些人端的就是卑鄙、無恥、下流、混蛋的代名詞。

“呵!”軒轅楓搖搖頭輕嘆口氣,接着又灌了一大口啤酒,心裏暗道“這是什麼世界啊,連這樣的貨色也有漂亮的女孩兒天天陪着,“貨色”一詞顯然是說剛纔那個醜陋的中年男人,因爲憑男人的直覺,他隱隱地感覺到那個男人將會對女孩兒不利………! “靠!”接着最後空一個空啤酒罐應聲在那輛奧迪車的後面應聲墜地,滾落很遠。

軒轅楓此時更是對這種男人恨之入骨,因爲一個月前的晚上,和他一直一起工作相戀準備結婚的女孩,突然和他提出了分手。當時軒轅楓並不知道是什麼願因,女友只是以不適合在一起爲由,再加上那句所有女人慣用的分手詞“我們無緣,有比我更好的等着你呢”,就這樣他被自己心愛的女友莫名其妙地甩了。

翌日晚上,軒轅楓捧着一束鮮花到女友的單身出租屋找她,希望能挽回這段感情。然而,當他熟悉的取出鑰匙打開女友的房門時,所看到的一幕卻像一把刀狠狠地插進了他的心房。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正**着身子,摟着與他昔日山盟海誓的戀人在牀上翻滾,而那個男人並不是別人,正是他和女友所在公司上班的老闆。

軒轅楓眼見如此,心頭猛然一震,然而,片刻後卻異常冷靜地把女友給他的房門鑰匙,重重地摔在沙發上砸上房門,將鮮花憤然地扔進樓道旁的垃圾桶,然後將雙手緩緩的負在身後,徑直揚長而去了。

自從軒轅楓看到那令人噁心的一幕後,就再也沒有去上過班,也沒有回到他爲結婚購置的新房,只是託朋友將房子賣掉後,拿着錢便在認識他的人當中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那裏。

…………

軒轅楓平生最恨的就是賭博,他討厭那些每天都想着不勞而獲的人。然而這次他卻出人意料的每天都沉寂在各種賭場裏賭博。他並非自甘墮落,只不過是世事無常對他的打擊太大了,在他深邃的眸中,已然沒有了之前的豪情萬丈,沒有了拼搏也沒有了鬥志,其實這個世間最可怕莫過於心痛的無奈了。

也許人生就像是一場賭博,每人每天誰不是都在拿自己的光陰和青春去賭未來的命運呢?唯一不同的就是有人贏得了未來,有人卻輸掉了一切,其中包括活下去的勇氣。都說“情場失意、賭場得意”然而,這次老天卻給軒轅楓開了個例外!

一個月下來把畢生的積蓄和賣房款輸了個一乾二淨,只剩下一輛可以代步的二手轎車,和爲數不多的“碎銀子”拿來買些酒以此打發寂寞的時光罷了。沒錢住酒店,就只有每天開車在這天江大橋上,過着自己涼爽舒適且醉生夢死的生活。

此時此刻,軒轅楓酒醉時分,回想起以前大學畢業時他帶着滿懷的豪情,暌隔數載來到天江這個發達的城市創業。憧憬着美好的未來他,決心幹出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要讓以前所有看不起他的人和傷害過他的人,還有那個拆開他可陶紫嫣的愛慕虛榮的家長知道,自己是最強的!

所以他滿腔熱情的撲在工作上,然而卻事以願違,他所在過的公司都是一些蜂擁拍馬、投機取巧的毫無實學之輩,縱然他有經天緯地之才,以自身剛直性格,終被壓制的像一快永遠發不了光的金子。

軒轅楓並不是不懂不會這些所謂的“處世之道”,而是這些讓他感到噁心厭煩,因爲他不想就此迷失本性隨波逐流,從而帶起面具生活。所以經常不是被奸宄之輩擠兌走,就是他看不慣那些人的醜陋嘴臉,便自己炒了自己魷魚。

世事無常,也許是老天開了眼,去年春天在一個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一個同樣從外省到此打拼生活的女孩兒、小芸。兩人都是因爲都是外地人,在這個偌大的城市裏迅速建立起了感情,互爲依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