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江天大大咧咧的坐在桌子上,擺足了一副無賴樣:“不幹什麼,最近手頭有點兒緊,想借點兒錢花花。”

聽了這話,鎮長已然是眉頭緊鎖。

什麼借錢?這青天白日的,這就是搶劫!

村長梗着脖子開口:“這位小兄弟,你可能是整錯了吧,我們村可是最貧困的村了,手裏哪兒有錢啊?”

“你他媽糊弄鬼那!”

江天眉眼一豎,身後的小弟瞬間就衝上來,鐵棍木棍直直的指着坐在桌上的衆人,也包括鎮長一家人。

村長求救般的看向陳逸,見對方沒看自己,也只好硬着頭皮繼續演,“我真的沒錢,今年地裏旱的要死,收成不好,但是鎮上的東西卻都漲價漲的厲害,我們……”

江天哪兒聽得進去那麼多,不耐煩的道:“老子就問你一句話,到底有錢沒錢,沒錢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你今天就是把我弄死,我也沒有錢啊。”村長欲哭無淚。

江天冷哼一聲:“沒錢?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話落,在衆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猛然出手,一拳就打的村長眼冒金星。

見狀,江天又把目光落到了坐在村長旁邊的陳逸,“小兄弟,大家都是文明人,識相的話就把手裏的錢拿出來,否則的話,你可……”

江天警告的話還沒說完,陳逸的眼淚就醞釀出來。

只見他抹了一把眼淚,真誠道:“大哥,給條活路吧,這收成本來就不好,前幾天地裏的莊稼還被人給霍霍了,咱們鄉里又三天兩頭的過來收保護費,我這兜裏比臉都要乾淨,是真的沒有錢。”

問了一圈,得到的答案如出一轍,江天怒了:“媽的,你們都他媽糊弄鬼那,老子得到的消息明明就是你們村全都掙了大錢,今天還請一個特別有錢的主兒在這兒吃飯。”


“咦,對了,那個有錢人呢?”

江天目光滴溜溜的在現場轉了一圈,鎮長西裝革履,鎮長夫人女兒也全都精緻非常,和這羣穿着汗衫背心的老農民一看就格格不入。

“你就是那個有錢人?”

江天一屁股坐在鎮長旁邊,理所當然的伸手:“他們沒錢你總得有錢吧?”

“你要多少?”吳勇冷道。

“看在你老婆還有女兒都這麼漂亮的份上,五千不多吧。”

“五千?”

要知道,這五千塊錢很有可能就是一個農民一年的收入了。

“怎麼着,嫌少?”江天得寸進尺:“你要是想給我個萬兒八千的,我也不介意。”

“你這種人和強盜有什麼區別?”吳勇這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人,一腔正氣全都憋在胸口,上不去,下不來。

江天不痛不癢的笑道:“那都是早些年的叫法了。” “你……你們太無恥了!”吳勇氣的吹鬍子瞪眼的。

陳逸此時的心情也挺沉重的,不過他鼓勵這混混們人數太多。

所以只好按耐住蠢蠢欲動的心情,準備等待時機,將這羣混混無賴一舉拿下。

不過江天這個混混頭子可沒有按照慣有的套路來。


只見他給自己的手下使了個眼色,他的手下們立刻爲了上來。

手裏有棍棒的立馬揚起往桌子上砸,棍棒砸在桌子上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沒有棍棒的則凶神惡煞的站在四周,圍着吳勇和陳逸。

一時間,房間裏響起了各種聲音,有砸桌子的聲音,也有江天帶着混混叫囂辱罵吳勇的聲音。

更多的則是說狠話威脅衆人。

看到這一幕,吳勇被嚇得戰戰兢兢的,渾身都開始顫抖了。

“別,別砸了,你們別砸了,再砸可就真的砸壞了啊。”

吳勇難掩心痛的看着那些被砸的坑坑窪窪,眼看着就要堅持不住的桌椅板凳。

江天聽到了吳勇的話,揮了揮手,讓混混們停下了動作。

隨後一臉囂張的看着吳勇說道:“行啊,既然不想讓我砸了,那就趕緊拿錢出來。”

“不然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見江天還是要錢,衆人面色凝重的互相對視了一眼。


吳勇苦着一張臉,說道:“這位大哥,這錢也太多了,我們實在是拿不出來啊。”

聽到吳勇的話,江天立馬就變了臉色,剛想要開口發難。

陳逸眼珠子一轉,計上心頭。

搶在江天說話之前開口說道:“是啊,大哥,您要是不相信你就自己看看吧。”

“我們都是些農民,一年到頭來都整不了這麼多錢,你們這會兒就算是逼死我們,我們也拿不出來啊。”

雖然陳逸說的不是沒有道理,可是真實的情況卻沒有他說的這麼嚴重。

衆人疑惑的看着陳逸的身影,不知道他爲什麼要這麼做。

不過因爲陳逸和吳勇的帶頭,更多人也一下子都圍了上去。

江天被一羣人給圍住,耳邊都是說話賣慘的聲音。

因爲說話的人太多,江天被吵的頭疼,終於,江天再也忍不住了。

直接甩了離他最近的吳勇一巴掌。

隨着他的動作,不管是那些個混混,還是那些村民們,都愣在了原地。

誰都沒想到江天會突然對吳勇動手。

一想到他們的鎮長被打了,那些村民們怒火中燒,恨不得把江天給大卸八塊。

若是眼神可以有實質性的傷害的話,江天恐怕已經被凌遲處死了。

就在衆人呆愣的同時,陳逸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這會兒是一個非常好的時機。

立馬大聲喊道:“鄉親們,快動手,我們一起上,把這些混混給控制住。”

衆人聽到陳逸的話後,反應各不相同。

村民們雖然有些緩不過神來,但是身體的反應卻比腦子的反應更快。

幾乎是在陳逸的一聲令下之後,所有的村民就立刻上手,齊心合力的把這羣混混給控制住了。

而那些混混們等他們反應過來之後,就已經被村民們給控制住了,就算是再掙扎也無法逃脫。

只見一位長相粗獷,身材五大三粗的村民,看着不斷掙扎的那羣混混們。

忍不住開口嘲諷地說道:“讓你們囂張,這下我看你們還怎麼囂張。”

“就是我勸你們就別再費力氣了,我們可是天天下地幹活的,想要從我們手裏掙脫開,那就是癡心妄想。”

陳逸看着眼前的這一幕,笑着搖了搖頭,並沒有說些什麼。

追妻99次,億萬boss惹不起 ,將他從地上扶了起來。

鎮長看着被衆人按在地上的那羣混混,忍不住深深的鬆了一口氣。

只覺得一個心頭大患終於被解決了,一切事情塵埃落定之後,鎮長才覺得後怕。

“剛剛的情況真是太兇險了,要不是你的話,我恐怕就要被這羣混混給打死了。”

說着村長非常感激的看着陳逸。

陳逸不驕不躁的搖了搖頭。

“鎮長不用感謝我,我也只是見機行事罷了不過還是沒能好好的保護你,讓你捱了一巴掌。”

吳勇不贊同的揮了揮手,“嗨呀,你這小夥子,可千萬別這麼說,要不是你的話,我恐怕會被打的更慘。”

陳逸被如此感激,只是輕輕的笑了笑,不再說話了。

吳勇隨後將視線轉移到了那羣混混身上。

“陳逸,你覺得該怎麼懲罰他們呢。”

陳逸聽到這個問題之後,認真的思考了一番。

隨後便說道:“現在是絕對不可能把他們留在村子上了。”

“所以我覺得,現如今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把他們送到鎮上去改造了。”

吳勇聽到陳逸的提議認真的點了點頭。

“有道理,那就這麼定了吧。”

一直在旁邊沒有說過話的村長,見事情已經徹底被解決了。

於是便走上前,來到鎮長的面前,一把握住鎮長的手。

感激的說道:“吳鎮長,這次真的是麻煩你了,也辛苦你了。”

“吳鎮長的大恩大德,我和我的村民們都感激不盡啊。”

聽到村長這麼說,其他的村民們,包括陳逸,就像是提前約好了一樣。

齊齊的給吳勇鞠了一躬,以表達他們的感激之情。

吳勇被他們的所作所爲給嚇了一大跳。

等反應過來之後,急忙說道:“哎呀,你們這是幹什麼。”

等村長直起身子後,陳逸明顯的看到他的眼眶已經溼潤了。

只見村長眼淚汪汪的看着吳勇道:“吳鎮長,這個躬我們必須給你鞠。”

“和我的村民們感激您願意爲我們主持公道啊。”

吳勇看着村長此時的模樣,又看了看站在對面的村民。

最終忍不住嘆了口氣,心疼的說道:“唉,我也是將心比心,我也是個農民,知道農民種點糧食有多麼不容易。”

“所以你們放心吧,這羣混混們做了如此傷天害理的事情,我一定不會輕饒了他們的。”

吳勇說完之後就立馬派人去叫紅衛兵把這羣人給帶走了,他也不是一個大度的人,就在紅衛兵帶着人離開的時候。

吳勇特意囑咐了一下,讓他們在半路上好好的把這羣人收拾一頓在離開。 看着一個個囂張的不得了的地痞流氓像落湯雞一樣被人帶走,村民們長久以來積壓在胸口的怨氣終於出了。

“陳逸,你可真有辦法,大家一直都沒解決的問題,你隨隨便便提一個小計策就解決了。”

“陳逸不光帶着我們掙錢,還幫我們解決了威脅,多虧了陳逸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