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眼前再次一暗。

“該死的,你以爲光憑這點本事就能困得住我,給我破吧”剎德利兩次被困入領域之內,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

隨着剎德利大吼,全身上下猛然間迸發出無數的火焰充斥着整個黑暗的空間。

這次沒有想像的一樣,眼前的一切從新歸於平靜。周圍依然還是不變的黑暗。

滴嗒,滴嗒的聲音不斷的在耳邊響起。

那是鐘錶指針擺動的聲音……

時間領域……剎德利聽到聲音的那一刻終於明白一切。

這個世界上,有四種領域是接近神的領域。時間、空間和永生、死亡。

傳說因爲神的嫉妒,這四種領域永遠沒有可能出現在一個人的身上。因爲有人相信,當時間、空間和永生集中在一起的時候,那麼那個人己經擁有了神的能力,可以創造世界,可以改變歷史。

而時間領域中,外界的事物不會改變,但是領域之內的人卻會因爲時間的快速流逝轉瞬化爲枯骨。

剎德利不由的笑了,發自心底的笑着,難道沒有人告訴他時間領域對於元素魔人無效嗎?在整個世界能夠剋制焰魔人的魔法根本就沒有。

時間不行,空間不行,永生更無用。剎德利甚至覺得自己遇到了一個瘋子。

“想用時間領域對付元素人,難道沒有人告訴你時間領域對我們元素人無效嗎?”剎德利對着黑暗哈哈大笑着。

“哈哈,我也沒指望時間倒流可以讓你變成一個蛋啊”隨着聲音,周圍立刻亮了起來。

不遠的地方,龍宇全身肌膚呈現着灰白的顏色。

石化肌膚,剎德利明白過來剛纔爲什麼火焰沒有逼退對方,破掉領域。火焰唯一無效的異能就是石化。

“你的目的呢?我好像聽說時間領域所消耗的異能是以平時的千倍計算的。哈哈,你以爲摹仿神的能力這麼簡單嗎?”

“哈哈,那怕十秒鐘也夠了。我的任務是困住你,其它的我就無能爲力了”

說話間,鐘錶的滴嗒聲突然間全部停止。

“時間靜止,你還有什麼花樣?記住,時間領域對元素人無效。”剎德利好心的提醒,對於鄭月華逃跑一點也不擔心。

“噢,忘記說了,時間靜止不是針對你的,而是針對我自己。我將自己定格在這一刻,只要領域不破你永遠也殺不了我。在這裏時間不會流逝。當然了我精神上的消耗永遠是這個狀態,不會減少,也不會增多,時間領域永遠不會被破掉的。而且現在的攻擊對我同樣也無效。”龍宇嘿嘿的笑着,一種陰謀得逞的樣子。

“你……”

剎德利憤怒的看着對面的人類。沒想到,一時大意居然上了一個人類的當,這種屈辱的感覺讓剎德利差點想衝上去砍掉這個人。可是既然無效剎德利也懶的動手。

說的對,他的目的本來就是困住自己。殺掉自己他沒有能力,可是困住自己他做到了。

自古以來時間領域擁有者鳳毛麟角,能力到底有多少種變化知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如果這個人類說的對,那麼這次自己任務算失敗了……

不對……

鎧甲之下,剎德利露出一個笑容。

彎彎的眼角落入龍宇的眼中,讓龍宇心頭一震。

心道:難道剎德利還有絕招,可是時間領域是不可能被破的,那麼剎德利到底在笑什麼?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剎德利不動,龍宇也沒有動。


既然誰也奈何不了對方,那麼只有乾耗下去。遲早有一個人會堅持不住的。

越是這樣,龍宇的心中越是不安……

該死的,難道剎德利帶着手下來的……

看着龍宇臉色微變,活了幾百年的元素人那能猜不到一個人類想的什麼?

“哈哈,我以爲你猜不到呢?人類啊,自大永遠是你們最大的缺點,以前如此,現在依然如此。爲了保證這次的綁架,我怎麼可能會出現任何紕漏呢?不錯,焰魔區的邊緣,當然就是他們跑去的那裏,我帶來的三名僕人正在那裏埋伏着。級別不是很高,只不過是S級的而己。我想這足夠了。”

S級,龍宇的臉上己經現出一條黑線。

一個還可能,憑着歐陽長天的速度應該可以跑掉,如果是三個的話,龍宇己經不敢想下去了。

在騙我……龍宇疑惑的看着剎德利的表情,可是失敗了。

元素人可從來沒有過表情這個詞,就連感情波動都是在摹仿人類。如果不摹仿的話,那元素人根本就是一個只會思考的元素而己。

困住剎德利可不像吃飯喝水那麼簡單,如果撤掉領域那再想抓住機會困住剎德利,可能性幾乎爲零,同樣的當誰也不會笨的連上三次。

可是龍宇現在沒有機會犯錯,一次錯誤就等於任務失敗。

“我以火龍的名義發誓,如果我說的話有半句假話,讓我元素之心破碎而死。”

焰魔的祖先就是火龍。龍宇二話不說猛然間撤掉時間領域,身形化成閃電,起伏的丘陵上只見一道黑影身後跟着金色的光影。

龍宇速度配合瞬移,己經達到了恐怖每秒43米的極限。己知大陸上速度最快的穿刺者的極限速度也不過每秒五十三米。

超過四十米之後,那怕是提高一米的速度那所需要的己經不是鍛鍊了,而是一種折磨似的激發。

身後的剎德利一天之內三次心驚,自己每秒三十八米的速度居然也會落下,這己經讓這個焰魔人對這個年輕的人類有了一種免疫的能力。

一米……兩米……兩人的距離再不斷拉大,可是遠方兵器的碰撞的聲音依稀己經聽得見了。

而兩人之間的距離只不過拉大到一百五十多米。

五秒多的時候,龍宇沒有把握五秒時間解決三名S級的焰魔,更麻煩的是,當焰魔的元素之心被破壞的時候,爆炸的威力比S級能力的攻擊還要強。

不由的緊了緊手中的妖……

“妖,百分之二十冰系能力輸出”

“指令接受,程序啓動……”

龍宇手中的妖的表面開始呈現出一種冰藍色,周圍的空氣開始散發出絲絲的寒氣。

歐陽長天護着鄭月華被困在三個焰魔的包圍之中,焰魔似乎並不基於攻擊,而是用火焰連成一片將兩人困在圈中。

“護住鄭月華。”當龍宇離焰魔還有兩百多米的時候對着歐陽長天一聲大喊。

九個字……龍宇己經再次飛躍四十多米的距離,離焰魔的包圍也只不過一百多米的距離。

“低賤的人類,你以爲你有本事從我們魔人的手中救出人嗎?”一個焰魔哈哈的狂笑着。

“洛菲亞,混蛋,不要小看這個人類。給我全力對付他”剎德利在後邊追不上一個人類本來己經十分鬱悶。

這個關鍵的時候居然手下還敢託大,剎德利怎能不生氣。

龍宇聞聽哈哈笑着,眨眼間,距離再次拉近百餘米。

速度之快,讓三個焰魔和歐陽長天暗暗咋舌不己。

龍宇手中的妖首次展現出它的進攻姿態,冰藍色近乎透明的劍身上,一層薄薄的冰層覆蓋其上。

“不”龍宇身後剎德利爆出震耳的大吼。

一切只不過發生在短短的三秒之內,剎德利連援救的機會都沒有。

接近洛菲亞三魔的瞬間,龍宇的身形一化爲三,三個不同的角度。三道帶起冰霜寒氣的扇形劍光從三個魔人的身上劃出。


三個前一秒還活生生的魔人,在一刻,火焰急劇的向內部收縮起來,空氣中的溫度陡然升高。

馬上就要爆炸了,龍宇一掌拍到歐陽長天和鄭月華的身後,將兩人送出去十幾米。自己也緊隨其後跟着兩人逃開,希望在元素之心爆炸的時候,逃離爆爆炸中心。

“小子,我要你爲這些付出代價。”剎德利看着龍宇那快的不可思議的三招,憤怒的咆哮着。

“哈哈,剎德利先生,小人不敢啊。我們逃跑可是要爭分壓秒啊。”龍宇邊跑着邊笑着回答。

“卑鄙”剎德利咆哮着,聲音震的大地顫動着。

××××××××××

今天我們這裏下雨,怕中午回不來趕不上更新,這章早上傳了。謝謝大家支持。 轟……

破毀的元素之心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強大的巨浪掀起無數的碎石,衝擊波將剎德利遠遠的拋出去數十米纔算減弱。

剎德利憤怒的咆哮響徹雲天。

脫落的鎧甲下方,展現在龍宇眼中的是一團巨大的火焰。

火焰中伸出兩支火焰構成的巨鷹的翅膀,伸展開來足有三十餘米長。

“啊,這下可麻煩了。”龍宇額頭冒着冷汗,展現在龍宇面前的是一隻火焰巨鷹,焰魔中速度最快的一種。

要知道,對於元素人來說根本沒有人類的形態,爲了在人類的世界行動,那身鎧甲的作用只是將原來的形態束縛起來。誰也不可能面對着一個龐然大物侃侃而談。

去掉了鎧甲後,焰魔的全部力量纔算是全面爆發。

“先走。”

龍宇轉身在歐陽長天后背上拍了一掌,三十倍的力量全面爆發一掌將歐陽長天和鄭月華送出去足有一百多米。

鷹的速度比剛纔的剎德利快了近一倍,只不過龍宇轉身的剎那,己經跨越了兩人間一半的距離,速度的優勢徹底失去了。

龍宇捉摸着怎麼甩,這大傢伙卻己經認準了龍宇,一雙鷹眼紅的跟兔子似的,以蒼鷹撲兔的姿勢向着龍宇俯衝下來。

“SHIT,和你對打簡直就是找死”本來還想硬接這傢伙一招,可是一看這架勢龍宇打消了原來的打算轉身就跑。

“想跑,沒那麼容易。”

舞動的翅膀中飛射出數十道火焰羽毛向着龍宇射去。

“冰藍斯克,他媽的再不出來你就等着大家一起完蛋吧”龍宇成功的跨越了焰魔的邊界,入眼是滿布冰層的地面。

這個時候可不是玩個人英雄主義的時候,如果不延緩這隻巨鷹相信誰也不可能成功。

“冰藍斯克,該死的冰魔人,原來你們居然和人類勾結。”

說完間,地面間陡然間上千支冰錐齊齊的脫離地面向着剎德利射去。

從新凝聚成人形的冰魔人化成一道高足有數十米高的冰牆擋在剎德利的面前。

“呼,兄弟保重,這裏交給你了”

龍宇無恥的把冰魔拖入戰爭轉身就跑。後方傳來剎德利憤怒的咆哮。


“你真是個惡魔”歐陽長天對着龍宇笑着:“沒想到居然把冰魔也扯進來了。”

“噢,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天使,惡魔總比沒命好吧,何況冰焰相剋,冰藍斯克既然能當上冰魔的十二魔將之首,不會那麼快掛掉的。剎德利當然也不會和這個冰魔糾纏多長時間,他的任務可是鄭大小姐。”

“喂,不要把我扯進來,我都快累死了。”被歐陽長天拉着跑,己經累的鄭月華香汗淋漓,忍到現在龍宇還真的很佩服這位千金小姐。

“我來吧”龍宇一把拉起鄭月華的手,將鄭月華橫抱在懷中。

身前的景物飛掠着向後退去,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眼前高大的城牆己經冒出頭來,龍宇的臉上也現出了笑容:“終於到目的地了。”

“不要高興的太早,看看身後吧”歐陽長天無奈的打斷了龍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