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分身的修鍊。比自己預計中還要晚了五天,這儼然是好非壞。

證明了自己的分身仍有著巨大潛力,身體內對星源力的吸收相當驚人,儘管此刻在斗靈世界看不出什麼,畢竟有『極限』力量的存在。但當再次突破時,這每一分的優勢都將化為未來掌握在手中的真正籌碼!

就好似在打地基,越堅實的地基便能造就越高的大樓。





並未立即開啟下一次修鍊。

林風粗略的細覽了一番『盤古決』,甚感其博大精深,和迄今為止自己所知道,所了解的星技奧秘孑然不同,就好似另外一種『流派』,如死亡能量般特殊。

但無可否認的是,盤古決…相當強!

在本體記憶中,那以一己之力硬扛妖族三千魔神的巨人盤古,所修鍊的正是這『盤古決』!記憶中那場戰役儘管只是一些模糊朦朧的片段,但盤古所施展的『盤古決』卻能依稀所見到輪廓,可以估測的是這必然是星空層次級別的『絕對力量』!

自己不知,不懂,不代表不存在。

就好似灰色能量那樣,自己並不清楚它是什麼,但它的『能力』卻是無可挑剔的強橫,甚至能讓死者復生!

茫茫無垠星空,有著太多自己所不知道的存在。



出關。

本體恢復未至100%,林風並未讓本體就此離開養心池。

或許,記憶中的『盤古決』仍未顯示完全呢?在自己看來,盤古決如今所顯示的僅僅只是偏隅一角,儘管單獨的修鍊領悟已經沒有問題,但自己還希望『得』到更多,或者能更有助於修鍊領悟。

再者,100%完美的盤古瞳,才是本體如今最為倚仗的力量,而修鍊盤古瞳對本體而言,將是提升實力最佳的一條道路。

假以時日當本體和分身都站在斗靈世界最巔峰,哪怕僅僅只是和巫皇帝江,大聖平分秋色,但自己卻有『人數』優勢,那麼南方域再不會處於尷尬地位,高不成低不就。

地位,需要實力支撐。

更不用說在妖族那神秘的墓園中,還有一個更加恐怖,深不可測的存在。

修鍊之路,沒有止境。

分身出關主要處理一些瑣碎的事務,就算將管理南方域的重任交託給了父親和舜,但身為人皇自己不可能完全做個甩手掌柜,那樣無疑太『過分』,起碼要知道最近發生了什麼,巫妖兩族有什麼大動靜,南方域近期有何變化,未來又有何打算等等。

不過很多事,都已不需要自己再親力親為,有父親的幫助自己肩上的擔子輕了很多。出關僅僅不到六個時辰,處理了一些該處理的事務,與父母共聚天倫,吃了一頓許久未曾真正吃過的『團圓飯』,林風很快便進入踏星府中,開啟一段新的修鍊。

未知而強大的力量體系——


盤古決!



(咳,身體不好,好不容易衝刺了一陣,結果過完元旦就累的感冒了,休息了一禮拜才恢復過來,小小真是脆弱啊……)



, 「主人,你不累嗎?」


「我不累!」

「早知道主人耐力這麼好,我就不來了!」花田夏子有點後悔。

「你不是要懷上孩子嗎,我們多做幾次,生孩子的幾率更大啊!」郝仁笑道。

「天都快亮了,我不能再耽擱了,我要走了!」花田夏子摸黑穿衣服。

「忙什麼?再睡一會!等我們吃了早點,一起去『百忍堂』祭奠伊藤建一!」

花田夏子昨天晚上來和郝仁幽會,並告訴郝仁,「百忍堂」第二天為伊藤建一發喪,問他要不要去。郝仁既然說了要去,那就一定會去的。現在天還沒亮,花田夏子就要走,郝仁肯定要挽留。

「不能再等了!萬一讓小萱看到,她會笑話我的。況且,我再不走,主人你一會兒又要壓到我身上了!」花田夏子說著,指了指郝仁光溜溜的身子。

「敢這樣編排主人,看我這就壓到你身上!」郝仁說著,一掀被子從床上跳了起來。

花田夏子早有準備,一把將房間的門給拉開。這要是有人路過,郝仁肯定要走光,嚇得他急忙又鑽進被窩。花田夏子格格笑著跑出房間。

「這死妮子,學壞了,看我下次怎麼辦你!」郝仁暗暗發「狠」。既然枕邊無人,那就睡個安穩覺好了。

郝仁這一覺睡過頭了,要不是手機響,他還不會醒。他睜眼一看,原來是花田夏子打來的:「主人,快來,『百忍堂』出事了!」

「什麼事,這麼慌張?」郝仁問道。

「國內的兩大勢力借著祭奠伊藤建一的機會,來到我們『百忍堂』,看樣子來者不善!」花田夏子說道。

「你別慌,我馬上就到!」放下手機,郝仁三兩下穿上衣服,又迅速做了洗漱,然後走出房間。

「小萱,今天怎麼不喊我起床?」郝仁來到酒店的餐廳,見到宣萱正在吃早餐,就向她「興師問罪」。

宣萱笑道:「哥哥,你這可不能怪我。昨天晚上,你的房間里床一個勁兒地響,我知道你肯定是在練功。可是你一練就是一夜,我怕你累壞了身子,就沒有喊你,讓你多睡一會兒!」

郝仁大窘:「你這小妮子,也學壞了!」

宣萱又給郝仁叫了一份早點,郝仁邊吃邊說:「你夏子姐姐那邊出事了,我們要去幫幫忙。你現在就給『瓜片』打電話,讓他開車帶我去,順便把『紅牛』和『檸檬』也帶上,我們去立立威。讓他們三個以後在東瀛打出名氣來!」

郝仁吃完早點,「瓜片」、「紅牛」和「檸檬」也都被宣萱的電話給叫來了。大家坐上「瓜片」的車,直接向「百忍堂」而去。

經過那天的地震,「百忍堂」已經全部倒塌。忍者們在原址附近清理出一塊地方,搭建靈堂,祭奠伊藤建一。

此時,靈堂附近已經圍了好多人。他們穿著和服,好像是本地的忍者家族的人。只是大家的臉色比較難看,不知道是受了什麼人的氣。郝仁的車還離靈堂遠遠的,就被這幫人攔下了。看得出,他們對外地人懷有敵意。

郝仁對「瓜片」說道:「既然車子不讓進,我們就停這兒吧!」

「瓜片」剛把車子熄火,這時一個在地震那天參加過救援的忍者認出了郝仁,知道他與花田夏子關係很好,就立即對他們做出手勢,意思是可以進去。

「瓜片」隨著那個忍者的手勢,將車子開到專門劃出的停車區。大家剛剛從車裡下來,就聽到靈堂里傳出有人吵鬧的聲音。郝仁急忙帶著大家跑了過去。

靈堂的入口處,有兩個人正在爭執不下。一個是五十歲上下的矮胖子,一個是六十歲出頭的瘦高個,反正這兩人郝仁都不認識。而花田公是今天的主祭人,正跪坐在伊藤建一的靈前,氣得臉色鐵青。

「主人,你怎麼才來?」花田夏子不知道從哪裡鑽了出來,看到郝仁,她欣喜地叫道。

「對不起,夏子!我睡過頭了!」郝仁說著,十分自然地和花田夏子擁抱了一下。

入口處的兩人仍在爭吵,那矮胖子偶一回頭,看到花田夏子,頓時面現欣喜之色。可是,他很快就又看到郝仁和花田夏子擁抱,立即面罩寒霜。

「八嘎!」郝仁正要聽花田夏子講一講現在的形勢,那個矮胖子已經沖了過來,看樣子,他對郝仁與夏子的擁抱十分在意。

「夏子,他是什麼人,怎麼這麼粗魯!」

花田夏子告訴郝仁,這矮胖子叫安培次郎,是東瀛國內勢力最大的山後組長老,已經是上忍修為。那一個和他爭吵的瘦高個叫鈴木高山,是黑龍會的會長,也是上忍修為。這兩個組織早就有了吞併「百忍堂」的野心,今天就是來示威的。而那個安培次郎更噁心,他還垂涎花田夏子的美色。

花田夏子剛剛介紹到這裡,安培次郎又罵了郝仁一句:「八嘎,庫索庫雷!」不僅如此,他還推了郝仁一下。安培次郎這一把用了暗勁,大概是想讓他摔個四腳朝天,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出一次丑。

郝仁大怒,他最煩別人用他聽不懂的話來罵他。本來他一直將氣場內斂,讓別人看不透他的修為,可是他這一上火,氣場再也收攝不住,象潮水一樣噴湧出來。

安培次郎嚇了一跳。此人氣場如此之強,修為應該不在自己之下。想到這裡,他立即向後一退,防止對方偷襲。

可是晚了!郝仁火上心頭,哪還管他誰對誰,衝上去就是一拳!

「轟!」安培次郎雖然已經開始後退,可是他後退的速度遠不及郝仁前沖的速度。他剛剛退後一步,郝仁的拳頭就已經到了。安培只覺得胸口一悶,然後才是一陣劇痛襲來。他噴出一口鮮血,猛地倒在地上。

在場的人,除宣萱他們之外,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包括花田夏子。在他們看來,上忍就已經是神一樣的存在了,一個人的武功,就算是能勝得了上忍,也應該是幾百個回合之後。哪有上來一拳就打死上忍的?

東瀛是個重視科學的國度。可是眼前的情況讓他們覺得,這不科學! 「盤古決,修鍊者需七魄合一,唯星空戰者方才能修鍊。..m」

「星空異能者若強行修鍊,後果自負。」

……

林風眼眸爍亮,心之平靜。

初讀盤古決,自己便對其中一些『疑難』之處留了心,在剛剛出關的六個時辰中,自己不僅與父母一家團聚,檢閱處理南方域事務,其中更有大半個時辰以本體開啟幽冥印去找了多多。

來歷不明的『盤古決』,自己並不敢隨意修鍊,畢竟這其中有太多的問號。

然自己不懂,多多卻很清楚,多多不僅擁有無盡的壽命,更跟隨師傅『百里風』一道闖蕩過廣礴的星空世界,積累了充足的經驗和閱歷。對於星空強者后的修鍊層次,方法,自己不懂,但多多懂。

「斗靈世界武神一道,戰神一道,統稱為天武者,是以人魂為本,以體魄為主,它日成就星空強者便為『戰者』一脈。」


「也就是多多說的『星空戰者』。」

林風點點頭,腦海中不禁浮現出多多所言,宛如教科書一般的聲音落在耳中,清晰自如:「天靈師,天魂者一道,在斗靈世界統稱為天神者,以命魂為本,以精神力,本源能量為主,它日成就星空強者便為『異能者』一脈,便是『星空異能者』。」而分身,則是星空戰者。

兩者並無高下之分,在磅礴無垠的星空世界,星空戰者和星空異能者就是涇渭分明的兩大派系,各有各的修鍊之路。而『盤古決』,則是星空戰者的其中一道修鍊之法……特殊修鍊之法。

「按多多所言,星空戰者通常走的是本命星座的修鍊之路。」

「吸收煉化星源力,以此提升自身能力,無論是從外在還是內在,都以本命星座為根本。屬於『中規中矩』的修鍊之路。強化體魄,蛻變人魂,以星空戰者資質天賦不同,各有快慢,各有瓶頸極限等等。」

「但這『盤古決』卻不同。」林風雙瞳微爍。

盤古決,是星空戰者其中一道『特殊』的修鍊之法,那便是它根本不管星空戰者的本命星座是什麼。它就是它。完全獨立存在,本命星座是與『魂』密切相關的。事實上每一個星空戰者的魂,決定本命星座到底是哪一個,正因為如此,儘管自己的分身是屬於其它星空強者的軀體,但因為自己的『魂』,故而自己的分身是屬於大熊星座。這便是盤古決區別正統修鍊之路最大的不同。

譬如自己是大熊星座的星空戰者,自己修鍊吸收煉化星源力是來自於大熊星座的『星源力』。也就是所謂的星辰之力;但盤古決,吸收煉化的卻是『天地之力』,也就是整個星空世界的力量。

看似好,卻又不好。

一則,整個星空世界的力量磅礴卻是『雜燴』,遠不如星辰之力精純;再者,大熊星座的星空戰者。吸收星辰之力的速度遠遠超出吸收天地之力的速度,而且更容易為身體所吸收,在戰鬥時亦能化為最精粹的力量,發揮實力。

但天地之力又如何?

優劣自見。

的確,在『短期』的目光看來,天地之力確實不如星辰之力。但……

這並不代表『盤古決』就差。

事實上,孰優孰劣按多多所說,至今都沒有一個準確定論,但可以肯定的是——

「長久來看,吸收天地之力在星空強者未來突破時更有優勢!」林風腦海中浮現出多多所言,心之暗忖。

星空強者仍有實力等級區別,有層次的比較。正如在斗靈世界星河級星海級,乃至到聖級聖王級的區別。按多多所言,在遙遠陌生而龐大的星空世界,當星空強者實力到達另一個高深莫測的層次時,星辰之力將轉化為『天地之力』。

而這一個層次,當初連自己師傅『百里風』都未觸摸到。

真正的遙不可及!

這尚是其次,天地之力的吸收比起星辰之力有很多優勢。

第一,同級別的星空強者,以天地之力淬鍊的體質,比星辰之力淬鍊的體質更強大,尤其是自己,本身體質與『魂』並非同根而生,星辰之力淬鍊效果原本就不及正常的五成,而天地之力卻不然,一視同仁,效果自然更佳。

第二,天地之力吸收速度雖慢,修鍊速度雖慢,但戰鬥力不俗,尤其是對星空戰者而言,體質的強大相當的關鍵,無論是與其它星空戰者的戰鬥還是與星空異能者的戰鬥都如此。

想像一下,兩個實力等階相同的星空戰者戰鬥,或許對方在奧秘的發揮利用上更勝一籌,但身體的強度卻比你『弱』,速度不如你,力量不如你,防禦不如你。而與星空異能者的戰鬥更不用說,以遠距離攻擊著稱的星空異能者,往往都是拉開了打,攻擊力超群,但修鍊天地之力的星空戰者速度更快,躲避更靈敏,最重要的是——身體對本源能量的防禦,更強!

因為本身,天地之力便是夾雜著所有的本源能量,容納百川!

這兩種星空戰者的修鍊之法,一個修鍊速度快,對本命星座利用率高;一個身體強,同等級戰鬥力更高。

當然,對自己來說還有『特殊』的第三個原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