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龍江感覺牙齒好酸。

十天?

他感覺呼吸有點透不過氣。

未知碎片的含義,別人不知道,龍江可是清清楚楚:哪裏有什麼碎片?分明就是umo!

龍江依稀想起,左手這件魚龍戒指,似乎也是件什麼收集器碎片,好像還是7級,等級好像不低。

好難啊。

賣膏的!10天內收集5個umo原體,而且還有具體要求,必須是未知任務令牌,這個任務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哎,龍江開始頭疼,這是華夏天朝十幾年“義務”教育的結果,學渣們每次遇到考試,都是這副德行,時間久了,碰到難事,頭就要先疼一會兒。

不過常年玩遊戲的經驗提醒了他,任務難度越大,獎勵也會越豐厚!這多多少少讓他有了一點點的安慰。更何況現在有了雷達和占卜系統的幫助,讓他多少心裏有了底氣。

現在後悔也沒用,任務反正是接了,還是想想辦法完成纔是正事。

一條柔軟的手臂靠了過來,輕輕搖着龍江的手臂:

“小師叔,你怎麼了?”

對方身體散發着溫馨的體香,龍江醒了,這才發現,自從摸着這個奇怪的令牌,他已經在滿是屍體和血腥的走廊,站立好一陣了,這副樣子的確十分奇怪,難免讓剛剛經歷怪事的烏雲擔心。

“姐姐,我沒事。”龍江露出一個微笑,徹底醒悟過來,眼睛中慢慢有了焦距。

他看清了一張秀美的臉孔,正滿懷關心地望着他。

因爲有了咪咪和供奉團的儀仗,龍江和烏雲沒有化妝,所以烏雲臉上的表情,龍江看的十分清楚。

這種眼神,在龍柳和老媽、龍小溪、夏玉兒眼睛裏也曾經看見過,讓人感覺親切而溫暖。

“令牌我要了,這個給你玩。”龍江不敢再看烏雲,生怕涌出其他的想法。

他隨手掏出幾件小玩意遞給烏雲。

兩片咪咪***站買的豬小強黑色蟲子藥片,一隻紅色塑鋼小甲蟲。

“這是什麼?”

“黑色是蟲子,有說明書,紅色是輻射報警器,有核輻射會自動叫的。”

“核輻射?”烏雲笑了 ,收了龍江孩子氣的小禮物。

她可不知道,手裏這三個小東西的價格,否則她會睡不好覺的。

兩人對視了好幾秒,突然同時跳了起來,放開了手,異口同聲道:

“哎呀!崔天虎!”


說罷兩人互相一愣,又會心地微笑起來。

一瞬間,似乎又回到了那條聯手誅殺毒販的高速公路上。

放倒了二十多個保安流氓,殺了渡邊洋子,收了任務碎片,到現在已經過去好久,風門之主崔天虎,還能老老實實呆在屋子裏,伸頭等着被殺?

見鬼!

果然,順着走廊連拐了幾道彎後,龍江一腳踢開了那扇沉重的橡木門。

裏面空無一人!

出乎他的意料,裏面裝修並不豪華,但是一桌一椅,出身名貴,材質不凡,看着十分愜意舒適。

從桌面上茶杯的熱度來看,似乎人剛剛離去不久。


“這裏有機關!”烏雲指着一處被磨的鋥亮的書櫃處,十分肯定地猜測。

“我知道,他跑不了!”龍江點了點頭,對洋子用“卜”符蒐集到的資料裏,似乎有這麼一扇機關門,他打開輝光之眼,很快在寬大的辦公桌下,找到了那處開關。

牆角櫃子緩緩移動,一扇小巧的電梯門露了出來。

五分鐘後,倆人站到了深入地下十幾米的地下室內,面面相覷,心中懊惱。

地下室一慣秉承天上神仙的風格,華麗考究,細節出色,顯然設計、裝修應該師出同門。

地面凌亂地分佈着一些文件和錢幣,寬大的辦公桌上放着一部電腦監控器,角度正對龍江剛纔進入的那間豪華辦公室。

咪咪並未發現,顯然這是一處未聯網的有線監控裝置。

監控器裏的角度,正好看到那間辦公室的大門。

龍江翻閱了一下記錄,果然看到了自己和烏雲進入的錄像,他迅速點了刪除鍵。

“姐姐,老傢伙肯定沒跑遠,我們追!”

烏雲點了點頭,這間屋子肯定藏了很多祕密,來不及搜查了,她一邊跟在龍江後面跑,一邊給大頭蜂發了一條短信。

相信憑藉一窩蜂的專業力量,很快能很快清除頂層的屍體,搞清裏面的祕密。

地下室還有一個出口,直通天上神仙旁邊一間住宅小區的廢棄地下閥井。

等兩人鑽出閥井,這才驚訝地發現,幾個戴着紅箍的老太太和兩個虎視眈眈的保安,正打着手電,一臉警惕的瞧着他們。 盛冠西看到納甲土屍的秘密武器,頓時嚇得差點昏過去,「哦,你想幹什麼?我可男人!」盛冠西驚慌道。

「嘿嘿,我知道你是男人,所以我爆你菊花!」納甲土屍雙手抓住盛冠西脖子,隨手一扔,把他仍然床上。

「呃,傻蛋太變態了,我看不下去了!」翁曉偉急忙出了屋子。

「呵呵,我們回皇宮救公主吧!」江帆笑道。屋裡立即傳來盛冠西的慘叫,他的叫聲驚動了穆王府中的人,很快府裡面的護衛立即跑了過來。

「站住!大膽狂徒,竟敢到穆王府來偷盜!給我把他們拿下!」立即有人喊道。

江帆、黃富、翁曉偉三人站著門口,「哦,沒想到驚動了穆王府中的人!看來我們要動手解決掉這些人了!」江帆笑道。

「你們是什麼人?」對面傳來喊聲。

「呵呵,我們閑著沒事到穆王府來轉轉!你們趕緊閃開,否則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江帆笑道。

「你好大口氣,不知道這裡是穆親王的府邸嘛!私闖穆王府是要殺頭的!」

「別和他們廢話,趕緊拿下他們!」

「呵呵,你們一起上吧,我只要數三聲,把你們全部撂倒!」江帆不屑道。

突然有人喊道:「穆親王到!」

那些護衛立即閃開,一位矮墩墩、胖胖的中年人緩緩地走了出來,他望了江帆等人一眼,雙手背在背後,一副悠然自得樣子。

江帆一眼就認出這傢伙就是到皇后寢宮去調戲葉來香皇后的穆親王,我靠!這傢伙和盛冠西什麼關係?奇怪的是,穆親王沒有泡到葉來香,卻讓盛冠西泡到了?

「你們是什麼人?為何夜闖我穆王府?」穆親王冷冷道。

「哦,我們發現有人暗害公主,所以跟蹤到了穆王府。」江帆道。

「什麼?有人暗害公主?是誰?」穆親王驚訝道。

看到穆親王滿臉驚訝,看來他完全不知道盛冠西暗害公主一事,「那個人就是你王府里的盛冠西!」江帆道。

「盛冠西?怎麼可能,他是我王府中聘請的護衛頭領,怎麼會暗害公主呢?你有什麼憑證嗎?」穆親王震驚道。

「當然有憑證,他已經招認了。」江帆道。

「不可能,盛冠西怎麼會暗害公主呢!他人現在哪裡?」穆親王搖頭道。

「哦,他現在恐怕已經死了!」江帆道。

「什麼!盛冠西是我穆王府的人,你竟敢殺他!你好大膽子!你們是什麼人?」穆親王臉沉了下來。

「呵呵,你以為你好大面子啊!在我眼裡,你只不過是一堆豬肉而已!」江帆笑道。

穆親王臉色鐵青,他剛才發作,突然有人喊道:「父親,今天毆打我的人就是他們!」一位公子哥模樣的人手指著江帆等人道。

江帆一眼就認出了,那小子就是早上非禮女孩的傢伙,「哦,原來你穆親王的兒子啊!怪不得你敢在大街上非禮姑娘!」

「哼,老子今天到處找你們,沒想到送到我府中來了!你們一個都別想跑!」穆親王兒子哼道。

「哈哈,你他媽的太倒霉了,竟然又遇到了我!你這次死定了!」江帆哈哈笑道。

「小子,你太囂張了!在青殿城誰不知道我穆親王,我只要跺跺腳,青殿城都得顫三顫!來人給我拿下他們!」穆親王揮手道。


那些護衛立即朝著江帆等人衝上去,「帆哥,這些人就交給我了!我好久沒有活動拳腳了!」黃富興奮道。「嗯,我和翁師弟就在旁邊觀看!」江帆點頭道。

黃富手赤手空拳沖了上去,他沒有使用御劍攻擊,對付這些人用拳腳就可以撂倒他們了。片刻之間,穆親王府的那些護衛被黃富打倒在地上,一個個躺在地上慘叫起來。

黃富拍了拍手道:「我靠!你們也太不差勁了!我還打過癮呢,你們就倒下了!」

穆親王頓時傻了眼睛,他急忙喊道:「弓箭手快來,給我亂箭射死他們!」

二十多名王府的弓箭手立即衝上,他們對著江帆、黃富、翁曉偉等人開工放箭!嗖!一時間箭如同雨點落向江帆等人。

江帆冷笑一聲,雙手一揮,「冰天雪地!」那些飛射過來的箭立刻被冰凍住了,緊接著嘩啦啦掉落地上。

穆親王頓時慌了神,他突然發現眼前的幾個人真是深不可測,立即揮手道:「給我上,誰要是殺死他們,我重重有賞!」

「哼,穆親王竟然你下殺手,那我就不客氣了!你們這些人去死吧!」江帆一揮手。

一道金光一閃,江帆身前出現了數十枚金色的符飛刀,金光閃閃,放出耀眼光芒。所有的符飛刀在空中旋轉著,如同翻滾的小球。

緊接著江帆手一抖,所有的符飛刀立即飛射而出,那些衝上來的護衛眉心被符飛刀擊中,全部倒地而亡。

穆親王和他兒子嚇得轉身就逃,「哼,想逃!你逃得了嗎?」江帆冷笑道。

一二道金光一閃,穆親王和他兒子慘叫一聲倒下,他們的腿被符飛刀射中,兩人捂著腿慘叫起來。

江帆走到他們身邊,「你們不是跑嗎?怎麼不逃跑了?」江帆笑道。

「你,你好大膽子,我可是穆親王,是皇帝的親弟弟!你殺我是要犯死罪的!」穆親王威脅道。

「呵呵,老子管你是誰!只要你得罪了我,你就必須死!」江帆冷笑道。

「不要殺我,我可不想死啊!」穆親王兒子驚恐道。

「我靠,我說過了別讓我再遇到你,這可是你找死的!」江帆道。

「求求您,放了我吧,不要殺我,我不想死!」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要殺我們?」穆親王驚慌道。

「呵呵,告訴你也無妨,反正你們已經是死人了!我們是修仙者!」江帆笑道。

「啊,修仙者,我們可沒有得罪你們!你們是不是和盛冠西有仇!你們找他去就行了!」穆親王吃驚道。

「哼,既然我們沒仇,你為何對我們下殺手!你少廢話!去死吧!」江帆一揮手,兩道金光一閃,符飛刀沒入穆親王和小王爺的眉心之中。

穆親王慘叫一聲,他瞪大眼睛,倒了下去。小王爺也慘叫一閃,倒了下去,兩人當即斃命。

給讀者的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