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但是,現下這些龍氣竟然隨心所欲的在鸞峰的手中變幻出各式各樣的魔獸,這給馮河的感覺仿若晴天霹靂。

「去死吧!該死的魔獸!!」

馮河連續的揮舞著巨指,每一次揮舞都將大片的魔獸或砸或碾或斬??????

反正很多都被壓成了碎片。

這期間,不斷有龍氣從馮河的白色腹丹之中湧出,注入到那巨指之內。

但是,那些魔獸根本就相似殺不盡一般!

馮河不知道為什麼?

而鸞峰卻是心知肚明,因為他的手中攥著護龍石,而且自己身上那些源源不斷地龍氣,就是護龍石吸收周圍的龍氣所分化給自己的。

這是鸞峰無意間發現的秘密,只要手裡面握著護龍石,將一絲龍氣注入其中,那護龍石就會以那一絲龍氣為引,開始不斷地吸收周圍的龍氣,轉而為鸞峰所用。 那護龍石的妙用直到現下鸞峰才覺察到非同一般。

護龍石不斷地在空氣之中掠奪龍氣,至使鸞峰腹丹之中龍氣充盈。

鸞峰的意念流轉,截斷了那護龍石周身的龍氣,護龍石也就停止了與外界的溝通,而停止吸收龍氣。

隨著身體裡面的龍氣再次變得充盈起來,鸞峰又將一團團的龍氣通過手掌拋出,那些龍氣再度化成各種千型百狀、或咆哮或嘶吼的魔獸,向馮河衝擊撕咬而去。

「媽的,什麼鬼東西。」

隨著馮河不斷地揮舞著巨大手指,身體上面接近疲態,體內的龍氣也是呈枯竭之狀。

眼看著有不少的魔獸向自己衝擊而來,馮河終於是心思一橫,做出了一個大的決定,森然啞嗓道,「鸞峰,今天算你更勝一籌,但是,如果你不想同歸於盡的話,我們還是各自讓退一步如何?我看你剛才也是利用龍氣幻化出了不少的魔獸,現下的你,和我一樣,也都快龍氣耗竭了吧!?」

馮河說這些話的時候,還在揮舞著那巨大的手指,手指上面的雷光閃爍,風刃一道接一道的閃掠放出。盡半的魔獸都被擊殺,紛紛化為烏有。

「是嗎?那你看這是什麼?」

看到那些支離破碎於空氣之中的魔獸薄影,鸞峰也是不以為意,之後,手掌上面更多的龍氣不斷地積聚著,形成一個大大的光團。

「什麼,怎麼會,你身上的龍氣怎麼會那麼多,你到底使用了什麼怪招數,是什麼功法這麼了得,我真……是沒有見過。不過,既然我無法殺了你,那我們就同歸於盡吧!」

「好啊」

「既然如此,嘎嘎,那你就受死吧!」

馮河咬著牙,猩紅的眼睛布滿血絲,蒼白的臉面之上厚重的色彩更加的濃郁。

只見他的渾身顫慄,之後,在其腹部竟然開始鼓脹起來。原本那儲存腹丹的腹部,現下竟然出現了一道道灰白色的氣體。

「好重的陰煞之氣。那就是你將那些女子陰氣吞噬所幻化而來的嗎?」

鸞峰不由得再度凝重幾分,那些陰氣,極其寒冷,是那種刺骨的森寒。

寒冷之中還潛藏著嗜殺之氣。

馮河身上的龍氣幾近枯竭,要是再不補充的狀況下,就會筋脈盡斷而亡。但是,自打那陰氣湧出身體之後,馮河不但身體之中的龍氣在極快地增幅著,甚至於,那巨大的手指,也是開始籠罩上一層陰戾之氣。

「你想幹什麼?」

鸞峰注意到馮河竟然將自己的手臂一點一點的劃破,血液直流而下,注入到那些陰氣之中。

那些陰氣竟然在遇到血液后,還是暴栗開來,瘋狂地撲向那巨大的手指湧入。

「哈哈,指破黃泉,第四指,蕩滌萬魔————吞噬之指!」

「吞噬之指」。

馮河手臂一橫,竟然直截了當的將其斷掉。斷掉手臂后的馮河,血液噴發的愈加劇烈。

一團團的血液噴射到巨指之上。

吞噬之指,是「指破黃泉」這門功法的一個分支,一個特別邪惡的分支功法,其妙處在於,在「指破黃泉」無法傷及到敵人而自己甘願現身殞命之時才可以使用的一門功法。

這門功法, 武神空間 ,使其奪舍,將自己的全部力量前所未有的轉化至最強狀態,而來擊殺敵人。

但是,其最大的缺點就是使用者將會付諸生命的代價。

這也就說明此時此刻的馮河真的已是油盡燈枯,已作出和鸞峰同歸於盡的打算了。

隨著馮河身體裡面的血液漸漸地枯竭,他的身體也是開始蒼老乾癟下去,頭髮也一叢接一叢的脫落。

不過,幾吸間,馮河整個人都變得老態龍鍾起來。

「啊。」

最後一聲叫喊之後,部分陰煞之氣竟然將馮河包裹起來,飛身於半空之中。

血霧與陰氣瀰漫肆意。

雖然鸞峰看不到馮河此刻到底如何?

但是,他知道現下的自己要不提早做出準備的話,恐怕會很難對付那馮河的最後一擊。

大團大團的龍氣在鸞峰的手中聚集,之後,最大的一團龍氣被其霍然間拋出。

就在鸞峰的面前,那團龍氣之中不斷地翻湧起來,之後,一個巨大的人型生物從其中走了出來。

那些剛才被鸞峰幻化而出的小型魔獸在見到那巨大個頭生物出來,之後,都開始四處逃竄。

但是,無濟於事,那大個頭手掌一揮,就將那些小魔獸攥入手中,之後張口吞噬到自己的體內。

魔獸四散,紛飛成霧狀,霧氣裡面龍氣充盈。

蝕心毒後 主人。」

那大個頭吞噬過那些魔獸之後,回過龐大的身軀,面相鸞峰,竟然叫他「主人」。

這可是嚇得鸞峰一個趔趄。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弄出這麼一個東西來。

「是山巒盡顯,第二層,幻物屬性的終極變化嗎?」看到那大個頭的出現,鸞峰也是心裡激動萬分,讚不絕口,道,「不錯,不錯……很好,很好。」

稍稍穩定下情緒的鸞峰,還是很淡定的。

他已經在龍星上面遇到太多的不尋常的事情了,即便是再出現什麼,在他看來也是可以理解的。況且,他能夠感知到那團龍氣和自己的聯繫,換句話說,就是「眼前的這個大個頭是聽命於鸞峰的」。

龍星本就是一個不尋常的地方,怪事多,功法古怪,這些也就不稀奇了。

陰氣將馮河的身體包裹進去,攜其身體向那巨指飛去。

而後,鸞峰看到了一幅詭異的畫面,就是:那根巨指之下有一個虛幻的人影為支撐點,而在那巨指之上,竟然從指尖之中伸出了一個光吞吞的腦袋來。


那腦袋一片光亮,不是別人,正是已脫髮光禿的馮河。

Yes!YourGrace ,馮河的眼睛一片渾濁,好像已是不受控制一般,滿臉死氣沉沉,聚滿積沉已久的怨念。

「殺,殺,殺…….」馮河的嘴巴之中緊緊喊著這一個字。

之後,就見到那根中間冒出光禿腦袋且籠罩在陰氣之下的巨指開始向鸞峰碾壓而去。

陰氣之中不斷有女子哀嚎的聲音,就如同「喪樂」一樣,讓人心生不寧,一片悲憫。

「大個頭,你幫我擋住那根……巨指。」

鸞峰也不和眼前的那由龍氣所幻化而出的大個頭直接交談,心中意念一出,就叫其殺掉眼前的那馮河。

「是。」

大個頭揮舞著龍氣充盈的拳頭,向那長頭的巨指擊打而去。

但是,沒走出幾步,身形就定住了。

因為鸞峰注意到在那馮河的嘴巴之中竟然快速地在形成一個漩渦。

從那漩渦中,發出一道紅色的血光,那紅光將大個頭籠罩其中。大個頭如身陷囹圄般,動彈不得。


「後撤。」

鸞峰吩咐著大個頭後退,但是,那大個頭根本不能移動分毫。

「不好,那『幻物屬性』幻化出的『大個頭』,還真的是不好用啊。」鸞峰喃喃自語道。

鸞峰的這一番話要是被其他的大龍師、龍王乃至龍皇境界的御龍師聽到,恐怕會大跌眼眶。

因為即便是手段達到龍皇級別的御龍師,想要幻化出一隻能夠協助自己作戰的「氣形人」也是相當吃力的。

更被說像鸞峰這樣直接幻化出這麼巨大的「氣形人」了。

所謂的氣形人,實則可以簡單理解,就是龍氣所幻化出的人形生物。一般只有實力達到龍皇境界才能夠幻化出人形。

鸞峰心中意念流轉,給眼前的這個氣形人給起了個名字,叫做「大個頭」。這個「大個頭」倒是身形龐大,也配得上這個名字。

大個頭沒有後撤,鸞峰心中惶急,只好自己身形先向後飛掠,心想還是儘快躲起來為好。

可是還沒等他邁出步子,自己的身型竟然也被那紅色的血光掃到了。 「不好。」


鸞峰下意識地知道自己已是沒法逃脫了。

果不其然,身體不能動彈,就像是被釘到地面上一般。

「哈哈哈……我要告訴你,就算是我死了,今日也要殺了你……殺,殺,殺……」那巨指從側面飛掠而來,漩渦膨脹擴大,直接一口就將那大個頭給吞噬了進去。

此時鸞峰見大個頭被吞噬掉,腹丹的運轉也是變得滯緩起來,令其極度地難受的。

那畢竟是和自己心思相連的龍氣,只要沒被打散還是可以收回來的。但是,要是被吞噬掉,可就永遠不會被收回了。

巨指之上的漩渦,在馮河的控制之下,向鸞峰襲卷而去。

但是,在還沒有接近鸞峰身邊之時,卻是一下子停滯在半空之中。

就是連鸞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心想這次必死無疑了。

可是奇迹還真的是出現了。

那血色漩渦不斷擴大的,頃刻間,巨指一晃,竟然化成了漫天的碎片。

那些碎片之中陰氣瀰漫,裡面游弋著一條條哀嚎不止的灰色怨靈。

「怎麼回事?」

鸞峰起身飛奪到一處岩石上面,俯瞰下面的狀況。

「不甘啊……啊,怎麼會這樣啊?!難道真的就這樣的功敗垂成了嗎?我不甘啊……」

馮河聲音很是刺耳,破爛的衣衫,隨著那些陰氣翻飛起來,他那光禿禿的腦袋不多時就被湮沒在暴戾的陰氣之中。

「反噬了嗎?」鸞峰臉上露出歡愉的表情。

隨著那巨指的崩裂,所有的陰氣都沒有目標一般開始四處的遊盪,飄散在空氣之中。時間在推移,它們暴露在空氣之中,靈魂淡薄,一點點地在消亡著。

而剛剛由鸞峰的那大團龍氣所幻化而出的「大個頭」,卻是在那陰寒的陰氣之中,顯現出了身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