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紫笑子握住蘇然的那絲命魂,伸手問道。

“拿去!”

蘇然大手一揮,一段文字就投入了紫笑子的腦海之中。


紫笑子心思一沉,看着腦海的文字,頓時狂喜!這世間,竟有如此之道!

因有蘇然的命魂在手,便不再有後患之憂,尋了不遠處一塊較爲清靜之地入定感悟起來!

“罷了,若雪,或許,這是你的命!”

清歡子嘆了口氣,一陣搖頭,欲要離開。

“師父!”劉若雪放開蘇然的手,跪倒在清歡子面前,“我知道,師父待我如同親生女兒!可若雪不孝,讓師父陷入這般田地!”

“罷了罷了,這也是我清歡子的命!”

清歡子扶起劉若雪,厲聲對蘇然說道,“這一年,你好生待她!如若不然,我就將你打散!”

說完,一甩衣袖消失在二人面前。

蘇然和劉若雪,相對一陣無言。

蘇然輕笑,緩步走到劉若雪的面前,將她攬在了懷裏。


“若雪,我們回家!”

蘇然輕喚,語氣輕柔。

劉若雪感受着這寬大的臂膀,身體的溫暖,重重的點了點頭!

這男人,是自己要尋的人!

想着,劉若雪將頭,埋得更深。

蘇然觸動,緊緊的抱住了劉若雪。


一夜好夢!一夜春色!

劉若雪,徹徹底底的,成了蘇然的女人!

晨曦,蘇然攬着劉若雪,握着她的一絲秀髮,聞着她的髮香。一絲從未有過的滿足感由心而生。

劉若雪臉上的紅暈未散,還在熟睡,不自覺的朝蘇然懷裏靠了靠。

蘇然渾身一凝,更加抱緊懷中之人。

南平城如今,倒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方霸天做城主時,中飽私囊,城中百姓,生活得水生火熱,不可聊生。

如今南平城城主,乃是劉天德。

劉家本來就是南平的豪門大家,劉天德爲人也算忠義豪爽。如今當了南平之主,南平之民,有福矣。

劉若雪手挽蘇然,一臉幸福,再也看不到以前那些冰冷。

“蘇郎,南平城能如此,也多虧了你!”

劉若雪站在南平大街上看着城內的大不一樣,感嘆到。

“呵呵,是你父親治理得好!和我沒有一點兒關係。”

蘇然輕笑,拍了拍劉若雪的手。

“什麼“你父親”啊?”劉若雪一聲輕哼,望着蘇然。

“額……是我們父親……我們父親!”

蘇然咧嘴一笑,說道。

“蘇郎……謝謝你!”

劉若雪輕喚,眼中,卻露出一絲低沉。

“若雪,說什麼呢!夫妻之間,不必言謝!”蘇然滿眼都是劉若雪,她眼中那絲低沉,蘇然自然發現,“若雪,這一年,我們好好陪着父親,便可!不用再想其它,好麼?”

“可是……唔”

劉若雪剛想說話,一聲驚呼,卻發現自己的脣被蘇然的脣封住。龍宇要是在的話,肯定會扶額,白癡,親嘴也不看地方。

良久……

“沒有可是,那紫笑子想要捏碎我的命魂,沒那麼容易!”

放開劉若雪的脣後,蘇然才淡淡的說道。

“真的?”

劉若雪攬着蘇然,輕問道。

蘇然微楞,卻還是點了點頭!

蘇然的心底,卻沒有一點兒辦法! 陽春三月,南平城的楊花,開滿了全城!

清風一動,簇簇楊花飛舞,將整座城變成了純白一片!

本就熱鬧的城,今天卻炸開了鍋。

“聽說了嗎?城主大人,今天嫁女兒呢!”

“城主大人這麼多女兒,嫁個女兒有什麼好稀奇的?”

“呸!你知道什麼!城主大人今天要嫁的女兒,是那進入九仙派的女兒,劉若雪!”

“什麼,她回來了麼?她可是仙女一般的人物,誰有那福分,能娶到她啊?”


“誰有那福分,你看看不就知道了麼?”

消息就如同水紋一般,一圈一圈的擴散。短時間就傳遍了整個南平。

這時,城主府,已然裏三層外三層。硬生生的將偌大的城主府,圍了個水泄不通。

而此刻城主府內,也是忙得焦頭爛額!

只怪劉天德,太重視這次婚事。

那日,劉若雪和蘇然牽手入了城主府,劉天德差點沒高興得暈過去。

一則許久不曾看到了女兒歸來。

二則還呆會來一個姑爺!而且這姑爺,自己還認識。若不是這姑爺,自己怕是早就身亡了。

劉天德對這姑爺,滿意得緊。

聽到二人要舉行婚禮,立馬吩咐全府上下,不記成本的爲其操辦婚禮。

劉若雪性子清冷,本不想這般大辦一通,蘇然卻拉着劉若雪的手,說道,“這也是父親心意,我們怎麼好意思拒絕?”

“老爺……老爺……不好了……”

突然,城主府內院,傳來一聲驚呼。

“小紅,你不去伺候小姐打扮,跑這裏來幹嘛?”

劉天德一扔手中的書本,歷聲喝到發出驚呼的那個小丫頭。

這叫小紅的小丫頭被嚇得哆哆嗦嗦,“老爺,小姐和姑爺,不……不見了……”

“什麼!”劉天德雙眼一翻,眉頭鎖在了一起。

“那還不去找啊!”

一時間,本來就混亂不已的城主府,顯得更加亂了。

南平城一路向西,走大概五天路程,有一個小鎮!

這小鎮,街道是用青石鋪成,房舍都立在兩旁。不遠處,還傳來一陣陣鐘磬之聲。

正值春季,這小鎮後面的大山一片碧綠,映照着鎮子,顯得更加幽靜。

“若雪,這便是收留我的華嚴鎮了。”

鎮子上的街道,一陣風過,一白一青兩道人影閃現了出來。

這兩人,自然是蘇然和劉若雪二人。

“寧靜致遠,風景甚加,是個頤養天年的好地方。”

劉若雪深吸一口氣,淡淡的說道。

“呵……”蘇然搖了搖頭,“這裏風景雖美,人心卻是另一翻狀態!”

“這鎮中之人,雖收養於我,卻視我如草芥!是人都可以欺負於我!連幾歲頑童,都可以在我的頭頂撒尿!”

“我蘇然就因爲無父無母,他們就能這麼欺負我麼?”

Wωω• тт kΛn• C○

“我蘇然的命運,怎麼會如此不堪!”

“這鎮……不要也罷!”

蘇然眉目森然,閃爍着迷離之色!

幾道光華,纏繞在蘇然的手中!眼看就要激射出去。

“蘇郎……”

一雙冰涼的手,侵入了他的手間。

劉若雪猛搖着頭,“蘇郎,不要……”

“你僅僅爲了泄氣,就滅了這村子,不是比他們欺負於你,更加可惡麼?”

手間的冰涼讓蘇然一顫,眼睛中的那絲迷離,也消失了!


“我……這是怎麼了。”

蘇然微楞,似乎想不起剛剛發生了什麼!

劉若雪微笑,拉起了蘇然的手。

“蘇郎,你是爲何踏上這修途的?”

“呵呵,我蘇然被人不甘被人這般欺辱,一心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沒想到機緣巧合之下,竟真的被我踏入了修途。”

蘇然面若清霜,憶起了當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