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星海級的力量波動讓的其它武者無不退避三尺,雖感疑惑,但卻沒人會說什麼。很快,林風便從倒影樓直飛出綠煙城,耳邊的喧鬧頓時消失,眼前是一片巨大空曠。前方一路暢通。

但……

「等等,林風!」熟悉而急促的呼喊聲響起。

林風猛地一怔,血紅的眼眸閃過一道光芒,霎時停下身體。

那是……

「海前輩?」林風目光一凝,望著來人。

來人正是衛海!

「呼,差點沒趕上。」衛海喘了口氣,倏地目光炯然,「林風,別去。這是個陷阱。」

深深注視著衛海,林風眼眸粼粼,徐徐開口道,「是風揚谷做的?」

前往幽綾山谷,此事除了自己知以外,只有兇徒才知道!

「對。」衛海並不猶豫,直截了當的點頭道,「是師兄他們做的。特意支開我,讓我提前迴風揚谷。」說著。衛海沉然搖頭,「師兄知你我關係甚密,就怕我壞了好事。」

林風右拳緊緊握攏,眼中怒火直燒。

想不到當ri未在風揚谷大開殺戒,卻是引來如此後患!

「丁洪!」林風緊咬牙關,恨意直衝天靈蓋。


「唉。師兄他變了。」衛海輕嘆道,「想當初我們一起學藝,一起建立風揚谷。沒想到師兄成為掌門之後,漸漸受權力影響,變的自私自利。貪慕權勢。」衛海眼中充滿著落寞,「以前的他,決不會做這等傷天害理之事。」

「人總會變的。」林風沉然道。

自己一路走來,何嘗不是在改變著。

要適應世界,要活著,生存,就必須改變!

「千萬別去,林風。」衛海正se道,「除師兄一干人等外,背後還有一個極大的勢力要對付你。據我所知,已經有一百死士埋伏在幽綾山谷,要制你於死地,你若前去,恐怕凶多吉少!」

「倒真是榮幸。」林風自嘲的一笑。

卻想不出自己何時竟得罪一個又一個的勢力。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衛海輕嘆,「林兄弟你鋒芒太盛,難免惹人垂涎,最重要的是……」

衛海目光炯然,「在你背後沒有任何勢力,所有他們肆無忌憚。」

勢力!

何等沉重的兩個字。


在斗靈世界,各處都有著無窮的勢力。哪怕小小一個綠煙城,便有大大小小近千個宗門、幫派、家族等等。一根筷子易折,百根筷子不易折的道理,誰都明白。

單獨一人之力,畢竟有限。

「多謝你,海前輩。」林風正se道。

自己一人無權無勢,但衛海卻肯站出來幫自己,這份情誼,何其難得。

要知道,衛海在風揚谷中的地位相當之高。

他此舉,無異等同背叛宗門。

「不用客氣,我只是盡我應盡的義務。」衛海凝然道,「當初學武時,師傅曾說過,做人不能埋沒自己的『心』。師兄的行徑已是偏離正道,遠違當ri建立風揚谷的宗旨。」

「風揚谷我呆不下去,也不想再呆,待得接回萱兒,便投奔我大哥去。」衛海目光微炯,望著林風,「林兄弟不妨也隨我一道而行,彼此也好有個照應。」

林風淡然的搖了搖頭。

衛海微感失望,卻也並未在意,「那林兄弟你……」

「多謝前輩厚愛。」林風露出一分感激之se,「這份情,林風記在心裡。」

「但…幽綾山谷,我不得不行!」林風眼中倏地jing光灼然,「彩翡宗眾人被抓,因我而起。解鈴還須繫鈴人,這是我的責任,我的義務!」林風神se堅定,咬字鏗鏘,「我,決不能埋沒我的『心』。」

「林風你……」衛海面se震然。

「放心,海前輩。」林風眼中厲光直she,「我不會有事的。」

「我會讓他們知道,惹火我的代價是什麼。」殺意蓬然而現,林風雙眸血紅如修羅般。

「他們,死定了!」



(補上,昨天驚聞噩耗啊,唉,直接將小小從崖頂打到谷底。不管怎麼樣,繼續努力!) ()「可惡!」狂豹面se一白。

完全被眼前的局面擾亂心神,他竟是連敵人什麼時候來到都不知道。

想是避閃,然而背後的寒芒彷彿如影隨形般,無論他躲到哪裡,都甩落不開。狂豹眼中儘是惱怒,身體一個半迴轉,手中戰刀呼嘯而出,怒喝道,「小兔崽子,竟然偷襲老子!」


右手力魄剛是綻放光芒,狂豹刀意瞬起。

但此時

一把火紅se的長槍,帶著驚人的黑霧蔓騰,瞬間將他包裹。


「這?!」狂豹面se大變,身體彷彿陷入泥沼般,莫名慢了少許。力魄剛起勢,正待發揮威力,然而一抹驚人耀眼的火焰,凝聚在那槍頭之上,宛如一條毒蛇張開嘴巴。

烀!~


刺透而入,就彷彿刺透紙薄的防禦。

當ri星力爆發三檔的紀夏,都擋不住這重生之火和暴風槍決的配合,更何況慌亂抵擋的狂豹?

根本不是一個檔次!

而現在,再非jing銳比武大會!

「叱!」林風的黑影在黑霧中徐徐綻現,槍尖刺透狂豹胸口,血滴滴落。

眼中沒有半分情緒波動,林風左手閃現過一抹錚然火焰,面對著睜大眼睛駭然驚悚的狂豹,剎那間

便是完全吞噬。

轟!~~

堂堂星海級三階,星控力二檔的狂豹,就這麼死去。

在一個照面,便被林風擊殺。

偷襲至死!

或許『偷襲』算不得光彩,但誰會在乎?

以一敵百,還和人正面交戰,林風自是不傻,至於狂豹……

死人會說話么?

淡然而立。林風望著那些黑衣蒙面的死士,目光灼烈。

狂豹的死沒有留下任何東西,這些死士顯然是有備而來,自然不會暴露身份。

感受著那一雙雙驚恐的目光,林風嗤然冷笑。身中巨毒,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反抗餘地。眼下就好似一群待宰的羔羊。哪怕是星海級的存在,一樣如是!

但……

淡漠的目光望著眾人,林風轉身便是離去。

眾死士眼眸瞬間綻亮,就彷彿死裡逃生一般。

然而,當那一陣陣麻木般的痛楚襲上心頭,眾死士的面se頓時便又是慘白。

逃得過初一,逃不過十五。

混沌霸圖

「享受絕望的感覺。」

「比翼蟲的毒,無葯可解。」

疾馳在山谷小道,林風眼中閃爍著粼粼寒芒。

自己要殺這些死士易如反掌。但沒必要,殺他們既浪費時間,又浪費『能量』。

這些實力強橫的死士,對『翼』而言,是絕佳的補品。

「這下,翼應該能滿足了?」林風淡笑道。

加快一分速度,林風眼中殺意盡露。

眼下,對自己來說。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大家,千萬不要有事!」林風緊緊咬牙。

……

莊園中。

「他來了。」丁鼎神se正然。

「怎麼會這樣?」丁洪眼中充滿疑惑。

隱約還是能聽到外邊的聲音。百眾死士竟沒攔住林風一個人!

「不,不可能。」丁菅面se瞬白,眼中有著分驚懼。

「慌什麼!」丁鼎沉喝道,眼中閃過yin冷銳利的寒芒,「菅兒,情兒。按原定的計劃去做!」

「是,爺爺。」丁菅連是點頭,丁情微感猶豫也是點了點頭。丁鼎望向丁洪,那一頭白髮看起來煞是猙獰,「走。我們去會一會那小崽子,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三頭六臂!」



「就是這裡。」林風雙眸寒亮。

眼前是一個佔地面積極大的莊園,在這片山谷中獨樹一幟,倒是並不難找。

踏!林風雙腳踏地,直視前方。

大門處,兩道身影漸現。

一個手執白蟒槍,略顯白頭的男子,風揚谷掌門丁洪!

而另一個,則是失去雙腿,坐在輪椅上的白髮老者,大長老丁鼎!

「嗯?」丁鼎雙眸寒光一凜,見的林風完好無損,彷彿沒事人一般,頓感莫名疑惑。丁洪亦是皺緊眉頭,剛才那般sao動,百個死士傾盡全力搏殺林風,眼下他……

身上竟一點血跡都沒有!

極不合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