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嗡。

光影躍出,依舊是那麼的瀟洒挺拔。

長劍舞起,每一個動作,每一個步伐,每一個細節,青陽都彷彿與之相仿般的舞動了起來,光影做出什麼動作,青陽便是跟著行動。

那般節奏,那般律動,那般洒脫,居然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一般。

十五次被轟出來的經驗,可不是開玩笑的啊。

劍芒緩緩閃出,兩把劍都是綻放出璀璨的光芒,青陽和光影的身影在這一瞬間同時的虛幻了起來,下一瞬又是變得真實,虛虛實實,光影幻化成一道又一道的光影,青陽也是跟著幻化成一個又一個的青陽,長劍光芒舞動之間,星河倒瀉,無知無覺中,一道道凌厲的劍氣化光而出。

「天地星河,引我心魂,化我真相,虛實相生,劍光幻空殺!」青陽與那光影同時呢喃出聲,幾乎是同步的!

頃刻間,在舞宮內星光大放,在無知無覺中,一道道相互絞殺的劍芒如幻劍一般發出叮叮噹噹的響聲。

轟!

星光徹底炸開,一瞬間青陽的眼睛也是睜大起來,青光橫亘在其瞳孔中央。全身王氣催發到極致,碰的一聲,一道凌厲的劍意從青陽的身上衝天而起。

「啊!」

嗡!在舞同時與青陽的長嘯一般,嗡鳴起來。

剎那間,在舞宮內充滿了無窮無盡的凌厲劍意,那劍意之上有著堅韌不拔的意識,仿若鋼鐵,仿若大山一般不可動搖。

「星雲幻空殺!」

劍意催動間,青陽手握在舞,猶如一把凌天的神劍,凌厲至極的氣息暴起衝天,這一瞬間,青陽跟在舞,是一體的!

「吼!」青陽口中爆出獅空龍虎咆的氣勁,瞬間氣勢大漲。

在這一刻,青陽體內的某種東西彷彿覺醒了一般,彷彿蘇醒了過來,猶如一顆種子在心底徹底生根發芽,旋即長成蒼天大樹。

「這是?」青陽訝異地感受著自己身體這奇妙的變化,在這一瞬間,他的意識跟在舞是連在一起的,他能感受到在舞傳遞過來的意志,那是他們鋼鐵一般的意志!

劍脈覺醒!

身體深處傳來一股凌天的意志,那是神威千重脈的劍意!

青陽狂喜,他居然修出了劍意!而且是神威千重脈的劍意!他苦苦修不出的劍意,在這一刻,居然是誕生了!

青陽感覺自己像是進入了一種新天地一般,那種感覺使得他彷彿在俯瞰天地,這種劍意,連天地都是不能凌駕,若天要擋我,我必凌天,若地要封我,我必碎地!

神威千重,凌天碎地!

一瞬間,在舞宮內爆發出了一道颶風,那颶風的中心赫然是青陽,此刻的青陽看起來,就像一柄有靈性的劍,劍即人,人即劍!

唰!

此刻光影的攻擊也是鋪天蓋地席捲了過來,那種浩瀚的星河劍光將青陽的眸子點亮,但是這一次,青陽的眼睛不再閉上,他要將這星光斬開!

「在舞!讓他見識下我們的劍意——神威千重!」

轟!

恐怖的劍氣瞬間從在舞劍的劍身爆出,而青陽更強是猶如一柄神劍一般,同時也是爆出強烈的劍意,神魔不可擋!

一劍斬落!

嘭嘭嘭!

青陽的耳邊一瞬間被爆炸聲和轟鳴聲充斥了,聽覺在這一瞬間彷彿消失了一般。


風暴狂涌,將在舞宮裡的一切席捲了起來。而就在此時,在舞宮裡一直沒有任何動靜的七根柱子,在此刻終於有了動靜。

叮。

其中一個柱子緩緩亮了起來,淡淡的青芒擴散開來,在青陽震驚的目光中,那恐怖的力量和劍意一瞬間被化為烏雲,彷彿被撫平了一般。

青陽張了張嘴,啞口無言。

咻咻!

而此刻,那光影的劍光也是盡數收回,在舞宮再度回復了平靜,那張看不清的臉上彷彿有著一些看不見的情緒在涌動著,似乎在讚賞青陽般的點了點頭,下一瞬便是消失進了千層石。

咚!

潮水般的壓力頃刻消失,青陽的精神一下子鬆了下來,但是…同時也是被在舞宮驅逐了出去。

「靠!又被趕出來了!媽蛋!」青陽哇哇大罵,但身體卻是頹倒在地,虛脫了。

剛才那一擊,將他的一切力量都抽幹了,無論王氣還是精神力,都是一抽而光。

不過,此刻青陽的嘴角還是微微上揚了:「劍脈啊…覺醒了。」

「在舞,謝謝你。」說完這句話,青陽便是昏了過去。

囚林里,那個倒下的青年,終於是跨出了強者的第一步,而他,也終於是與神劍在舞,第一次真真正正的共鳴了起來,青陽在舞的傳說,即將拉開序幕。(未完待續。。)

ps:神啊!打開後台時,一條消息彈出來!居然是上了潛力推薦榜了!!瞬間氣血瘋狂逆流!感覺要坐地成仙了!瞬間淚流滿面,努力真的是有回報的,我真他么想哭啊。謝謝一直以來支持我的人,沒有你們,也沒有如今的青陽和我。我要繼續努力!這是存稿,我今天滿課,晚上還要去看俞敏洪的講座,沒有時間碼字,所以星期日先寫好了。回來后一定好好努力,準備大爆發! 這一天,落昏鎮再度恢復了往日祥和的氣息,在這祥和之中似乎每個人臉上都有著輕鬆和幸福閃過,這是以往所沒有的。

而這一切的來由,可就得數那一天的那一場驚天大戰了。

那一戰,在雲家大門前,昏天暗地,支離破碎的地面如今還在殘留著。如今那裡每天都有著平日里見不到的修王強者經過,他們都是被那些戰鬥痕迹所吸引過來的。而每次看完后,他們總是帶著一抹濃濃的驚駭離開,很顯然,那場戰鬥令得所有修王師都是頭皮發麻。

而那一戰後,南炎大陸著名的修王門派紫雲門卻是開始宗門緊閉,除了那些參加宗門大賽的精英弟子外,其他外駐弟子盡數被其掌門召了回去,似乎有著什麼大動作,這南炎大陸的天,似乎要變了啊。

山雨欲來風滿樓,修王師們紛紛將這一場大戰將紫雲門的行為聯繫了起來,旋即便是驚駭的得出了一個結論:紫雲門的麻煩要來了。

然而,這些對於落昏鎮的老百姓來說,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他們的世界里,柴米油鹽才是一切,而那些修王師每每經過時要詢問訊息,總會留下一些錢財,這讓得他們十分欣喜。

當然,真正讓他們感到幸福和安詳的卻是那雲家徹底倒下了,這麼一個龐然大物以前經常打壓鎮里的百姓,壓榨百姓的油水,而今它終於是倒下了,彷彿壓在眾人心裡的石頭落下了一般,如釋重負。

而此時,在落昏鎮喧鬧的大街上,一道削瘦的身影卻是突兀的出現在人群中,他渾身披著黑袍。連那頭都是盡數遮去,使得他看起來與其他人不一樣。但沒人去注意他,因為人們注意的是,今天的菜價又漲了。

「唉。」一聲輕嘆從那黑袍人嘴裡傳出,彷彿帶著無盡複雜的情感,這一切,終將是要離自己而去啊。

曾經的美好,再也回不來了。他也不再是街上那個奔跑的孩子了。生命的殘忍與美好是一樣的,那便是永遠的不可逆性。

不錯,黑袍人便是青陽。

如今他身體已經是恢復到了極佳的狀態。若是這時他再對上那雲軒,青陽完全可以碾殺他,而不是像之前那般狼狽拼得血肉模糊。

「該走的…終究是要走。不過,在此之前,得去看看那個老頭了。不知道他還是不是一如既往的瘋瘋癲癲啊。」青陽的身影忽然一幻。便是消失在了人群中,沒有人注意。

在落昏鎮一個偏僻的角落。那裡有著一間破舊的茅屋。四周殘破不堪,沒有人去維修過。但青陽望向那屋子的目光里,卻是充滿了無限的溫暖和關愛。

這裡是…說書老兒,也就是瘋老頭的住所。

「老頭…我回來了!」青陽放聲大喊,那般聲音里有著深深的眷戀和開懷。

這說書老兒算是青陽在落昏鎮的第二個父親了。沒有他,青陽不會認得字;沒有他。青陽不會懂那麼多詩詞;沒有他,青陽不會明白那麼多事故;沒有他,青陽更加不可能有一個堅強的人格和美好的童年。

他的童年,是在說書老兒的聲音里度過的。

說書老兒經常自詡年輕時是一代劍仙。瀟洒放縱,殺天下人與千里之外。但青陽哪能相信,在他看來,這老頭兒就是一個醉鬼,頂多就是一個懂點筆墨的醉鬼。但這醉鬼,卻是青陽心底溫暖的存在。

「老頭!我帶你最愛喝的酒回來了哦?」青陽從羅戒中取出兩壇好酒,臉上帶著一絲笑意道。

酒自然是說書老頭的最愛,他說書說到興上時,總要喝上幾口,若是身旁沒酒,他就生氣不講了。因此,青陽為了聽老頭的故事,便只能用自己平時積攢的小錢去打上半兩酒,算是孝敬這老頭了。


青陽還記得當時自己買酒時的表情是多麼的肉痛,而今青陽買這兩壇好酒,卻是花了十個玄晶幣,因為這是落昏鎮最好的酒——夕陽落昏酒!

當年他一直說此生最大的願望,就是喝上最愛的酒,夕陽落昏酒。當時青陽也想給他買啊,但是這酒著實太貴了,就是把他賣了,也買不起。所以,如今青陽回來了,有了錢財之物,自然是為他買了這夕陽落昏酒。

據說這夕陽落昏酒是有著典故的,當然典故也是說書老兒扯出來的,他當時是吟了這樣一首詩:人生洒脫當不羈,狂歌痛飲忘故昔。夕陽落昏好作酒,望帝東水不再流。

破敗的茅屋沒有絲毫回應,看著那鋪滿灰塵的一切,青陽的眼神開始變得憂傷起來,連這說書老兒,也不見了么。

不見了。

一切都不見了。

青陽沒有進去屋子內,因為他的王識已經掃了進去,那裡面,什麼都沒有。

青陽將酒放在大石桌上,緩緩坐下,悵然若失的表情里,有著一絲落寞。回來了,卻找不到任何相知相熟的人可以痛飲狂歌,這算什麼。

青陽的臉龐,隱約間有著兩行清淚落下。事過境遷人已不在,物是人非的失落,讓人心酸不已。

「呵呵…老頭,這是你最愛喝的酒啊,夕陽落昏。來,今日!我們不醉不歸!」青陽忽然傻傻的笑了,對著空氣緩緩道,目光柔和的注視著這石桌。

石桌上發生的一切故事,仿若昨天放映著一般,幕幕切心。

啵!

青陽將酒蓋取出,酒香頃刻溢滿整個院子,但青陽絲毫不覺得香,只是徑直將一大碗酒大口大口的往嘴裡倒,哪管酒水溢出將衣襟濺濕。

「哈哈哈!」青陽忽然癲狂的痴笑起來,聲音放蕩不羈,有著濃濃的憂傷。


「人生洒脫當不羈,狂歌痛飲忘故昔。夕陽落昏好作酒,望帝東水不再流」

「夕陽黃昏好作酒!老頭!我似乎懂你在吹什麼了!哈哈哈,老頭…我…青陽回來了…青陽好想你!你能不能出現,出來看我一下啊!你到底去了哪啊?爹娘還有離兒都不見了,你怎麼也不見了!」

「難道你不想見青陽么!!」

那凄涼的哭聲猶如天問般響徹整個破敗的院子,平添蕭瑟。

「哈哈哈!天啊,你為何如此作弄我!」青陽痛飲狂歌,放聲慟哭,無盡的悲涼將這院子的一切都是覆蓋而去。

而此時…說書老兒到底去了哪?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沒錯,此時正有著一個老頭在屋子裡扶劍呆站著,他那乾枯的雙眼裡有著清澈的淚水涌了出來,他那乾涸的嘴唇似乎在微微地挪動:「青陽…唉。」

「你成長了,你讓我意外了。這一身修為不說,居然還磨練出了劍意來,看來當初我來這裡是正確的。你這小子,還知道我愛喝酒啊哈哈哈,只是老夫此刻卻是不能跟你相聚。去吧,與紫雲做個了結!然後來中炎,老夫等著你……」

青陽居然沒發現屋子有人!這屋子裡有人!

以青陽的王識,居然沒有發現!他到底是誰?難道他就是說書老兒?!

這一切,青陽都不知道。他沉浸在自己的悲傷裡面,不能自已。

良久,他緩緩站了起來。王氣散開,將酒氣以及臉上的淚水盡數蒸發而去。

雙拳緊握,一道銳利的目光直衝天際。

「紫雲,一切,該做個了斷!爹娘,孩兒來了!」

轟!

一道恐怖的氣息瞬間從落昏鎮暴沖而起,旋即便是以一種恐怖的速度暴沖向一座山顛。

那一座山,仙氣繚繞,是為紫雲山!

這一晚,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震動的看著那道流光,那道帶著滔天氣息的流光,其中似乎有著無盡的怒氣在積聚著,使人不敢直視。

雲霧繚繞的紫雲山前,一切如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