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自然沒有人願意去嘗試這麼一波。

但是,如果大家都不喝的話,就代表着大家都要一起死掉。

這樣的後果自然也沒有人願意去承受。

所以很多人心中都有了另外的想法。

雲落天這邊卻顯得格外的從容,都被雲落天科普了節目組用意的兩人,同樣如此。

既然也沒啥差別, 私寵甜心:總裁老公太霸道 ,卻有兩個人都受了傷,行動不便,何必跟他們一起搞事情呢?

於是在越發凝重的氣氛下面,他們三人毫不在意的上千,直接拿起三杯酒,就灌了下去。

已經喝了整整十杯酒,雖然暫時還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喝到有毒的酒,身體也沒有什麼異樣,但是第十一杯酒灌下去的時候,雲落天卻感到多了幾分醉意。

看來哪怕是經歷了七夜酒的歷練,到底還是沒有習慣酒精這個玩意兒。

雲落天微微扶額,自嘲的笑了兩聲。

現場的氣氛並沒有因爲雲落天三人直接就喝掉了三杯酒,而有所緩和,反而越發的有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只是這一次,大家針對的對象裏面已經沒有了雲落天三人。

悄然退到一邊一行三人,以旁觀者置身事外的姿態,關注着事情的發展。

時間在向着遊戲中場休息的時刻不斷逼近。

剩下的二十七名玩家的情緒也越發焦躁起來,可是即使是這樣大家卻依然沒有動手的打算。

雲落天心裏突然有了不好的想法。

“他們就不怕等到時間過了,剩下的七杯酒沒有消耗完,最後全部都一起陪葬嗎?”一旁的小丫頭突然出聲問了一句。

這句話,讓雲落天和已經帶上自己面具的前“昏迷人士”三十組四號閃過一縷深思:這幫傢伙!

“還有半個多小時,暫時不用理會,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耐心更強!”對視一眼,兩人決定暫時不予理會。

十分鐘過去了。

雲落天三人心裏也多了幾分急切,卻還暫時穩得住。

那邊的二十七個人情緒波動顯然比起雲落天這邊要激烈的多。

甚至有不少人的拳頭都是握緊了又鬆開,鬆開之後又再次握緊。

顯然也是在不斷的掙扎當中。

又過了五分鐘,終於有一個人忍不住了,眼神兇狠的看了一眼一旁的玩家,直接一拳砸到了他的身上。

這一下,就像是捅到了馬蜂窩。

剛纔凝滯的氣氛,一下子就被打破了。


或者幾個人戰成一團,一片混亂;或者好幾個人圍攻一個人,強押着對方朝着桌子那邊過去;又或者單打獨鬥,憑藉實力碾壓對方!

然而這個時候距離中場休息的時刻已經只有十來分鐘了。

如果不能及時的消耗完七杯酒,大家都要死在這個大廳裏面。

看着大家在這裏不斷的推搡,廝打。

雲落天的臉色卻突然變得有些奇怪了起來。

“怎麼了?”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加上之前七十九號參與者的交代,對雲落天比較關注的小丫頭注意到了他的眼神變化,湊近問了一句。

鼻端傳來一陣幽香,雲落天有些不自然的偏過頭:“沒什麼,我只是感覺一開始我們就走上了歧路!太過於聽話了。”

“嗯?”不明白雲落天突然說出來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小丫頭眼中滿滿的疑惑。

“你看那裏!”雲落天用手朝着到現在都還被留在場上的屍體指了指。

“他不是違背了節目組的要求,所以……”得到雲落天的提示,原本還沒有完全明白過來的小丫頭,正說着那個玩家的死因,面具下的臉卻突然一變,話音也同時戛然而止。

顯然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一旁稍微離兩人有一點兒遠的三十組四號玩家,聽到兩人的對話,眼神也同樣在正在激烈打鬥中的玩家們,和被節目組淘汰處理掉的那個玩家之間轉了一圈。

露出了一個瞭然的神色:原來還有這種過關方式,可惜想到的時候已經晚了。

剩下的七杯酒也不一定有毒,只能看他們的了。


早就和雲落天他們一樣打算什麼也不理會的他,換了個舒適一點的姿勢,繼續扮演着吃瓜羣衆。

“哐當!”

突然一名玩家被重重的壓在了酒桌上面,以至於有些酒水都灑了出來。

隨後他帶着的面具被人直接掀開,嘴被另外一名玩家捏住。

“唔唔!”不斷的掙扎,卻始終被兩個人牢牢的壓制住,動彈不得。

空餘的一位玩家則來到取酒的地方,端起一杯朝着他走過去。

很顯然,這名被按在酒桌上的玩家,很快就要被灌進去一杯了。

他也將是即將被灌酒的七個人中第一個被灌的。

可惜的是,這個人雖然被大家制住了,但是一直都沒有放棄掙扎。

就在拿着酒杯的那位玩家走近正準備有所動作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掙扎中的玩家突然用力掙脫出一隻手臂,揮舞中一拳砸在了拿着酒杯過來的玩家手上。

端着酒杯的手一個不穩,所有的酒水瞬間傾撒到了地上。

看到酒灑的那一瞬間,糾纏的幾人都有一點愣神的感覺。

這樣的意外幾人都沒有預料到。

“由於七組七號玩家和九組二號玩家的不正當行爲,導致部分酒水浪費,所以直接剝奪他們的遊戲資格!”不過其他人愣神,節目組那邊的反應卻相當的迅速。

突如其來的語音播報讓其他還在混戰中的衆人一下子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四處尋找着即將被節目組懲罰的兩個玩家。

“噗嗤!”同時響起的聲音,將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在時間到來之前再次添了兩個死人。

特別是就近的幾個人,清楚的瞭解整個過程,身上還有兩個人被處置的時候濺上的鮮血。

看清楚全過程的雲落天三人,暗中閃過一抹深思的神色。

其他玩家則是瞄了一眼還剩了六杯酒的酒桌,更加的緊張起來。

心裏也有了一些猜測。

幾乎是下意識的, 暮色天使

然而這個時候,距離中場休息的時間已經只有六七分鐘的樣子了。

雲落天這邊三個人也已經坐不住了,可是面對混戰在一起的衆人,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剛剛發生的事情,給了他們一個警告,讓三人也不好輕舉妄動。

哪怕大家都知道,只要想辦法讓一個人直接毀了所有的酒,也可以過關。

然而那個人卻必死無疑,自然沒有人願意去。


沒人肯主動,那就只能被動,關鍵是……

推那個人去的人是不是也算是在破壞規則?

要知道剛剛的兩個人,準確來說端酒的那個人也只是沒有端穩而已。

但是因爲酒是在他手上灑的,也一起做了陪葬。

而不管算不算,雲落天這邊三個人卻不敢冒這個險。

好在到了這個時候,着急的並不是只有雲落天這邊的人,混戰中的玩家們也同樣着急。

迫於無奈之下,竟然突然一致起來,集中力量先壓制住兩名實力比較弱的玩家,率先灌了兩杯進去。

隨後甩開已經被灌了酒的兩人,繼續尋找下面的目標。

被灌的兩人也似乎覺得很不服氣,起身也幫着其他人一起制服再次被盯上的另外兩個人。

還有最後一分鐘的時候,最後兩杯酒已經在兩位玩家的手裏拿着,準備往下灌了。

這個時候甚至沒有人去想被灌酒的人到底是什麼想法。

所有人都關心的是這兩杯酒能不能及時的灌到他們嘴裏。

然而有一名玩家卻死死的咬緊了牙關,根本就不放鬆,以至於大家都輪流上前也沒有掰開他的嘴。

不敢隨意讓酒水灑掉的衆人,甚至不敢就這樣直接灌過去。

“直接卸了下巴!”眼看着時間已經進入倒計時,雲落天身邊的那位三十組四號玩家突然出聲,並且直接走上前去。

隨着咔嚓一聲,那人的下巴就被他卸了下來。

然而……也許是之前咬得實在太過用力,即使是卸了下巴,也沒能成功打開那張嘴。

已經被徹底制住不能動彈的人,只能用憤恨而又充滿嘲弄的的目光從周圍的玩家身上一一掃過。

“距離中場休息還有最後五秒的時間,請玩家們儘快喝完宴會上的酒!”

“倒計時,五……四……”

來自節目組的通知突兀的響起,在場的玩家們突然慌了神。

雲落天這邊也是臉色一變。

三十組四號毫無徵兆的朝着旁邊一個玩家狠狠的一拍。

“你神經病……唔!”被突然襲擊的玩家,當即就怒了,直接對着他吼道,卻被他抓住機會捏住了嘴,擡起頭。


隨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從拿着酒的玩家手裏奪過酒杯,迅速將酒水倒進了這位玩家的嘴裏,整個過程如同行雲流水,根本沒有給這位玩家一點兒反應的機會。

“一……零!時間到!”當他將被他突然襲擊的玩家的嘴快速合上的時候,節目組那邊的倒計時正好結束了。

不過即使是這樣,他也並沒有直接鬆開手,明顯是想讓他自己吞下去。

這個時候纔有玩家反應過來,估計重施的在那位玩家背後又是一巴掌。

讓剛剛準備反抗,掙脫開三十組四號玩家桎梏的玩家,“咕咚”一聲嚥下了還包在嘴裏準備吐出來的酒水。

這一切才總算是落幕了……然而大家都知道這纔是開始……到底誰喝到了有毒的酒,現在纔是揭祕的時候! 所有人都神情緊張的等待着節目組最後的宣判。

就連最後被猝不及防灌了最後一杯酒的玩家,也強行按捺住脾氣,狠狠的剜了襲擊他的兩個玩家一眼後,同樣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最後的結果。

只有之前被壓在酒桌上面被灌酒失敗的玩家,得意洋洋的笑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