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坦克,部隊正在街道上。

總領事傻眼了,立刻說道:“寺內將軍,你現在領事館裏休息,我去解決一下這件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氣呼呼的跑了出來。

範爾迪是個很懂東南亞局勢的法國人,在這裏前前後後已經任職二十餘年,深知日本的強大和中國的腐朽。

但似乎一夜之間全都變了,全都變的不一樣了,日軍的三大艦隊全被殲滅,陸軍前前後後接近四十萬大軍,被全殲。

這簡直超乎想象。

他看各國報紙,早就知道了這個韓立不是一般人,但也沒多想,感覺是報紙誇大其詞了,誰曾想。

第一次打交道,居然是把坦克開進了法租界,這樣的事,簡直是對他的侮辱,是對法國的蔑視。

上海這個地方,在中國軍閥混戰時期,幾更交替,但卻從沒有人敢來招惹他的麻煩,範爾迪咬牙切齒,憤怒的怒火中燒。

當然,他能做到總領事這個職位,也不是白給的,知道對方來者不善,所以他和寺內壽一分開的第一瞬間,就想好了,交出寺內壽一,然後讓對方撤軍,最後在向國內把情況說清楚,讓韓立付出代價。

範爾迪就這般在一衆警衛的護送下,走出了總領事館,原本還準備興師問罪的他,往外一看,天上的直升機,地上的坦克,一下子就把他震懾住了。

他沒見過武裝直升機,但卻見過坦克,但這樣的坦克,在歐洲戰場都沒見過,德國的虎式坦克天下無雙,但和這比起來,簡直是過家家了。

長長的炮筒,堅硬的鎧甲,還有全副武裝的架勢,他意識到了,這事不只是找寺內壽一啊。

有可能要爆發戰爭啊!

“難道這些中國人打跑了日本人,還想收復租界?”

範爾迪頭一次冒出這樣的想法。

嚥了咽口水。

感覺不可能。

可看着坦克,直升機,又感覺有可能。

所以他第一瞬間,想到了一個人,上海法租界巡捕房的華人總探長黃金榮和上海手眼通天的人物杜月笙。

這兩位都和國民**的政商要人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尤其是杜月笙,門客三千,整個上海灘說說話都要抖三抖的人物,立刻和手下人說道:“趕緊聯繫杜公館,找杜月笙,說,他口中的那位韓將軍的坦克已經開進了法租界,希望他能出面勸解勸解,要不然變成兩國外交事宜,就不好辦了。”

“是!”

手下人立刻去聯繫了。

這邊。

他把怒火忍住了,把憤怒嚥了下去,沉了一口氣,揮手道;“法警,攔住他們。”

“是!”

警衛立刻掏出了槍,進行阻攔。

但在這種陣勢下卻是人人自危,拿着步槍,對坦克,誰都沒底啊,一個個的往那一站,身體都是顫抖的。

怕坦克直接壓過來。

所幸,坦克停下了。

先禮後兵。

趙東軍樂呵呵的揮手製止了部隊前行,自顧自的走過去,敬禮道:“請問法國派上海租界總領事在嗎?我是韓將軍手下,趙東軍。”

“在。”

範爾迪明顯沒有平時對待中國軍隊的囂張氣焰了,客客氣氣的走出去,說道:“我就是總領事範爾迪,這裏是法租界,是中國**承認的法國租界,你們把坦克開進來是什麼意思,這可違反兩國的約定。”

“我們只是軍人,不懂那些歪歪繞的東西,我只知道,我們奉命抓捕的日本上海派遣軍總指揮寺內壽一,結果,他被你們的人放進了法租界,然後又跑進了你們的總領事館。”

薄情總裁,簽字兩清! :“這就是寺內壽一,我已經問過了,證據確鑿,還想總領事把人交出來吧。”

毫不客氣的用鼻孔看着範爾迪一般的說道:“兩國約定,恐怕也沒讓你保護日軍主帥吧,他可是頭號戰爭罪犯。”

“······”


坦克的炮筒似乎都快頂住範爾迪的鼻子了,他也不敢在嘚瑟,忍着怒火的,說道:“對,他是跑進了總領事館,但這完全是疏忽,和我國的立場無關,我這就把人交給你們,然後請你們立刻撤出法租界。”

“好,我只要見到人就好。”

趙東軍內心深處是有些撓頭的。

他不希望如此,希望把事鬧的越大越好,如果對方就這麼把人直接交給了自己,那可就不好辦了。

鬧不大,怎麼收復租界啊。

趙東軍咬了咬嘴脣,但話上,也只能這麼說,“如果總領事把人交給了我們,我必然會爲我的唐突,像總領事道歉,但也請總領事明白,寺內壽一關係重大,我們追擊而入,也是情非得已。”

“好。”

範爾迪在手下耳邊細語了幾句。

手下立刻拿着槍,去帶寺內壽一。

寺內壽一自然不可能就這麼白白被抓,他剛纔和範爾迪幾句話,就意識到了這白人老頭不想管他的事。

又看外面中國坦克來了,和手下參謀一對視,立刻趁亂跑了,準備去公祖界,那裏領事館比較多。

希望能找到出路。

所以這麼一來一回兒。

範爾迪的手下撲了一個空,傻眼了,回來稟告道:“總領事,那幾個日本人趁亂跑了,剛纔你讓他們休息,手下人也沒管,就從後門溜走了。”

“······”

最不希望出現的局面出現了。

範爾迪一陣無奈,所幸說道:“趕緊去追,務必追到。”

然後笑呵呵的和趙東軍說道:“不好意思,寺內壽一剛纔趁亂跑了,嗯,我這就派人去追了,在法租界,他們是跑不掉的,你們大可放心,周圍都是鐵絲網,已經封死了。”

趙東軍立刻憤怒了,“那可不行,我們死了這麼多人收復上海,如果這個王八蛋抓不到,那可不就白犧牲這麼多人了嗎?”

咬牙道:“這事,我們自己來,誰知道你們是不是想放走寺內壽一。”

全然不顧範爾迪,呼喊道:“把法租界給我翻個底朝天也要找到寺內壽一,武裝直升機給我飛起來,坦克,快,追。”

“這不行,這裏是法租界。”

範爾迪還想阻攔。

“我去你的吧。”

趙東軍毫不怯場,一腳就給踹那了。

其他法警還想幫忙。

其餘士兵立刻AK47頂了上去,“誰敢動就斃了誰,他媽的,現在這裏是我們說了算,給我們把眼睛睜大點。”

шшш⊕тt kan⊕C○

弱國無外交,誰拳頭硬,誰說了算啊。

作威作福的法警們,看着架勢,不敢動了。

趙東軍帶着這一千多人,根本不管寺內壽一的事,知道這老小子肯定跑不掉,就是帶着人在法租界鬧啊。

鬧的越鬧騰越好。

其他一概不管。

這一下,事情就也向着韓立設想的方向發展着,越來越順利。 二十多號黑衣人毫無間隙的迅發基礎法術,也不施展破壞力大、殺傷力強的魔法。只是一個勁的迅發基礎法術,讓李梓安沒有空餘時間做出應對措施。只要慢慢的耗下去,李梓安則是必死無疑了。

眼看時間慢慢的耗費下去,李梓安的法力金丹也快要耗費一空,因爲要時刻運轉法力見縫插針的躲避二十來號大魔導師的迅發魔法,不是一般速度能夠躲避的。同時還有施展法力房裏防禦,以免身體受到魔法元力的波及…….眼看金丹法力快要見底,苦無他法,焦 無法急之色面露無疑。

一直以來,在其遇到無法解決的困難之時,這個時候書靈總是會跳出來幫助李梓安度過難關。而自從上次書靈大戰吞噬妖王的時候,已經陷入沉睡直到現在還沒有甦醒過來。

每當危險的時候總有書靈出。幫助自己,這樣給李梓安形成了一種依賴思想,遇到稍大一點的困難就讓給書靈,這樣使李梓安漸漸的失去了一顆勇者無畏艱險的勇者之心。

沒有逆流而上的勇氣、沒有斬破艱險的決心、更沒有破除萬難的雄心,這樣的李梓安於強者漸漸地已經脫離了軌道。面對困難就退縮,尋求他人的庇護,這樣的心態發展下去,可以想象李梓安的未來絕對走不遠。

或許現在書靈的沉睡對於李梓安來講是一件幸運的事情。做爲強者的心態,面對困難無畏艱險,我自一劍斬破便之。別人的幫助終究是別人的實力,只有自身實力才屬於自己。強者最大的靠山還是自己。

李梓安此時已經力竭,甚至天機子哪裏得到的那顆面恢復性丹藥都已經消耗掉了。而對鋪天蓋地呼嘯而來的魔法,感覺無能爲力。心中一股濃濃的不甘之氣衝破蒼穹,彷彿有種試問蒼天的架勢。

“ 自己真的隕落於此了嘛? 自重生修真以來,心中一直有種野望,既然修真能成仙,既然自己能夠重生異世,既然前世神話故事,網絡小說裏面不是虛構,那麼只要自己足夠強大的那一天,或許真有重歸故里的那一天。

雖然自己的上輩子大半的年華果的平平凡凡,沒有騰雲駕霧的逍遙、沒有御劍飛行的灑脫,沒有這一身強悍的實力。但是那個地方是生他、養他的故土,哪裏還有他的親人、有他的朋友、有他靈魂的寄託……..

每當夢裏之時,那無憂無慮的童年、純真的校園以及來自父母不厭其煩的叨絮不斷的圍繞着他,那是屬於李梓安這個異世靈魂的幸福。前世沒有珍惜,今生卻成野望。每回夢醒時分,遙望着當空的明月,李梓安孤獨的身影,在月下無限的拉長……..”

“ 自己怎麼能夠現在就倒下。不! 你多哄著我 。一直以來自己太過於依賴書靈,難道自己真的就那麼平凡嗎?凡人也能修仙,也能成神!既如此,那自己爲什麼不能!爲什麼!”


李梓安像是再問自己,其實終於明白自己的心。眼神之內堅毅之色蓬髮,一股傲然不屈之氣有心底似狂潮一樣噴發,似欲衝向雲霄,刺破蒼穹…….

這一刻的李梓安一掃頹廢、絕望之氣,真正的在其心中埋下一顆強者之心。這次問心,心態的轉變,不管是對其以後的修煉還是劍破五域的征程,有着巨大的作用。

人其實就是這樣。不在逆境中成長,就會在逆境中消亡。而李梓安卻是幸運的,能夠正視自己、直指本心、明心見性。

也只有生死磨練中才能夠真正成長。面對彷彿下雨一般的魔法衝自己砸來,並沒有覺得有讓人絕望的。恐懼。生死邊緣最容易激發人的潛能。

此時李梓安感覺金丹之內爆發出一股巨力,甚至連《青天劍歌》都隱約有突破五層的跡象。乘此機會一舉突破到第六層,到時實力上漲,定有辦法脫生。

眼看密密麻麻地法術就要臨身,李梓安提起金丹之內最後一點靈力,撐起一個金色的圓球包裹自己的身體。雙膝盤腿而坐,運轉《青天劍歌》第六層的心法,凝聚全身所有青色的鬥氣朝第六層的玄關破去。

也不知道多少次,直到包裹着李梓安的金色圓球已經近乎透明,其嘴角處已經不斷有鮮血溢出,甚至連其意識快要沉睡的第N次衝關,終於破開第六層的玄關。

李梓安狠咬一下自己的舌尖,剎那轉醒,意識清明,只見玄關之處,破開成爲一個黑漆漆的漩渦口,像是巨獸獸口一般開始吞吸四周天地靈氣,五行元素。

且不斷的變大,最終李梓安整個身體像是被吞噬一般,打坐之地只見到一張散發青光金邊且肆虐吞吸的巨大漩渦口。連黑衣人發出的攻擊的李梓安的魔法都直接給吞吸進了漩渦口……..

而四周觀看的人羣感覺自身修爲像是要被吞吸巨口汲取一般,成絲線飄向漩渦口,雖然極力阻止,但是還有少量的被吸走,當然修爲越高對自身的控制越發自如,吸走的也是修爲相對較低的一些人。

先前爲首的黑衣人見此情形大叫一聲:“不好!那小子要突破了,他修煉的是《青天劍歌》,也只有這種功法才能造成吞吸的效果。”

在場的人羣一陣譁然,做爲天驕,家族門派內的精英子弟哪有不知道《青天劍歌》的威名,只要是五域大陸修煉人士就或多或少了解《青天劍歌》這部逆天的功法。

一代宗師,中域雄主,大陸英雄木青天創出的絕世功法《青天劍歌》誰人不知,衆人沒有想到白衣青年李梓安竟然是一代宗師木青天的《青天劍歌》功法傳人。心神震撼可想而知。

漩渦口在持續了一杯茶的功夫,彷彿已經吃飽似得終於停歇了。漸漸收縮進了李梓安的體內,漩渦口閉合慢慢變成一顆凹凸不平散發出青色蒙光的小球,在身體經脈各處不停得遊走,最終停在識海深處,像是紮根一般不動了。

同時李梓安黑亮的眼眸突然睜開,一抹精光一閃而過。此時李梓安感覺是相當好。正是想不到木青天竟然如此天才。李梓安修煉出的那顆散發青光的小球,類似於李梓安的金丹。

只是《青天劍歌》修煉出的青丹,類似於魂丹一種,利用吞吸天地靈氣,魔法元素甚至鬥士練出的鬥氣、法師的魔法元力轉化爲青丹魂力。


而李梓安的金丹只能靠吸收天地靈氣轉化爲金丹之力,相比較而言《青天劍歌》的修行之路更爲霸道。而李梓安的修真功法更符合天道罷了。不過李梓安總覺得《青天劍歌》彷彿有什麼地方不妥一般,只是可能修爲不夠,暫時發現不了到底是何處不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