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見狀,天之藍趕緊朝後面退了幾步。

轟隆!!


而在他剛剛退出去幾步後,玉龍飛實在安奈不住的右拳,終於是脫離了黑火令,狠狠的轟了出去。

剎那時間,原本平坦的空間,頃刻間就被轟成了碎片,零星的散落在四周。

“好爽的一拳!”打完這一拳後,玉龍飛才從剛纔的戰鬥中擺脫出來,右手中的黑火令,此刻已完全進入了他體內,與他身體融爲了一體。於此同時,那把閃動着藍色電芒的閃電刀,這一刻也變得安分起來,輕輕浮到玉龍飛跟前,精靈剔透的展露着自己完美的軀體。

見狀,玉龍飛猛的抓住了閃電刀,頃刻間,他右手就擡高了三丈,被他握住的閃電刀,完全隨着他的意識在行動着,玉龍飛手指微微動一下,它就順着玉龍飛的手指到達指定位置,是那樣的靈活輕盈。

“好刀!”握住閃電刀的玉龍飛,忍不住在半空中揮舞起來,他右手強有力的握住刀,兩腳叉開,揮刀的剎那,有着力拔山兮氣蓋世的霸氣,有着雷鳴轟頂的氣勢,右手輕輕一揮,一道藍色閃電,伴着滋滋閃電聲就擊了出去,完全沒有一點作假的樣子。

眨眼間,原本張開着的糜黑印,就別這道閃電擊成了碎片。

嗤嗤!

看到浮起的糜黑印碎片,天之藍也是吃驚到了極點:“閃電刀竟然能劈碎糜黑印!這也太恐怖了!”

糜黑印,雖說周圍氣息恐怖,有着糜黑傷人的能量,但它實質只是印記,普通的能量,要想和它較量,就會得到被反噬的下場,所謂越挫越勇就是指的它的任性。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閃電刀竟無視糜黑印這種任性,硬生生的將它擊碎了。

“這也太恐怖了!”再次看到浮起的印記,天之藍也是不解的點起了頭。

而在他點頭的剎那,玉龍飛握着閃電刀的右手,又是一甩,頃刻間幾丈長的閃電刀就融入到了他手臂上,緊緊的與他右臂貼在了一塊,好似刀臂已經完美結合一般。

感受到手臂變化的玉龍飛,興奮不已,拿着右手輕輕劃了一下糜黑的四周,剎那間黑暗的氣息,就被他的右手完全劃破,露出明亮的氣息。

“嘿嘿!”看到周圍變亮了,玉龍飛拿着右手又是朝遠方劈了一下,之後這些黑氣同樣被劈完,留下明亮的氣息。

“這?”閃電刀能將無用處的黑氣,完全解決,在天之藍的印象中,還沒有睡可以做到,沒想到玉龍飛手中的閃電刀就能做到,這怎能不讓他吃驚呢?

而在他的吃驚中,玉龍飛終是從半空中飄了下來,看着融入右臂的閃電刀,他不知樂成了什麼樣,以前他袖下藏着一把玄金匕首,在關鍵時刻,可以出其不意,起到扭轉戰局的功效,但不幸的是,自己將這件利器交給了傳送官。

本以爲自己很難得到如此寶貝的玉龍飛,獲得這把閃電刀後,又可以擁有這樣一件利器,這真是上天給他的眷顧。

晃動着手臂在天之藍跟前走了幾步後,他才收起臉上的興奮,鄭重的看着天之藍:“你覺得這把閃電刀如何?”

“主人,絕對是至寶!”剛纔的那一幕,終於讓天之藍肯定了閃電刀的價值,起碼這件附魔裝備沒有掉價,反而還有種升價的感覺。

“恩!帶我去找人吧?”聽到天之藍的回答,玉龍飛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之後一本正經的望着他。

“找人?”玉龍飛的詢問也是讓天之藍難爲的很:“主人,莫非要去見你的雪兒?”

在這之前,天之藍帶着玉龍飛已經見到了雪兒,鑑於之前的形式,玉龍飛纔沒將雪兒帶出來,現在所有的瑣事都解決了,有必要把她找過來了,其中更要重的一點是,此刻的玉龍飛異常強大,跟在他的身邊,絕對比呆在任何一個人跟前安全的很。

這一些,天之藍自然知道,不過他並沒點出,而是略有疑惑的盯着玉龍飛。

“不是找她,帶我去找金霞仙子!”

“金霞仙子?”玉龍飛的話,很讓天之藍吃驚:“主人,仙子?”

顯然,能被稱爲仙子的人,都是何等的角色,活了近千年的天之藍可是沒見過,眼下玉龍飛竟然說去找仙子,他怎能不吃驚呢?

見到他吃驚的表情,玉龍飛不由拍了他腦袋一下:“想多了吧,我說的仙子,是我的姐姐!”

“你的姐姐是仙子?”仙子給人的印象,就是美麗與智慧的化身,她們始終有着不可褻瀆的桀驁,總給人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誤解。

“當然,不過她可是比仙子要美麗數倍!”對於金霞仙子的美貌,玉龍飛可是肯定的。

金霞仙子,和雪兒氣質上有着詫異,其中的金霞仙子,有着她的冰冷不可褻瀆,但只要在熟人跟前,她就會變得熱情如火,這個是玉龍飛的親身體會,可雪兒卻不同,她有着仙子的美貌,但她卻是那樣的平易近人,完全沒有高人一等的意思,所以她能和那些果農走在一塊。

總而言之,這兩人都是自己眼中的仙子,但卻有着仙子不可替代的地位。

看着入迷的玉龍飛,天之藍不好意思的打斷道:“主人,你的姐姐好像沒在這裏吧?”

天之藍已經把黑虎堂翻得雞犬不寧,他豈不知這裏還藏有別人?所以他的話也是讓玉龍飛吃了一驚:“你說這邊沒有金霞仙子的下落?”

聞聲,天之藍不由點了點頭:“沒有的,不過我卻知道哪裏有!”

“哪裏呢?”聽到天之藍說知道金霞仙子的下落,玉龍飛猛的來了精神。

而在他的逼問下,天之藍也是點了點頭:“在雪兒住的城市中!”

“在那裏?”顯然,玉龍飛不相信在雪兒居住的城市中,會有靈兒金霞仙子,要知道,金霞仙子可是頂着靈兒的名字來的,她應該作爲金龍家族的重點保護對象才行,沒想到,她竟會被安排到了那兒。

“是的,她就被安排在那兒!”


本還一臉平靜的玉龍飛,在他的回答聲下,終於慌了陣腳:“壞了,壞了!”

話音剛落,他身體猶如風一樣,輕飄飄的消失在了天之藍跟前,見狀,天之藍趕忙追了過去。

與進入密室時相反,此刻天色已經明亮,黑虎堂的總部中,又多了幾名巡邏的士兵。

相比於外面士兵的慵懶,這些士兵的實力,明顯要高几個檔次,若是不出意外的話,這些人的實力應該在龍官以上。

此時,他們都仔細掃視着每個角落,好似半空飛過的鳥都不放過。

“都給我看好了,堂主說有人闖進了總部,讓我們嚴防死守!”在他們巡邏的過程中,一名胸前抱着寶劍的大漢,正在朝他們指揮到。

聞聲,這些士兵都點了點頭:“是,副堂主!”

聽到他們的回答,胸前抱着寶劍的男子才笑了起來:“這就對了,對了過幾天給你們加薪,還有堂主將爲你們打造一件金龍裝備,至於是誰的,就要看你們的表現!”

“是,副堂主!”聽到有金龍裝備,這幾名士兵又提高了警惕性,擡頭望天的,絕容不得有半隻飛禽劃過,望着地面的,絕不會讓一隻螞蟻活着從腳下走過。

看着如此嚴肅的幾人,玉龍飛和天之藍相互對視了一眼:“這些傢伙,比起那些老傢伙,確實強了許多!”

所謂鳥爲食亡,不同人的追求不同,這些人的修爲不夠,能夠得到金龍裝備,他們就滿足了,可死去的那些傢伙可不能滿足與金龍裝備,他們追求的是高一個檔次的附魔裝備,爲了得到它,都起了謀反之心。

但可幸的是,惡有惡報,這些人終因爲自己的貪心,送上了自己的性命。

眼下的黑虎堂,沒了那些傢伙,想必也威風不起來了,與其滅了他們,還不如讓他們自生自滅下去。

ps:兄弟們,給力點吧,每天堅持送花哈!野豬感激不盡!! 對他們打量片刻後,玉龍飛終於打消了殺掉他們的念頭,朝天之藍擺了擺手後,就朝着雪兒密室所在處行去。

儘管此時是白天,但以玉龍飛和天之藍的實力,還是輕鬆的到達了目的地,雖說路途中也殺了幾人,但殺這些人時,並沒引起太大的動靜。

輕鬆擺脫這些人後,玉龍飛和天之藍再次走進了密室中。

和之前不同的是,原本明朗的天空,此刻已經變得烏雲密佈,一道道藍色閃電,不斷在上空中咆哮着,伴隨其中,最恐怖的莫過於雷聲的撕扯。

轟隆!轟隆!

所謂遭受五雷轟頂之人,必被半空中的雷聲震得耳朵失聰,進而心臟出血,最終命喪黃泉。眼下的雷聲,雖說沒有那般恐怖,但卻讓聽到他之人,聞聲喪膽,其中膽小之人,還被嚇的苦膽破裂,不幸的失去了生命。

剛進入密室,玉龍飛就知道情況變得不妙,從天象來看,定是有逆天之人,在行逆天之事,就像當日他救治穆芷晴一樣,感受到這股可怕的氣息,玉龍飛終是打算去一探究竟。

想到這的他,輕輕拍了天之藍的肩膀一下:“給我照顧我雪兒,我到高空去看看!”

相比於一年前,此時的玉龍飛就算不借助白鶴兄弟,也能到達萬米高的高空。

一年前,玉龍飛就是這樣消失的,這一刻他又騰空而起,天之藍又變得不妙起來,可他並沒有阻攔,他的使命就是服從,保護好雪兒就好了。所以,玉龍飛離開後,他也騰空而起,在閃電的映襯下,朝着雪兒的住所就去了。

轟隆!轟隆!

隨着玉龍飛離地面越來越遠,上空的雷聲變得越來越恐怖起來,諾大的上空中,藍色的電流來回涌動,凡是被它觸碰到的,瞬間就被它征服了,融化成一道電流,混入了它們龐大的隊伍中。

感受到體內襲來的電流,玉龍飛不由笑了笑:“還好體內有閃電刀保護,不然還真不知道該怎樣應付這些電流!”

玉龍飛體內的閃電刀,比這些電流的本源很強悍,所以這些電流一觸碰到玉龍飛,就被彈出了數百米。

所謂同性相斥異性相吸,玉龍飛如同龐大的電場,任周圍的電流不敢靠近一步。

而沒了這些電流的阻攔,玉龍飛飛行的速度又快了數倍。

整個人猶如飛燕一樣,每上升幾米,都會抖動下伸展開的手臂,好似在向周圍的空氣說明,他是一隻海燕,他要想在狂風暴雨中飛的越來越高,飛到萬米高空,將逆天之人從半空之人扯下來。

“哈哈,小子你膽子不小!”在玉龍飛離目的地還有三百米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忽然從上空傳了過來。

不過,玉龍飛並沒搭理這道聲音,而是一個加速,就輕盈的來到了萬米高空中。

此時,一名鬚髮花白的老者,正盤腿而坐,在他跟前,兩名女子正一左一右的坐在他旁邊的雲朵中,雙眸緊閉,面無表情的打着坐。

“雪兒,金霞!”看到兩名女子的面容,玉龍飛頓時有了戰意:“放了她倆,不然——”

話音剛落,他右臂上一股藍色氣流就噴了出去,漫無目的的朝老者身上打去。

見狀,老者的臉色驟然鉅變:“什麼?你得到了閃電刀?”

“你知道的太多了!”聞聲,玉龍飛收手一轉,那把水晶閃電刀,再次出現在了他手中,煞是威武的指着老者的頭顱:“要是想活命的話,我勸你放過她們,不然你這條小命!”

話音剛落,他右手的閃電刀,在他右手的轉動下,如同機翼一樣,每轉動一下,就會從裏面射出一道恐怖的閃電。

它們顏色深藍,裏面包含着剛烈的能量,相信只要老者被這些能量擊中,他身體定然產生輕微顫抖,怔在原地自在其中。

“你倒可以,小子,沒想到你們給我的聖女是假的,不然我就化身爲龍了,媽的,小子今天我就拿你發泄!”話音剛落,老者劃破虛空。

兩隻手如同爪子一樣,抓住跟前的兩片雲朵,就是擋在了打向自己的閃電跟前,於此同時,他的兩腿化成千道換影,移動中他本人就化成了數千個,每個人手中都攥有云朵,煞是威武的朝玉龍飛逼近着。

不過玉龍飛並沒驚慌,如今的他已經恐怖到了極致,手一動都會引來天雷的幫助,眨眼間老者召喚出的數千身影,在雷聲的轟炸下,竟是被炸燬了大半。而後,隨後助陣的電流也是讓這些幻影化成了泡沫。

“倒是可以嘛!”看到自己的幻影一道道被擊碎,老者多少有點緊張起來,話音剛落,他浮動雙手中,不知不覺多了一把長劍,明晃晃的在玉龍飛跟前閃動着:“小子,你的閃電刀還沒練到極致,今天我就來教訓教訓你!”

說着,手中的長劍金光一閃,惡狠狠的就被刺了出去。

咣噹!

在長劍上的金光要被射出去時,老者忽然穩住了劍身,之後上面的金光就被閃了出去。

頃刻間帶有能量波的金光,就形成了一把似真似幻的閃電刀,金黃色的刀身,充斥着火紅色的電流,此時,一股股電流正通過金光向玉龍飛身上刺去。

“刀影分身!”見到朝自己而來的電流,玉龍飛不慌不忙的抖動了一下雙手,之後他晶瑩剔透的閃電刀,一時間分爲了三把,將朝他砸來的金光,完全堵住了去路。

“去!”一聲冷哼過後,着三道刀影,速度暴增,還沒等金光過來,就涌了過去。

“去!”見狀,老者也是厲聲喊道。

嗖嗖!!

原本隔着一段距離的雙方,在各自主人的命令聲下,都加快了飛行的速度。

咣噹!轟隆!

眨眼間,相隔一段距離的雙方,在主人的目視下就撞在了一起。

雷鳴般的聲響,巨大的撞擊力,其中最多的是令人發怵的電流。

見狀,老者趕忙用龍氣躲避,但令他沒想到的是,他的龍氣遁甲,被這些飛散的能量擊中後,竟然帶上了巨大的電量,沒做好準備的他,在這股電流的刺激下,終於是怔在了原地,晃動着腦袋,嘴脣不斷抽動着。


“嚕嚕嚕!”

嘴脣每抽動一下,他的嘴邊都會流出唾液,樣子非常噁心。

“麻酥酥的感覺!”看到被擊中的老者,玉龍飛只能想象被擊中的感覺。

自從得到閃電刀後,他就對電流不感冒。之前被擊飛的電流,還沒靠近他,就被他的能量彈了出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