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此刻,葛海興猶如龍困淺灘,進不能進,退卻又不肯退去,懊惱萬分。

「邢萬海,老子與你們煉血堂不死不休。」他悲憤交加,仰天一聲大吼。

邢萬海看到這葛海興已經方寸大亂,體力也浪費的差不多了,便微微一笑,走上前去。

他那粗黑的大手一抬,手掌上滿是黑色的真氣,分明就是一種強大的功法。

「讓你試試我的雲皇破,你一定會死的心服口服的。」邢萬海咧嘴一笑,體內真氣盡數泛濫,凝聚到雙手之上。

秦石一見對方施放功法,心中一喜。這邢萬海煉魂期四層的,若是自己硬拚絕對不是對手,只能等他露出破綻

如今這功法的凝聚似乎需要較長的時間,秦石心裡一動,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他看準了時機,心念一動用出了吞天狼王的獸魂附身,將速度加到最大,然後一個箭步朝著外頭而去。

「元陽九重浪……」

忽然的一聲吼聲,讓那邢萬海猛的有些驚訝,他倉促轉頭,卻見一個疤臉男子手持一把巨刃,氣勢洶洶朝著自己快速掠來。

眨眼間,便已經來到了自己的面前。

眼前疤臉男子實力不弱,那一記功法似乎比自己正在用的這招還要強上一絲,而那把巨刃此刻發著熠熠青光,似乎也是威力無窮。

邢萬海瞬間慌了手腳,那功法待發不發,若是打出去,自己定是重傷,若是不打,回來防守也來不及。

他驚訝之下身他形擊退,只是此刻秦石的真氣鋪天蓋地似的朝著邢萬海湧來,不管他如何退,都逃不出這功法籠罩的範圍。

「雲皇動神……」情急之下,邢萬海急忙用處壓箱底的防禦功法,迎面對上那看上去恐怖異常的巨刃。

「轟轟轟!」

一陣陣的狂暴的真氣朝著邢萬海壓制過來,瞬間將他的雲皇動神湮沒在那真氣的波濤之中。


「三重,四重……」

邢萬海身上的壓力越來越大,而這功法似乎還遠遠沒有結束。

「五重,六重……」

邢萬海的眼中閃過一絲恐懼,他一邊用盡真氣抵禦這強大功法,一邊卻定睛去看來人模樣。

只見來者也是一個普通男子,臉上一道深深疤痕頗為醒目。

「這地方怎會有這般強者?我卻從沒見過。」邢萬海心中頓時一想,正要用儘力氣將對方頂開,卻聽到……

「七重……」

一聲歷喝,那排山倒海的真氣頓時猶如一道巨牆,轟然拍在那邢萬海的身上。而邢萬海終於抵擋不住,一口鮮血猛的吐出,身形朝著後頭飄去,重重落在地上。

「嘭!」

落地的聲音巨大,嚇得那群嘍啰頓時嘩然,看著面前這疤臉男子,他們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去死吧……」

趁著眾人發獃的時候,那壓抑了許久的葛海興忽然爆發,黑色長刀瘋狂的在人群中舞動起來,猶如出海蛟龍,瞬間取了多人性命。

此刻邢萬海被擊倒,形勢陡然逆轉,一眾嘍啰頓時四散逃命,朝著各處而去。

秦石站在一旁強忍住身體裡頭亂涌的氣息,和煉魂期四層的高手對上一記功法,那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如今自己仗著神兵加天階中級功法,還要以偷襲的方式,才能將他打趴在地上,若是再來一下,只怕自己的勝率,幾乎不會到三成。

邢萬海艱難的爬了起來,一臉警覺的看著秦石。此刻葛海興和安然兩人也終於脫出困頓,手中功法一捏,也要朝著邢萬海打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跟我們煉血堂作對?」邢萬海一個翻身閃到一邊,之前秦石那招雖然結結實實偷襲了他,但是二人畢竟實力相差太大,邢萬海並沒受傷。

「在下的姐姐被你們抓去了,你說我為何要與你們作對。」秦石冷笑道。

邢萬海咬了咬牙說道:「這樣,你的姐姐和葛海興的妹妹我去找一下,定會還給你們,其他人你們就別管了,就當大家交個朋友。」

葛海興一聽這話,上前的身形滯了一滯,他轉頭看向秦石,卻見秦石毫不思索說道:「我們兩人的親人是人,別人家的親人也是人。一個月後松鶴就要殺人,你要麼放了所有人,要麼就死吧,反正今天我們是救定人了。」

邢萬海一聽這話,也大笑起來,惹的秦石等人有些疑惑。

「你們真的以為我們會將所有女子都放在這裡嗎?今天你們得罪了我們煉血堂,那我告訴你,他日我們定會討回來。」

聽了邢萬海的話,秦石二人都是一愣。

「糟糕了,如今這些女子不在這裡,定是被放在別的地方,如今只能擒下這邢萬海,逼他說出地點。」想到這裡,秦石右手一翻,開始凝聚青虹龍焱閃。

「等著去死吧。」邢萬海說了一句,忽然身上光芒一閃,身形忽然變的模糊起來。隨後這光芒大漲,落下之時邢萬海已經沒了蹤影。


「畜生,竟然用光遁魂紋。」葛海興大罵一聲,急忙四處尋找。找了一段,卻哪裡能找到那邢萬海的影子。只是不遠處的幾間小屋卻深深吸引了眾人的眼光,那些小屋破敗的厲害,裡頭似乎有些女子的喊叫之聲。

「這裡有人。」安然喊了一句,葛海興第一時間朝著屋子裡頭躥去。

左右兩邊的屋子都沒有女子,只有中間有人,秦石也跟著鑽了進去,卻發現裡頭三三兩兩隻有四個少女。他心裡一沉,「這該不會真的如邢萬海所說,這裡就是一個幌子,其餘的人根本就是在其他地方。」

他慢步上前,卻見葛海興獃獃立在那裡。他神色暗淡,表情無比落寞。

「沒事的,還有時間,我們定會找到他們。」秦石道。

葛海興頗為無奈道:「早知道我們剛才就應該答應邢萬海的要求。」

秦石一愣,他知道葛海興尋妹心切,而且他和妹妹的關係也不同於自己和秦彩仙的關係。自己剛才一口就拒絕,卻是也沒考慮過他的感受。

正要解釋,卻聽葛海興嘆道:「大哥,你別在意,我只是說說罷了。若是我們真的答應他這種要求,那我們和他們又有什麼區別。」

秦石心裡一動,用力拍了拍葛海興的肩膀。

此刻四名少女都已經被放了出來。這四人,除了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之外,其他都是十歲的年紀。一個個蓬頭垢面,有些難以辨認模樣。

只是其中一個身材浮凸,個子高挑,模樣也有些熟悉。秦石心裡一跳,急忙走上前去查看,那少女見來人兇惡頓時嚇的面如土色,她急忙朝著後面縮去,低著頭,瑟瑟發抖。

其餘三人站在屋子裡,除了那十二三歲的笑嘻嘻站在那裡之外,另外兩人都不斷哀求著秦石,希望他能放她們出去。

秦石心裡一軟,急忙先說道:「安然,你護送他們回去,這一個就交給我。」他吩咐了一句,安然立刻將這些女子叫到了屋外。

那女子看到旁人都走了出去,卻留下自己,眼中忽然閃出一絲恐懼來。

「秦彩仙?」秦石輕輕喊了一聲,那女子的身體忽然一顫。

「你是誰……」她微微抬頭,透過那蓬亂的劉海看了一眼秦石。可是看到眼前那張帶著幾分兇惡的疤臉,卻又忽然猛的後退了起來,「你是不是要殺我?是不是……」她慌張的大叫。

秦石一愣,他沒想到這秦彩仙會有如此反應,「我救了你,怎麼會殺你。」

「不,不要殺我,不要……」

她大喊起來,聲嘶力竭。

秦石無奈,急忙扯下自己面罩,隨後一把捧住秦彩仙的臉頰,大聲說道:「看清楚,我是秦石,我是來救你的。」

「秦石?」秦彩仙忽然回過神來,她再三確認了秦石模樣之後,忽然用力將他抱住,隨後大哭起來。

秦石有些無奈,只是想到這些日子她一定受到了很多折磨,便任由她這麼抱著。

哭了一會,秦彩仙似乎也是覺得尷尬,便放開了秦石。

「秦石弟,對……對不起。」她小聲說道。

「算了。」秦石的聲音不冷不熱,「先出去,看看外面情況。」

【作者題外話】:再次感謝13798403884童鞋的打賞,13798403884童鞋新年快樂,謝謝你的打賞,大鍋會努力碼字的。 秦石戴上面罩,二人走出屋子,眾人還在外頭,安然正在詢問這些人的地址,另外兩人都是魔林周邊村莊里的姑娘,只有那十二三歲的女孩總是搖頭說不清楚情況。

「阿海,確定其他屋子沒人嗎?」秦石急忙問道。

葛海興面色陰鬱,「我妹妹不在這裡,她一定被關在另外的地方,我要去找她。」他沉聲說道,四顧了一下,就想再次動身。

「先別急!」秦石急忙道:「我先問清楚,千萬不要魯莽行事。」

秦石對著秦彩仙詢問了一番,被告知因為他們四個是確定了不是煉血堂要找的人,所以被關在這裡作為幌子。剩餘的女子似乎是被關在一個地窖裡頭,由許多人看管。

葛海興有些焦急,急忙向眾女打聽有沒有見過一個鼻子挺挺的,眼睛大大的十歲的少女,可是四女均是搖了搖頭,一臉茫然。

秦石微微拍了拍葛海興肩膀,柔聲道:「你看這裡的幾個女孩子雖然沒有小思漂亮,但是也都是眼睛大大,鼻子挺挺,你問她們肯定問不出來,不如我們自己尋找。」

葛海興用力點了點頭,「那我們接下去怎麼辦。」

秦石微微一想,眉頭皺了下來,「給我幾天時間,我們直接找上煉血堂的總部去。」

「什麼!」

葛海興大驚,煉血堂的堂主邢千山煉魂期六層,副堂主邢萬海煉魂期四層,其他一概高手也有煉魂期二三層的好幾個。雖然對於一個勢力來說只能算是三四流,可是要說盡數滅掉,卻有他想都沒有想過的。

秦石看著這幾個被折磨的不似人形的女子,心裡恨意更甚,「這些女子對他們很重要,一定藏的很深,光靠這樣大海撈針,還有二十天時間,絕對來不及。」

葛海興點了點頭,聽秦石繼續道:「只有連根拔起,才能救出你妹妹和剩餘的女子,我一定會想到辦法的,你給我點時間。」

「可是煉血堂的實力……」葛海興道。

「放心吧。」秦石道:「曾廣浩有武大哥和凌老師對付,你對付那邢萬海,我對付邢千山,剩餘的交給幽幽和你的那些兄弟,應該能夠搞定。」

「好倒是好,只不過邢千山的實力在煉魂期六層,大哥你……」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秦石心裡早有安排,他有兩條路走,一是回一趟元陽府,去小山那裡再收集一次異火,然後用那異火版本的青虹龍焱閃,一定能殺了邢千山;二便是去尋找彩螟,讓彩螟出手相助,一定能夠救出那些女子。

只是彩螟行蹤向來飄忽,自從墨凌霄「死」后,她便不知所蹤,所以秦石更偏向於去元陽府找小山。

葛海興心中雖然疑惑,但是面前這秦石卻總能給他驚訝,他也不再多問。

「這幾天你回去打聽下落,我先把我姐姐送回到秦家,隨後我去一趟河西城,馬上就回來。還有,這三個女子你們護送一下。」秦石道。

「是!」安然急忙說道,他微微打量著秦石的面孔,心裡似乎是驚訝他的實力和年齡的不符。

葛海興與秦石道了個別,帶著這兩大一小三個女子,朝著魔林外頭走去。

看著眾人遠去,秦石對著秦彩仙說道,「我們走吧……彩仙姐。」

只是一句「彩仙姐」,秦彩仙神色一動,眉宇間滿是痛苦。

「我……我……對不起。」她輕輕說道,微微抽泣起來。

「什麼?」秦石以為她受了太多折磨,此刻有些神志不清。

重生之名流商女 我是說以前的事情。」秦彩仙道。

一說起以前的事情,秦石心中微起波瀾。只是他想到之前慕容幽幽對他說過,「一家人,有什麼好記恨的。」他心中也放下不少。

「算了……」秦石淡淡說了一句,「我早就不在乎之前的事情了,你們也別提了。」

秦彩仙雙目噙淚看了秦石一眼,微微低下了頭,十分乖巧的跟在了秦石身後,朝著梵天城的方向而去。

這時候,魔熊谷的上方,兩個人影站在那裡,正是那佘玉堂和鳳曉凡。此刻二人居高臨下,眼中卻滿是驚嘆。

「這傢伙到底是誰,怎麼如此厲害……」佘玉堂憤恨的說道。


鳳曉凡白了他一眼,說道:「幸好他剛才只是撞開你,若是要殺你,只怕你逃不過五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