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凱勝輕輕的握起了拳頭,騰騰的戰意如同烈火在心頭升起。

“五界,又稱之爲五上界,我希望你能打通五界的界線,並且使得五界稱爲一界,這樣才能把實力聚集的更集中,到時候抵抗天地打劫纔會有更大的把握!”太古第一人沉吟了下說道。

五界分爲死亡世界,神界,幻界,戰界,獸界,有着五種的修煉體系,更是有着極度複雜的勢力關係,所以凱勝聽到太古第一人的話後戰意直接滅了,換成了心中更加的緊張。

他區區一個魔神級別的死靈召喚師。

如今就算是換上了的亡靈統帥的身軀,又有何用,讓他感覺無比的頭疼。


太古第一人似乎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大聲道:“你放心,亡靈統帥的身體不會那麼的簡單的,在後面的日子你可以慢慢的體會到他的好處來。”

凱勝剛想再問,太古第一人猛地抓住了他和守墓老人,臉上神色有些緊張,道:“我屍身跨越太古,時空不得不穩定起來,我送你們回去,切記一整五界,怒戰天地!”

說罷,他拉着守墓老人和凱勝踏破虛空又進入到時間血河之中,片刻就到了初遇凱勝的地方。

時間薄膜本來就是他封印下的,自己對他無任何阻礙,把凱勝和守墓老人就丟了出去。

外面無名和戰天正等的心煩,忽見那薄膜一閃,統帥和一個老頭踉蹌的摔了出來。

無名一臉欣喜道:“統帥!”

戰天也是快走幾步,縱橫性格木訥此刻也心情激動,喊了聲統帥!

凱勝心中本來還鬱悶,怎麼喊自己統帥來了,驀地想起自己的身軀已經成了亡靈統帥的。

連忙把進入薄膜後的事情原封不動的說給他們聽。

聽完後兩骷髏都是呆呆頂住,一臉驚愕之色。

凱勝也不着急,等着他們的決定,心想,若是他們見亡靈統帥真死了,不願意追隨我,我絕不阻攔。

就在這時,戰天無名齊齊跪下,莊重的行了個禮,一起道:“追隨凱勝,一統五界,怒戰天地打劫!”

凱勝心中一寬,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此刻血河狂涌,凱勝傲然而立,朗聲而笑。

頗有一番氣度,直把旁邊觀看的守墓老人看呆了,心中一個勁的唸叨:“亡靈統帥縱然不能完全迴歸,這新的亡靈統帥卻是更加的恐怖。” “這個老頭是誰啊?”無名看見守墓老人對凱勝似乎分外的敬重,好奇的問道。

“哦,他是太古第一人在死亡世界找到的高手,死亡君主!”凱勝有意避開守墓老人充當見證者的事情不談,反而說出了他的另外一個身份。

當初守墓老人是亡靈統帥祕密收的關門弟子,故而無名和戰天都不知道死亡君主和凱勝的關係,加之亡靈統帥在的時候死亡君主還未出名。

“哈哈!久仰久仰!”無名衝過去握着守墓老人的手抖個不停,一臉的親切,相見恨晚一般。

其實他久仰個屁,他壓根就沒聽過,但是他能感覺到守墓老人的時候遠在自己現在之上,加上又對凱勝無比敬重,拉攏下關係想必是沒有錯的。

守墓老人嚇了一跳,他平時獨來獨往,自然不熟悉這些與人客套的招數,只是老臉上擠出笑容,卻是比哭還難看。

白衣妖龍阿呆雖然在旁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見大家樂呵,自己也就嘿嘿傻笑。

阿呆之前可不會有那些表情,但是自從被煉屍爐煉製後就越發的越像是個人了,臉上會有一些簡單的表情了。

“統帥,我們現在去哪裏啊!”戰天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後,覺得長久在這裏不是辦法,開口問道。

“去他奶奶的神王神皇的仙人闆闆,去哪裏,當然去找見證者那個臭傢伙了,別讓我看見他,否則否則……”無名後面聲音說的越來越快,但是臉色猙獰的表情讓人一下子就知道說的不是什麼好話。

凱勝悄悄的看一了眼守墓老人,發現守墓老人的臉上頗爲尷尬,畢竟他就是當初的見證者了,此刻聽到無名的叫罵,卻是又不方面直接跳出來承認。

凱勝也看出了他的爲難之處,開口止住無名的叫罵聲道:“嗯嗯,那見證者我剛纔和太古第一人已經見過了,他知道我是亡靈統帥就嚇跑了,所以我們可以回去了,不用找什麼的見證者了。”

“這個縮頭烏龜王八蛋,知道老大的厲害了吧,跑的和兔子一樣快……”兀自無名的叫罵聲。

雖然他叫罵着,但是此刻知道下面就是歸途了,心情大快,也就不糾結那些問題了,片刻之後就和戰天一起到旁邊回憶當初的英勇事蹟去了。

只有凱勝一臉愁眉的站在妖龍的背上。

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決定往回走了,妖龍變化成原型載着大家回去。

有守墓老人這個見證者在,尋找回去的路自然簡單無比,在血河的最下游,一個藍色的傳送陣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立刻引發了無名的一陣大叫。

“喔喔……第一帥氣無名戰將終於歸來了,美女們!顫抖吧!”

就當要進入傳送陣之前,守墓老人突然道:“統帥,停下!”


凱勝登時腳下輕輕一跺,妖龍急速如閃電的身影立刻停下來了,沒有絲毫的晃動和勉強,可見妖龍實力之強。

“怎麼回事?”凱勝不解的看向守墓老人。

“這裏有一些神核,以後我們想必也就會來了,這次一併帶走吧!”

守墓老人指着血海最尾端的一處漩渦說道。

“這裏真有審覈?”凱勝陡然眼睛一亮,自從他知道守墓老人就是那見證者後,心中對那什麼的神核就不抱有任何的期望,只當是他忽悠人家進來送死的誘餌。

此刻聽到守墓老人說起神核,凱勝那是喜出望外,一雙手在胸前搓個不停,神核,那可是進階神級的關鍵性寶貝,他要是靠着自己去突破那最後的一層薄膜,那肯定要經歷生死大戰,在死亡邊緣徘徊過一次纔有那絲的機會,現在這個晉級神級的機會就在眼前了,他怎麼會不開心。

“嗯!”守墓老人微微點頭,隨即猛地躍下骨龍的背。

無名剛想提醒這個地方不可以飛行,話音還沒出口,就見到守墓老人在空中一甩一轉立刻站好了身子,向着漩渦的地方飛去,居然是如履平地,要喊出的話生生的嚥下去了。

變成一句“咦?”

只有凱勝知道,身爲這裏的見證者,守墓老人對這裏的一些禁法是無比的熟悉,他自己肯定有破解之法,但是凱勝可不能這麼的告訴無名,否則肯定又是引發他新一輪的吐槽。

守墓老人片刻後就衝到漩渦的地方,一雙手猛地推開,那血河之水似乎受到了無形的壓力,向兩邊破開,片刻後就露出了底部的一塊亮晶晶的石頭樣的東西,正是神核,一黑一白一共兩塊都是拳頭大小。

看見神核後守墓老人手掌猛地一股吸力噴出,立刻把他吸引上去,緊緊握在手裏,轉身向着凱勝飛去。

“給你!”凱勝看着守墓老人遞上來的兩塊神核,一塊漆黑無比,散發着幽暗陰冷的光忙,一塊潔白色,散發祥和溫馨的氣息,但是那恐怖的氣息,都是撥弄的人心癢癢。

兩塊神核就算是放在五上界也會引起無盡的爭搶的,更別說是凡人界了。

凱勝一手一個,不知道怎麼選擇。

守墓老人道:“老大你還是吞噬黑色的神核吧,這是一個魔神的神核,而那白色的想必是一個天神的,雖然異屬性也可以吞噬,但是同屬性的神核效果會更好的。”

凱勝點了點頭,抑制着心頭的激動把神核貼身收好,現在他可不敢吞噬,自己還沒有準備好,萬一真的引來的神罰,那可怎麼辦。


“走,我們先回去再說!”凱勝指揮着妖龍衝往藍色的傳送陣,這個時候他驀然想起了碧水婉兒的笑臉,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溫馨。

“就是不知道婉兒姐姐現在怎麼樣了!”

葬魔谷中,三大家族的人分成三個方位圍着那巨湖,個個都是無精打采的,若不是還抱着最後一絲希望,加上又都怕彼此獨自得了好處,早就回去了。

亞德騎着獨角獸,站在一塊翹起的巨石上看着那大湖,之間此刻湖上煙波嫋嫋,水波粼粼,一片的祥和景象,幾隻不知名的小鳥貼着湖面嗖的穿梭過去,掠起了一片的水窪。

他心情惆悵,想起當初在神使面前許下的軍令狀,現在,真是進退兩難了。

哎!縱然是風光如亞德在其不爲人知的背後也有着自己的無奈和辛酸,他嘆了一口氣。

低下的眼角猛地瞥到了水底一絲白光閃過,他精神一震,以爲是出現了幻覺,再度的一看,那白光是越來越亮了。

他猛地嘯了一聲,大聲喊道:“所有神聖騎士都有,準備!”

與此同時另外的兩個方面錢多多和黃金一明的聲音同時響起。

“聚寶家族成員準備!”

“黃金戰士準備!”

三大家族的人全部把狀態調整在最佳,圍聚在湖旁,等着那白光的出現,他們都有一種預感那就是凱勝!

亞德能感覺到自己的手都激動的顫抖,擡頭看向黃金一明和錢多多,發現他們也在看向彼此,三道目光在虛空中交匯,都能理解到彼此的心情,一起點了點頭。

原本勢如水火的三大家族此刻前所未有的齊心協力。

“轟隆!”平靜的水面猛地炸開,一條百丈長的巨龍沖天而起,帶起了百丈高的巨浪,轟隆隆的砸回了水面,葬魔谷中像是都要被震翻。

幾個人形小點正在巨龍的背後。

亞德一眼就看出其中一個是凱勝,天使之翼展開,沖天而起,大聲喝道:“交出神核!”

與此同時其餘兩大家族的人也都踏空而起,向着凱勝衝去。 凱勝剛剛飛出湖面,一陣陣新鮮的空氣灌入肺中,使得他頭腦一陣清爽,終於脫離那個鬼地方了,心情大好,剛準備放聲大叫幾聲,一陣不愉快的喊叫聲立刻使得他的心情變得糟糕了起來。

守墓老人問道:“統帥,一些光明教會的小雜碎過來了,要老奴過去幫他們除去嗎?”

“還有一些別的人,正好我的手癢癢,老大讓我和戰天去吧,我們兄弟好久沒並肩作戰了!”無名躍躍欲試的喊道,戰天也是眼睛發亮,瘋狂的戰意涌動看向凱勝,等着他下達命令。

但是凱勝現在心情正在不爽呢,只想自己出水去教訓那羣不長眼的傢伙,特別是當他看見亞德首當其衝的殺了過來,殺意更是越來越強大了,他可是清楚的記得當初亞德對他說的那些囂張的話,這個時候看見他,自然想去好好的聊上一番,凱勝心中想到,臉上卻是露出了不壞好意的微笑。

單手對着無名和守墓老人擺了擺道:“這種事情還是我親自動手比較好,你們在後面給我壓陣就好了,正好讓我試試這半神級巔峯的實力究竟是如何的厲害。”

說着不等他們回答,雙足猛地使勁,飛了出去,逆天九步踏開,在虛空中時隱時現,行跡難以捕捉。

無名盯着看了一會,就感覺頭昏眼花,不禁道:“老大的實力真是越來越強了,現在憑藉自己的實力都可以讓我預測不到他的蹤影了,要知道我可是最以速度自豪的黃金骷髏無名啊!”

戰天瞥了下嘴道:“你那三腳貓的功夫和老大比,自然是沒有可比性的了,若是老大完全的吸收了前任統帥的記憶,那纔是真正的恐怖呢!”

無名似乎也想起了前任統帥的恐怖來,然後和凱勝現在的形象一結合,立刻一個哆嗦。

亞德現在很鬱悶,他剛纔看見上面有人影,先入爲主的以爲是凱勝,但是近了才發現那個人的面貌和凱勝完全不同,出現在他眼前的男人,面貌英俊,剛毅果斷的感覺,散發着成熟男人特有的英雄氣息,有種不怒自威的感覺,使得人不自主的想去膜拜下。

正在猜想着呢,那人卻是自己衝了過來,速度還是無比的快,眨眼間就出現在三十丈之外了。

剛想開口詢問,就間那人從背後唰的抽出一把巨大無匹的死神鐮刀,巨大的死神鐮刀刀柄上雕刻着神祕的花紋,在刀刃上閃爍着漆黑幽冷的光芒,尾端還有一個猙獰的骷髏頭。

亞德這個時候一下子就確認了,這正是凱勝的死靈鐮刀,只是心中同時升起了一股疑惑,凱勝的死神鐮刀怎麼會在這個陌生人手裏,難道他提前奪走了神核?想到這裏,亞德敵意大盛。

凱勝這個時候卻是說話了:“喲,這不是我們的聖使大人亞德嘛!在這裏等我?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哈!”

亞德身軀一震,咬牙切齒的看向凱勝,此刻他一聽這個熟悉的聲音就確定了眼前的人真是凱勝,只是因爲一些特殊的原因改變的外貌而已。

“正好,我們等你好久了,快點把神核送上來,我們心情好了,念在過去的交情上或許還可以繞你一命!”亞德森然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陰陽雙子,黃金一明,錢多多也都趕到了,他們聽到了之前的對話,得知眼前這個帥氣無比的男人就是凱勝的時候也大吃一驚,隨即想到神核要緊,也都一一的開始逼問,要求凱勝交出審覈。

凱勝看向陰陽雙子和黃金一明,他沒有想到這兩個昔日有些交往的人也會來逼宮,這讓他的心情有些失望,雖然他略微一想,就知道他們是處於立場的原因,但是真的這樣的事情發生,他還是不能接受。

“你們確定也要我交出神核嗎?”

凱勝心痛的看向陰陽雙子,當初他還記得他們一起並肩作戰,逃離出光明教會的日子,那段生死相依,彼此守護的日子,彷彿就在昨日,現在卻是要向彼此揮動屠刀了。

黃金一明臉上的刀疤抖了抖,他是黃金戰天的哥哥,對於弟弟的死亡他也是無比的心痛,但是現在卻是幫着殺弟弟的兇手一起對付弟弟的朋友,他的心情在極度的煎熬着。

凱勝的目光有如兩道實質般射出去,被看到的陰陽雙子和黃金一明都偏過臉去,不敢和凱勝對視。

“哎!”凱勝長嘆一口氣,他本以爲就只有亞德帶領的光明教會與他爲難,但是沒有想到最後連三大家族都一起成了幫兇,並且似乎還是在同一戰線上面,這讓他心中升起莫大的悲哀,這嘆息絕對不是因爲他內心恐懼才發出的。

但是聽到亞德的耳朵裏面卻是極度的興奮,他以爲凱勝怕了他們,打算交出神核了,想到日思夜想的神核不費吹灰之力就要出現在自己的手上了,亞德的心中是不停的狂喜。

嘴上更是催促道“快點,快點,不然可別怪我們心狠手辣了!”

凱勝厭惡的看了一眼滿臉急切的亞德,雙手在懷裏一陣的摸索,片刻之後兩隻手一左一右的舉着兩個黑白神核,高高舉起,使得每一個人都看見。

神核閃發出迷人的光芒,粗重的氣息在每一個人的胸膛中醞釀着,好似餓狼一般盯着凱勝手裏的神核。

“這個就是你們要的神核,今天我讓你們誰都得不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