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命運掌控:EX

蕾米莉亞擁有掌控命運的能力,不過因為跨世界降臨的關係,命運之力大幅度下降,使得它只能用來查看一些事,並且帶來一些幸運屬姓。不過,再弱小的命運之力也是命運之力,在這個世界是屬於EX級的能力。

紅色不夜城:A++

蕾米莉亞引導命運之力結合自身力量所形成的絕技,使用后,強大的命運之力將結合她的魔力形成毀天滅地的巨大紅色十字架,威力相當於對城寶具解放真名。

寶具——

神槍-岡格尼爾

等級:A

類別:對人寶具

攻擊距離:1~99

最大捕捉:1人


擁有逆轉因果能力的寶具,投擲出去后必中目標,被攻擊者沒有辦法迴避和抵擋,只能以同級別或更高等級的力量強行抵消攻擊,或是以特殊能力消除神槍的特殊能力。

看完蕾米莉亞的從者屬姓,劉峰非常滿意。

基礎屬姓里,最弱的都有**+,而其他能力更是強大,雖然不一定在某一方面是最強的,但綜合能力在這一屆聖杯戰爭里應該沒有英靈能和她比,只要別亂來,贏到最後並非難事。

想到這,劉峰心中一驚有了計較。

就在這時,一個弱弱的聲音突然響起:「爺爺,您在和這位英靈姐姐說什麼?怎麼我完全聽不懂你們的話啊?」

此言一出,劉峰和蕾米莉亞都轉頭向聲音來源看去,卻見說話的人是從剛才開始就一直保持沉默的慎二。

兩人剛才交談是用的聖魂世界通用語,慎二自然聽不懂,但他的話蕾米莉亞卻聽懂了,因為降臨這個世界的時候,她便通過聖杯獲得了相應的常識和語言。

「啊哈,『爺爺』,原來劉峰你已經在這個世界待了這麼久,連孫子都有了。」蕾米莉亞露出了壞壞的笑容。

劉峰白了蕾米莉亞一眼,沒把這話當回事,因為蕾米莉亞降臨之前就已經知道劉峰的狀況,自然知道慎二並不是劉峰真正的孫子。

當下,劉峰就無視調侃他的蕾米莉亞,轉頭沖慎二道:「慎二,這是**erserker,名叫蕾米莉亞-斯卡雷特,你可以叫她蕾米姐姐,接下來的聖杯戰爭期間,她就是你的搭檔。」

聽完劉峰的話,蕾米莉亞和慎二都愣住了,慎二一臉不解道:「爺爺,她不是您的英靈嗎?怎麼會是我的英靈啊?難道你要……」

見慎二已經猜到,劉峰當即點了點頭:「我會用令咒製作偽臣之書給你,由你作為蕾米明面上的Master去參加聖杯戰爭,讓其他人都將注意力放在你身上,我則就會趁機從暗處將敵人全部解決。」頓了頓,他又道,「以一個亂入者的身份。」

慎二聞言,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而了解劉峰的蕾米莉亞便露出了『我明白』的笑意。

蕾米莉亞當即走到慎二面前道:「小帥哥,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就請多指教了。」

看著蕾米莉亞那張美麗的俏臉,慎二不禁小臉一紅,有些害羞的別開目光並回了一句:「好的,聖杯戰爭期間,還請蕾米姐姐你多多照顧了。」頓了頓,他又小心翼翼的沖劉峰道,「爺爺,由我作為間桐家的代表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你的實力已經足夠作為一個Master參加聖杯戰爭了。」頓了頓,劉峰又道,「另外,明天我會給你一瓶藥劑,等你喝下去后,身體就會成長到十八歲的狀態,實力也會提升到十八歲的程度。藥效大概能持續十五天,藥效過去后你會有一個月會保持在虛弱狀態,但不會有其他壞處,等恢復之後還能對你的實力有所幫助。聖杯戰爭期間,你就以間桐佐助的身份參戰,對外就說自己是間桐家分家的人。」

聽完劉峰的話,慎二又問:「十五天時間足夠嗎?要是時間到了聖杯戰爭都沒結束的話,那豈不是會變得很糟糕?」

「放心吧,戰爭絕對會在十五天內結束。」劉峰緩緩述說,語氣平淡卻充滿霸氣,「因為,我一定會讓它在十五天內結束!」

這霸氣側漏的話讓熟悉劉峰的蕾米莉亞笑而不語,而慎二卻是心神震撼,雖然他是劉峰名義上的孫子,可因為相處的時間不長的關係,從未見過劉峰如此霸氣的一面。

如果是別的人這麼說,慎二肯定會嗤之以鼻,但面對劉峰的宣言,他卻打從心底感到信服,彷彿劉峰在說的是一個肯定會發生的事實。

這讓慎二在震撼的同時,也心生嚮往,什麼時候,他才能像自己的『爺爺』一般霸氣呢?

對,強者,因為『爺爺』是絕對的強者,所以才能有如此霸氣且讓人感到信服的一面。他只有成為強者,才能變得跟自己的『爺爺』一樣,而要成為強者,那就要不畏挑戰!

想到這,慎二眼中透射出堅毅的精芒,並重重點頭道:「您放心吧,爺爺,我一定不會讓間桐家丟臉的!這一屆聖杯戰爭,我一定會讓外界知道我們間桐家沒有沒落!」

劉峰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當天晚上,劉峰就連夜工作,在第二天一早製作出了能讓慎二變大的藥劑,裡邊還加入了劉峰的一些戰鬥經驗,喝下去就能吸收。

這藥劑是由根源之渦認證過的好東西,絕對是『劉峰出品,必屬精品』,放出去的話無論哪方勢力都會不惜一切代價爭奪。

畢竟能讓一個人直接成長十年,並且獲得他的戰鬥經驗,這絕對是戰略級的大殺器,任何勢力得到,都可能改變整個世界的格局。

不過,對劉峰來說,這只是一件用來獲得聖杯的工具罷了。而當慎二喝下藥劑后,頓時從一個七歲半的小傢伙成長成了十八歲的年輕男子,並且身上長滿均勻且充滿爆發力的肌肉,劍眉中透露著英氣,絕對是一等一的男神級人物。

這幅形象與原著中長大后的間桐慎二差距甚大,倒像另一部動漫的人氣角色,那個人就是火影忍者里的二號男主角——宇智波佐助。

「看來,讓他的假名叫間桐佐助還真沒錯。」劉峰搓著下巴嘖嘖評價道。

在那之後,劉峰就讓慎二換上一套帥氣的白色衣服和蕾米莉亞出發了,而自己也在稍作準備后離開住所並換了張面孔潛伏在冬木市內。

當天晚上,冬木市的山丘上,兩個神秘人來到了此處,俯視著下方的豪宅,那裡正是御三家中的另外一家——遠坂家的府衙。

兩個神秘人,其中一個身穿中山服,留有一頭短髮,面色冷淡,眼神如死魚,彷彿無欲無求,在其脖子上則掛著一個十字架吊墜,昭示著此人很可能是一名宗教信徒或宗教成員。

另一個人的裝束就十分古怪了,身穿一套黑色的緊身衣,腰部圍著破爛的圍裙,臉上則戴著一個骷髏面具,看上去與常人有相當大的差異。

而且,此人的氣息與人類不同,如果有其他Master在此的話,肯定會發現這個戴骷髏面具的傢伙是英靈。

看了一眼遠坂宅,戴面具的那個沖中山服男人冷笑道:「嘖嘖,真的要這樣做嗎?你們不是盟友嗎?」

中山服男人冷淡的說道:「不用在乎這些事,聖杯戰爭本就如此,就算遇到Archer也沒什麼好怕的。」

「嘿,既然您都說三大騎士之一的Archer沒什麼好怕了。」骷髏男說著,就縱身而起,向遠坂宅衝去。

中山服男人看著骷髏男離去的身影,緩緩說道:「就交給你了,潛入遠坂宅,誅殺遠坂時臣!」

隨著中山服男人的話語落地,骷髏男以遠超人類極限的速度衝到了遠坂宅的後花園中,並以極其瀟洒且敏捷的速度將遠坂宅的結界一一躲開,三下五除二就來到了置放結界寶石的石台前。

「輕而易舉。」骷髏男冷笑一聲,伸手便欲取下結界寶石。

可就在這時,一把長矛突然撕裂空氣襲來,在骷髏男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將骷髏男的手釘在了石台上,那顆華麗的結界寶石也被擊成碎片。

骷髏男不禁發出了痛苦的悶哼,並下意識抬頭望去,卻聽到一個傲慢而冷漠的聲音:「誰允許你抬起頭了?你這趴在地上的卑**蟲子!」



霎時,無數利刃突然襲來,如狂風暴雨般向骷髏男襲殺過去,將驚恐交加的骷髏男轟殺至渣,連整個後花園都一起破壞掉。

在死之前,骷髏男只看到一個華麗至極的金色身影,還有金色身影身後那金色的扭曲空間,漫天的武器正是從哪扭曲的空間中冒出來的。

在骷髏男死透之後,就聽到金色的男人繼續道:「螻蟻就要像個螻蟻一樣,乖乖趴在地上,然後去死!」

傲慢、霸道、冷酷!

這是,開戰宣言!

這是,開戰時刻!(未完待續。) 遠坂宅發生的事雖然沒有讓普通人知道,但是,作為這場戰爭的參與者,各方Master卻基本都知道了此事。.

開戰第一夜,七大英靈之一的Assassin就被Archer幹掉了。

是的,襲擊遠坂宅的人正是七大英靈之一的Assassin。

聖杯戰爭中,總共有七位英靈,分別是Saber(劍兵)、Archer(弓兵)、Lancer(槍兵)、Rider(騎兵)、Caster(魔術師)、Assassin(暗殺者)和**erserker(狂戰士)。

現在暗殺者已死,其他Master都有感應,面對這種情況,各方勢力都很吃驚,因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暗殺者是相當難纏並且會隱蔽的,歷屆聖杯戰爭都能撐到中後期,卻不想這次第一天就完蛋了,真不知道暗殺者的主人是怎麼想的。

此事處處透露著古怪,也讓各方參戰者都心生疑惑。

某個旅館內,一名身穿西裝的短髮女子沖一名正在整理各種槍械的風衣男子道:「切嗣,Assassin在昨晚死了,不過此事透露著古怪,感覺上有點像是故意演給別人看的戲。」

風衣男子頭也不抬的繼續整理槍械,用充滿磁姓的冷漠男聲道:「繼續監視遠坂宅,Assassin的Master和那個金色英靈的Master關係並不像表面上的那麼簡單。」

「是。」短髮女子恭敬應道。

另一邊,在一座天橋下面,一名長發少年激動的衝到了橋下,定眼一看,此人正是韋伯-維爾維特,正如劉峰所知的一樣,他也參加了聖杯戰爭,並且還擁有了自己的強大英靈。

只是面對自己的英靈,韋伯有些無奈,他衝到橋下后,就看到一名身高超過兩米的紅髮壯漢,並沖壯漢道:「Rider,昨晚發生了一場戰鬥,遠坂家的英靈直接把Assassin給秒殺了。」

原來紅髮壯漢就是七大英靈之一的Rider,面對韋伯的話,正在看書的Rider頭也不抬的說道:「朕知道啦。」

見Rider的反應如此平淡,韋伯頓時噎住了,剩下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同一時間,一座豪華大酒店的總統套房內,另一個參戰者肯尼斯-艾爾梅洛伊-阿其波盧德得到昨晚的情報后,不由眯起眼睛道:「已經有人先奏響開戰樂曲了嗎?那麼我們也不能等下去了,Lancer,今晚與我一起出擊,先解決一兩個敵人。」

肯尼斯身邊一名身穿墨綠色緊身衣的美男子頓時恭敬應道:「是,Master。」

各方勢力都因昨夜的一戰有了行動,無論昨夜的真相如何,幕後策劃者毫無疑問成功了。

面對這種情況,正在一家咖啡廳內喝紅茶的蕾米莉亞眯起眼睛笑道:「看來Assassin的Master和那個金色英靈的Master關係不簡單啊,居然願意犧牲自己的英靈去成全另一方。」

在蕾米莉亞身前,正在吃早點的慎二聞言不由問道:「蕾米姐姐,你的意思是昨晚的事有可能是在演戲嗎?」

「不是有可能,而是肯定在演戲!」蕾米莉亞擲地有聲道,並一連譏諷的笑意,「十有**是為了掩人耳目,順帶震懾一下敵人吧,見識過那個金色英靈的實力,估計沒有幾個人願意貿然強攻遠坂宅了。」

這番話卻是將昨夜的情況猜了個**不離十。實際上也不算猜,擁有命運之力的她能夠輕易洞悉旁人不知道的事,昨夜的情況,她雖然不能看透所有,卻還是能看穿大半。

聽完蕾米莉亞的話,慎二點了點頭道:「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啊?」

「很簡單,等,昨晚發生那事後,估計今晚肯定會有人按耐不住,我們只需要靜靜等待即可。」蕾米莉亞胸有成足的說道,並優雅的飲了一口茶。

慎二對蕾米莉亞的話非常信服,當即嗯了一聲,但隨後又有些擔心的說道:「蕾米姐姐,我們這麼大搖大擺的待在這裡真的可以嗎?會不會被人發現啊?」說著,他下意識看了看四周,而周圍有不少目光正在偷窺他們,一見他看來,那些目光趕緊收回。

兩人一個美女,一個帥哥,縱然蕾米莉亞外貌年齡小一點,可架不住她有一張如同藝術品一般的俏臉,這麼一對帥哥美女的組合坐在一起,肯定會引起旁人圍觀的。

蕾米莉亞聞言笑笑道:「放心吧,沒事的,就算被發現了,敵人也不敢在白天打過來——除非他們想被取消戰鬥資格或者是被所有人圍攻。」

聽完蕾米莉亞的話,慎二總算放下心來了。

當下,二人就開始靜靜等待。

轉眼間,太陽西下,夜幕降臨,而各方勢力眼見天色變暗,便蓄勢待發的等待起來,以應付隨時都可能出現的戰鬥。

到了接近午夜的時候,一股強大的魔力突然一座碼頭釋放出來,這股魔力充滿挑釁的意味,似乎在向所有英靈宣戰一樣。

面對這種情況,那些生姓高傲的英靈怎麼可能按耐得住?當下就紛紛向魔力釋放之處聚集過去,其中也包括蕾米莉亞和間桐慎二,而且兩人是最先到的。

不過,兩人很聰明的沒有現身,而是待在暗處觀察情況。

兩人看見發出挑釁魔力的是一名綠色緊身衣的美男子,其手持兩把用布包裹的長槍,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就是三大騎士中的Lancer了。

至於Lancer的Master則不知蹤影,顯然是躲了起來,不過,那人的躲避對蕾米莉亞沒有意義,用命運之力稍微感知一下后就找到了。

如果蕾米莉亞願意的話,絕對可以再Lancer回到他Master身邊前將那個隱藏起來的Master幹掉。

不過,蕾米莉亞並沒有這樣做,她來此的目的可不僅僅是幹掉一個敵人,而是想渾水摸魚,謀得更大的好處,所以她就拉著慎二在旁邊等待起來。

隨著時間推移,不久之後,就來了兩個人,其中一人是身穿白色棉衣的銀髮美女,那人擁有一雙紅寶石一般的美麗眼睛,由此道明了其便是御三家中最後一個——愛因茲貝倫家族的人。

另一個則是一名身穿西裝,留有一個馬尾的金髮美少年——不,應該說是少女才對,只是穿了男裝而已。

此人身上的氣息和人類完全不同,乃是一名英靈,顯然是愛因茲貝倫家族這一屆聖杯戰爭召喚出來的英靈。

兩大英靈一見面,便在視野中擦出了激烈的火花,他們身經百戰的直覺告訴他們,眼前的人絕對是一個難纏的對手。

當下,雙方就上前自曝身份,果然,那名手持雙槍的男人是Lancer,而那名留著單馬尾的金髮女子則是歷屆聖杯戰爭中最優秀的英靈——Saber。

兩大英靈身上湊充斥著堂堂正正的氣質,言語也是堂堂正正的,並且都說自己是騎士,可見兩人在生前一定是偉大的騎士,對騎士的八大美德充滿堅持。

待交談完畢后,Saber當即魔力外放,讓身上的裝束隨之改變,最終變成了一套藍白相間的女式鎧甲,這套鎧甲不像男士騎士鎧那麼笨重,而是非常輕盈的,只有要害部位有防禦,其他地方為了方便行動都用了輕裝設計。而她的手中則握著一把透明的武器,從感覺來看,應該是一把雙手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