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雪月痕皺了皺眉頭說道:

“不知道,也許以後會注意的吧。你也知道我以前都是在軍營裏過的,幾乎沒有跟女孩子接觸過,連小布以前也很少跟我有什麼接觸。儘管很多事情我知道,也明白應該怎麼去做,但很多時候都會忘記,一時半會兒也真的是改不過來的。我從前只注意那些跟殺戮有關的東西,其他的幾乎都沒有什麼太多的涉獵,如果真的要讓我改掉那些毛病的話,恐怕真的要用上很長一段時間了。”

雪月痕的回答讓雲娜一陣無奈,雪月痕的脾氣她非常瞭解,接受新生事物的速度非常快,但除了跟殺戮有關的以外真正運用新生事物速度比蝸牛還慢上幾分。而且雪月痕的脾氣倔強的要死,他認準的事情不要說是九頭牛,就算是你拿九條龍來拉也照樣拉不動他。

對於雪月痕有些時候的舉動讓女孩子很尷尬的事情雲娜已經無數次的提醒雪月痕了,儘管雪月痕在這方面有所改善,但跟沒有改變幾乎沒有什麼差別。而在教育雪月痕的過程之中雲娜也在無形之中漸漸的向雪月痕妥協了,不再像最一開始的時候那樣在意雪月痕的舉動。儘管雪月痕有很多時候的舉動已經完全觸及到一個女孩子所能承受的底線了,可是雲娜知道雪月痕對於她的身體真的是一點興趣都沒有,一個完完全全的木頭人。雲娜不得不承認雪月痕在生死之間磨練出來的定力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企及的,真正的古井不波的狀態。有時候雲娜甚至是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別人說的那麼漂亮,如果是真的的話那爲什麼雪月痕對她連一點應有的反映都沒有。

雲娜隨手將那串手鍊扔給雪月痕,滿不在乎的說道:

“給你,你買下的手鍊!”

說完之後便大步向前走去,雪月痕擡手接住了雲娜扔過來的手鍊在手中悠閒的轉了一圈後邁步跟上了雲娜。雲娜走了幾步之後有些認真的問道:

“木頭,你買這個手鍊真的有什麼用嗎?”

雪月痕看了看手中的手鍊淡淡的說道:

“這並不是有用沒用的事情,而是一種推測的依據。”

雲娜興致盎然的問道:

“什麼推測啊?好像很有意思的事情啊!”

雪月痕輕輕的點了下頭將手鍊遞給雲娜反問道:

“你也領悟了‘上善若水’的真諦,你來看一下如果你到了練神返虛的境界所做出來的東西能不能如此明顯的表現出天道的本質來?”

雲娜將手鍊接了過去,用神識仔細的觀察了很久之後非常認真的搖了搖頭。雪月痕微微有些掩飾不住心中的興奮淡然的說道:

“四方神獸之中鎮守南邊的鳳凰朱雀被稱爲輪迴不滅,因爲它領悟的是火的本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只要還有一點本源真火存在它就可以不斷的浴火重生。鎮守西邊的銳金白虎號稱攻擊最強,因爲它所領悟的是金的本源,除去混沌之外它可以作到無堅不摧,無物不破,所以天下無它不可殺之人,無它不可毀之物。 重生靈植空間:崛起吧,小農女 ,‘上善若水’的真諦讓它成爲了四方聖獸之中防禦力最強的神獸。就算是號稱攻擊力最強的銳金白虎在破開了‘上善若水’的防禦之後也無法對同爲神獸的玄武的本體造成多大的傷害。而四方神獸之首的東方神獸青木青龍雖然攻擊上不如西方的白虎,生命力不如南方的朱雀,防禦力不如北邊的玄武,卻依然穩穩的坐在了四方神獸的首位。這是因爲它所代表的木屬性的幾乎可以說是生命的代言,它的恢復能力可以說是無限的,哪怕是最嚴重的傷害,只要沒有在瞬間將它化爲混沌它都可以在瞬間恢復,也就是說東方的青木青龍幾乎是不死的象徵。不過作爲代價青木青龍所付出的代價是它的分身的實力遠遠要低於其他的神獸的分身。木屬性主生,在殺戮方面它並不是十分的擅長,甚至可以說木屬性在前期根本就不擅長殺戮,所以在前期木屬性想要達到和其他的屬性同樣的攻擊力就要比其他的航速性高出一個境界纔可以。”

雲娜像聽天書一樣被雪月痕說的暈頭轉向,四方神獸的事情她也不是沒有聽說過,至少在傳說之中她沒少聽到,但現在雪月痕說這些又是要幹什麼呢?帶着疑問雲娜還是決定繼續聽下去。雪月痕看了一眼雲娜淡然的繼續說道:

“青木屬性的侷限性就侷限了單純的木屬性的人在修煉的時候至少境界要比其他的屬性的人高出一個境界纔可以和其他人一樣達到相應的境界,得到同等的傷害力。不過同等的傷害力不代表了同等的治癒能力,青木原本就主生,在治癒方面要比其他的屬性強上不知多少,得到和其他屬性同樣強大的攻擊力卻要擁有比其他屬性高出一個等級的靈魂境界纔可以作到,這就意味着木屬性的人如果和其他屬性的人擁有同樣的實力在能量的本質上就要比其他屬性高出一個境界。原本同級的情況下治癒能力都要比其他屬性強上很多,在本質上高出其他屬性一個等級的情況下治癒的能力又能高出多少來呢?”

雲娜下意識的回答道:

“那會強上很多的啊,如果按照你的說法的話木屬性的人在治癒方面幾乎可以說是無人可以企及了。可是這跟這手鍊又有什麼關係呢?”

雪月痕隨手在雲娜的頭上敲了一下說道:

“看來有時候你的反應還不是一般的遲鈍啊!水生木,你領悟了‘上善若水’的真諦對木屬性應該會比較敏感纔對啊!難道你就沒有感覺出來這個手鍊上所附帶的天道的氣息有着非常濃厚的木屬性的本源氣息嗎?能夠作到這個地步就證明製作它的人有着非常純正的木屬性。而這個手鍊是出自精靈族的一位長老之手,精靈族的長老都對木屬性有如此之高的領悟,那精靈族的女王又將是一個什麼樣的程度呢?有她出手的話還用怕你的眼睛無法治癒嗎?”

雪月痕的話倒是點醒了雲娜,再次仔細的觀察手中的手鍊之後雲娜的確從手鍊上所附帶的天道的訊息之中找到了非常濃厚的木屬性的氣息。她的境界本就不是很高,而製作這條手鍊的精靈族長老是一個初級神級高手,比她的境界要高出了不少,她之前沒有感覺到手鍊上天道的訊息之中所附帶的木屬性的氣息主要的原因是她的境界和那個精靈族長老之間相差的實在是太多了。按照雪月痕的話來分析儘管這位精靈族的長老只有初級神級,但他對於天道的領悟至少也要達到煉虛合道初期,相差瞭如此之多讓她之前根本就微 沒有看透這點天道訊息的本質。如果不是雪月痕的提醒恐怕她還真的要忽略這些了。

雪月痕長長的舒了口氣淡淡的說道: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沒想到在這個地方居然會發現擁有純粹的木屬性的存在。之前一直想不明白爲什麼精靈族可以打破規律擁有遠遠超越了其他種族的壽命和美貌,現在終於明白了。天生就開始領悟木屬性的種族自然要比其他種族更加長壽,更加美麗了。先天接近大道本源的人大道是不可能讓你們比別人差太多的。原本你們就比其他人更加難以修煉,如果不是修煉出來以後在很多方面都遠遠超越了其他的修煉者恐怕天道上的平衡就要被打破了。不過,精靈族連長老製作的東西都拿出來跟別人交換了,看來精靈族一定是遇到了什麼事情讓他們無法解決,也許能利用一下也說不準。”


雲娜不滿的說道:

“利用什麼啊!人家有困難了你還要利用!你是不是太損了!”

雪月痕突然擡手在雲娜的頭上輕輕的打了一下說道:

“有事不一定是麻煩事,利用這些事也不一定是爲了讓對方有什麼損害。互惠互利的事情就算是精靈族也是非常願意看到的事情。我要去求精靈族自然要有能打動精靈族的做法。精靈族再怎麼說也是號稱創世神的寵兒的種族,儘管愛好和平不願意參加戰爭,但高傲的性格已經養成,要打動他們並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更何況人類因爲精靈族的美貌讓他們成爲了奴隸商們眼中不可多得的寶貝,一個精靈奴隸的價錢是多少你應該比我更加清楚。人類和精靈之間的矛盾幾乎是不可化解的了,甚至可以說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我現在的實力的確可以得到精靈族的認可,成爲他們的朋友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可是你呢?你的實力可不足以得到精靈族的認可。大戰將起,我不能保證我不會被捲進不能自拔的境地之中,一旦我被捲進了那種境遇之中不要說保護你的周全,恐怕我自身都難保了。精靈族可能是自開闢天地以來就已經存在的種族了,一旦真的有一天我自身難保的時候也許還能將你託付給他們。幫他們一下對他們有好處,對我同樣有好處。我雪月痕不是傻子,知道輕重緩急。多了精靈族這樣一個強大的盟友我還是非常願意的。”

儘管有些無奈,但雪月痕說的都是事實,連身爲西極天狼星君的白起都暗示了多次雪月痕躲不過這場大戰,到時候真的能不能有精力來保護她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雲娜輕輕的嘆了口氣思考着什麼,至於她想了些什麼雪月痕就一頭霧水了,女孩子的心思他實在是理解不了,與其讓他想這些倒不如讓他去挑戰那些超神獸,相比之下他還是更加喜歡幹那些。

好幾天沒有發稿估計罵我的人不少吧!對不住大家了,五一這幾天假期沒有看到,實在是對不起。沒辦法,咱是人,不是畜生,就算是畜生還知道反哺呢!何況咱還是個人了,要是連這個時候還能有心情寫出什麼來那我就不用活着了。在我看來天大地大家事最大,沒辦法,這輩子是改不了了。各位還真是給面子,原本我都準備在起點的收藏掉到一百一以下了,沒想到不但沒掉反到是長了不少,謝過了各位。 第一章 自古紅顏多禍水

雪月痕輕輕的嘆了口氣,又是一片殘磚斷瓦,屍橫遍野的景象。六天的時間中這已經是第四個因爲戰亂而破敗的城鎮。在中央大陸呆的這些日子雪月痕發現中央大陸上的人類和精靈完全是處於兩個極端,精靈族雖然人口稀少卻擁有強大的實力,哪怕是沒有成年的小精靈也擁有先天境界的實力。但因爲過於愛好和平精靈族幾乎不會傷害人類,使得他們經常會被人抓住機會被抓住成爲奴隸,愛好和平的代價就是精靈族只能蜷縮在迷霧之森中,藉助迷霧之森那連主神都無法驅散的迷霧來保護自己。而另一面人類卻處於一個非常暴力的局面,戰爭可以說是一觸即發,昨天還是友好鄰邦的兩個國家,今天就可能開戰了,原因甚至可能就是因爲一兩個金幣。而且一旦兩國開戰周圍的國家一定都會虎視眈眈,隨時尋找機會上來分上一杯羹,因此在中央大陸上就沒有戰爭停止的時候。不過因爲連年的戰亂在中央大陸的人類社會形成了一種絕對的強者爲尊的慣例,擁有強大的實力你就能得到別人絕對的尊重。很明顯雪月痕屬於擁有絕對實力的人,所以到現在爲止他們還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騷擾。

不過因爲連年的戰亂中央大陸上的國家甚至可以和森林之中的大樹相比了,只要掌握了幾個城鎮就敢自稱爲國,在中央大陸上你隨時都有可能已經穿越了兩個國家的邊界。當然了,在中央大陸上也不是沒有強大的國家,越是靠近迷霧之森和跟其他大陸連接的窗口的國家就越是強大。

習慣了南征北戰的生活的雪月痕並不反感戰爭,甚至在他看來戰爭的確是某些問題最直接的解決辦法。可是他在意的是戰爭的原因,如果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的話用戰爭來解決並不是什麼錯事,畢竟雙方的矛盾已經無法化解,在這種情況之下用戰爭來解決兩國之間的矛盾並沒有什麼錯。可是當他得知開戰的原因的時候就讓他氣不打一處來了。

大概是六個多月以前從一個很小的國家傳出消息,說小國的公主在沒有精靈族的血脈的情況下卻擁有可以媲美精靈族的美貌。得到消息之後幾個大國幾乎是同時向那個小國發出了消息,要求他們將公主進貢給他們。可是公主只有一個,而前來索要的國家卻不斷的在增加着。結果就是小國被那些已經等的不耐煩的大國滅掉了,而那位美麗的公主卻陷入了跟流亡沒有什麼區別的生活,每時每刻都在幾個國家的爭搶之中,在各國的殺戮之中被掙來搶去,幾個月的時間裏在她的身邊就沒有停止過戰爭。

爲了一個女人,大陸上將近三分之一的國家主動或被動的陷入了戰爭之中,僅僅因爲一個女人每時每刻都有成千上萬的人死去,說她是紅顏禍水一點都不爲過的。儘管習慣了戰爭,但雪月痕對於這種無謂的戰爭實在是看不下去。

雲娜自從進了城鎮以後就一直皺着眉頭,臉色蒼白的緊緊的靠在雪月痕的懷裏。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裏在她的神識可以探查的範圍之內已經出現了不下兩千具屍體,可是到現在連一個活着的人都沒有。她不象雪月痕那樣見慣了血雨腥風,對這些死人沒有什麼感覺。面對死亡她並不象她平時所表現出來的那麼冷靜,甚至有了雪月痕這個依靠以後她漸漸的恢復了女孩子對死亡的恐懼。當雲娜的神識掃過一個已經面目全非的屍體的時候不由得尖叫了一聲將神識收回了體內,喘着粗氣平靜了半天才稍微好了一點,但身上的衣服還是被冷汗打了個通透。

對於雲娜的反應雪月痕已經習慣了,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出現這種反應了,理解的同時雪月痕也不得不爲雲娜的膽量感到擔憂。堂堂的煉氣化神中期的高手,卻害怕那些已經一點威脅都沒有隻是相貌恐怖的屍體。別人到了她這個境界不說是泰山崩於側而不驚,但也基本可以作到不爲外物所動了。可是雲娜現在不要說不爲外物所動,她能保持跟常人一樣的敏感程度雪月痕就已經謝天謝地了。現在她的敏感程度好像是跟她的修爲成正比的,她的修爲成長的越高她就越發的敏感,無論經歷了什麼都無法讓她的敏感度降下來。

雪月痕輕輕的嘆了口氣說道:

“還是讓白虎飛起來吧。前面的屍體比這裏的還要多的多,恐怕你受不了的。”

雲娜輕輕的搖了搖頭儘量控制着自己的聲音,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靜的說道:

“不用了,我就是想知道這裏到底還有沒有活着的人,白虎飛起來的話我就什麼也看不到了,死了這麼多的人,我希望可以找到幾個倖存者。要不”

雲娜的話還沒說完從不遠處的瓦礫後面傳出了一點碎石脫落的聲音,儘管聲音並不是很大,但還是吸引了雲娜的注意。雲娜馬上興奮的坐直了身體,興奮的問雪月痕:

“木頭,那裏是不是還有人活着?”

雪月痕皺了皺眉淡淡的說道:

“還有一個罪孽深重的活死人在那裏,你去與不去都沒有什麼區別的。”

雲娜有些不滿的說道:

“木頭!你說什麼呢!在戰爭的面前又有誰是有罪的?如果真的有罪的話那也是那些挑起戰爭的人有罪!”

說完雲娜就從白虎的背上跳了下來向那片瓦礫走去。白虎準備跟過去卻被雪月痕給止住了,雲娜見雪月痕並沒有跟過去氣呼呼的跺了一下腳不滿的嘀咕着走到那堆瓦礫附近。但她並沒有繼續向前走,因爲在她神識的探查範圍之內出現了一個衣衫襤褸的女孩。女孩的年齡不大,有十六歲已經是最大的猜測了,鬢髮蓬鬆,身上的衣物雖然破破爛爛,但還是可以看出曾經的華貴,女孩只有左腳上穿了一隻鞋子,右腳的鞋子不知道丟在了哪裏。女孩很漂亮,雲娜承認她非常漂亮,甚至已經超過了海蘭和海柔。可是爲什麼一個衣着華麗又如此漂亮的女孩會淪落到如此境地呢?中央大陸戰亂不斷,就算稍微富裕一些的平民都會事先爲自己安排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避難,更何況是貴族和富商了。

在雲娜愣神的時間裏雪月痕已經走到了她的身後,淡淡的說道:

“紅顏禍水,戰爭根源。因爲她的美貌導致的國破家亡,因爲她的美貌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了戰亂之中,因爲她的美貌將整個中央大陸都帶進了混亂的狀態。單單這些說她是罪孽深重已經不爲過了。”

雲娜心情複雜的嘀咕道:

“這又不是她的錯,如果她能控制的話又怎麼可能淪落到這個地步?”

雪月痕淡淡的一笑說道:

“沒有絕對的實力保護將自己的美貌透露了出去就是錯,海蘭美麗,她有一個神級的祖父保護,沒有人敢打她的注意。海柔美麗,她有她的父親保護,可是她的父親沒有強大的實力,所以她玉隕香消。精靈族美麗,他們有迷霧之森保護,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危險。你也很美麗,但你的身邊有我這個連神級高手都要繞着走的青眼修羅,所以你是安全的。而她什麼都沒有,她雖然曾經是一個公主,但她的父親既沒有強大的實力,也沒有可以縱橫天下的軍隊,甚至連反抗的資格都沒有,所以她的美貌就是錯的。原本她應該低調的生活,安安穩穩的嫁一個人過完一生,可是她沒有,她將自己的美麗暴露在了世人的面前,結果闖下了滔天大禍。”

雪月痕並沒有控制自己的音量,瓦礫後面的女孩也清晰的聽到了雪月痕的話,無神的雙眼中閃過了一絲哀傷。美麗是她的錯嗎?不是。美麗是上天賜予她最大的財富。可是因爲她沒有能力保護這份財富才導致了現在的境地,美麗不是她的錯,可是成千上萬的人因爲她的美麗而死亡,這就是她的錯。


作爲女孩子她也曾經幻想過有一個愛自己的王子和她共度一生,也曾經幻想過自己的王子是多麼完美的存在,可是因爲一個小小的疏忽她的美貌悄然之間傳揚了出去,她一切美好的幻想都成爲了泡影。如果說是在其他大陸的話她的幻想也許還有可能實現,可是在中央大陸那隻能是幻想。少女儘量的將自己蜷縮了起來,好像這樣她就能安全很多一樣。

雲娜憐憫的走過去,卻被雪月痕直接拉了回來。在雲娜審視的目光之中雪月痕冷淡的說道:

“她的事情你沒有辦法解決,我同樣也不能參與進去。現在因爲她已經牽涉了三百多個國家,十一個神殿,三十多位神級高手和一百九十多位聖位高手。她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一旦連你我都牽涉進去恐怕整個中央大陸都要亂了。我的影響已經夠大的了,不知有多少人在因爲你的美貌而瘋狂,現在我能保護你已經是很多人的底線了,如果我將她帶在身邊的話那將會有多少人的底線被打破?到時候將因爲你們兩個使得更多的人捲進戰爭之中,更多無辜的人成爲戰爭的犧牲品。爲了她一個人你認爲值得嗎?”

雲娜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堅定的說道:

“值得,正像你所說的,美麗並不是她的錯,錯在於她沒有辦法守護自己的美麗。現在也許別人不能保護她,但你能,你絕對可以保護的了她的。”

雪月痕冷淡的一笑說道:

“說的輕巧,我的確可以保護你們,說實話我雪月痕還真沒把那些人放在眼裏。不過救她的前提是她要值得我去救,可是她值得嗎?也許在最一開始她的確值得我去救一下,準確的說在兩天以前她還值得我去救,可是現在她不配了。”

當雪月痕的話出口的時候雲娜發現那個女孩的眼中閃過了一陣慌張的神色。在雲娜質問的目光之中雪月痕說道:

“爲了能夠逃跑她不惜在水源之中下了劇毒,結果整整六千輕騎士還有十萬無辜的百姓就這樣全完了。你認爲這樣的人我救她有什麼意義嗎?”

在雲娜不相信的目光之中雪月痕冰冷的說道:

“三天前莫菲雅娜公主就已經進入了我的探查範圍,當時她剛剛被一個倒黴的軍團從另外一個軍團的手中搶了過去。而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她剛剛得知了自己的國家已經在戰亂之中被滅國了,她的親人和子民都因爲她而被屠殺待盡。她很幸運,在大亂之中無意間得到了一枚上一次衆神之戰之前一位煉金術士的儲物戒指,並在裏面找到了一種連神都害怕的毒藥,斷腸草。爲了能使自己脫困她裝作無意的將斷腸草和自己的手絹一起扔進了水井之中,又裝作生氣不吃不喝。結果當天晚上整個城鎮之中從居民到商旅,還有那些剛剛把她搶到的士兵都因爲不知情而中毒身亡,肝腸寸斷。十多萬人的城鎮之中竟然連一隻耗子都沒剩下,你說我還有必要救她嗎?”

雪月痕的話音剛落莫菲雅娜公主就猛的站了起來,聲嘶力竭的辯解道:

“不是的!我不知道那種草有那麼毒的!我就是想讓他們中毒之後沒辦法追我!我沒想殺他們!我真的不知道那東西的毒性有那麼強!就那麼一點!我就往那井裏放了一片葉子!我也不知道那麼大的鎮子的用水全都是依靠那一口井的!我真的不知道!我不想的!我不想殺他們的!真的!我真的不想殺他們的!我就是害怕!我想回家!我,我……”


雪月痕冷冷的說道:

“你不是故意的,你不過是想早點擺脫他們罷了。你是想就那麼一點的毒藥就算毒性再強給幾千人吃也吃不死人的對不對?”

莫菲雅娜公主委屈的點了點頭,淚水不斷的在眼眶裏來回的打轉,雪月痕的眼睛突然變成了天青色,厲聲呵斥道:

“你不是故意的那那些無辜的人的死就是應該的嗎?人家跟你有什麼仇恨? 情迷心竅:BOSS請認栽 ,他們就白死了嗎?如果真要論起來你還虧欠着他們呢!因爲是你讓他們陷入了戰亂之中!是你的疏忽讓他們死掉的!那斷腸草是什麼?連主神都能毒死的毒藥!你就算再無知也應該知道在衆神之戰中有多少主神是死在了斷腸草之下吧!連主神都能毒死的毒藥是他們那些普通人可以承受的嗎?你用那麼大一片斷腸草來下毒以爲藥量很小是嗎?你知不知道就那一片葉子就足以讓現在所有的主神都到冥界去報到了!你不是故意的,你不是故意的就能挽回了嗎?你知不知道因爲你的一片斷腸草那裏方圓百里之內要幾百年都不能打井!百年之內那裏的井水只要是人喝了就必死無疑了!好一句你不是故意的,你不是故意的還死了那麼多的人!你要是故意的還不屍橫遍野了!”

雪月痕氣的全身發抖,雙手緊緊的握成拳頭,好像隨時都有可能一拳把這個不懂事的公主打死的樣子。雲娜輕輕的拉了拉雪月痕,小聲的說道:

“木頭!你少說兩句!她畢竟還是個孩子,好些事情她還不懂呢!”

雪月痕咬牙切齒的怒吼道:

“孩子?再有幾天就滿十六歲了還是孩子!女子十六歲成年這是公認的事情!十六歲她都可以嫁人了還是個孩子!好一個孩子啊!身爲公主卻不知道愛惜子民,哪怕他們並不是你的子民你也應該考慮一下你這樣做給你的子民將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啊!你是跑掉了,可你認爲被你毒死了數千名有些的騎士對方可能答應輕易的放過你嗎?你躲起來不要緊,可你的那些已經承受了亡國之痛的子民不還是要在那片土地上生活的嗎?你認爲他們能承受的住及格軍團的圍剿?如果說你是個軍人或是政客你所做的一點都沒有錯,削弱敵國的實力甚至可以說是你的榮耀。可是你既不是軍人也不是政客!你是個公主!一個爲了子民犧牲自己幸福的公主!你的做法就是大錯特錯的了!身爲公主你應該做的是保護你的子民,讓他們過上安穩的日子!可是你看你都做了些什麼?你現在的做法和把他們直接送上斷頭臺又有什麼區別!”


雪月痕冷冷的哼了一聲轉身抱起雲娜回到了白虎的背上冷冷的說道:


“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的父親已經死了,兩個哥哥和你的姐姐妹妹中只有兩三個正在逃亡之中,其他人都淪爲了奴隸。你曾經的子民有六成以上都淪爲了奴隸,其他的還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在死亡線上掙扎。接下來要怎麼做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你自己要想好。”

說完之後白虎雙翅一振沖天而起,轉眼間就消失在了天際。莫菲雅娜公主頹然的坐在了瓦礫上,淚水止不住流了出來,不知是悔恨還是委屈。突然一道紫紅色的光點破開虛空打在了莫菲雅娜公主的眉心上,莫菲雅娜公主雙眼圓睜,臉上寫滿了痛苦和驚恐的倒在了地上,雙眼漸漸的變的空洞無神。許久之後莫菲雅娜公主的眼中又恢復了神采,右手撫摸着額頭坐了起來,臉上充滿了驚奇,卻沒有了之前稚嫩的申請,反倒是變的成熟了許多。

莫菲雅娜公主看着雪月痕他們消失的方向,臉上露出了神祕的笑容,喃喃自語道:

“雪月痕嗎?真實太巧了。這麼多年了沒想到還能遇到你。”

說完之後莫“菲雅娜公主”站了起來轉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漸漸的消失在了官道上。 第二章 陣道

雲娜默默的坐在白虎的背上,兩天了,雪月痕沒有說國一句話,嚴肅的讓人感到恐懼。開始雲娜還以爲雪月痕是在因爲莫菲雅娜公主的事情跟自己生氣,說他小氣,可是漸漸的她就發現有些不對了。雪月痕並不是那種小氣的人,這種小事他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而且越是往前走雪月痕的眉頭皺的就越僅,而且還在不斷的思索着什麼,右手無意識畫着什麼。雲娜將注意力集中在雪月痕畫出來的東西上,漸漸的發現雪月痕所畫的她居然完全看不懂,但又感覺覆函大道之理的感覺。雲娜知道,雪月痕雖然實力很強,靈魂也很強大,但境界上只有先天后期,跟其他先天后期的人沒有什麼區別的。一個煉精化氣後期境界的人畫出來的東西她一個煉氣化神中期境界的人居然看不懂,估計傳出去別人都不會相信的。

雲娜不滿的對着雪月痕大厚道:

“木頭!你幹什麼呢!”

雪月痕淡淡的說了一句:

“沒事,只是發現了點東西罷了。”

雲娜小聲的嘀咕道:

“什麼沒事啊,在哪沒事鬼畫符的都已經兩天了!”

雪月痕卻莫名其妙的反問道:

“已經兩天了嗎?我還以爲只有一會兒的時間呢!”

雲娜瞪着眼睛不滿的大叫道:

“什麼一會兒啊!你在着足足畫了兩天了!什麼也不說畫個沒完!畫出的東西我也看不懂!跟你說話你又不理我!“

雪月痕歉意的一笑說道:

“對不住啊。我發現我的風根本無法對迷霧之森的霧產生什麼作用。你也知道一般的霧只要是大風一吹自然就散了,可是迷霧之森的霧無論我用多大的風去吹都沒有一點的作用。好奇之下我才仔細的探查了一下,結果發現了一點很有意思的事情,不自覺的就把時間給忘了。”

雲娜一臉不滿的看着雪月痕,這樣子分明就是告訴雪月痕如果不給出一個讓她滿意的答案今天就跟他沒完的架勢。雪月痕饒有性質的說道:

“天地萬物萬法得道,道法有很多,器、術、易、法、醫、陣、盅、鬼、符錄等等等等。這些不過是運用一些手段影射大道以追求大道本源的一種方法罷了。其中陣指的就是陣法。以前我一直以爲迷霧之森的大霧之所以連主神都無法驅散是因爲那是由比主神的法力還要高深的人佈置下的,但法術畢竟是法術,完全驅散不可能只是驅散一點還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可是我費盡心思也無法將那迷霧之森中的大霧驅散一點,而我的風所過之處卻又好像根本就沒有霧一樣。所以我認定那絕對不是什麼法術,而是一個陣法。一個先天大陣。”

雲娜轉過身像幼兒園裏準備聽故事的小朋友一樣興致勃勃的盯着雪月痕,雪月痕甚至懷疑她的眼睛根本就沒有瞎,要不然盯着自己又有什麼用。雲娜生活的年代修行已經沒落了,陣法早在幾百年前就已經失傳了,而那些懂得陣法之類的東西的人大多都是那些隱居起來的的人物,除了自己的弟子怎麼可能傳授給別人呢?因爲那些老古董的固步自封導致在中華大地上連一兩個會佈陣的人都沒有,大多數人只是識陣,只有少數幾個人會破除簡單的陣法,可以說是沒落致極了。雲家本是個武家連修道的世家都算不上,儘管雲家的家傳功法算的上是上乘,出了不少高手,可是真正能窺破天機得證金丹大道的卻一個都沒有。所以儘管是出自世家,但云娜那些有關修煉方面的事情還都是在進入國安之後才慢慢的積累起來的,她連識陣都作不到呢!聽到雪月痕說她從來都沒有接觸過的東西她自然要興奮起來了。

雪月痕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的腦袋裏至少有上百部修煉的法決,都是當年爲了讓他可以修煉白起從其他高手那裏“討”來的,可以說是包羅萬象。可是當雲娜領悟了“上善若水”的真諦以後她卻只傳授給雲娜一套《養生決》,一套相傳是由原始天尊所創的養生法決。進境不快,甚至可以說慢的出奇,沒有什麼特殊的攻擊法門,可以說是廢物中的廢物。但《養生決》有一個非常大的好處就是可以不用面臨走火入魔的危險,雪月痕不知爲什麼就陰差陽錯的把《養生決》傳授給了雲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