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此時直播間的衆人開始探討這件事情了。

“樑爺我覺得應該沒有這麼簡單!你說這些到底是什麼人啊?剛剛看到的第一眼,還真以爲是地府的判官!”

“就是啊……而且這地方原本就挺邪門的,現在兄弟們都不知道剛剛過來給你下毒的那個傢伙到底是人是鬼?”

……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輕輕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看起來似乎是在平復着心情一樣。

“咱們現在就別說這麼多了好吧?如果跟我好說好商量,那我絕對願意尊重人家這裏的風俗習慣!但是這些傢伙竟然想要了我的命,絕對無法容忍!”

此時此刻,於樑大口大口喘着粗氣,能夠看得出來,現在於樑確實有些憤怒起來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想了想。

“那些傢伙肯定不知道我已經自行解毒!所以他們或許還會再過來找我,待會兒咱們眼睛就擦亮一些,萬一那些傢伙過來,我得想辦法把他們收服了再說!”

當於樑講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的兄弟們明顯有些擔憂。

“樑爺!我感覺有點不太靠譜啊,剛剛那個傢伙臉上都是毒針,萬一到時候一個操作不好又中毒,那可就麻煩了!”

“說的是啊……照我來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不然還是趕緊離開這裏吧!雖然我們也挺不爽的,但我覺得還是樑爺的性命最重要!”

“我覺得樓上說的不錯,就算咱們要看樑爺直播,那最起碼也得稍微理性一點,如果要是再有任何生命危險,那我寧願讓樑爺離開這裏。”

……

說句不好聽的,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確實太過於暖心了!

他是真的非常非常暖心!有這麼一羣兄弟陪着他,值了! “沒關係的兄弟們,這次可沒有這麼簡單了,無論如何我都絕對不會放過從中搞怪的那些傢伙!既然他們想要了我的命,那我就絕不能讓他們得逞!”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喊出了這句話,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憤怒了。

於樑此話一出,直播間的衆人也挺支持他的。

“樑爺!如果你自己已經決定了,那我們確實無話可說,但還是要提醒你一句!無論如何一定要小心行事。”

“說的是啊,樑爺!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於樑輕輕點頭。

“這個你們就放心好吧!我自然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我還就不信了!憑什麼這麼牛逼?”

……

於樑一直盤腿而坐在地上,似乎是在平復着自己的心情一樣,而且他也在等,如果那些傢伙敢過來的話,自己絕對不會再讓他逃跑了!

可天不隨人願。

足足過去了兩三個小時,依舊沒有等到那傢伙再次光臨。

這一下於樑是真的有些搞不明白了。

那傢伙剛剛所說的就是半小時以後毒發,這都已經過去這麼長時間了,怎麼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啊?

而且外面明顯也已經天亮了,如果自己再繼續待在這裏,似乎也沒有任何意義。

想到這裏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轉過頭看着直播間的衆人。

“兄弟們,我看要不然就算了,這都已經過去這麼長時間了,那些傢伙應該是不會再來了,所以咱們不要擔心。”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冷不丁的來了這麼一句。

當於樑說完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連連點頭。

“是這麼說沒錯!要不然就先離開吧,反正我覺得你還是先離開鬼城比較合適一點,畢竟這個地方太恐怖了。”

“我也覺得得先離開鬼城比較合適!畢竟你們大家也看到了吧,這他媽昨天晚上進來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差點就把樑爺的命給要了!”

“反正不說別的……兄弟們一致支持你趕緊離開這裏,樑爺,這地方絕對不適合久留,先不說這裏到底有沒有鬼,光是那些想要了你命的人就太恐怖了。”

……

於樑看着直播間衆人你一言我一語,淡淡搖頭,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挺無奈的。

“你們大家說的不錯,事實好像就是如此,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事情走到了現在這一地步,我是絕對不會就此退縮的!這個鬼城跟外面的傳言絕對不一樣,現在基本上我已經可以實錘了。”

於樑就這樣一臉自信的說完了這句話。

其實這個倒也不能怪罪於樑,如果真的好說好商量,於樑當然不會主動去做個混蛋。

可關鍵問題這些傢伙真TM不講武德!

啥話不說,先把於樑收拾了再說,像這種直接要命的人,那於樑可絕對不會慣着他們!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的嘴角勾勒起一絲詭異的微笑,好像身上的那種自信感覺又回來了。

“兄弟們!不管變成什麼樣子,我絕對不會放棄這件事情的,這個你們大家就安心好了!呵呵,老子還就真的不相信了,憑什麼就這麼牛逼?”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

我愛你,只是交易 ,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轉身就離開了房間。

也不知道怎麼了。

可能這裏晚上纔會起風。

剛剛纔天亮,風就已經止住了,於樑下意識打開大門,只聽嘎吱一聲響。

……

此時金屬球就在於樑的肩膀上,所有直播間的衆人全都期待着打開門後到底是怎樣的場景。

當於樑打開大門的那一刻,微微皺了皺眉頭。

要麼說這裏是一座鬼城!

其實這裏整個建築風格原本就挺恐怖的,這個於樑也能夠感覺得到。

此時大街上空無一人,微風正在吹動着大街上的竹簍,而且最恐怖的根本就不是這些。

這個大街看起來似乎充滿了古風的味道,但是各種石頭上都雕刻着一些鬼臉,還有一些十分奇怪的石雕!

這些有種一看就會恐懼的圖案,當然於樑的膽子還算是比較正的。

接下來就是整個街道兩旁了,全部都是紅色的燈籠,那紅豔豔的樣子真是好看極了。

此時此刻於樑的嘴角抽動了一下,看起來似乎是在平復着自己的心情一樣。

“要麼說這裏能成爲這麼出名的鬼城!還真是有點湯湯水水,他大爺的……這地方怎麼看怎麼有點恐怖啊?”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冷不丁的來了這麼一句。

當於樑講完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也開始談論着自己的觀點。

“是啊!我怎麼感覺這地方有點恐怖。”

“別管什麼其他的,這裏確實有點兒奇怪,樑爺……你昨天是從什麼地方進來的?兄弟們還是建議你先離開這裏再說!”

於樑轉過頭看着直播間,先是雙手合十,接着便對着直播間的衆人輕聲開口。

“我知道你們大家是什麼意思!我也知道你們大家心裏是怎麼想的,但現在事情畢竟已經走到了這一地步!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後退,就算我真的要離開這裏,我也得先搞清楚,到底是哪個混蛋想害我?”

講完了這句話之後。

於樑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轉頭便走進了大街之中。

雖然現在已經天亮了,可整個大街空無一人!看起來就有一種極度空虛的感覺。

於樑連忙抖了抖肩膀,他感覺有點冷,而且這種冷是從內心底裏發出來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看起來似乎是在平復着自己的心情。

“我去!這麼多房間總不能挨個進去吧?我看這座城估計少說也得有上千個房間以上!你們說這裏真的一個人都沒有嗎?”

於樑現在真的是失去了方向。

或者說更多的應該是失去了目標!

因爲他確實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他已經迷失了方向啊!

畢竟一個人在這麼空曠的地方亂轉着,這誰他媽頂得住啊?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確實也挺無奈的。

“我覺得樑爺說的有道理! 學霸黑科技 ,兄弟們……咱們接下來一定得擦亮眼睛!無論如何千萬不能讓樑言吃虧啊。”

“說的是啊!如果要是再碰到那些傢伙可怎麼辦?樑爺!既然你昨天已經知道了他們會在身上動手腳,那你有沒有想好?萬一下次再碰到他們該如何解決?”

不得不說這位兄弟的腦回路真的挺清奇的!

整個直播間這將近1000多萬人全都沒有想到的問題,竟然就這樣被人家給考慮到了!

所有人都瞪着大眼睛。

包括站在現場的於樑!

此時此刻於樑瞪着眼睛,臉上的表情充滿了不解之色,似乎完全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這才睜着大眼睛一閃一閃,一臉天真無邪的表情。


“我說兄弟呀……你要是這麼講,好像來來回回還真是這麼件事情!我勒個去……我之前怎麼就沒有發現呢?”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冷不丁的來了這麼一句,當於樑講完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全都開始出餿主意了。

“我去樑爺!那你說接下來可怎麼辦呀?這件事情總得來個解決的方案吧。”

“說的是呀……那些傢伙身上穿着厚厚的釘子,而且釘子上都有毒,你絕對不能直接跟那些傢伙進行碰撞!這下可麻煩了……”

此時於樑整個人已經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因爲他確實不知道該如何去對付那些傢伙?

就好像對方是百毒不侵的鐵王八,最恐怖的是這隻王八身上還沾滿了毒!而且人家他媽還會主動攻擊。

這纔是最騷的事情!

足足沉默了許久之後,於樑鼓起勇氣,開始朝着鎮子裏面走去。

外面都是一些類似於古風建築類的小房間,但是越往裏走,就覺得這裏應該更像是閣樓!

總之就是越來越高大。

“兄弟們,你們看到了嗎?越往裏面走就好像越來越接近於市中心,我也真是挺奇怪的,你們說這個地方原本就屬於山村!甚至於沒有修一條正常通往村子裏的路,爲什麼要在這裏建這麼樣一座座建築?難不成古人就開始喜歡隱匿山村,貪圖享樂了嗎?”

“說白了樑爺!我覺得最騷的還不是這些,最騷的是人家他媽竟然真的能把材料運到這邊來。”

“樓上的這個就是孤陋寡聞了吧!你沒看這漫山遍野到處都是可取的木材嗎?這些可都是變相的金子呀!實不相瞞……這種地方真的很牛逼!”


“而且這些到處都是木房,只要技術到位,其實真的弄起來這麼一座小鎮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