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兩名壯漢得令,當即把莫如風拖了起來。

莫如風已經被打成豬頭模樣,嘴巴都被打歪了,還在含糊地求着饒。

唐一心卻無動於衷,看都不看他一眼。

“林總,黃小姐這邊,我也會登門道歉的。”唐一心的注意力,全在林川的身上。

“和解協議我已經簽好,按照你的要求,各企業的三百億,會在一個月之內陸續賠償到賬。林總你看你這邊還有補充沒有?如果沒有的話,你也籤一下?”

“劉達和莫如風是什麼關係,你沒查?”

唐一心一拍腦袋:“對不起,這事忘了說,我查了,莫如風過世的父親是劉達的戰友,救過劉達的命。”

“哦。”

“我會找劉達聊聊,我保證有你的地方,他主動退避三舍。”

林川點點頭,對馬路外面自己的車輛招招手。

隨即,於莎莎走了下車。

“這是我律師,協議,和她籤。我還有事,失陪。”

“好的,林總,你慢走,慢走啊。” 出了門,閉上眼,不走動,沒有風、、、

我們都曾不滿足,不滿足於這社會的現狀,不滿足你此時的擁有,不滿足所有的所有。我慢慢的蹲下了身,靠在了一邊牆上,籬笆色的牆也在笑我窮困潦倒。

一百萬,想到這個數字,我笑呵呵的搖了搖頭,我去哪裏弄這筆錢?一點思路都沒有,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腦子裏全都是混沌。

此時的我才發現,你曾經以爲如廢紙般的鈔票,在某一處,閃着光,張牙舞爪的嘲笑你。自我清高不是一種品德,而是你還沒有被這社會捶打過。

我像行屍走肉一般的走出了盛世王朝,沿着街道一路向前走着,沒有目的的閒逛,往事如泡沫,舊人已不見。曾經那些玩的好的人,我不知道該去找誰,該去問誰去要這一百萬。

走了好久好久,有些累了,找了一處位置席地而坐,我從口袋裏掏出了乾癟的半盒黃鶴樓,抽出一支點着,猛的吸了一口。這世界誰都會騙你,煙不會,吸進肺裏,纔是最真實的存在。

我眯着眼睛望着這人流擁擠的大街,我緩緩的將手機拿了出來,找出了一個電話號碼打了出去。

“喂,顧南。”白璃在那邊開心的叫道。

“喂。”我應答了一聲,嘶啞的嗓子已經快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

“你帶黃大媽去看病了嗎?我今天得帶團所以沒有來,晚上我下班了來找你,一起吃飯。大媽那邊什麼情況,過兩天我們去玩吧。”白璃在那邊一口氣問了好多,也有些憧憬的問道。

我不知道怎麼去開口,不知道怎麼去和白璃說這些,一百萬她肯定沒有,可是她可以找韓非,我相信只要白璃開口,韓非肯定會給。只是,我已經欠了白璃這麼多了,如果在這樣,我不是給白璃賣了嗎?不能這樣,絕對不可以,我顧南是人,不是畜生。

“喂,顧南,你怎麼不說話了?”那邊的白璃接着問道。

“啊,那個沒啥,我就是問問你在幹嘛了。大媽挺好的,已經去看病了,沒什麼大問題,玩的話過兩天再說,我晚上還有事,要不過兩天再約吧。”

“顧南,你那邊是不是發生什麼?”白璃這時候突兀的問道。

“沒,沒有啊。”白璃還是太懂我了,真的,她太過懂我。

“顧南,你別騙我,你肯定有事,你快說。”

“真沒有啦,我這邊有點事,所以有些心不在焉,我能有什麼事,拜託大小姐,別多想。”

“是麼,那好吧,那你先忙,我這邊還有事。再聯繫。”白璃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我握着手機的右手越來越緊,我翻開了電話薄,一個個翻找着,裏面聯繫的人得有三百多個,卻連一個我都找不出來。我猛的站了起來,用盡了渾身的力量揮舞着手臂,我像一個瘋子一般,在大街上撒潑,我大聲的吶喊,只是我卻成了路人眼裏的神經病。最後精疲力竭,蹲下了身子,我有些忍不住,太過無力,太過委屈,我真的好急,該怎麼辦,胖子,我該用多少力,才能劈開這世界,才能拯救你,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蹲在了地上,埋頭無淚**。

紅了眼,斷了腸、、、

不知道這樣過了多久,我再次翻出了一個電話號碼,我思考了很久,最終還是撥打了過去。

電話幾乎是響到最後一聲才被接聽了:“喂?”

“有空嗎?”

“怎麼?”

“我想見你一面。”

“我。”那邊的聲音有些吞吞吐吐。

餘生不負你情深 你放心,我不是找你幹嘛。你可以帶着沈向陽,沒關係的,我不會纏着你。”

夏沫在那邊沉默了很久:“現在嗎?”

“對,現在,很急。”

“我現在正好在白沙洲,我在老地方等你。”

我“嗯”了一聲,隨即掛斷了電話,招了一輛的士朝着白沙洲就過去了。

一個小時後,我到了恩愛灣,一眼就看見了裏面坐着的夏沫和沈向陽。因爲到了過年的季節,學校的學生差不多都快走完了,只剩下偶爾幾對情侶路過。我楞在原地,盯着校園門口,那些地方,我們也曾經踏過滄海。

我徑直朝着裏面走了過去,老闆和老闆娘也是看見了我,他們的臉色有些不好看,我知道,他們肯定在想,爲什麼夏沫的身邊多了一個男子出來了。

我走過去給老闆遞了一根菸,然後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叔,您別多想,也別問,沒事。”

我在心裏嘲笑着自己,好一個沒事。


夏沫這麼多年來,還是沒有改變穿衣的風格。夏天淑女小清新風格,冬天能暖到每個人的小心窩。

我搓了搓手,自個點着了一根菸:“向陽哥,不好意思昂,打擾你們了。”

“呵呵,沒事沒事。”沈向陽怎麼可以如此大度,原諒我爲小人了。

“你,找我有事嗎?”夏沫端着茶杯,有些弱弱的說道。

我抽了一口煙:“我想找你幫個忙。”


“你說,我能幫的儘量幫。”

不知道爲什麼,該說出口的時候,我又退縮了,找夏沫是正確的選擇嗎?畢竟她和沈向陽多麼配啊。現在兩人都已經訂婚了,再過不久就得結婚了,我的打擾好嗎?可是,現在真的沒有辦法,我沒有別的人可以去找了,沒有人能幫我了。爲了胖子,如果可以捨棄尊嚴又能算什麼。

“胖子出事了!”我緩緩的說道。

“啊?怎麼回事?”夏沫也有些慌了。

“你別管出了什麼事,我現在需要一筆錢。”

“多少?”

我低頭看着菸灰漸漸的落下,與灰塵融爲了一體:“一百萬!”

氣氛瞬間凝固了,冷到身體被冰凍,冷到好殘忍。

(PS:歡迎這兩天陸陸續續進來的新人,感謝支持,你們會喜歡上這個家的。晚安了,好累啊。) 林川回到車裏,瀟灑的離開。

唐一心和於莎莎籤協議。

協議到手後,她直接交給祕書:“趁股市沒收盤,趕快把消息釋放出去,同時安排轉賬,第一批要賠錢的以最快速度轉出去,轉賬信息截下來貼上官網。”

“好的唐董。”祕書拿着協議,小跑着往路邊的車裏去。

唐一心看向公關部的人員:“媒體見面會可以開了,和解協議要讓媒體看,通過他們傳出去。”

“好的唐董。”

唐一心抹了抹冷汗。

他媽的,終於完成了任務。

幸好林總給面子,要是林總不給面子,歐蘭特亞洲絕對要跌破產。

回頭看了看黃天貴,唐一心眼中盡是鄙夷。

林總在聯合集團,那是大大的屈才,這白癡居然把林總解僱了,眼瞎了。

“唐一心你想幹嘛?你們這事不是林總的錯,是莫如風那王八蛋做法太毒辣。”黃麗娟突然來到了現場。

並且還帶來好幾十人,各部門的都有,來勢洶洶的模樣。

“黃小姐你來得正巧。”唐一心微笑迎了上去。

“唐一心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動林總一根汗毛,我黃麗娟拼了一切也不讓你好過。”

“看來林總在黃小姐心裏地位不低啊。”

“少廢話,你想幹什麼,衝我來,我是起因,林總都是在幫我,他是無辜的,你別找他。”

黃麗娟的態度,無疑讓唐一心對林川的認識,又上升了一個階段。


林總,真是神人也。

生怕誤會鬧大了不好收拾,她趕忙解釋:“黃小姐,我怎敢對林總怎麼樣,我也沒這能耐。

我是上門道歉的,莫如風我已經收拾過了,我還簽了和解協議,三百億會按照林總的意思分批賠下去,第一批已經開始轉賬了。”

給黃麗娟鞠了一個躬,唐一心繼續說道:“黃小姐,給你造成的傷害,對不住了,還望你大人有大量,千萬別跟我們這種小角色一般計較。”

什麼鬼?

黃麗娟看傻了。

“我答應過林總,要代表歐蘭特集團跟你道歉。”唐一心把話挑明。

“你確定你不是在耍詭計?”黃麗娟還是不敢相信。

“我真沒有,任何保證。”

“你……”黃麗娟腦子很亂,特別亂,“你先別走。”

留下一句話,黃麗娟腳步飛快的走向黃安琪。

“黃小姐。”黃安琪緊張的打招呼。

“市長。”黃天貴更緊張了,除了緊張,還很震驚,很迷惑。

黃麗娟這樣的大人物,居然來幫架林川,這完全超出他的想象了。

當然,黃麗娟到來之前發生的一切,也早就超過他的想象力了。

這短短的十多分鐘,讓他見盡了一切的不可能,也被打盡了臉,好疼,一陣一陣,火辣辣的。

“黃總,唐一心說的是真的?”黃麗娟嚴肅的問黃安琪,全然沒搭理黃天貴。

“是的。”黃安琪認真回答。

“林總做了什麼?怎麼唐一心不是來報仇,而是來道歉?”


“我也不清楚,我也懵得很。”

黃安琪連連搖頭,她確實也沒看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