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是誰,這還用問嗎,」九極對於石昊單純的問題感到一陣好笑,他張開雙臂,擺出肆意的狂態,向所有人宣告他的存在,「我是被選中者,我是氣運的匯聚點,我是時間長河的引領者,我就是天命的所使,我就是天命之子,」

「就像你一樣,」九極收回他的狂態,伸出手指指向了石昊,

「不過,對我來說,你不過是獵物,是食物,是我將要咀嚼的大餐,」 妻不可擋,國民男神寵上天 ,那是飢餓多時的猛虎看向鮮活的生肉的眼神,

「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嗎,從這個不知所謂的大會一開始,每天看著這些螞蚱似得人在台上跳來跳去,等得我簡直要氣炸,不過我真的很高興,到了這個境界你終於露出了自己的實力,沒有讓我失望,真的,我非常高興···」

「比武台上不得存在於比試無關的人員,石昊選手,請您下···」裁判這個時候插嘴了,但是一句話還沒有說完,

「哪裡來的小東西,給我滾,」九極掃了一眼,打了個響指,食指在空中轉了幾圈,又穿插了幾次,做完這些動作后,那裁判的眼睛和耳膜全部爆開了,甚至不知怎麼回事被攪拌的渾濁不堪的**直接隨著眼洞和耳洞流淌了出來,情狀可怖無比,

「你,」

那裁判也是歸一秘境的存在,但是隨手就被九極料理了,尤其是可怖的死狀更是驚醒了一批人,這情況似乎發展的越來越不妙了,

台下的治安隊甚至推攮起來,皆是不敢上前,沒有氣機的動感沒有力量的匯聚,一個人就這麼死的不明不白,九極的凶威甚至震懾的大會秩序管理者都沒有心思敢上前,凡是身處九極身旁二十步之內的大會秩序管理者全部被一瞬殺死,

「你說你要找我,為什麼,」石昊拉開了架勢,他也是分外警惕,剛才殺死裁判的那一手,簡直是太過乾脆利落,甚至讓他觀察九極力量的時間都沒有,他對於九極之石的能力還是不清楚,

「為什麼,當然是為了···殺你啊,」九極笑了,

這已經不是和火炎焱的比試了,狀況完全混亂了起來,觀眾都開始騷亂了起來,

「跑啊,」不知誰喊了一聲,竟然引發了群體的回應,轟隆隆的人潮決堤一般的涌了出去,甚至發生了嚴重的踩踏,幾縷冤魂甚至就這樣死在了人群的腳底下,

但是,九極會管這些,他什麼都不在乎, 九極的心情是喜悅的,

崩壞的秩序和哭喊的哀嚎,如同美麗的音符不斷跳動,九極伸出手掌,彷彿吟遊詩人在讚頌此時的景象,

他現在的眼中只有一人,那就是石昊,

身上的氣勢不斷升騰,不斷的壓迫,讓人忍不住跪伏下去,這不僅僅是外在威壓的表現,更是心生恐懼的具現,

石昊也是不停調動著體內中完美之精的力量對抗九極的力量,但也不過是頂多不相上下罷了,雖然不懂九極的動機,但是感受到那赤果果的殺意,石昊也是不得不心中一驚,

嗖嗖嗖,

神魂感應之中,石昊察覺到了幾股熟悉的波動正在飛速接近,

「看來又熱鬧起來了,」

九極也是微微一笑,沖著幾個方向望了一望,

他也能察覺到,

石昊心中已經不是震驚了,而是慎獨慎行的謹慎,他的神識通過完美之精的長久淬鍊,掃描範圍輕易覆蓋千里,而九極竟然能夠與他絲毫不差,他收起了心中最後一絲輕視,完全放在了相齊的水準上,他的心中,只有戰,

「感受到這股靈壓,恐怕也只有你了吧,」暗夜的波動蔓延,迅速籠罩了這裡,極致上升的九極和石昊的氣勢都是為之一滯,人影才是緩緩出現,是魔雲天,

「也是多虧了你看重我呢,竟然如此迅速就趕過來了,」石昊絲毫不在意魔雲天的針對,反而回敬道,

「你的命是等著被我收取的,在那之前,我還不允許你死在別人的手上,」魔雲天毫不客氣的說道,

「不過,終於出現了個和你一樣的怪物啊,」他轉過身來,看向了九極,對象強烈的氣場讓人不容忽視,並且九極的氣息透露著一股詭異的波動,竟然和他相差無倆,這股氣息沒有人比魔雲天更加熟悉,那是魔化之氣,是極其純正魔道之氣息,是純正到接近遠古的氣息,

「你是魔族,,」魔雲天皺了皺眉頭,卻是沒從九極身上看出任何一絲一毫魔族的痕迹,

爆裂的罡風吹襲而過,只是稍稍拂動了下九極的頭帽,露出了他那碧白如雪的短髮,他的瞳孔如深淵一般,但是沒有獠牙,沒有尾翼,沒有惡魔之力的浮現,這一切又都說明了他僅僅是個人類,

「魔族,不要拿我和那種骯髒的東西相比較,我的高貴豈是你們所能懂得的,」九極不屑的從鼻腔之中哼了一聲,

不是魔族,那是···

「遠古之中,魔分三道,人魔,地魔,天魔,我說的沒錯吧····人魔殿下,」一張大手直接突破空間,在三人面前突兀出現,這一隻大手,每一根拇指的紋理都是數萬的符文一同組合而成,數十萬的符文牢牢結合,每一枚符文簡直都相當於十只只玄黃寶馬全力奔騰所使用的氣力,數百萬的馬力直直的指向一人,

皇霸之波動,萬疆無極,

「太子,」

「太子,」

「可惡,」

前兩聲是石昊和魔雲天,而最後一聲則是九極所發出的,

因為太子竟然是對他出手,

九極之力,爆發,

切,


九極用手一撕,沒有能量的波動,沒有氣勁的的碰撞,九極直直的穿過了太子的符文大手,

轟轟轟轟轟,

九號比武場直接被毀於一旦,甚至磚塊瓦礫都是極少極少,完全被夷為平地,至於這一掌之下的亡魂,誰會在乎呢,

太子的身影在三人上方出現了,他緩緩的收掌,對於這一掌沒有取得任何成效,他面容之上沒有任何波動,宛如君王之心,喜怒不形於色,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九極之石的力量是空間的力量,上下四方,無所不通,」太子拍了拍手,不知是在讚美九極之石的力量還是在表揚九極的反應、手段都是極其一流,

「知道又怎樣,」九極冷笑一聲,「知道空間的力量有多麼好用嗎,想要殺人,只需要將兩處的空間···像這樣···結合起來,」

九極看準地上的一位幸免於難的人,他是這場比試的觀眾,已經步入了啟靈秘境的最後一關,只是最後一步實在是太艱難前行,所以他才會想到觀看一場歸一秘境的比試,藉以激發靈感,以求突破最後一重障礙,但是他到此時也是想象不到,這竟然是一場死亡之旅,

比試的一位參賽者竟然窮凶極惡到了如此地步,不管不顧大賽的規則,明目張胆想要置人於死地,並且隨意一揮,那層堅韌無比的限制結界,就被破除掉,更為恐怖的是,災難一連再連,天將大手,毀滅一切,湮滅一切,那龐大的比武場直直的在他眼前化為烏有,如果不是他提前出了會場,他恐怕也會變成這空氣之中的灰塵吧,

「這···就是···力量嗎···」他從廢墟之中掙扎著起身,他的右腿被亂石砸斷,渾身的氣力也在剛才抵擋衝擊波的時候完全耗盡了,已經沒有氣力再生肢體了,但是他依舊拖著身體,趴在地上,一點一點的摩擦著地面前進,他要遠離這個地方,

但是,他沒有機會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悲慘的嘶吼從這個人的口中根本壓抑不住的爆了出來,他雙手抱頭,瘋狂的在地上打滾起來,這宛如遠古有一族將人製成木乃伊取出**的過程所受到的痛苦,一根燒紅的鐵鉗從鼻孔之中伸進去直達大腦深處,然後狠狠拔出,但是此人收到的痛楚簡直更甚於此,因為他是修道士,他輕易死不了,

「看見了嗎,只需要將手指的空間和人的大腦空間輕輕地結合,然後稍稍攪動下,最後輕輕的一彈···」九極手裡做著令人目不忍視的事情,但是他卻是嘴角含笑,似乎十分享受這種過程,

爆炸,

那人的頭部先是不自然的扭曲起來,然後竟然轟的一聲宛若裡面塞了十斤炸藥一般爆炸了,四散的**和血液污染了已成碎石的荒地,

「這是多麼簡單有效的殺人方式,不到明源之境的不死之身,就完全無法避免,不管什麼人,不管你有什麼手段,只要沒有凝練不死之身,頭部爆掉,這具皮囊也是無法再使用了,」九極輕輕彈了彈指尖,彷彿無形之中沾污了什麼東西,

「哼,那又如何,依舊是小道罷了,如果是我得到了這種力量,我要突破界限,令世界融合,令疆土無垠,令我之神國聯通宇宙億萬星辰,你,真是氣魄太小了,太小了,」太子冷冷一笑,完全看不起九極此人,一個人的成就,是要看自身心胸之大小,

我心能容天,才能逆天而行,

我心能納地,才能翻江倒海,

我心能含星辰,那麼星辰也要為我俯首,

太子的氣勢一下子橫貫全場,霸氣盡顯無疑,句句戳中九極內心深處,這是深深的鄙視,

面對一個將自尊極致到自傲自戀的人,蔑視、藐視、鄙視遠遠比擊敗他、擊垮他給的刺激更為的劇烈,


「可···惡,」九極竟然無言以對,他沒有想到這些,他也想不到這些,站得越高,看的越遠,太子的境界令他的視界無比廣闊,豈是一般人所能比的,

「我改變計劃了,我要先殺了你,然後將你的嘴巴徹徹底底的撕裂,」

一源化九極,破裂空間,

九極悍然對太子動手, 「哼,不自量力,」太子沒有任何動作,但是以他為中心的空間陡然凝固起來,天子之疆域豈容他人褻瀆,

空間凍結,

空間在石昊眼中瞬間宛如化為了實體,彷彿千年不化的堅冰凝結成的冰山一瞬間籠罩了所有,但是突兀的一聲,怦然碎裂,於空間冰晶上留下了道道痕迹,那是九極之力,

什麼,

九極不敢相信的看著太子毫髮無傷的站在他的面前,這是他自從得到這種力量之後的第一次失手,

「真是太過幼稚了,九極之石的力量雖然偉大,但是你也不過是芸芸眾生之中的一員罷了,要記住,世界上無窮多之人,不是只有你才是特殊的,」太子輕撫衣袖,不屑的說道,「九極之石這種至寶讓你掌控真是暴殄天物,既然如此你就給我拿來吧,」

說吧,太子握拳成印,彷彿天子下詔所用的印章一般,那是代表一國之運的國器,

天子之語,金口玉言,天子之詔,印成斷定,

浩大的璽印宛若斷頭台一般的降落,要帶走九極那顆頭顱,徹底碾壓斷裂,

「慢著,」

太子勢在必得的一印卻是突然被一截短短的劍尖頂住,絲毫不得寸進,

一人持劍立於前,他的眼神似渾濁,似迷惘,又似乎心思完全不在眼前之景,不在意所處之境,

他輕輕一挑,持劍之手卻是迅猛無比,他的動作與他的表情,相當的不搭調,異常詭異,

白依夜,

師兄,


你,

石昊幾人各自發出驚呼,因為此人竟然是幾乎不問事務的白依夜,

「怎麼,你也要插手,難道你也想要得到這塊九極之石,,」太子抽回手腕,冷冷笑著,他在笑即使是白依夜這樣的人也是終究抵擋不住九極之石的巨大誘惑力,求道之心都被影響的不穩,這樣的人即使和他齊名,也完全不足為懼,

但是,白依夜卻是沒對太子的話有所反應,他伸手進懷,卻是取出一張白紙,然後看著上面的內容面無表情的念道,

「九極之石····本為上古之物,此等寶物···應該為有緣人持之,恩···接下來的是一句是···於是,所以,人人皆可得之,」

白依夜一臉正氣(偽)的但是斷斷續續的讀完這段話,ran然後伸手持劍指向太子,不過這一切都和他那雙毫無波動的目光絲毫不相稱,

「哦,那你想怎樣,」太子玩味的看著白依夜,他已經知道了是誰指使白依夜了,而白依夜沒有變,一如既往的沉迷入道,無時不刻的精進自己,從一而終,白依夜就是這樣的人,

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在修行的道路上能夠和他並駕齊驅啊,

「就是這樣,」白依夜少有的抖擻起了精神,雙瞳不再無神,宛若剛剛蘇醒的猛虎進入到了捕食狀態,竟然直接一劍斬向太子,

北極紫霄劍法,碧落紫霄窮極落,

白依夜的劍在嗡鳴,猶如劍中尊者,一呼而百應,

「我的劍,」

「怎麼回事,回來,我的劍,」

······

一瞬之間,白依夜似乎為所有的劍附上了靈,一瞬之間,他為劍之皇者,

視線所致之處,皆為劍之領域,天下萬劍,唯我號令,


白依夜揮劍所指,赫然指向了,,太子,


「不錯,不錯,來的好,來的妙,」太子竟然拍手大叫,只是一臉的興奮,只有這樣的白依夜才配和他齊名,才配和他做對,

「九為天地數字之極,也只有這個數字才能代表天子的至高無上,才能象徵換皇權的威嚴,這塊九極之石我要定了,」太子絲毫不掩飾他的野心,反而讓人覺得此人堂堂正正,有王道之威容,

「踏鶴歸,逆乘龍,浩蕩三千里,不及吾等一步,行九州,上九幽,八方四極內,無人可阻絲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