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斗鬼神好厲害!」

斗鬼神和那火虎之戰,自然也被蒙碩三人看在眼中!心中不由掀起滔天巨浪!斗鬼神才是超人三階,竟然能夠和那九階的魔獸相抗!實在是匪夷所思!不過三人雖然震驚,那手頭之上的攻擊還是沒停!畢竟這一隻火虎還是沒有被斬殺,他們也是著急!想要快速殺掉這隻火虎后,而去幫助斗鬼神!

「元氣炸彈!」

斗鬼神一聲怒喝,雙手之中渾然凝聚出一團白色的元氣團!向那火虎扔去!

「轟!」

強大的能量衝擊波向四周肆虐而去!頓時令方圓十米內的樹木都化為了碎片!而那隻火虎的身體,也是被轟的狠狠的摔了出去!嘴角也是流出了絲絲的血跡!

「呼!」

斗鬼神微微喘著氣!這九階的魔獸果然強橫!他雖然有那神奇的元氣和那逆天的四象決在身!但是也只是略微的佔據了點上風!

不在猶豫,斗鬼神腳步一動,月步直接噴射而去!手中瞬間出現了一根雷矛,向那火虎激射而去!

大戰又繼續爆發!而就在這時,那白髮也是終於的一掌拍死了那一隻火虎!而後身形如風,快速的向斗鬼神的方向衝去!在他看來這蒙碩三人自然也是不懼那火虎!而那斗鬼神竟然以一擋二!確實令他驚訝無比!他也沒有想到這斗鬼神竟然這麼的妖孽!

「如風隨影!」

那白髮此刻腳步如同一陣旋風,瞬間便來到了斗鬼神的身邊!雙掌也是直接的向那火虎身上拍去!

「砰!」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掌,那火虎顯然也是一愣,隨即被拍的飛了出去!而後白髮和斗鬼神合力!直接是將那火虎,當場斬殺!

如今三隻火虎,赫然已經死了兩隻!

「多謝白髮兄!」

斗鬼神臉色通紅,氣息也是極其的不穩!他雖然可以施展那逆天的劍刃風暴!但是他也不想自己的底牌過早的暴露出去!

「斗鬼神!我真是小看你了!竟然這麼的妖孽!」那白髮此刻也是一笑!看著斗鬼神的眼中,滿是驚喜之色!有這麼強大的一個人加入他們,那真是他們的榮幸!

「哪裡!白髮兄過獎了!」斗鬼神也是微微一笑!摸樣絲毫的不傲氣,也有些謙卑之意!

「嗯!這小子果然不錯!心志竟然如此的不卑不亢!」那白髮此刻注意到了斗鬼神的神態,心中也不由微微一驚!暗想這斗鬼神的心志也是不一般啊!

就在二人交談的時刻,那蒙碩三人也總算是殺了那一隻火虎!三人快步而來,望著斗鬼神的眼中都是尊敬和佩服之意!

「斗鬼神!我真是不得不佩服你!竟然一人敢和這火虎硬碰硬!實力不用說,光是這膽識,就令我等慚愧啊!」那蒙碩此刻也渾然說出了一句有道理的話,讓眾人不由詫異!這蒙碩平時都是大大咧咧的,今日竟然說出這等玄妙的話來!

「蒙碩兄!過獎了!」斗鬼神微微一笑,似乎絲毫不在意!令那蒙碩三人對斗鬼神的好感度更是猛的提升了一大截!

「蒙碩!你是不是哪根筋搭錯地方了!」此刻,那少年微微一笑,臉上滿是戲謔之色!一旁的女子也是輕笑,顯然這蒙碩的樣子十分的搞笑!

蒙碩撓了撓頭,他似乎不記得自己說過什麼有哲理的話來,隨即大笑而出:「不管了!我們的任務完成了!還是超額完成!不管怎麼說,今天都要不醉不歸!」

「那你請客!」少年此刻也不由一笑!

「我還請個屁啊我!在請我就成干蛋了!」那蒙碩大叫一聲,引得眾人再次捧腹大笑!

眾人笑談過後,便是直接的開始收拾戰利品來!那三個火虎的頭顱自然是要被帶走!那可是完成任務的證據!至於其他的,眾人也是沒有再帶!畢竟那些已經不值錢!

一行人早上進入,傍晚便又再次的走了出來!只不過這一次,他們帶著三個大布袋!不用想,這裡面也正是那火虎的頭顱!

那幾人再次收了幾枚金幣之後!便是直接的放斗鬼神眾人離去!於是斗鬼神一行人也是浩浩蕩蕩的,再次回到了那傭兵工會內!當然,後面的一切都是非常的簡單了!

五人在領到任務獎勵之後,便是直接的向一間酒樓內走去!自然是要慶祝一番!


「來!斗鬼神!我敬你一杯!」

此刻,一掌桌子之上,那蒙碩正端著一杯酒水向斗鬼神敬了過來!滿臉的豪爽之意!斗鬼神見此,也是微微一笑!端起酒杯,就和那蒙碩的酒杯狠狠的砰在了一起!而後一干而盡!

「哈哈。。。斗鬼神老弟也果然是性情中人!來!」

那蒙碩此刻也是墳場的喜歡,酒水更是不斷的向斗鬼神敬來!讓斗鬼神也有些招架不住!眾人看那斗鬼神的臉色微紅,都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熱鬧的氣氛遍布著整個酒樓,天色也是漸漸的暗了下來!中人吃喝完后,便再次分開,相約明天在那傭兵公會門口相聚! 第二日,斗鬼神變早早的起床!豬呢比完畢后,便向那傭兵工會走去!雖然天色還早,但是人影也是不少!

走在廣場之上,斗鬼神也在不斷的做著運動!漸漸地,他們四人也都來到了此地!

「白髮!今天我們去領什麼任務啊!」那蒙碩滿臉的興奮,正看著那白髮!

「走!我們去看看!」

白髮帶頭,眾人便向那公會內走去!由於那個d級任務已經被完成,所以也已經取消了!

那板子上面的s級任務,眾人根本就不在考慮的行列,直接從那下方開始向上找去!

「d級任務,獵殺九階魔獸!」


「c級任務,獵殺三階幻獸!」

「b級任務,幫助鐵血隊,剿滅赤龍幫!」

「鐵血隊?」斗鬼神見此,不由疑惑起來!那身邊的白髮見此,便是向斗鬼神解釋道!

「這鐵血隊乃是暴河城的城主親衛隊!而那赤龍幫平日里為非作歹!想必這一次城主是想一次性把那赤龍辦端了!所以才發布了這個b級任務!」

「赤龍幫?有多強大!」斗鬼神此刻心中不有些意動!要說真正的生死拼殺,也只有和人戰鬥的時候,才能夠激發出更多的潛力!他不是不想和人戰鬥!而是誰也不會閑著沒事,那性命開玩笑!如今這是城主發布的剿匪任務!那那性質也就不一樣了!就成為了一件有功之事!

「赤龍幫具體多強,這個我還真是不知道!想必這鐵血隊竟然向傭兵招募!就說明光憑藉著鐵血隊是戰勝不了那赤龍幫的!由此可以看出,這赤龍幫一定也是個龐然大物!」

聽到白髮如此一說,那斗鬼神的心中更是興奮起來!但是如今他們是一個團隊,一切還是要聽團隊的指揮!

「要不然我們就接受這個任務!也算是個磨練!」這時,那一旁的蒙碩咧嘴一笑,看樣子他也有些手痒痒!

白髮和那剩餘二人相視一眼,均看出了對方眼中的意思!

「那好!既然如此,我們就接受這個任務吧!」

那白髮說完,便主動的去接下了這個任務。而後得到了一個小鐵牌和一張紙!只見那紙上面寫著四個大字!

「城外相聚!」

暴河城外!此刻這裡已經聚集了很多的人!這些人都是幾個一起,有的也是獨自一人!但是這些人都在等待著什麼!

在這一群人的中間,赫然有些五人的小團隊!這個小團隊內有著兩名少年!赫然正是那斗鬼神加入的白魔傭兵團!

他們自從接到了那個任務以後,就在這裡原地等待。如今也已經等待了半個時辰之久!

「轟隆隆!」

就在這時,大地微微顫抖了起來!一陣鐵騎之聲也是從遠處呼嘯而來!只見那紅色的鐵騎如同一條紅色的江流一般,很快便來到了眾人的身前!

這時一支完全穿著紅色重鎧的鐵騎組成!足足有千餘人!每個鐵騎的手中都拿著一柄長槍!一股蕭殺之意從這些鐵騎之上蔓延而出!讓人心生寒意!這些鐵騎,常年征戰!手中也自然屠殺了不少的生命!

這時,那為首的一人去掉了頭盔,露出了一張有些蒼老的面容!

「大家聽我說!我們今天是去剿滅那土匪之窩!那些土匪每一個都是殘忍之輩!你們等會交戰了不要留情!好了!出發!」

那老者說完,便再次的戴上了頭盔,帶著鐵騎滾滾而去!眾人見此,也都緊跟其後!那些鐵騎也是故意為之,好讓眾人能夠跟上腳步!

「那個老者好強!」


此刻,在人群中的斗鬼神心中還是閃過那位老者的身影!雖然那老者沒有發出任何的氣息波動,但是斗鬼神知道,那老者絕對是和那荒蕪同一境界,乃是人皇級彆強者!

「光是滅一窩土匪,就動用了人皇強者!看來這暴河城的城主也是不簡單!」斗鬼神此刻心中雖然驚訝,但是腳步還是緊跟眾人身後!

「轟隆隆!」

鐵騎所過之處,大地都微微顫抖!驚奇一陣陣飛鳥!又過了一會時間,那前方的鐵騎終於是停了下來!

「此處紮營!明日決一死戰!」

一道滾滾而來的聲音不斷的在眾人的耳中回蕩著!斗鬼神幾人也是直接找到一耳光小帳篷內!大戰是要等到明天!他們正好可以歇息片刻!

第二日,一大早眾人便早早的身起!因為今天便是和那赤龍幫的死戰!沒有一個人敢說他就能活下命來!

那老者帶著兩位隨從不斷的在人群中掃視著!彷彿是要看穿每一個的靈魂!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之後,那老者便直接一聲令下!那鐵血隊便直接的向那前方千米處的巨大山寨衝擊而去!

「殺!」

老者一聲怒喝傳出!那眾人也是一驚!隨即身形也是快速的向那山寨內殺去!而在那巨大的山寨門前,早已經站滿了人影!這些人手中全部拿著弓箭!

「射!」

一聲令下,頓時幾百支箭矢瘋狂的向眾人射來!眾人也是連忙擋住那些箭矢,一時也是手忙腳亂!

「殺!」

山寨那裡也是一聲殺字喊出!頓時從那裡面走出了一隻只巨大的黑象!這些黑象每一個都是普通大象的兩倍!只見那些黑象的身上,也赫然的騎著兩個人影!一個拿著弓箭,一個拿著長槍!

鐵血隊的第一次衝鋒便是直接的和那黑象們撞在了一起!頓時人仰馬翻!刀光劍影,廝殺在了一起!

斗鬼神身形不斷的向前穿梭!手中的玄鐵長劍也是不斷的收割著那赤龍幫之人,一時之間竟然如同一個殺神一般!鮮血早已經浸透了斗鬼神的衣衫!

「殺了他!」

那赤龍幫之人自然發現了斗鬼神的強勢!直接派出兩個超人六階的強者,向斗鬼神殺來!

「等的就是你們!」

斗鬼神一聲冷哼!手中的長劍不斷的揮舞!那月步更是不要命的連連噴射而出!一時之間竟然把那兩人壓的喘不過氣來!

「好強!」


那兩人顯然也是低估了斗鬼神的實力!他們也是沒有想到,這斗鬼神竟然以超人三階的修為,硬悍他們二人!

「砰!」

一個人稍不注意,便被斗鬼神一掌拍飛了出去!而另外一個人見此,哪裡還有戰鬥的心思,就要後退,卻見到那少年直接近身而來!一時讓他根本就擺脫不了!只是一會的時間,那人便直接被斗鬼神斬掉了腦袋! 烏雲遮住了半彎的月亮,臘月二十三,小年,夜。

雪在飄,風很高,月很黑,京城裏一片肅殺之氣,寒氣逼人。

年關將近又適逢小年,在北方的白玉京裏,內閣大學士張孚敬大人府上,今夜裏,燈火輝煌,人聲鼎沸,人來人往的好不熱鬧。

張大人的生日很巧就在今天,皇上也御賜了不少禮物,除了朝廷的一干文武大臣,心腹知己外,張天翔還代表父親在院後招待了來此祝賀的幾位江湖上極有身份地位的人物,今晚的宴會這可謂盛極一時,難得一見。

雪也飄在青衣樓頂,此時。

楚月來、善如煙、司徒攬月、詩穎、郭鐵劍、玎璫六人不分主僕、師徒的隨意的坐下,吃着老京城地道的火鍋,快意無比。

自從送走了熊沽,楚月來再也沒有出過青衣樓,除了給善如煙每天“治病”外,就是在房內教導詩穎關於武道方面的體會,解答詩穎的疑問,詩穎的內力日漸深厚,武道上的悟性讓楚月來驚訝不已,善如煙這個對天下武功如數家珍的女人,對詩穎的天賦也極爲佩服,小丫頭的人緣好極了。

要不是第一次遇見“熊沽”那天楚月來被方青卓無意中見到,也許京城裏也沒有人知道楚月來已經回到京城,如此的膽大包天,就連斷了一隻左手給楚月來的京城神捕楊無過,斑大人等也無法想象楚月來會在風聲最緊的時候回到京城。

雖然他們都會暗自猜測夏芸和楚月來的關係,擔心夏芸大年初一嫁給狄青雲狄王爺時他來搗亂,但是考慮到狄王爺的實力和勢力,沒人會相信楚月來會在此時不顧自己身家性命的進京城,破壞這場萬衆矚目的婚禮。

畢竟武功再高,楚月來也只是一個人。

飯後,楚月來整理了下衣着,對着善如煙道:“我要去見見青卓,他今日約我,一定有事。”

善如煙微笑,手幫他理了下散落的在耳邊的頭髮,溫柔似水的看着他道:“早點回來。”

“嗯,放心吧,我會小心的,過了年我們就走。”楚月來說完,拍了拍詩穎的頭,小姑娘站起來想跟着他一起去,楚月來好不容易纔勸她留在了青衣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