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一想到自己可能被眼前的這個男人看了一個jing光,她就感覺渾身有蟲子在咬自己一般難受。

而現在再看葉乘風看著自己的眼神,雖然是一副欣賞的表情,但只要一想昨晚的事情,怎麼看都覺得猥瑣。

不過她也懶得和葉乘風多說什麼,直接拖著行李箱出了門,將房門關上。

葉乘風想問她溫柔起床沒有,但是猜想舒瑾也不會回答自己,所以等她走後,這才去敲了敲門。

不想已經下樓的舒瑾好像聽到了敲門聲,「別敲了,柔柔去上班了!」

葉乘風心中頓時一動,溫柔這麼早就走了?哎呀,都怪自己睡過頭了,錯過了順風車的最佳時機啊。

想著立刻也往樓下跑,沒走兩層呢,就見舒瑾正在前面吃力的拎著自己的行李箱。

本來葉乘風是樂於助人的,特別是美女,但是一想自己要是主動說要幫她拎,她肯定以為自己有什麼不軌企圖呢。

所以葉乘風很自然的從舒瑾的身邊走過,也裝作沒有看到。

舒瑾見狀頓時渾身來氣,這個猥瑣的傢伙,猥瑣無恥、低級下流就已經夠讓自己討厭的了。

現在明明看著自己這麼一個美若天仙,傾國傾城,閉月羞花、小家碧玉的大家閨秀拎著這麼重的一個行李箱。

他居然裝作視而不見,簡直是一點可取之處都沒有了,根本就不是個男人。

「你……」舒瑾還是朝前面的葉乘風開了口,「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啊?」

葉乘風停住腳步,回頭看向舒瑾,又左右看了看,指著自己的鼻子,「你在和我說話么?」

聽他這麼說,舒瑾更是氣不打一出來,「這裡還有其他的雄xing動物么?」

「哦!」葉乘風淡淡的回應了一句,「貌似沒有了!」說完又問舒瑾,「那你這隻雌雄動物,叫住我這方圓幾米內唯一的雄xing動物,有什麼企圖?」

我擦!舒瑾差點就噴了髒話,老娘對你有企圖?老娘的眼光再低,也不會低到對你這個猥瑣男有什麼企圖吧?

要知道追老娘的向來不是什麼王孫貴族,至少也是年輕才俊,你一個小保安,哪涼快哪歇著吧。

葉乘風其實早就看出了舒瑾是想自己貢獻一下勞動力,不過她沒直接開口,自己才不自作多情呢。

他見舒瑾沒說話,立刻又說,既然沒事,那我就走了。

舒瑾見葉乘風還真的就走了,氣的直跺腳,要是在大街上,根本就不用自己主動,只要一個眼神,就無數的男人主動上來幫自己拎箱子了。

現在自己給他葉乘風機會,那是他幾輩子修來的福氣,這傢伙居然視而不見。

舒瑾不禁暗暗發狠,「好,你給老娘記著,你不是鳩佔鵲巢了么,老娘的房子不是那麼好住的,以後有你好受的,老娘一定要讓你自己乖乖的離開!」

葉乘風心中一陣好笑,想讓哥給你做免費苦力也行,但是連一句客氣話都不會說,自己拎去吧。

等他下樓后,見樓道口正好停著一輛銀灰sè的大奔,車子里坐著一個穿戴整齊,油頭粉面的傢伙,正探著腦袋往樓道看呢。

葉乘風也沒多想,這時見舒瑾終於就好像經歷了兩萬五千里長征一樣,氣喘吁吁的到了樓下,腰都快直不起來了。

舒瑾一抬頭,見葉乘風正得意的朝自己笑,頓時火就不打一處來,不過她臉上的火氣很快就消失不見了,眼光落在了一旁的大奔上。

大奔上的男人一見舒瑾下來了,立刻打開了車門,朝著舒瑾小跑著過來,「哎呀,我的小舒舒,這麼重的箱子,你怎麼能一個人拎下來呢?」

那男人下車后,葉乘風才發現他個頭不矮,和自己相仿,只是比自己要單薄了不少,特別是他一口的廣東普通話,聽的他格外的彆扭。

葉乘風不禁想到昨晚溫柔說舒瑾要去香港結婚的事,眼前的這個男人應該就是她口中的那個烏龜王八蛋譚方弘了。

舒瑾見狀,立刻站直了身子,直接朝著葉乘風走了過去,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親愛的,你怎麼不等等我?」

葉乘風立刻明白了,她這是要拿自己做擋箭牌呢。

果不其然,譚方弘臉sè頓時一變,瞪著葉乘風打量了半晌,「他系賓果啊?」

舒瑾立刻將腦袋貼在了葉乘風的肩膀上,「你還看不出來么?他是我男人!」

葉乘風輕咳了幾聲,剛要說話,就感覺舒瑾在自己的胳膊上一擰,頓時閉嘴不吭聲了。

譚方弘聽舒瑾這麼說,臉sè立顯怒容,不過看了葉乘風的穿著打扮后,臉上又露出了笑容,「小舒舒,別鬧了,他怎麼會系你男人呢,你看他這一身穿著,明顯就系保安嘛,是你們小區的保安吧?」

舒瑾立刻朝譚方弘道,「保安怎麼了?我就喜歡保安!至少保安願意娶了,而且還不用試婚……」

「乖啦!」譚方弘正sè地朝舒瑾道,「別鬧了,我這不系回來找你了么?」

「誰和你鬧了?」舒瑾立刻瞪了譚方弘一眼,挽著葉乘風的胳膊就往前走,「親愛的,我和他沒什麼,他只是我們航空公司的一個老顧客……你千萬別多想啊!」

她說著又掐了一下葉乘風的胳膊,葉乘風乾笑兩聲,配合地說著,「怎麼會呢,親愛的,無論你說什麼,我都會信的……我的小舒舒……」

剛說完,舒瑾就又在葉乘風的胳膊上使勁的掐了一下,葉乘風繼續用乾笑來遮掩,低聲道,「這就是譚方弘?長的不咋地嘛,你眼光真有問題!」 ;

舒瑾見葉乘風在故意學譚方弘的廣東國語,立刻又掐了一下葉乘風。

葉乘風立刻低聲又道,「我說我的小舒舒,我今天可是吃了大虧,被你佔了大便宜了!」

「什麼,你吃虧?」舒瑾臉色一變,立刻又掐了一把葉乘風,「本姑娘給你這個機會,應該是你莫大的榮幸才對,別人想都想不來這機會呢!」

葉乘風這時突然故意摟緊了舒瑾的腰,舒瑾以為葉乘風要故意佔便宜,不想葉乘風卻說,譚方弘在後面看著呢。

舒瑾只好強忍著,心想只要忍到小區外,或者譚方弘受不了先離開,有你葉乘風好受的。

葉乘風見舒瑾任由自己揩油,又不敢反抗的樣子,一陣得意,繼續又道,「現在估計譚方弘的眼神就能殺了我,我有言在先,我今天以後要有任何損傷,你可以要負責到底啊!」

舒瑾沒吭聲,回頭看了一眼後面,譚方弘依然站在原地,那眼神的確如葉乘風說的那樣,都能噴出火來了。

不過舒瑾並不擔心,這可謂是一石二鳥,既能氣譚方弘一下,又能惹毛了譚方弘去對付葉乘風,何樂不為?

葉乘風和舒瑾在前面走著呢,這時一陣引擎聲傳來,銀灰色的賓士開到兩人身旁停下。


譚方弘下車后,立刻一把拉住舒瑾的手,冷聲道,「跟我上車……」

舒瑾連忙甩開譚方弘的手,「你這是做什麼,我已經和你說的很清楚了……」

譚方弘卻冷笑地看著舒瑾,「你會看上一個保安?我系怎麼都不會相信!」

「他有奔死接送你上下班嘛?他有creditcard給你透資嘛?他能帶你世界各地去灰嘛?」

他每說一句,都會不自覺的瞥一眼葉乘風,舒瑾的臉色則是越來越難看。

譚方弘繼續又道,「你己己系什麼女人,你己己清楚,不要己欺欺人啦……跟我走……」說完立刻又要伸手來拉舒瑾的手。

葉乘風這時一把握住了譚方弘的手,「己己,己己,己你.媽.逼啊,舌頭捋直了再說話,別動手動腳的……」

譚方弘想要掙脫葉乘風的手,但是無論他怎麼用力,都掙不開,連忙道,「你放手……君己動口不動手……」


葉乘風不但沒有放手,反而捏的更緊了,「別他媽以為有幾個臭錢就有什麼了不起,老子是沒你有錢,但是老子不會讓自己女人哭!老子今天警告你, 終生婚契 ,老子打斷你的狗腿……」

說完立刻將譚方弘搡到一邊,譚方弘臉色一陣紅一陣紫地看著葉乘風和舒瑾,見舒瑾始終沒有吭聲,這才上了車。

而車窗卻緩緩的降下,譚方弘面無表情的看著舒瑾,「你系決定和這個保安一起了是吧?」

舒瑾依然沒有回答,譚方弘冷哼一聲,「好,我看你能堅持多狗!」

說完關上車窗,立刻將車開了出去,車子開的太快,加上昨夜小區的水還沒完全褪去,立刻濺了兩人一身。

葉乘風立刻指著前面的賓士道,「麻痹的,開個大奔就拽成這樣,你要是開保時捷,還不直接從老子身上開過去?」

說著還朝舒瑾道,「幸虧你甩了他,這種男人真沒素質!」

舒瑾身上的空姐服已經滿是水漬了,此時面無表情地看著大奔開去的地方,沒有回答葉乘風的話。

葉乘風見狀心中一動,他知道舒瑾肯定還沒完全放下,將她的行李箱交還到她手,「我以為你想通了……你……你好己為己吧!」

舒瑾站在原地良久,見葉乘風迅速的出了小區,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最終也沒叫住葉乘風。

等葉乘風的身影消失在小區門口,這才憤憤地道,「男人真沒一個信得過的,沒一個好東西!」

葉乘風出了小區,在小區外的商店買了一包煙,點上一根,心情格外的鬱悶。

他其實剛才雖然在幫舒瑾,其實也從譚方弘的嘴裡聽明白了舒瑾是什麼人了。

大奔接送,信用卡亂刷,全世界到處飛……還灰,灰你個大爺家的驢子!

他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舒瑾,「……貪慕虛榮……」

葉乘風猛吸了兩口煙,不過很快想到,舒瑾是哪種女人,關他什麼事?

她不管愛奔死,還是愛灰,和自己有半毛錢關係么?

想到這些,葉乘風輕鬆了許多,頓時溫柔的樣子出現在自己腦海里,「還是我家柔柔最好!」

葉乘風立刻攔了一輛車,讓司機開往龍翔高中。

車子剛開出不遠,回頭看了一眼,見舒瑾也剛出小區門口,正站在路邊在等的士。

葉乘風冷哼一聲,老子好心好意幫你,你還這副爛泥扶不上牆的德性?活該!

想著又莫名火起,立刻閉上眼睛養神,懶得去想。

很快到了龍翔高中大門口,學校大門剛剛關上,學生們正紛紛往教學樓而去。

保安室里的陳輝一見葉乘風居然是打車來學校上班,不禁一愕,但隨即跑了出來,「你總算來了!」

葉乘風見陳輝的眼角似乎有些瘀傷,不禁皺眉道,「陳哥,你這眼角怎麼……」

還沒說完,陳輝立刻就朝葉乘風道,「剛才覃龍和尹毅帶人來找你……我說什麼來著,不要惹這些人吧……」

葉乘風頓時明白怎麼回事了,陳輝眼角的傷肯定也是這兩小王八蛋搞的,「麻痹的,昨天看來還沒教訓夠……」

「你還是趕緊走吧!」陳輝推著葉乘風就往計程車那走,「這兩傢伙一會肯定還會來……」

正說著呢,就聽不遠處響起了一陣哨聲。

葉乘風轉頭看去,只見不遠處的巷口,走來五六個青年,手裡都拿著棍棒。

覃龍和尹毅也在當中,兩人都是一臉得意的笑,好像在朝葉乘風道,讓你小子昨天囂張,今天老子帶打手來了。

陳輝見狀立刻就把葉乘風往計程車里推,「你趕緊走……」

葉乘風卻拍了拍計程車,讓司機開走,回頭遞給陳輝一根煙,「陳哥,你先在保安室里休息,我自己解決!」

沒等陳輝說話, 絕色寶寶:小小翻版誰是媽?

陳輝雖然著急,但也不敢過去,只能眼巴巴地看著葉乘風去送死。

葉乘風剛在幾人面前站定,尹毅就朝其中一個剔著光頭的青年道,「光哥,就是這小子!」

那叫光哥的光頭看了一眼葉乘風,滿眼都是不屑的表情,掏出一根煙,剛叼在嘴邊,覃龍就立刻掏出打火機給他點上。

光哥看都不看葉乘風,直接用鼻子哼哼道,「昨天就是你打我兄弟的?」


葉乘風也點上一根煙,看了一眼覃龍和尹毅,朝光哥低聲下氣的道,「光哥是吧?我們去巷子里說!」

光哥猶豫地看了一下葉乘風,不過見葉乘風態度良好,自己這邊又人多勢眾,也不怕葉乘風耍出什麼花樣。

而且那巷子窄,他更不容易逃跑,所以率先走了過去,其他人則看著葉乘風走過去,才過去堵在巷口。

巷子里,光哥站定后吸了一口煙,依然用鼻子哼哼道,「你他媽說怎麼辦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