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李狗三一見,知道張禾不理自己了,便獨自去溜達,蘇小茜自然無法發現。

兩人坐在寵物學院草坪邊的木凳上,相互挨着,張禾感覺心裏暖暖的。由於不知所措,便伸手去摸那小狗。

蘇小茜也伸手去摸小狗,兩人手臂相碰的時候,張禾感覺自己好喜歡這小丫頭。

“看你都養了這麼久了,還長這麼點點大,會不會養狗啊。”張禾道。

“你再說一遍。”小丫頭翹起下巴看着張禾,張禾忽然覺得心裏一驚一驚的,想當年自己十一二歲的時候,就暗戀鄰居家的小女孩。蘇小茜都十五六歲了,情竇早就開了,她的眼神裏,自然也有一種叫做“風情”,叫做“喜歡”,叫做“嫵媚”的東西。

張禾不覺意淫起來,這小丫頭再長大一點,也是個小美女呢。張禾回想起以前自己幻想蘿莉的時候,看着眼前的蘇小茜,心裏有什麼似乎被融化了。

兩人坐在木凳上,看着來往的同學,張禾忽然覺得,在青原向自己報復以前,能有這麼幸福快樂的一刻,滿足了!

“小茜。”說話的是蘇晴。

張禾感覺有點不捨,看來要分別了啊。

“嘿嘿,我出來找小狗,正好碰到張禾哥哥。”蘇小茜道。

“咦?張禾,好久不見啊!”

張禾本來膽小蘇晴要懷疑自己對蘇小茜有什麼非分之想,沒想到蘇晴見了自己還挺高興的。

張禾也用剛纔和蘇小茜坐着聊天剩下的那股開心向蘇晴笑道:“好久不見哈!”

“明天去我家玩吧。”蘇晴道。明天,是週六。

“好啊。我去陳磊家還是去你家?”張禾道。

“我家。”蘇晴笑道:“等會我發你地址。” 張禾坐在末班車上往新新家園趕,回想剛纔蘇晴的表現,好像有點異樣的。對了!上次蘇晴不說要補償我麼?她約我明天去她家,是不是該補償我了?張禾想到這裏,下面的小張禾都微微抖了一下。

如果不說感情,光說肉-體,張禾心目中的完美女神,就是蘇晴這樣的。

張禾在車上意淫蘇晴,身體不方便了許多。有一站上來個老人,本想起來讓座的,愣是沒站起來。

回到家裏,方玥和戚笑屋裏都黑燈了,張禾也沒去驚動,加上體內的煞氣流轉起來,很快睡着了。

。。。。。。

熟睡的張禾並未意識到,那股煞氣在體內循環流轉,越來越強,到了半夜,已經開始吞噬李狗三在張禾體內留下的那道意識。。。

李狗三的那道意識,是鬼家修理《附身祕法》到了極高程度而分化出來的意識,張禾吞噬掉這股意識後,自身的意念之力開始突飛猛進起來,到了第二天早上,張禾一覺醒來,只覺得說不出的舒服,意念又強橫了數倍。

張禾試着分化意識,居然一口氣分出了一百多道意識,比起昨天只能分出三道意識,可謂一日千里。一口氣分出一百多道意識,也意味着張禾可以驅使一百多隻毒蜂怪來戰鬥了。

張禾心想,這要是附身在凡人的身上,附身在美女和旅店老闆的身上,然後。。。張禾隱隱覺得不對,這種事情應該不太可能發生。張禾心中疑惑,便催動體內的煞氣試圖聯繫李狗三,半天沒有反應。

張禾還不知道李狗三留在自己體內的那道意識已經被那股煞氣吞噬了,收拾一下,按照蘇晴發來的短信,蘇晴家去也!

一到女生家,張禾的悶騷本性就暴露無遺,雖然在熟人面前經常騷,但一見生人,尤其是女孩的爹媽這樣的生人,就悶起來了。


進去坐在沙發上,張禾不好意思說話,蘇晴爸爸跟他說:“你喝水。”

“我不喝。”

“那你玩電腦。”

“啊不用,我不玩。”張禾覺得,在蘇晴家玩DNF好像不太好,萬一忍不住說出“老馬操你媽”啥的就太毀形象了。

“那你吃蘋果,自己削去。”蘇晴爸爸道。

“啊,我不吃。”張禾覺得,要是削好了還行,自己在人家裏,拿人的蘋果去削,總覺得跟做賊似的。

“我給你削?”蘇晴爸爸好像看出張禾不想削蘋果。

“啊不,我真不吃。”張禾臉都快紅了。

大概看出張禾比較拘束,蘇晴爸爸向一間臥室喊道:“她媽,跟我遛彎去吧,讓孩子們玩。”

“等我刷個牙,這就走。”

出門的時候,蘇晴媽媽跟張禾道:“家裏的東西隨便吃喝啊。”

“啊啊好的。”張禾很緊張,生怕蘇晴媽媽以爲他是爲了吃的纔來的。

等蘇晴爸媽走了,張禾終於鬆口氣,仰在沙發上養神,快到中午的時候,一間臥室有人哼哼了幾聲,好像剛剛起牀。

過了半分鐘,張禾驚喜地看到一雙光腿踩着拖鞋從那屋裏出來了。

看完了下半身,張禾的眼光上移,看到蠻大的胸部,又向上移,張禾激動了,軟妹子!

要是說除了蘇晴以外還有誰的身體讓張禾滿意,就是眼前的這女孩了。身材不高不矮,正合適,一雙腿長得很漂亮,皮膚軟軟的,臉蛋溫柔甜蜜,雖然站在一起比不上蘇晴,但蘇晴不在跟前的時候,也非常符合張禾的想象。

“你好,我是蘇晴的朋友。”張禾有點緊張:“我叫張禾。”

“哦,我叫黃亦秋。”那女孩跟張禾笑了一下,進衛生間去了。

張禾目送那雙光腿消失在衛生間,一回頭差點親到蘇晴。蘇晴一臉神祕道:“這妹子可以努力下,她還是處女哦!”

張禾一聽就激動了。

中午蘇晴請客下館子,加上蘇小茜和黃亦秋,三個女的,就張禾一個男的。張禾覺得真是幸福啊。

吃過午飯,黃亦秋要回家,張禾正要依依不捨地告別,蘇晴擠擠眼睛,張禾立即想了蘇晴說過“她還是處女”,便提出送黃亦秋回家。

金牛座的人,一般都長得挺老實的,張禾就長得格外老實。再加上蘇晴在旁邊幫忙,黃亦秋就答應讓張禾送回家了。

張禾跟黃亦秋去坐車,回頭告別的時候,看到一臉笑容的蘇晴和撅着下巴一臉茫然的蘇小茜。

能夠在有生之年送黃亦秋這樣的一個處女回家,張禾覺得實在是榮幸,一路上小心伺候着,絞盡腦汁想話題聊天,比考試還費腦子。

下了公交,黃亦秋說家有點偏,離車站有點距離,問張禾有事沒。

有事就不是張禾了!張禾恨不得陪美女走上倆小時呢。

張禾跟黃亦秋並肩而行,緊張的不敢故意觸碰她的手臂。拐進小衚衕的時候,有人悄悄靠近了張禾:“等等。”

“什麼事?”張禾警覺地捂住了自己放手機的口袋。

“兄弟你走吧,我來送這女孩回家。”那人道。

“你認識他?”張禾問黃亦秋,黃亦秋遲疑了一下,搖搖頭。

明白了,打劫。

張禾心中好笑,這回你可打劫對人了,哥可是妖怪啊。

張禾輕輕在那人耳邊道:“你還是走吧,我是妖怪。”

那人面無表情,攤了一下手。

“你不怕我嗎?”張禾驚道。

“哦,我怕。”那人揚了一下眉毛。

“那你還不走。”張禾一臉純潔地向那人遞眼色。

那人一拳擊在張禾肚子上,由於張禾穿着一件【惡魔】裝備,一件【帝王】裝備,其中出的“防禦”屬性能抵消好幾百斤力量的攻擊力,那人的一拳張禾根本就沒感覺。

張禾心裏好笑,將手搭在那人肩膀上輕輕道:“走啊。”手上加了五百斤力,張禾以爲,那人一定會吃不消的。

誰知張禾一加力,那人的肩膀似乎閃了一下,又似乎沒閃,力量就抓空了。

張禾靠近一步,出了一根地刺來扎那人的腳底,由於黃亦秋在,張禾的地刺只出不到一釐米,達到目的就行了。

張禾等着那人哇哇大叫,誰知那人不知是有意還是碰巧,居然挪了一步,恰好避開了地刺攻擊。

張禾心裏吃驚,卻聽得那人道:“看來你也是身懷武藝的人,我不管閣下是什麼門派,但你最好不要管我華山派的事情。” 張禾聽那人自稱華山派,又想起剛纔問黃亦秋的時候,黃亦秋的那一陣遲疑和躲閃,再回頭看黃亦秋時,果然黃亦秋低頭道:“其實我們認識,這是我大師兄。”

張禾道:“你不是令狐沖吧?”

那人道:“不敢,在下不敢冒充令狐老師祖。”

“哦,怎麼稱呼?”

“你不必知道,請走吧!”那人很不客氣。


這就是不給面子了,張禾很不開心。老子已經告訴過你我是妖怪了,要是令狐沖來了老子可能降不住,你就小子還拽。何況老子隨時可能被青原、廣成報復,臨死之前可不會捨不得拉個墊背的。

張禾聽那人說話不客氣,便道:“既然不是朋友,那你可以走了。”

只聽得一聲劍吟,張禾還未反應過來,臉上被啪的打了一劍,雖然不疼,可是丟人,張禾擡腳去踢那人,又被那人用稀奇古怪的身法繞道背後猛推一把。張禾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心中不爽,也顧不得黃亦秋在,化了妖形。


張禾手上戴着亡靈手套,一化妖形,十條樹藤來纏繞那人,都被那人用極其靈巧的身法避開,半天沒有纏住,再過片刻,張禾發現自己出的十條樹藤不僅毫無功效,反而被那人用巧妙的劍法絞成了一團,張禾心裏一驚:“破鞭式!”


那人冷笑:“破你孃的鞭,你使的根本不是鞭法,我看倒像是王八鞭。”

張禾雖有妖力,卻沒有練過凡人的武術,被對方看出了端倪,臉上不動聲色,心裏發了狠,地刺悄悄伸到那人腳下,猛一發力!

幾乎與此同時,那人後退一步,再次失手!

那人冷笑:“你以爲咱華山掌門的衣鉢傳人是二愣子?”

一聽衣鉢傳人,張禾心裏明白了,這是得了真傳的。不管多厲害的武師,衣鉢傳人只有一個,不僅是技藝的傳承,更飽含了師傅的感情和心血。

張禾道:“果然厲害。”裝作沉默的樣子,卻悄悄伸出了十根地刺,兩根主攻,剩下八根將那人的所有退路都封死了,張禾不信,這人能躲過十根地刺。

張禾一發狠,十根地刺冒出,咬着牙看那人的慘狀,卻發現那人已經繞到了自己身後,上回只是推了一把,這回那人也發了狠,結結實實給了張禾一掌。

張禾只覺得後心一熱。。。 一劍傾城

倒是那人一掌之下,被返還了雙倍傷害,一口血到了嘴裏,沒好意思吐,嚥了下去。看看黃亦秋道:“好,原來此人內功超凡入聖,我範劍再也不會纏着師妹了。”說完身形一閃便沒有了蹤跡。

黃亦秋看看張禾,張禾看看黃亦秋。

“你是妖怪。”黃亦秋道。

“不過我不是自己修成的,我以前也是人,後來煉化了一顆妖丹而已。”張禾道:“對了,這麼說你也是華山派的。”

“嗯。”

“你師兄剛纔使的是什麼劍法?”張禾問道。

“你知道的。”黃亦秋柔聲道。

“我知道?”


“你剛纔都說出來了。”

“獨孤九劍?”張禾驚道。

“嗯。”黃亦秋道:“以前令狐老師傳下的啊,目前華山是劍宗壓過氣宗。”

“這。。。還有氣宗?”

“喔。那會並派大戰以後,原來的華山劍法就不行了,本來金盆洗手的令狐老師就回來傳下了獨孤九劍,誰知嶽不羣老師也偷偷傳下了辟邪劍法,形成現在的氣宗。”

張禾一陣心慌,以前看電視,知道了嶽不羣、令狐沖等傳奇劍神的名頭,但電視裏說岳不羣木有小雞雞,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便向黃亦秋道:“金庸說岳不羣木JJ,是真的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