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赤焰劍和那匕首對撞竟然討不得巧,在雲琰的認識中,赤焰劍是聖兵的,而且應該是聖兵裏品質上乘的一類,可是卻比不上那匕首。

而且那把匕首透露出的殺氣極其具有威懾力,雲琰的傳承之力天生的壓迫力居然毫無作用,甚至有被反壓制的現象。

這一切都讓雲琰相信那明追風口中的殺神匕首的確是神器無疑了。

面對神器,雲琰不敢怠慢,現在由於附近無處不在的海水影響,許多傳承之力幻化三昧真火的招數他沒法使用,但是不代表傳承之力就沒用了。

雲琰可是清楚的記得在太白城自己是怎麼短暫的達到王階的,只要放任傳承之力在體內橫衝直撞,甚至影響理智,他的修爲反而會因爲傳承之力在體內獲得真正的統治地位,而使修爲要趨向於和傳承之力的威力持平。

傳承之力的威力是無窮無盡的,雲琰到現在也沒有完全開發出來,所以只要短暫的失去部分理智判斷力,就可以獲得修爲的大量提升。

“嘿嘿!什麼破神器,不就是一把小刀麼,看我怎麼砍斷它!”雲琰的雙眼迸發火光,傳承之力開始在體內洶涌起來,雲琰本就不多的玄能在引導了大量傳承之力已接近枯竭,現在已經沒法穩妥的掌控傳承之力了。

一條水柱突然從水裏衝出,逐漸幻化成一條數十米長的水龍咆哮而出,朝着雲琰張牙舞爪的衝過來。

“忍法,水龍訣!”另一個忍者的聲音響起,話音未落,他的身影便從水裏衝出,掀起水花一片。

可以看到,他手上捏着一套複雜的手訣,口中也念念有詞,正是他操控着這條近百米長的水龍攻擊雲琰。

“哈哈,看來不需要神器,也完全可以滅殺你這種小角色,真不知道這種任務有什麼歷練的價值!”拿着匕首的忍者大笑道。

“是嗎?小角色?!”

雲琰暴跳而起,一拳沖天,此刻水龍也正好到他的頭頂。

“看看到底誰是小角色!”

雲琰豪情萬丈,他的體表有水蒸氣騰起,溫度急劇上升,傳承之力的充斥令其身體向着當初在太白城火人的方向轉變了。

尤其是他的雙拳和雙眼,此刻已經完全被真火環繞充斥。

雲琰這一躍,直到十幾米的半空,一腳猛踩虛空,竟然都好似產生了助力一般,以更快的速度衝擊向水龍。

水龍張開巨口,那組成他身體的水流濤濤翻滾,龍鬚都在飛舞,十分逼真。

“華而不實的東西,粉碎吧!”雲琰一拳砸在水龍頭上,拳頭上的三昧真火這一次竟然沒有瞬間熄滅,而是噴涌而出,瞬間形成一團耀眼灼熱的火焰,將水龍完全包裹出來。

“嗤——”水龍變成了一股水蒸氣,消散不見,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來。

但是三昧真火也隨之消散,水到底是剋制真火的,三昧真火沒法在水中存在太久。

“說,你們爲什麼要刺殺我,又是什麼人指使你們的!”雲琰一掌又一掌不停的拍擊水面,利用每一次拍擊而出的火焰形成的反衝力,讓自己滯留在空中,和踩在水面上的忍者能在一個水平面上。

那名操縱水龍的忍者,看見自己引以爲傲的水龍訣被雲琰一拳打散,顯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半天都沒回過神。

另一名黑衣忍者將殺神匕首放在鼻子間嗅了嗅,似乎很享受那種殺氣騰騰的味道,陰森的說道:“等你死了,去問閻王是誰吧,哈哈!”

拿着匕首的黑衣忍者雙腳疾速踩踏水面,蹬起一片片水花,速度奇快的衝向雲琰,手上殺神匕首寒光閃爍,殺氣逼近,越來越濃烈,連心神似乎都會隨之不穩。

“哼,是你自己找死!”雲琰徹底釋放玄能,瘋狂涌入傳承石,只管一股腦將傳承之力引導而出,而不去管傳承之力出來之後流向哪裏。

雲琰瘋狂了,這兩名忍者實力明顯不俗,又握有神器,儘管有明追風在旁令海水對自己的削弱已經降的很低了,但是以他目前的修爲仍舊會不敵。

況且遠處還有一個陳義心正在慢慢恢復過來,肯定也是一個難纏的主。

雲琰沒得選擇,就算再喪失理智一次,也沒辦法了,必須要活下去!

“追風兄,等我解決這幾個人之後,你速速離去,不要靠近我!今日相助之情,他日百倍奉還!”雲琰衝着刀山之上,一直給自己提供幫助的明追風喊道。

雖然不知道雲琰爲什麼這麼說,但是隨着雲琰身體發生的變化,他很快就清楚了。

雲琰的體表燃燒起第一縷火焰,緊接着便向星星之火一般,完全控制不住了,瞬間將他全身點燃。

雲琰的雙眼吞吐火舌,渾身上下被火焰包裹,傳承之力在體內瘋狂遊竄,爲他提供源源不絕的力量和火焰能量。

此刻的雲琰如同一個人形火球,高溫將殺神匕首產生的森寒氣息盡數驅散,火焰的耀眼光芒照亮刀山這邊的半個第三層空間。

當初的雲琰以三階的修爲釋放傳承石,修爲被強行拉到王階,而現在,他以五階的修爲再次以失去理智換來修爲提升,這個提升的量更大,直逼王階巔峯!

“啊——”雲琰仰天長嘯,體內那好像使不完的力量令他十分想發泄一通。 拿着殺神匕首的忍者被雲琰的突變弄的有些摸不着北,這好好的怎麼燒起來了?一時之間不敢輕易行動。

另一名忍者同樣目瞪口呆,渾身燃燒起來的雲琰竟然不拍擊空氣也能懸浮起來了,他難道不受禁空大陣的壓制嗎?

逐漸恢復過來的陳義心正在往這邊遊着,看見雲琰身體的變化也被震驚的心神激盪,最後聯想到了什麼,驚呼:“原來雲琰真是那個什麼火俠!”

“火俠?”明追風同樣驚疑不定。

關於火俠的事蹟,之前太白城屠城之後,他也有去了解過,從模糊不清,角度又不好的現場監控視頻來看,似乎火俠就是這樣全身燃燒着熊熊明亮的火焰的一個人形怪物。

難道雲琰真的就是火俠?難道這就是火俠的真面目,利用某種法門強行提升了修爲的雲琰。


結合雲琰在變化之前,對自己的說的話,明追風瞬間推測到他這個狀態一定是敵友不分的。

而且雲琰現在散發的氣息,饒是真實修爲達到七階的明追風面對也覺得壓迫到心口的威懾力,十分可怖。

當下毫不猶豫,明追風收起古箏,整理下衣衫,看了眼雲琰,便放心的從刀山另一側跳下,前往第四層。

他相信現在的雲琰絕不會有什麼危險,傳聞火俠是連王階都能一戰的存在,面對這下面的兩名忍者和重傷的陳義心一定綽綽有餘。

“轟轟轟!”

碩大的火球在水面上轟擊,爆炸聲一陣接着一陣,水花四濺,水浪翻滾。

雲琰放任傳承之力在體內的放肆馳騁,因爲只有這樣,他纔可以達到一個足以打敗這兩名忍者的修爲境界,代價就是他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權。

一如太白城那次,雲琰現在完全是憑藉本能在戰鬥,下方是海水,出於三昧真火對水的畏懼,所以他一直是懸浮在半空中。

禁空大陣無法壓制他的飛行,也許是真正由傳承之力取代身體的控制權之後,傳承之力的氣息高於昊天塔的力量,所以禁空大陣短暫的對雲琰失效了。

此刻雲琰的武者修爲絕對達到了王階,甚至那股雄渾的威壓比起王階巔峯的強者也不遑多讓。

至於道者修爲,是很難跨越大境界提升的,因爲從築基期提升到金丹期,首先要凝結金丹,而云琰現在顯然並沒有凝結金丹,所以他最多隻能達到築基巔峯,而不能越過這條線。

火人云琰現在只是在胡亂的東砸西炸,沒有針對性的攻擊着四周,似乎僅僅是想釋放體內不竭的力量。

看着雲琰像瘋子一樣在刀山上面橫衝直撞,兩名忍者也不知道該從何下手了。

“他現在的氣息好像接近了地忍的強度!”手上拿着匕首的忍者感應一番出聲。

另一名忍者驚呼,“什麼?我們兩個不過是上忍,怎麼會是一個地忍強度的對手!”

“好消息是他分不清敵人是誰,也不知道攻擊我們,用我們最擅長的方法擊殺他好了!”

兩人對視一眼,忍者最擅長的方法自然是刺殺之術。

當即二人便一個猛子扎入水中,在水裏遊動起來如同兩隻靈活的海豚,居然沒有發出絲毫的動靜。

“啊!殺!殺!”

雲琰在第三層到處衝殺,甚至衝上了刀山之上,只是這個地方的禁空之力似乎翻倍的增強了,雲琰沒法御空,險些被壓迫到神鐵刀劍之上。

也許是就算失去了自主思維的火人云琰,也是可以分辨危險事物的,殺人不見血的神鐵鑄造的刀劍,令他感到了威脅,所以沒敢貿然的在刀山上停留,只好飛低點,在水面上宣泄傳承之力。

陳義心在遠處愣愣的看着,現在的雲琰太恐怖了,舉手擡足間散發的氣場,就算隔着這麼遠,陳義心都覺得自己被壓制的狠狠的。


而且火人云琰的破壞力實在恐怖,各種奇形怪狀的火焰從雲琰身體迸發出來,向着四周掃射,所過之處,地動山搖,爆炸轟鳴,水浪滔天,化爲霧氣。

陳義心同樣扎入了水中,但是他不是去偷襲雲琰,他知道現在自己已經不是雲琰對手,再和他作對,這次真的要交代在這裏了,所以他要趁着水還沒把第三層完全淹沒,悄悄繞過雲琰,先上第四層再說。

海水從第二層澎湃而上第三層,水位上升的速度越來越快,而第二層的岩漿卻像無窮無盡的一樣,已經被海水帶上了大量岩漿,卻仍然源源不絕的充斥在第二層,並向第三層洶涌着。

“忍法,幻影分身!”

手持殺神匕首的忍者在水中潛行到了雲琰附近,迅速暴起發難,他從水中衝出,單手掐法訣,身形模糊起來,轉眼從他身體當中分化出十幾道同樣的黑衣忍者身形。

十幾個完全相同的黑衣忍者身影均手持殺神匕首,圍繞着雲琰踩水逼近,將雲琰困在當中。但是這只是幻影分身,不是真正的分身之術,其中只有一個是真實的,其他的都不過是法力凝聚的障眼法。

殺神匕首濃郁的殺氣引起了火人云琰的注意,燒得通紅的雙目逼視那血紅色的匕首,雖然沒有了自主意識,但是憑藉本能,雲琰也感覺到了深深的危險。

“殺!殺!”

火人云琰大吼,張口噴出一條火焰長龍,這一次由三昧真火組成的火焰長龍是實體化的了,不再只是虛像,而是有實實在在的身體,儘管都是由火焰拼湊而成。

“吼——”

龍吟震天,熱浪滾滾,三昧真火組成的長龍扭動龍軀,盤旋在雲琰頭頂之上,一對龍目掃視周圍的十幾道幻影,似乎是在分辨哪個是真身。

“哼,你以爲你能看的出來嗎,受死吧!弒神刺!”

十幾道身影同時開口,動作整齊劃一,高舉殺神匕首,血色光芒綻放出十幾道,向着雲琰絞殺而去。

雲琰被三昧真火包裹的手臂猛力一揮,一圈真火噴吐而出,頭頂的火焰長龍神龍擺尾,火焰的身軀搖曳,威武不凡。

“噗噗噗!”

火龍長近百米,粗壯雄渾,一尾橫掃十幾道幻影,這些幻影在接觸到三昧真火之後盡數破滅,化爲虛煙消散。

“慢了一點!”

然而最後一道身影卻成功逼近了雲琰,血色匕首突刺,雲琰躲閃不及,只得揮臂抵擋。

“噗嗤!”

雲琰本就是鍊金級的肉身強度了,再加上此刻理智喪失,傳承之力氾濫,修爲強行拔高到王階巔峯,身體強度更上一層樓,雖然沒有達到更高一級的王鑽級,但也無限逼近那個等級了。

所以這一刺,匕首僅僅只刺入了半截,堪堪穿透雲琰的肌肉,只差一點點便刺到骨頭之上。

“什麼?!”這名黑衣忍者顯然是不敢相信殺神匕首這件神器,居然在命中敵人之後,不僅沒有貫穿敵手,竟然連重傷都算不上,這身體強度究竟強橫到了什麼程度?

雖然有可能是因爲這名忍者修爲僅僅只是上忍,神器的威力發揮的十不足一,但是神器畢竟是神器,竟然重傷不了雲琰。

“哈!”

雲琰怒火滔天,自己的手臂竟然被一柄匕首刺入了,那股深入骨髓的殺氣令他極不舒服。

雲琰另一隻手攜帶着真火,重重出拳,強勢擊打在這名忍者左肩之上。

忍者手上緊握殺神匕首,整個人倒飛出去,一聲清脆的咔嚓聲,在雲琰一拳之下,他的左肩骨折了。



“忍法,大水龍術!”

就在這名忍者敗退之時,另一名忍者的忍法也醞釀完畢,整個第三層的海水都開始狂暴起來,瘋狂的匯聚向一處。

“吼——”

又一聲龍吟高亢響起,似是在與雲琰頭頂之上盤軀的百米火龍叫板。

整個第三層的海水都匯聚過來了,形成漩渦,沖天而起化爲水柱,水柱漸漸在騰空的過程中伸出龍爪,探出龍首,變化成一條同樣長達百米的神龍。

雲琰雙手高舉,傳承之力澎湃而出,爲火焰長龍提供力量,火焰長龍展開身軀,向着水龍蜿蜒而去,絲毫不畏懼相剋之性,展現出更加剛猛霸道的龍族氣息。

“去!”

“殺!”

忍者和雲琰齊聲斷喝,水火雙龍各自向前衝擊,均是實體化的神龍,龍軀相擊,龍首互撕,巨尾互掃,五爪交鋒。

兩條百米神龍,各自攜帶着水火兩種極端的屬性,在第三層打的不可開交,一陣陣震動和爆炸引起氣浪衝擊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