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是對自己身世的深深迷惑。

如果他真是鎮南集團的大少爺,那當初爲什麼會遺失在外?

他親生的父母又在何處?

對於他而言,這兩個問題的答案遠遠比繼承千萬億資產更加重要。

“你的這些問題,我無法解答,因爲這種權限的祕密在鎮南集團也只有董事長一人知道。”芊芊語氣很平靜,似乎早已經料到林肖會有這樣的問題:“以後你見到董事長,可以自己去問。”

“那就走吧……”林肖順着車窗丟掉菸頭,緩緩吐了一口氣。

嗡!

芊芊啓動車輛。

叮鈴鈴!

林肖兜裏的手機忽然響起。

他低頭看了一眼來電顯示。

周主管。


是他在地產公司銷售組的頂頭上司。

他遲疑了一下,還是接通了電話。

“喂!林肖,你死到哪裏去了?公司上個月的銷售賬目對不上,你銷售的那幾筆單子有問題!你馬上回公司!”

剛一接通,刺耳且刻薄的女聲就在安靜的車廂內響起。

他沉默了片刻,問道:“周主管,上個月我一共做了五單,每一單都是和財務覈實過的,是哪個編號的單子出了問題?”

林肖向來謹慎細心,對於工作更是要求嚴格。

上個月的銷售單與金額他都反覆覈對了四五遍,不可能出現錯誤。

對方聞言明顯愣了一下,然後語氣極爲不耐煩的說道:“你先回公司再說!”

帶着濃濃的命令口氣與蔑視。

芊芊皺了皺眉,紅脣微啓:“她有點不尊重你。”

林肖聞言笑了笑。

中國式企業,主管向來把員工當做牲口一般驅使,這都是常事了。

“先送我去一趟盛世唐越公司。”林肖沒等對方開口,就搶先說道。

“那是你原本工作的地方吧……沒有必要再回去了,那種小公司,如果感興趣,我隨時可以收購過來給你玩的。”芊芊語氣冷漠,輕聲說道:“不要在這種無謂的事上浪費時間,有更重要的人在等着你。”

這個女人,看起來對自己有些隱隱的敵意,而且做事的風格頗有些強勢。

是因爲那個婚約?

她有些看不上自己?

林肖眯了眯眼睛,這沒有理由啊!

又不是我要求你嫁給我的,你有怨氣,憑什麼衝我發?


就衝你這個態度,我他媽還非要把你娶到手不可!

“我有點東西還放在那裏,回去拿一下。”林肖掛斷了電話,搖了搖頭說道:“現在就去!”

你強勢,我就要比你更強勢,將你牢牢壓住!

芊芊遲疑了一下,想說什麼,但咬了咬牙還是按照林肖的話去做了。

法拉利轟鳴,揚長而去。

……

盛世唐越售樓部。

“你在大廳等我,我馬上就出來。”林肖站在大廳裏,衝着身後的芊芊說了一聲。

“好。”芊芊點了點頭。

售樓部不大,而且此時也沒有客戶在,空曠的大廳裏只有四五名員工坐在一旁,竊竊私語。

看到林肖和芊芊走進來,這幾名員工都有些吃驚。

“那不是小林嗎……我艹!他身邊跟着一個這麼漂亮的美女?”

“可能是客戶?”

“嘖嘖……他都死到臨頭了,還想着業績呢……你們不知道,林肖這次死定了……”

幾名員工都用幸災樂禍的眼神看着林肖,並且用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交流着。

林肖古怪的看了他們一眼,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但也沒有多問。

他徑直向二樓的主管辦公室走去。

敲了敲門。

“進來。”裏面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像是喉嚨中夾着痰般,很噁心。

辦公室不大,裝飾的卻很豪華。

看到林肖走進來,周主管立馬放下手中的手機,將一份文件扔到他面前,冷然道:“你自己看!”

周主管今年三十八歲,眉毛粗厚,體毛旺盛,身材很胖,看起來更像是一名男人,而非女性。

扔在林肖面前的是一份財務報表。

林肖皺了皺眉頭,翻看了幾眼,然後立即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有三份單子的數據不對!

客戶交的款和財務的記錄缺了整整三十萬,款項後面寫着林肖的名字。

但問題是,這三份單子根本不是林肖做的!

“這三份單子沒有經我手!與我無關!”林肖乾脆直接的合上檔案。 他上個月的業績記的非常清楚,根本沒有這份報表上那所謂的三份“問題單據”!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周主管臉上浮現出一絲精彩的神色,然後從抽屜裏直接抽出三份單據拍在桌上,怒喝一聲:“這收費單據上,籤的可是你的名字!”

林肖低頭一看,頓時愣了。

“那不是你上個月讓我代簽的嗎?”林肖臉色漠然。

啪!

周主管直接站起身,冷笑兩聲:“林肖,無憑無據,你可不能瞎說!這上面籤的就是你的名字,白紙黑字,現在公司財務少三十萬,就是你自己從中拿了回扣!要麼你就把錢補上,要麼,我們就報警解決!”

林肖氣急而笑。


栽贓陷害。

ωwш ▪тt kдn ▪¢〇

沒想到這麼老套的劇情會出現在自己身上。

周主管聲色俱厲。

但她的心裏很平靜,甚至想笑。

三十萬,肯定不是林肖拿的,是她自己挪用的。

但單據上是她騙林肖籤的字。


現在是法治社會,法律只講究證據。

林肖簽了字,那就要負責。


她甚至有些佩服自己,想到這麼絕妙的方法,既能讓自己無責任,還能把林肖這個眼中釘拔走。

從林肖入職的第一天起,她就發現林肖不像其他員工一樣,對她恭敬諂媚。

甚至在幾件事上,他還公然和自己唱反調。

是時候該收拾你了!

周主管眯着眼睛,將手放在辦公室的固定電話上,冷聲道:“林肖,你想清楚是私了,還是報警處理?法院一旦覈實的話,你到時候蹲監獄,再跪下來求我都沒用了!”

在法律界限中,三十萬算是一筆鉅款,足以讓林肖在監獄蹲二十年。

她其實是想讓林肖私了的。

因爲這件事畢竟是犯法的,一旦被警察沾手,總會有點麻煩。

所以她一直在話語中對林肖施加壓力。

“周愛麗,你真的很陰險。”林肖眯着眼睛,緊緊抿着嘴脣。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已經代表他無比的憤怒了。

“我再問你最後一遍,私了還是報警?”周愛麗陰沉着臉,一字一頓的問道。

“報警!”林肖十分乾脆。

按照他現在的身份,三十萬對他只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但他就是忍受不了被人敲詐、陷害!

就是要剛一剛!

……

十五分鐘後,七八名警員在一名老警官的帶領下徑直走了進來。

二樓!

周主管辦公室!

幾名警察徑直推開大門走了進來,老警官沉聲問道:“誰報的警?”

“我!我!”周愛麗滿臉堆笑走了出來,一指林肖說道:“他是我們這裏的員工,因爲自己生活窘迫貧窮,動了歪心思,非法挪用公司財產高達三十萬!我這裏有證據!”

說罷,她將幾張林肖簽字的單據遞了過去。

老警官看了一眼,然後點了點頭衝着林肖說道:“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警官,我問一句,如果這件事證明我是被人栽贓陷害,那對方會判多少年?”林肖翹起二郎腿,眯着眼睛認真的問道。

老警官愣了一下,然後回答道:“如果情節嚴重的話,三年以上!”

“好,我知道了。”林肖點了點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